【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隐藏自己的罪有大危险

时间:2018-02-13 06:05:51    作者/供稿:司布真     来源:基督教讲章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圣经·诗篇》19:12)

自以为义部分是出于骄傲,但大部分是因为对神律法的无知。因为人对神律法可畏的特征知之甚少,或是一无所知,所以他们愚蠢地以为自己是义人。他们是不明白律法是深深属灵的,是极其严厉的,否则他们就会有别的,更有智慧的想法了。一旦让他们晓得律法对待人的思想是何等严格,它是如何管辖里面的人的各样感情,在神的天底下就不会有一个人以为靠他自己的行为和思想,他可以在神的面前为义。只要让律法向人显示出来,让他知道律法是多么严格,是多么无限公正,他的自以为义就要萎缩成一无所有,这要在他眼前成为污秽的衣服,而从前他以为这是一件美好的衣裳。

大卫在这里看见了神的律法,在这首诗歌里赞美它,我已经念给你们听了,他因着思想神律法的卓越,被带领发出这个感叹——“谁能知道自己的错失呢?”然后献上这个祷告——“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

在罗马天主教拉特朗大公会议上通过了一条决议,要求每一位真信徒一定要一年一次向神父承认他所有的罪,他们在此加上一条宣告,就是除非遵从这条决议,否则就没有得赦免的指望。

还有什么能比得上这条荒谬的命令呢?他们以为可以像数手指一样轻易说出他们的罪吗?嗨,如果我们因为可以在一个钟头之内承认我们所犯的每一件罪,这样就可以得到赦免,那么我们就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进天堂的,因为除了我们知道,能够承认的罪,还有极多的罪,和那些我们看到的同样是罪,但却是隐秘的,我们眼睛看不到的。

哦!如果我们有神一样的眼睛,我们看自己就会非常不一样了。我们看见,承认的罪只不过好像是农夫带到集市上的小小样板,而他家里的粮仓是装得满满的。和那向我们隐藏,我们的同胞看不到的罪相比,我们只能看见,觉察出很少的罪。

我毫不怀疑这是真的,就是我们所有人在我们活动着的每一个钟头,我们犯下成千上万不圣洁的罪,是我们的良心从来没有为此责备过我们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看出它们是错的,因为我们没有像本来应当做的那样去察考神的律法。在这里,让我们晓得所有的罪都是罪,不管我们有没有看见——对我们是隐秘的罪和我们知道是罪的那罪一样确实是罪,尽管在神眼中不像毫无顾忌去犯的那样严重,因为它不是故意去犯的。

让我们所有知道认识我们的罪的人,在认罪后献上这个祷告——“主,我已经按这所知道的认了一切的罪,但我还在这些罪后面加上一个等等,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

然而这并不是我今天早上讲道的主要内容。我要讲的是有一种人,他们自己并不是不知道他们的罪,而是这些罪对他们的同胞来说是隐藏的。时不时我们翻开认信的教会绿地上的一块美丽石头,它的周围由看上去美好的翠绿所环绕,令我们吃惊的是,我们在它下面发现各样肮脏的虫子和令人讨厌的爬虫,我们对这样的假冒为善感到作呕,不得不大声说:“所有人都是说慌的,根本没有一个人,我们是可以相信。”这样说所有的人并不公平,然而,我们发现我们的同胞是如此的不真诚,这足以使我们蔑视我们的同类,因为他们外表上如此好,内心却如此缺少纯正。

先生们,我是说你们,你们秘密犯罪,却承认相信;你们在暗处违背神的约,在光明处带上良善的面具。

先生们,我是说你们,你们关上门在隐密处行恶事——今天早上我要对你们说话。愿神也乐意对你们说话,让你们也这样祈求:“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

我要努力敦促所有在场装假的人放弃,弃绝,厌恶,憎恨,讨厌所有他们隐秘的罪。第一,我要努力说明隐秘的罪的愚昧;第二,隐秘的罪的可悲;第三,隐秘的罪的定罪;第四,隐秘的罪的危险;然后我要尝试说一些补救的话,使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被神加力去避免隐秘的罪。

一、隐秘的罪的愚昧

那么第一点,隐秘的罪的愚昧。

装假的人,你看上去很美好;你外在的行为正直,和蔼可亲,慷慨大方,像基督徒一样;但你确实沉迷在一些人肉眼还没有看见的罪中。也许是私底下醉酒。你确实嘲笑那踉跄走在街上的醉汉,但你私下沉迷在同样的习惯里。也许是其他的情欲或罪恶,现在我不提这是什么。但是装假的人,我们要对你说,你以为可以隐藏一种隐秘的罪,你真是愚昧啊。因为这个原因你是一个愚昧人,就是你的罪不是一种隐秘的罪;它是被人知道的,有一天要被揭露出来;也许很快就要被揭露出来。

你的罪不是一个秘密;神的眼睛看见它,你在他面前犯罪。你关上门,拉上窗帘,把日头拦在外面,但是神的眼睛穿透黑暗;对大能的神的眼睛来说,包围着你的砖墙就像玻璃一样透明;对那察看万事的他来说,环绕你的黑暗就像夏日中午一样光明。

哦人啊,你知道吗?“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正如祭司把刀插入牲畜的体内,露出心脏和肝子,和所有在里面的东西;人啊,同样你是被神看见的,被大能的神切开,你没有秘密的地方可以把自己藏起来;你没有一处黑暗的小屋可以隐藏你的心。你深挖,是的,挖得像地狱一般深,但你找来全世界的土,都不够来掩盖你的罪;如果你在他的坟墓上堆起大山,这些大山要诉说埋在它们里面东西的故事。如果你能把你的罪抛到海里,千重汹涌的波浪要把这秘密说出来,没有把它隐藏在神以外的地方。

你的罪在天上被照了相,所做的事在天上被照下来,它要留在那里,你有一天要看到自己向所有人定睛看的眼睛显露出来,暴露出你是一个装假的人,一个伪君子,一个假冒的人,在以为是秘密的地方犯罪,察看一切的耶和华察看到你所有的作为。

哦,人是多么愚蠢,以为他们可以在暗中做任何事情。这个世界就像有时候蜜蜂在里面牢碌的玻璃蜂房:我们往下看着它们,我们看到这些小小动物的一切动作。同样神往下看,看到一切。我们的眼睛是弱的,我们不能透过黑暗观看;但他的眼睛像火,穿透黑暗,看透人的心思,当人以为自己掩藏得最好的时候,他看见他的作为。

哦,这个念头足以拦阻我们去脱离一切的罪,如果它真正被用在我们身上——“看顾人的神。”停止偷窃!把你给自己拿的东西扔掉。神看见你!地上没有人察觉看见你,但是神的眼睛透过云落在你身上。

诅咒的人!几乎没有人听到你的诅咒,但神听到了;它进入了安息日的主神的耳中。

啊!你这过着污秽生活的人,确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商人,在人当中挂着良好的品格,你的罪全被知道了,写在神的册子上。他记录你所行的一切;你会怎么想,在那日一大群的人要聚集起来,与之相比现在这大群的人只不过是桶中的一滴水,神要读出你隐藏生活里的事情,所有的人和天使要听到。

我肯定我们没有一个人愿意我们一切的秘密,特别是我们秘密的思想被念出来。如果我从这个聚会中挑选出最圣洁的一个人,把他带到前面来说:“先生,我知道你所有的念头,我要把它们讲出来。”我肯定他会给我他能找到的最大笔的贿赂,好使我愿意隐藏其中至少一部分。他会说:“讲出我做的事,我对此不觉羞愧;但是不要说出我的思想和想法——在神面前我一定是对此感到羞愧的。”

那么罪人,当你私下的情欲,你密室中的过犯,你隐秘的罪行,在神宝座前被刊登出来,由他亲口宣告,他用比一千个雷鸣更响的声音在聚集前来的世人面前宣讲出来的时候,你的羞辱会是如何呢?当你所做的一切事情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公布出来,被所有人听到,你会何等恐惧和方寸大乱呢?

哦,放弃那愚蠢的想隐藏的指望,因为你的罪今天被记录下来了,一天要被贴在天上的墙上公开出来。

二、隐秘的罪的可悲

接着,让我们看隐藏的罪的可悲。

在所有的罪人当中,那口头承认信仰,然而却活在罪中的人是最可悲的。

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手中拿着酒杯说:“我是一个酒徒,对此我不觉羞愧。”在那将临到的世界中他是彻底可悲的,但他有自己的快乐时光,尽管这非常短暂。

一个诅咒起誓的人,他说:“这是我的习惯,我是一个亵渎的人。”承认这点,他至少在他心里有一些安稳;但是那与神的牧师同行,与神的教会联合,出来站在神的百姓面前与他们联合,然后活在罪中,他所过的是何等可悲的生活。嗨,他的生活比那在天井里时不时跑出来拣零碎,然后回到洞里的耗子更加悲惨。这样的人必须一时跑出来,然后回到罪中。哦!他们多么害怕被人发现!也许有一天品行显露,他们用巧妙的狡猾掩盖住,掩饰过去;但是第二天其他事情显露出来,他们活在停不住的恐惧中,一个接一个说慌,使最后一个谎言看起来像真的一样,欺骗再欺骗,为的是他们不被发现。

“当我们一旦冒险出来欺骗,哦!这是我们编织纠缠起来的网。”

如果我一定要成为一个恶人,那么让我做一个寻欢作乐的罪人,在光天化日下犯罪;但是如果我一定要犯罪,让我不要像一个伪君子,一个懦夫;让我不要口头承认是属神的,却把我的生命为魔鬼而活。这种欺骗魔鬼的法子是每一个诚实的罪人都觉得是羞耻的。

他要说:“如果我要服事我的主人,我要完全服事他,对此我不要装假;如果我承认了,我要行出来;但如果我不这样,如果我活在罪中,我不打算用欺诈和假冒为善来加以掩饰。”砍断教会的后脚跟,把她的肌腱切成两段的其中一种事情就是这种最应当被定罪的假冒为善。

哦!在何等多的地方我们看到有一些人,如果你们相信他们的话,你们是可以把他们吹捧到天上的,但如果你们看见他们隐秘的行为,你们就会把他们投进最深的深坑。求神赦免你们任何这样做的人!我几乎要说,我不能原谅你们。我可以原谅那公开放纵,不承认自己是更好的人,但是那些奉承,假冒,装假和祷告,然后活在罪中的人,我是恨他,我不能忍受,我从心底里恨恶他。如果他从他的道路回转,我要爱他,但他假冒为善的时候,对于我来说他是所有被造物中最讨厌的。

有人说蟾蜍头上戴着珠宝,但这个人什么也没有,他假装爱慕公义,自己却是污秽。

我的听众,仅仅口头承认,这只不过是通往地狱时身上穿着的涂抹的盛装;它就好像是挂在棺材上的羽毛装饰,挂在把人拉到坟墓里去的黑马身上的装饰,死人的葬礼装饰品。在所有事情当中,要特别小心捏造出来,不能经受阳光的承认相信;要小心一种需要两种面孔才能过日子的生命;要么这样,要么另外一样。如果你立定心志要事奉撒但,就不要假装去服事神;如果你要服事神,就全心来服事他。

“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人。”不要尝试这样做,不要努力这样做,因为没有别的生命会比这更悲惨的了。最要紧的,小心不要做一定要去掩饰的事情。胡德写过一首诗,题目叫《尤金阿兰之梦》——这确实是一首很特别的诗,说明了我现在讲的这一点。阿兰杀了一个人,把他的尸首抛进河里——“缓缓流动的水,像墨一般黑,如此地深。”第二天早上他回到他的犯罪现场:“用狂乱不安的眼睛,看那乌黑受诅之水;他看到死人在河床上,那出卖他的河流已经干竭。”接着他用树叶堆把尸首盖上,但是一阵强风扫过树林,把秘密暴露在日光之下:“我伏下脸面,一开始就哭了,因为我知道我的秘密,大地拒绝保守;在地上或在海里,尽管它有万尺之深。”用简单的话语他预言他要被人发现。他把他的牺牲品埋在一个洞里,用石头压在他身上,但是几年折磨人般地过去后,罪行被揭露,谋杀犯被处死。

罪疚是“阴沉的侍从”,即使他的手指不是血红。隐藏的罪带来金睛火眼和不眠之夜,直到人烧灭了他们的良心。假冒为善是很难玩的游戏,因为它要欺骗如此多察看的人;肯定它是悲惨的行当,最后在它肯定的高潮之处赚回来的是极大的破产。

啊!你这犯罪没有被发现的人,“你们的罪必追上你们。”你要想想,它可能很快会追上你。罪就像杀人,必然要暴露;人甚至会在梦中把事情说出来。神有时候使人的良心如此受不了,他们被迫要站出来承认发生的事。秘密犯罪的人!如果你要预先尝一尝在地上被定罪的滋味,继续在你隐藏的罪中好了;因为没有人比秘密犯罪,却努力维护他的人品的人更为可悲的了。一只被饥饿的猎犬张开口追赶的鹿,要比一个被他的罪追踪着的人更幸福。那被扑鸟人的网罗套住,努力要逃脱的鸟儿,要比在自己身边编织欺骗的网,努力要逃脱这网,却一天一天挣扎得更辛苦,使这网更牢固的人幸福得多。哦!隐藏的罪的可悲!真的,人可以祈求,“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

三、隐秘的罪的定罪

但现在我要接着说定罪。隐藏的罪被大大定罪。

你是否认为除非人看见,否则一件事情是没有任何邪恶在其中的?你觉得如果你的主人发现你在偷抽屉里的钱,这就是一件很大的罪——但如果他不发现,这就没有罪—根本没有罪。

先生,你想如果做生意的时候玩弄手段,如果你被发现,被带到法庭上,这就是很大的罪;但如果玩弄手段,永远不会被发觉,这就很公平了——司布真先生,不要说什么,做生意就是这样的了。你不能讲生意上的事;玩弄手段是不应当被人发现的,当然你不应当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一般对罪的衡量是看它是多么臭名昭着。但我不相信这个说法。无论在私底下行,还是行在全世界面前,罪就是罪。人怎样看定罪,这是很特别的。

一位铁路工人发错了信号,出了事故;这人受到盘问,被严厉惩罚。前一天他发出错误信号,但没有出事,所以没有人指责他玩忽职守。但这是一样的,无论出事还是没有出事,事故不构成定罪,构成定罪的是行为,而不是它是多么臭名昭着,或它的后果如何。要小心,这是他的工作;他第一次就像第二次那样有罪,因为他疏忽,使人的性命受到危险。不要按照别人怎么说来衡量罪,而是要按照神怎样说来,你自己的良心怎样说来衡量。

在这里,我认为在所有事情当中,隐藏的罪是最恶劣的罪;因为隐藏的罪意味着犯这罪的人心里有无神论的观点。

你会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回答说,他可能是一位口头承认相信的基督徒,但我要当面对他说,如果他在人面前努力保持受人尊敬的认信,然后暗地里犯罪,他实际上是一位无神论者。

嗨,他说有一位神,然而同时更加看重人,胜过看重神,他岂不是一位无神论者吗?这岂不是无神论的本质所在吗?无神论轻看神,更重视人的看法,超过人的创造主的察看,这岂不是否认至高神的神性吗?

有一些人,当着他们牧师的面是永远不会说一句恶言的,但他们知道神在看着他们,他们却能这样做。他们是无神论者。

有一些人,如果他们想到自己会被人发现,就算给他全世界也不会在生意中行欺骗,但神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却可以这样做;就是说,他们更看重人的眼看,胜过神的眼看;他们想,被人谴责比被神谴责更糟糕。

你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说它,但是这正确的名字就是实际上的无神论。这是羞辱神的,这是要把他赶下宝座,把他放在他自己的受造物之下;这除了夺取他的神性还会是什么?

弟兄们,我岂不是恳求你们不要招来隐藏犯罪而得的可怕定罪吗?没有人可以在隐密处犯一丁点的罪,这肯定会召来更多的罪;没有一个人可以假冒为善,定罪却是小的;他会从坏变得更坏,如果他继续下去,当他的罪被公开,人就会发现他是最坏,最心硬的人。要小心隐藏的罪的定罪。

啊,如果我可以像罗兰希尔那样讲道,让人回家自省,也发抖就好了!人说当他讲道的时候,窗口上,或站在人群中,或站在任何一个地方的人,没有一个人不会说:“瞧,他在对我传道;他在讲我隐藏的罪。”当他宣讲神的全知,据说人几乎以为他们看见神有形有体在他们中间看着他们。当他讲道完毕,他们耳中听到一个声音:“耶和华说,人岂能在隐密处藏身,使我看不见他呢?耶和华说,我岂不充满天地么?”我希望我可以做到这点;我希望我能使每一个人自省,找出他隐藏的罪。

我的听众,什么是你隐藏的罪?把它带出来到日光之下;也许它要在日光之下死去。这些事情希望自己不被人发觉。现在对你的良心说这是什么。直面它,在神面前认罪,也许他要赐你恩典,把这罪和其他的罪除去,使你全心转向他!但请明白这点——就是发现与否,你的罪都是罪,如果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它更糟糕,因为它是隐藏的罪。求神拯救我们脱离隐藏的罪的定罪!“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

四、隐秘的罪的危险

接下来看隐藏的罪的危险。一样危险是,一个人在隐密处犯一件小小的罪,就不会不一步一步被诱惑去犯公开的罪。

先生,你必然要是如此,尽管你可能会以为你犯罪时可以保持节制。如果你犯了一件罪,这就好像阿尔卑斯山低处的冰川融化,其他的一定会按着时间接着而来。就像很肯定的那样,今天你把一块石头堆在一个石堆上,明天你堆上另外一块石头,直到这石堆因着一块又一块的石头变成了一座金字塔。看看珊瑚虫是怎样工作的,你不能命令它停下它的工作,它不会像你喜欢的那样建起一块巨石,它不会停止,直到它被海草覆盖,直到海草腐烂了,它上面有了土,一座岛屿就被这小小的生物造出来了。罪是不能被控制的。

“但我只是打算时不时喝上一小杯,我只打算一个星期或差不多的时间喝醉一次。没有人会看见的,我会直接上床睡觉。”你很快就会醉倒在大街上。

“我只打算读一本淫荡的书;如果有人进来,我会把它放在沙发盖下。”先生,你会把它放在你的书柜里的。

“我只打算时不时和那群人在一起。”你会每天都去的,这就是它恶毒的本性;你控制不了它。

你可以叫狮子让你把你的头伸进它的嘴里。你不能控制它的上下颚——你也不能控制罪。一旦进入其中,你就说不准什么时候你要被毁灭掉。你也许是一个幸运的人,可以像那位伟大的驯兽师范安伯一样,使你的脑袋进出很多很多次;很肯定有一天这要成为代价高昂的冒险。

还有,你可能努力掩饰你罪恶的习惯,但它要暴露出来,你控制不了。你可以把你小小供你像宠物一般玩耍的罪放在家里;但请注意了,当门一开,这只狗会出到大街上。把它抱在你的怀里,用一层又一层的假冒为善掩盖着它,使它隐藏起来,有一天你在人群中的时候,这罪会唱起歌来,你不能让这只邪恶的鸟儿安静下来。你的罪要游荡在外;更厉害的是,有一天你不会在意。一个沉溺在私底下的罪的人,慢慢他的额头就会像铜一样刚硬。他第一次犯罪的时候,想起他所做的,他的额头就会冒汗;第二次,额头上没有热汗,只有肌肉在抽动;第三次是狡猾的,偷偷一瞥的眼神,但没有抽动;下一次,他犯罪更进深一小步,慢慢他大胆亵渎他的神,他说:“我是谁,应该敬畏耶和华?他是谁,我要去事奉他?”人从坏变得更坏。把你的船放到激流中,它要随着激流而去。让自己站在旋风中,你只不过是风中的一根稻草:你一定要被风带走,你不能控制自己。气球能上升,但不能指引自己的航道;风往哪里吹,它就一定要往哪里去。你一旦爬上罪的山中就没有停止了。小心不要成为最坏的人,小心小小的罪,它们一件一件堆起来,最后要把你从山头上推下来,永远摧毁你的灵魂。隐藏的罪有极大的危险。

但在这里有一些真正的基督徒是沉溺在隐藏的罪中的。他们说这只是小罪,所以他们把它放过。亲爱的弟兄们,我对你们说,我对自己说,当我这样说的时候,请让我们把我们所有小小的罪毁掉。它们被称为小罪,如果它们是小的,请让我们记住它是狐狸,是小狐狸,是破坏我们的葡萄树的;因为我们的葡萄树有嫩枝。让我们小心我们小小的罪。小小的罪就像鞋子里的小石头,会使天路客走得非常疲惫。小小的罪,就像小贼一样,可以为在外面的大贼开门。基督徒,要记住小小的罪会破坏你和基督的相交。小小的罪就像丝绸上的小污点,会破坏相交的精细纹理;小小的罪就像机器里小小的不正常之处,可能会破坏你整个的信仰。一只死苍蝇会破坏整罐的香膏。一根荆棘可能使整个大陆布满毒草。弟兄们,让我们一发现我们的罪就把它们杀死。

一个人说:“人心充满不洁的飞鸟,是它们的鸟笼。”

另外一位神学家说:“啊,但你不能以此为借口,因为基督徒的工作就是扭断它们的脖子。”

确实如此,如果存在着恶事,我们的工作就是杀死它们。基督徒不可容忍隐藏的罪。我们不可包庇叛徒,这是对天上君王的极大反叛。让我们把它们拉到日光之下,把它们放在坛上,按着神的旨意和命令放弃我们最看重的隐藏的罪。小小的隐藏的罪有很大的危险;所以当避免它,不要放过它,从它那里回转,逃避它;愿神赐你们恩典胜过它!

五、放弃隐秘的罪

要结束了,我要尽我一切力量恳求你们一些被神刺痛了良心的人。我来恳求你们,如果可能,我甚至要流泪恳求你们放弃你们那隐藏的罪。

在这里有一个人,我要为他感谢神;我爱他,尽管我不认识他。他几乎被劝服成为一个基督徒;他在两种意见之间徘徊;他想服事神,他努力要放弃罪,但他发现这是很艰难的争战,他不知道自己会变得怎样。

我带着所有的爱对他说——我的朋友,你是要你的罪,下地狱,还是离开你的罪上天堂?这是严肃的选择——我对所有被唤醒的罪人表明这个选择;愿神为你作出选择,否则我会发抖,不知道你可能会选择什么。今生的欢乐如此使人沉醉,它的喜乐如此陷人于网罗,要不是我相信神在我们里面动工,使我们愿意,使我们行出来,我就会对你们绝望了。但我相信神会决定此事。

让我把选择摆在你眼前。一方面有片刻的欢乐,短暂快乐的一生,那是可怜,可怜的快乐;另一方面,有永生和直到永远的荣耀。一方面,有瞬间即逝的幸福,其后是压倒一切的痛苦;在另一种情形中有实在的平安和永远的喜乐,其后是满溢的祝福。

当我和以利亚一同说:“你们今天就要选择服事谁。如果耶和华是神,就当服事他。如果巴力是神,就当服事他。”的时候,我不怕被人说我是一个阿民念主义者。但现在,小心做出你的选择,愿神帮助你做这选择!你不要说背负起信仰,却不首先计算代价;要记住,你的私欲要被放弃,你所喜爱的要被弃绝;你能为基督的缘故做到这点吗?你能够吗?我知道你是不能,除非神的恩典帮助你做这样的选择。

但你能够说:“是的,靠着神的帮助,地上华而不实的玩意,它的排场,美丽,好看的外表,所有这些我都要舍弃”吗?

“这些决不能满足,给我基督,否则我亡。”

罪人,如果神帮助你做这个选择,你就永远不会后悔;你会发现自己在地上是一个幸福的人,在永世幸福三倍。

有人会说:“但是先生,我想做一个敬虔的人,但我不认同你的严格。”

我没有要你这样做;然而我希望你会认同神的严格,而神的严格比我的要严格万倍。你可能说我的讲道像清教徒一样;神在那大日审判的时候要像清教徒一样。

我可能看上去很严厉,但我永远不能像神一样严厉。

我可能用利齿耙过你的良心,但神有一天要用直到永远的火把你耙伤。

我可能在讲一些雷鸣一般的事!神不会说,但他手中要把这样的事甩出来。

记住,人可能嘲笑地狱,说这根本不存在;但他们要相信这谎言,首先就必须拒绝他们的圣经。人的良心对他们说:“有一个可怕的地狱,和直到永远的痛苦;在那里罪人必须要和鬼魔,在黑暗,火焰和锁链中同住。”

先生们,你们要保留着你们隐藏的罪,用直到永远的火来烧它们吗?记住,这是没有用的,它们一定要被放弃,否则你就不能成为神的儿女。你绝不能两者都是;不能是神的又是世界的,不能是基督的,又是魔鬼的;不是这样就是另外一样。

哦!愿神赐你恩典去放弃一切,因为它们有什么价值呢?它们现在是欺骗你的,将来要永远折磨你。

哦!愿你的眼睛可以被打开,看见罪的腐烂,空虚和狡诈。

哦!愿神使你回转归向他。

哦!愿神赐你恩典就在此刻悔改,从此不再回头,使你说:“和我的罪搏斗,这是争战,我不愿意留下一样,而是要把它们赶走,把它们赶走,迦南人,赫人,耶布斯人,他们都要被撵走。”

“我所知道最看重的偶像,无论这是什么,帮助我把它从宝座上拉下,使我唯有对你敬拜。”

“哦!但是先生,我不能这样做,这就好像把我的眼睛挖出来一样。”是的,但听听基督是怎么说的:“你只有一只眼进入永生,强如有两只眼被丢在地狱的火里。”

“但这就好像把我双手切掉一样。”是的,你蹒跚受伤进入生命,还强于被永远抛进火湖里。

哦,当罪人最终来到神面前,你以为他还会像现在一样说话吗?神要揭露他隐藏的罪——那时罪人不会说:“主,我以为我隐藏的罪是如此甘甜,我不能放弃它们。”我想我可以看见那时这会有何改变。

你现在说:“先生,你太严格了。”那时侯,当大能的神目光照在你身上的时候,你会这样说吗?

你现在说:“先生,你要求太严格了。”你要当着大能的神的面说这话吗?

“先生,我要留着这般这般的罪。”你能最终在神的审判台前说这话吗?那时你就不敢这样做了。

啊!当基督第二次再来的时候,人的说法就会有极大的改变。我想我看见他,他坐在宝座上。

现在,该亚法,现在来定他的罪吧!

犹大,现在来亲吻他吧!人啊,你犹豫什么?你害怕他了吗?

现在,巴拉巴,去看看他们是不是要你,不要基督。咒诅的人,现在轮到你了,你一直都很勇敢,现在当着他的面诅咒吧。醉酒的人,现在踉踉跄跄走到他面前吧。异教徒,现在对他说没有基督吧——现在全世界被闪电照亮,大地因为雷鸣而摇动,直到它稳固的柱子伏倒——现在对神说没有基督吧;现在嘲笑圣经吧;现在蔑视牧师吧。

人啊,你出了什么问题?什么,你不能这样做?啊!你在那里,逃向大山和岩石——“岩石把我们藏起来,山倒在我们身上,使我们躲开那坐在宝座上的那一位吧。”

啊!你们的夸口,你们的挑衅,你们的炫耀在哪里?哎呀!哎呀!你在那可怕的日子会惊奇。

秘密犯罪的人,那时你会变得怎样?离开这个地方,不要再戴上面具,出去反省自己,出去跪下,出去哭泣,出去祷告。愿神赐你恩典相信!

哦,想起今天罪人奔向基督,人归向耶稣重生,这是何等甘甜,令人高兴!弟兄们,在我讲完之前,我要重复如此之多的人一直反对的话——不是现在就是永不能够,回转,要么被烧掉。

在神眼前我庄严宣告,如果这不是神的真理。我要在交账的那大日为此负责。你们的良心对你们说,这是真的。回家,如果愿意你们可以取笑我;今天早上我与你们的血无关——如果有人不寻求神,而是活在罪中,到那日守望的人要为你们的灵魂交账的时候,我是和你们的血无关。哦,愿神使你蒙福,得以洁净!

一两个安息日前,当我走下这讲坛的楼梯,一位朋友对我说了一句话,从那时起就一直在我脑海里——“先生,今天这里有九千人,在审判的日子没有了借口。”你今早也是如此,如果你被定罪,这并不是没有人向你传讲,这并不是没有人为你祷告。神知道,如果我的心可以破碎,这会是为了你们的灵魂,因为神是给我作见证的,我带着基督耶稣的心肠,是多么热切向着你们。

哦,愿他触动你们的心,把你们带到他面前!因为死亡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定罪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没有基督,这是可怕的事情,在罪中死,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愿神带领你们按着真相看待这些事情,为了他怜悯的缘故拯救你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

“主,察验我心,试验我每个思念;尽管我心不自责我的虚谎行走,我恳求你眼目试炼,看看有无隐藏的恶在我里面?我是否沉溺某些不知的罪?每当我走偏路,使我脚步回转,领我走在你完全的道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