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要宣讲上帝的一切属性

时间:2018-01-17 05:24:39    作者/供稿:保罗·华许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罗马书3:23)
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诗篇51:4)
 
上面的经文宣告人为罪人。而这些神圣的经文对我们这样一个弯曲悖谬的文化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我们这个文化喜爱罪,拥抱罪,好像犯罪才是美德。我们的文化称恶为善,称善为恶;我们以暗为光,以光为暗。要抗拒这种相对主义潮流,我们绝对不能躲躲闪闪,必须让人看到他们罪恶深重。要实现这个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正确教导什么是合乎圣经的人观,以及什么是合乎圣经的神观。要理解罪的丑恶本质,人必须首先认识圣经所尊崇的这位上帝,就是他们到底得罪的是谁。最无法无天、最没良心的异教徒一旦认识上帝是谁,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点正确认识,他也会因自己沉重的罪孽而立刻扑倒在上帝面前。
   
当代文化很少讲罪,哪怕讲,也是讲得罪人,得罪社会,甚至得罪自然界;很少敢明说得罪上帝的。然而,圣经认为一切罪最终都是得罪上帝,这也是最要紧的一点。大卫王辜负了百姓的信任、犯了奸淫、甚至预谋杀害了一个无辜者,然而,当先知拿单斥责大卫让他悔改的时候,大卫却向上帝忏悔说:“我向你犯罪, 惟独得罪了你。”
从这节经文,我们学到两个重要的真理。第一,尽管我们犯罪得罪别人甚至得罪整个被造世界,但一切罪,首先是得罪上帝。第二,罪是丑恶的,不仅因为罪会伤害别人和整个被造世界,而且首先因为人犯罪是冒犯一位无限荣耀的上帝,而作为上帝所造的人,本当尽力爱上帝、献身上帝、顺服上帝。因此,人越认识他所冒犯的这位上帝的荣耀和至高无上,他越明白自己罪的邪恶本质。真正认识上帝必定让人重视罪,晓得最轻微地违背上帝律法也是说不出的大罪;然而,不认识上帝则会让人轻看罪,以为无伤大雅。

人要正确认识现实,就必须正确认识上帝;这是基督徒信仰最基本的信条。错误认识上帝会最终让人错误地认识一切。关于罪,更是如此。在诗篇50篇,上帝责备以色列人忘记或罔顾关于上帝品格的最基本真理。他们竟然以为上帝和他们一样一一漠视罪恶和不义的事,见惯不惊,麻木不仁。对上帝的错误认识导致对罪恶的错误认识。他们摆脱了一切道德约束,行事悖谬,既不觉恐惧,也不知羞耻。他们背信弃义,最终走向毁灭。他们因没有知识而灭亡。因此,先知耶利米说,关于上帝的真知识比一切功劳、美德、福分都大:“耶和华如此说,智慧人不要因他的智慧夸口,勇士不要因他的勇力夸口,财主不要因他的财物夸口。夸口的却因他有聪明,认识我是耶和华,又知道我喜悦在世上施行慈爱公平和公义,以此夸口。这是耶和华说的。”

不论是走在街上的人还是坐在教会里的人,都不认识上帝的属性。这样说一点也不夸张。人们可能在某些事情上有某些接近圣经的观点,但大多数人完全不认识罪,也不晓得上帝多么恨恶罪。他们在这些事情上自欺欺人。人大谈上帝的爱、仁慈、怜悯、宽恕,但一谈到上帝的圣洁、公义、主权,他们就闭口不语,这岂不是咄咄怪事?所以,很多人轻看上帝,也对自己的罪视而不见。
我们传福音,必须帮助人们更真切地认识上帝,揭露罪的可怕本质。我们必须按照圣经全备的真理宣讲上帝的一切属性,特别是那些属肉体的人所不喜欢的属性:上帝是至高的主,是主权的神,上帝是圣洁、公义、仁爱的。
 
上帝是至高的主宰
 
我们必须与我们所在的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搏斗,在这个世代,人以自己为万物的尺度。世俗人本主义者俯视一切,以为自己是进化的最高点。他抬头仰望,发现上面什么也没有。于是,他就是王,命运由自己决定,规则由自己设立,全世界都要指望他。既然没一个比他大的,也没什么可与他相比,他就深以此为然,却不晓得他的性命不过是一口虚气,他的年日如草一样,一时发旺如野地的花,转瞬即逝。
世俗人本主义者自高自大,而自称信基督教的人本主义者也比他们好不了多少,尽管基督教人本主义者披着福音的外衣。他们过于看重自己,再加上当代心理学“自我实现”和“自我成就”等思想的影响,给基督徒群体造成毁灭性的伤害。更糟糕的是,传道人本来蒙召是要在教会中掲露人的自欺,他们反倒在教会里推行这种风气。尽管他们所教导的内容大部分并非异端,但上帝的荣耀却让位于人的需要,这样一来,人就不是为上帝而活,上帝反倒为人而存在。不仅如此,上帝的目的和永恒旨意现在似乎完全取决于人的良善,并且与人的良善密不可分,好像没有我们的参与,上帝的计划就要落空!尽管这话看似有些夸张,但只要我们诚实地思想某些福音派基督徒今天如何向世人“传福音”,就知道此言不虚。

当代基督教的这种人本主义潮流摧毁了我们向世人所传的福音。我们轻看上帝,而且我们讲道的时候根本掩饰不了这种看法。这种神观让我们的听众继续沉溺于异教徒的思想,高看自己,毫无基督徒圣洁的敬畏感,也不渴慕上帝的位格,遑论因上帝的尊贵荣耀而得到最大的良善和满足。我们的思想和讲道方式如此堕落,大部分福音派信徒甚至不知道最正统最宝贵的教理问答中第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问题的答案:“人的首要目的是什么?荣耀上帝,以上帝为乐,直到永远。”
既然有这么多杂音和混乱,我们该如何行呢?我们当行的既简单又困难。我们必须好好传讲上帝的属性,讲得必须合乎圣经—一不按照当代人本主义哲学加以修饰、删减、编辑、过滤。上帝用不着我们保护。只要我们按照他在圣经中的启示来传扬他,他会保护自己!
我们必须站在自恋的人中间传讲真理,挑战他们的信条,让他们眼睛朝上看。我们必须告诉他们主耶稣是那不能朽坏、不能看见、永世的君王,独一的上帝。我们必须警告他们,万民都像水桶中的一滴,又如天平上的微尘。我们必须让他们明白,尊贵、能力、荣耀、威严都属于他,天上地上一切都是他的。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我们必须明确地宣告,我们所得罪的正是这位上帝,并且正因他如此伟大,我们的罪才如此邪恶。
 
上帝是主权的上帝
 
毫无疑问,属肉体的人认为上帝的主权是最不可爱的属性。尤其当代西方社会更是如此,人们普遍认为个人主义、自治、民主是不容置疑的信条、是不可让渡的权利、是不言自明的真理。
尽管这些都是高尚的思想,可以用来限制人类政府的专制,但我们绝不能这样去看待上帝,以为上帝的统管也应当受人限制。圣经直言上帝在天上立定宝座,他的权柄统管万有。上帝的统管是没有界限的,也没有什么受造物或活动能超越他权杖的范围。凡有气息的、凡被造的、凡历史上所发生的事,全是他的。他在整个被造世界的一切领域随自己的意旨行事。耶和华在天上、在地下、在海中、在一切的深处,都随自己的意旨而行。他随己意作万事,无人能使他转意。他使人死,也使人活。他施平安,又降灾祸。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他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没有人能以智慧、聪明、谋略,敌挡他。他的权柄是永有的,他的国存到万代。不会有人事变动,他的职分永远不会被人取代。他永远都是那位主,我们所必须面对的主。

人必须明白,当他们犯罪的时候,他们不是悖逆某个仙姑道长,也不是招惹了某个穷乡僻壤的土地神,而是得罪了那位超乎万神之上的至大君王、天地的主、那可称颂独有权能的、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他们必须看见,每个罪都是向上帝宣战,就是那位用话语创造宇宙、随己意掌管万有的主!他发出命令,让恒星在夜空中立定岗位,它们便各就各位。他说出话语,让行星围绕恒星旋转,它们就遵从法度。他叫峡谷下去,叫山峦上升,它们就战兢听从。他在沙上划定界限,告诉狂野的大海不可逾越,海浪就低头顺服。被造的世界中这些大能大力的尚且惟命是从,人竟敢向上帝的脸举起他们微不足道的拳头。人之渺小,如螳臂挡车,又如蝼蚁撼树;人之自毁,如身悬半空、性命系于一线之人却要割断腰上的救生绳。
我们是传道人,必须多讲上帝的主权,这样来向人证明他们所犯的是滔天大罪,显出人心本是疯狂和自毁的。然而,如果我们不愿意让人看到上帝的完美,不愿意向会众讲这些甚难消化的真理,那我们就是以诡诈待他们,就是眼睁睁看着他们在无知和偶像崇拜中灭亡。圣经告诉我们,上帝向以色列启示自己,叫他们敬畏他。同样的,我们必须传讲上帝全备的启示,好叫万国都敬畏主并且得救。人越认识上帝,越明白自己的罪多么丑恶,越愿意在耶稣基督福音里寻求医治。
 
上帝是圣洁的
 
圣经新约旧约都说上帝是圣哉、圣哉、圣哉。这个说法叫“三圣哉”,是希伯来语的最高级形式。圣经作者用这种方式来赞美上帝的圣洁属性,超过其他一切属性。上帝的圣洁不仅是一种属性而已,这是上帝一切属性的大背景,其他属性都要由这个属性来界定和解释。因此,人必须首先认识上帝是圣洁的!他们对这个属性的认识,决定他们对上帝的认识、对自我的认识、对罪、救赎、以及整个现实的认识。箴言告诉我们,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不认识上帝的圣洁这个最重要属性,就是不认识上帝,人就会因此错误地解释上帝一切属性和行为。不仅如此,不认识至圣者会导致人肤浅而扭曲的自我认识。所以,如果人想认识罪的可怕本质,就必须首先认识上帝的圣洁本性!

“圣洁”这个词来自于希伯来文“qadosh”,意思是“分别出来,不用于俗务”。至于上帝的圣洁,这意味着两个重要真理。第一,上帝的圣洁是指上帝的超越属性。上帝是创造宇宙万有的,他本身超越一切被造物,与他所造所护佑的万有都截然不同。上帝与万有之间的这种分界或分别,不仅是量(上帝更大)的差别,也是质(上帝与万有都截然不同)的区别。不论地上和天上被造物的荣光有什么区别,他们都不过是被造的。唯有耶和华才是上帝,除他以外,再无别神;是人所不能靠近的。在上帝面前侍立的最光彩天使,也不比地上爬行的虫豸更像上帝。只有耶和华为圣。谁也不能和他相提并论!

正是因为上帝与我们这些被造物截然不同,所以人类必须敬畏他。天上地上最可畏的被造物(天使)都只和我们一样,虽然它们比我们大,比我们强,比我们聪明,比我们美丽,但它们也不过是被造物,我们和他们不过是量的差别。但上帝是圣洁的、独一无二的、至高无上的、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一一他不仅大过我们,而且他的一切完美属性根本与我们不同。因此,摩西和以色列百姓唱:“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
第二,“上帝的圣洁”是指上帝超乎万有之上,不受被造物道德败坏的影响。上帝与一切污秽罪恶势不两立,黑白分明。他是无可指责,纯洁无瑕的!他是光,在他里面毫无黑暗。他是诸光之父,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他不能被邪恶试探,也不试探人。他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切罪都被他看为可憎。凡行非义之事的人,都是他所憎恶的。他向一切恶人变脸。因此,圣经上最圣洁、最敬虔的人,一看见上帝,就扑倒在他面前,好像死人,哀叹,“那时我说,祸哉,我灭亡了! 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又因我眼见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人得救有一种逻辑的顺序。他们必须首先明白自己是失丧的,然后才能得救。然而,他们必须首先认识到自己是罪人,然后才会知道自己真是失丧的。而且,他们必须首先明白上帝是圣洁的,然后才能完全认识自己的罪恶本性!认识了这些真理以后,我们就知道我们闭口不讲他们的罪实在是害了他们,不教导他们认识上帝的圣洁实在是不爱他们。主耶稣基督告诉我们,人学会“尊上帝的名为圣”,福音和国度才能扩展。因此,传福音务必要多讲上帝的圣洁,否则就是不忠心。
 
上帝是公义的
 
英文“义”这个词来自希伯来文“tsaddik”和希腊文“dikaios”。这两个词都表示上帝的正义、正确、正直或上帝的美德。按照圣经,上帝的义不仅关乎他的意志或行为,而且这是他神性的核心。上帝是公义的上帝;他的公义永远长存,且永不改变。他是信实的上帝,不偏离公义。他的所行与他的所是,二者总不矛盾。这样,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
上帝以公义待一切被造物,这特别显出他的品格。圣经告诉我们,公义和公平是他宝座的根基,他统管万有,丝毫不偏待人。耶和华是公义的,他也喜爱公义。凡不公义的,都是他所恨恶的。所以,他对人和天使的态度不是中立的,也不漠视他们的品格和行为,要按公义审判世界,按正直判断万民。
根据这些真理,我们就晓得,有一天,上帝要审判万人,没有一个能够逃脱,连被定罪的也要低头称上帝是公义的!无人能说他行得不义,因他是信实的上帝,行为、法度、审判尽都完全。

上帝既是良善的,又是公义的;这既是福音,又是噩耗。这是好消息,因为我们愿意这位大能主权的上帝是公义的。没什么比一个全能的恶者更可怕。一个不道德的神、一个手握无限权能的恶者,会让地上的希特勒这种人的罪行显得无伤大雅,无关痛痒。如果上帝存在,我们可不希望他不公义!

另一方面,一位公义的上帝确实让人不敢走近。实际上,我们可以说上帝的义是人最大的难处。逻辑很简单。
第一个前提:宇宙的创造主和掌管者是公义的,也是良善的。
第二个前提:一位公义良善的上帝必反对并审判一切不义和邪恶。
第三个前提:众人都是邪恶的,都是不义的。
结论:因此,上帝必反对并审判众人。
上帝是公义的,这对义人是好消息,但对不义的人则是噩耗。箴言的作者这样说:“秉公行义,使义人喜乐,使作孽的人败坏。”如果我们和上帝一样是公义的,那我们就应当为审判而欢呼雀跃。然而,我们不是义人,相反,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因此,上帝公义的审判应当让每个人感到大恐惧,让他寻求辩护。可是,多数人听见将来的审判却无动于衷,这只可能有以下几种解释:
第一,他们的良心被烙过了,认为将来不会有审判。
第二,他们看自己胜过别人,以为自己是义人。
第三,他们小看了上帝的义。
第四,他们根本就是无知,根本不知道将来的审判这回事,因为福音派的讲台很少明说地狱和审判。
在全世界很多文化里,正义常被描绘为一位蒙眼的女子,手里拿着一座天平。这幅画面是为了表明一个高尚的思想:正义是不偏不倚的,也不接受贿赂;然而,对堕落的人而言,这幅画面却表明了另一层含义,而这层含义一点也不高尚:我们都是瞎眼的,不懂得什么是正义和公平。我们说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我们痛斥政治独裁者压榨百姓,抗议企业高管贪婪无度,却不想我们本性和他们何等相似,只是作恶程度有别。我们也吃偷来的食物,吃完了,嘴巴擦了就说我们没有作恶。我们不明白一点:当我们呼求上帝审判这世界的罪魁时,也是让审判降在自己头上。经上的话明明是指着我们说的,我们却视而不见:“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

我们是传道人,必须用上帝的义表明人的不义。我们必须讲清楚上帝的公义多么严厉,证明人只要偏离他完美的标准一步,就被定罪。我们必须明白,我们的祖宗仅仅一个不义的行为就足以令一切后裔受诅咒,让全世界陷入那看似无法挽回的混乱。只有这样,人才会意识到他们那些数不清的恶行足以让他们与上帝隔绝,他们根本不可能凭自己的品德或功劳让上帝青睐他们。有人问,不信上帝的世人当如何行才能见上帝的面,我们的回答应当是严厉的,明确的。如果有人想顺服上帝渴慕上帝,那上帝对他的要求只有一个:绝对顺服上帝的律法,在整个人生每时每刻每个地方每个行为都必须在道德上完美无缺。听众只能承认这是不可能的,这时候,我们就可以把手指向基督。
 
上帝是仁爱的
 
最能展现人的败坏和罪的,莫过于清楚地、持续地传讲上帝的爱。传道人把这位至高者如此尊贵的属性与他所造之人对他的冷漠和敌意加以比较,这时候就显出人的败坏,表明人的罪真是恶极了。
传道人必须用上帝的爱吞没听众。人必须明白,不是他们的功德而是上帝的爱让上帝自由地、无私地舍己,使他们因他蒙福。他们必须明白上帝的爱不仅是一种态度、情绪、或行为。上帝的爱是一种属性,是上帝的本性。上帝不仅会爱一一上帝就是爱。他是那位仁爱的上帝。他是真爱的精髓,一切真爱都从他而出,他是一切爱的源头。人必须明白:上帝的爱无法丈量,也难以描述,与之相比,数算天上的星辰和地上的沙子是容易的。上帝的爱长阔高深,超越一切被造物的想象。
传道人必须表明上帝的仁慈,由此显明上帝如何爱罪人一一他愿意施恩于人,祝福他们,善待他们。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慈爱的创造主,他愿意祝福天使、人类和一切动物,让它们全都蒙福。很多人以为上帝吹毛求疵、睚疵必报,喜欢看人遭殃受苦;不,上帝与他们的想法正好相反。他善待万民,他的慈悲覆庇他一切所造的。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他以恩慈待那些不懂得感恩的人,甚至是邪恶的人。—切良善和恩典都来自于他。

传道人必须解释上帝的怜悯和恩典,彰显上帝的爱。人必须认识上帝的怜悯,就是他对那些最可鄙被造物所怀的仁慈、温柔和同情。圣经说上帝是怜悯的主,说他“有丰富的怜悯”。人必须认识上帝的恩典,就是他愿意按照自己的仁慈和宽容对待被造物,而不是按被造物的功德或价值对待他们。上帝是赐诸般恩典的上帝。他必然等候,要施恩给你们。必然兴起,好怜悯他们。因他的恩典,在人还软弱的时候,他救了他们,要将他极丰富的恩典,就是他在基督耶稣里向我们所施的恩慈,显明给不配的人看。
传道人必须多讲上帝恒久忍耐,显出上帝仁爱的美德。人必须知道上帝总是愿意“恒久忍耐”被造物的弱点和错误。他消自己的怒气,不发尽他的忿怒,因为他想到他们不过是血气,是一阵去而不返的风。他慢慢发怒,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众人悔改。他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上帝不喜悦恶人死亡,乃喜悦他回头离开所行的道存活。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传道人必须常常宣讲父神舍了独生爱子,用这样的方式显出莫大的恩典。上帝的爱是超越我们所能理解的,用数不清的方式向一切被造物显明出来。然而,圣经告诉我们,在这么多方式中,有一种方式最能彰显上帝的爱一一为救他的百姓,他舍了自己的独生爱子。圣经说上帝就是爱,甚至赐下独生子,替罪人而死,叫他们可以因他出死入生,上帝的爱就此向我们显明了。我们的情绪和行为都不能界定爱,也不能衡量爱;真正的爱是上帝差遣自己的儿子做了我们的挽回祭,这样我们才知道何为爱。我们都知道,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基督为不敬虔的人和软弱无助的人而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上帝为了救赎人类,付出了这样宝贵的代价,这就证明了上帝的爱是多么美好,也证明了我们的罪多么丑陋。

我们必须把这些真理摆在人面前,他们才能按照圣经来正确认识上帝并正确理解罪:罪就是得罪上帝。一切罪都是邪恶的,根本的原因和首要的原因在于人得罪的对象是一位无限良善的上帝,而这位上帝本配得人完全的崇拜、献身、和顺服。我们讲道的时候,讲上帝讲得越多,人越看见自己的罪何等之大,越觉得自己需要拯救。【选自《福音的大能与信息》,标题自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