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基督徒的五项坚持

时间:2018-01-07 06:16:45    作者/供稿:王永信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前言:
在我们曰常生活中,神给了我们很多选择的自由,例如我们的衣、食、住、行,在合乎圣徒体统的原则下,享有大幅度的自由;诸如吃什么、穿什么、住什么房子、开什么车,在这些方面,神给了我们优厚的选择权。

  但是从圣经里面我们也同时看见,在生活与事奉中某些关键性的地方,神却给了我们明确的吩咐与指示,是不可更改而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在这些地方我们好像看见了神的本性与心愿。它在这些重点上对我们采取坚持的态度,为要操练我们更有基督的形象,同时也帮助我们成就他的旨意,完成它的心愿。

  神对我们坚持的地方不少,本文仅简述其中五项,因为这五项的坚持,对于今日基督徒及今曰世界有着切身的重要性,必须加强、再加强的宣讲。

第一坚持:圣洁
神晓喻以色列人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耶和华--你们的神是圣洁的。”(利十九2)。这是神清楚明确的吩咐,不含糊,不妥协。我们在此看见,在圣洁这件事上,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这是我们必须遵守的(Holiness is not for us to choose but to observe.)。在今天的时代,圣洁是极需要的教导,但是今日教会的讲台,并不多听见这方面的信息。

  在旧约时代,圣洁的意思是分别为圣,凡属神的人或物就是圣的。其至圣殿裏的器皿,因为是专为神而用,所以是圣的。到了新约时代,圣洁的意思越来越多具有道德的成份,圣洁也包括伦理道德上的圣洁。

  在生活与事奉方面,分别为圣又可有两个方向。从消极方面来说,就是“与世分别”(separation from the world)。那就是说一个人洁身自爱、不沾染世俗、不犯罪,不作恶。这诚然是不错,但仍只是消极的一面,充其量只是“独善其身”而已。有些人没有犯罪,但也没有为神作什么;没有跌倒,但也没有扶立别人;没有失信,但也没有帮助别人有信心。

  其实,分别为圣另有积极的一面:“分别归神”(separation unto GOd)。一个人在神面前,不但洁身自爱,且要献身为主用:不但保持自己不犯罪,也同时传福音作见证,引人信主,过一个“兼善天下”的人生。如此才了解分别为圣全部的真义。

第二坚持:悔改
同样,我们从圣经看见,悔改也是神对我们的一项坚持。

  “悔改”的希伯来文“shub”的意思,是一个人对神与对罪的态度之改变,表示一个人决定离开罪归向神。希腊文“metanoeo”表示新约时代罪人归向神的属灵转变,好像“有了一个新的心(头脑、思想)”;也同时表明悔改之后当有的改变,“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政的心相称”。(太三8)

  施洗约翰与我们的主耶稣开始传道的重点都是“悔改”。主耶稣离世前最后的嘱咐也是“传悔改、赦罪的道”(路廿四47)。

  悔改可从两方面来说。不但未信的人需要悔改,基督徒及教会领袖们也要不断悔改,不断自省。在这一点上,大卫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他说:“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一三九23,24)。

  悔改诚然是教会与信徒个人得到复兴及神更大祝福,更大使用的管道。“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四17)。照样,悔改也要从神的家(属神的人,就是教会)开始。

第三坚持:祷告
“你们要恒切祷告”(西四2)

  “不住地祷告”(帖前五17)

  对于基督徒来说,祷告不是一件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事。祷告乃是与神交通、讨神喜悦、蒙神指引及得神赐力不可或缺的管道。它坚持我们要“恒切”、“不住”地祷告。

  有人说:“祷告可以帮助我们的事奉。”这句话不错,但是不够彻底。祷告不但可以帮助事奉,祷告就是事奉。当我们向神祷告的时候,我们就是在事奉他。祷告不是一个辅助品、附属品,祷告乃是主要事奉之一。新约时代的教会是从祷告开始(徒一14)。历世历代普世各地的复兴也是借祷告而发生。

  感谢主,最近几年,神在各地教会(包括美国的教会)及它的仆人使女中,不但点起了祷告的火,也兴起了禁食祷告的追求。不少教会及弟兄姊妹们积极参加各种专门推动祷告的聚会,并且有些人开始禁食祷告的操练,这是极其美好的现象。这种情形将会带来悔改、复兴、更新与福音广传。愿主继续引导此祷告运动。

第四坚持:爱
爱是不可或缺的。

  主耶稣亲自强调说明,律法和先知道理的“总纲”,就是爱神与爱人(太廿二37-40:可十二28—31)。

  保罗在“爱之赞歌”(哥林多前书十三章)里告诉我们,基督徒生命中最大的恩典就是爱。这一个恩典胜过说方言,胜过先知讲道,胜过全备的信,胜过周济与舍己。因为若没有爱,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不论旧约或新约圣经都给我们看见爱神与爱人,是我们信主之人最基本与最高的命令和原则(申六4,5;何十--8;约壹四7—12)。

  但是在我们实际生活中对爱神爱人而言,不论在质与量方面,都是与神的要求相去太远。人总是自我中心的,一般来说,我们是爱那些可爱的人,我们爱那些爱我们的人,我们的爱是有限量的,是有条件的。但主耶稣的爱,是爱那些极不可爱的人,爱那些恨他、杀他的人,他的爱是没有限量的,是没有条件的。这是至高的爱,是圣洁的爱,神就是用这样的爱来爱我们。

  我们的爱不但在量方面显出亏欠,在质方面也是如此。在提比里亚海边,一向刚强自负的彼得被主耶稣三次考问:“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主没有说明“这些”是指什么,也许是指饼与鱼,也许是指当时在场其他的门徒,我们不知道。但我们在这件事上可以看出爱的区别与轻重。

  主耶稣一共三次考问彼得对主的爱。前面两次主所用的爱字是agapao,是代表至高圣洁的爱。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神爱世人”的爱,就是这个字。主的意思是:“彼得是用如此高超纯洁的爱爱我吗?”彼得两次都回答说他爱主。但是两次所用的爱字是phileo,代表人与人之间的爱、友谊、喜悦与感情,正如密友之间的爱。

  主耶稣第三次问彼得的时候,将所用的爱字降了级。他所用的不再是agapao,而是phileo。圣经告诉我们,彼得听见之后心中就“忧愁”。原文可译为“伤痛”或“心痛”,英文译为"hurt',。彼得看见他的老师对他的期望(expectation)降低了,可能因此而伤痛。虽然如此,彼得第三次的回答仍然是用phileo这个字,好像始终不敢说他是用最高的爱爱主。

  为了使大家更清楚地看见这一段对话的特色,请暂时允许我用意译(paraphrase)的方式表达出来:

  第一次问:“你用神圣的爱爱我吗?”
  第一次答:“我用人间的爱爱你。”
  第二次问:“你用神圣的爱爱我吗?”
  第二次答:“我用人间的爱爱你。”
  第三次问:“你用人间的爱爱我吗?”
  第三次答:“我用人间的爱爱你。”

  这段对话甚为重要,很有意义。Agape这种至高神圣的爱在人与神之间及人与人之间是可能的(不然主不会用这种爱来问彼得)。圣经中也给我们看见这些爱的关系:

  1. 父神对它儿子耶稣基督的agape爱
  2. 神对人的agape爱(约三16;加二20)
  3. 人对神也可以有agape的爱(罗五5;约壹四19)
  4. 人对人也可以有agape的爱(约十三34,35;罗十三8)

  按理想来说,基督徒当然应该以至高神圣的爱去爱神爱人,但是一般情形却不是如此。提比里亚海边的彼得就是例子。彼得的回答也常常是我们的回答,彼得的伤痛也是我们的伤痛。若是主今天用同样的问题问我们时,我们怎样回答呢?Agape爱是我们的目标,是神坚持我们要努力做到的。

第五坚持:大使命
大使命是神自古至今一贯的心愿。神愿意借着属他的人,将他的爱与恩典传给普世的人。这就是他给信他之人的大使命,这是他坚持我们要完成的。旧约时代的以色列人及新约时代的教会要完成的,以色列人失败了,教会却不能也不可失败。

  在新约时代,神差遣教会(属灵的新以色列人)来完成它的大使命:

  1. 他颁发给教会差遣令(太廿八18-20:可十六15)
  2. 他赐下能力,使教会能够胜任(徒一8a)
  3. 他指示教会工作的方向(徒——8b)
  4. 他给教会保证,大使命必定完成(太廿四14)

  宗教改革之后,从十八世纪到现在,短短两百年间,在神的恩典下,西方教会开始差遣他们的子弟,前仆后继的到世界各地开荒宣教。诸如马礼逊,李文斯顿、孙大信、戴德生、耶德逊、杨格非、李提摩太等人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一生被主大用,冒生命危险将主的福音传给异文化的人群。

  到了最近五十年左右,感谢主,第三世界(发展中的各国)的教会慢慢长成身量,自己开始海外宣道。目前全世界的宣教士中,已经有四分之一以上是由第三世界的教会差派的。等到四年后,公元二千年时,第三世界宣教士的人数与西方世界的可能相等,甚至超越。当西方教会的普世宣教工作接近强弩之末的时候,神逐渐兴起了第三世界的教会加盟,成为普世宣教的生力军。

  在此我们要特别为华人教会祷告。在今日普世宣教的事上,华人教会远远落在他人之后。论到人力、财力,我们并不落后。论到属灵的知识,我们也不落后。但我们的文化传统和我们的民族性成了我们进一步爱神、事奉神的大拦阻、大障碍!

  五千年来我们一直是一个内向的民族,享受一个内向文化。我们国土广大,样样都有,不需靠任何外来因素而生存,所以一向都是闭关自守。唯我独耸。外来者都是“洋人”、“鬼佬”,唯有我们是中华、中原、华夏、黄帝的子孙。李斯给秦皇的谏逐客书中所说:“非秦者去,为客者逐”,正是这种情形的写照。这种排外的情形在早期来华的宣教士身上看得非常清楚。

  这传统封闭状态直到三百年前才被西方的坚船利炮所打碎。我们被迫打开家门,五口通商,逐渐对外开放。一九四九年之后,大量华人更是四散海外,生活在各种文化及政治制度下,在各种民族和社会中求存。

  过去百年来,四散海外的华人基督徒到处建立了“华人教会”。正如四散海外的犹太人到处建立“犹太人的会堂”一样。在开始的初期,因为言语、种族及集体安全等原因而有华埠、唐人街、华人教会之设立,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到了百年后的今天,多数华人基督徒在言语、知识、职业、财富等方面,都已经与当地人并驾齐驱,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此情形下,是否依然走“犹太人会堂”的老路,是今天华人领袖们应该在神面前祷告并考虑的。写到这里,心中非常兴奋,因为上周接到美国新泽西州一位牧者朋友的信,说到他们教会的长执会,已正式决定从教会的名称上去掉“华人”二字。这是灵命的增长,了解神长远心意,了解国度观念的表现,我为他们赞美主!

  感谢主,最近三十多年,神借着下面几次全球性的福音会议,挑旺了普世教会完成主的大使命的热忱与行动:

  1966 柏林福音会议(Berlin Congress of World Evangelization),西柏林
  1974 洛桑国际福音会议(Lausanne Congress of World Evangelization),瑞士洛桑
  1987 拉丁美洲福音会议(COMIBAM),巴西圣保罗
  1989 第二届洛桑大会(LausanneⅡln Manila),菲律宾马尼拉
  1995 主后二千国际福音会议(GCOWE’95),韩国汉城

  神借着这些充满异象、挑战与动力的福音会议,重新点燃了普世教会完成大使命的决心。他更在1989年,兴起了主后二千福音遍传运动,其目标是:“主后二千年前后,普世各人群有教会,人人听到福音”。目前该运动已在一百多个国家的教会中被推动,得到大多数教会的认同与合作。

  同样可惜的是,在此一被主兴起并大大使用的普世遍传福音的运动上,华人教会仍然遥遥落在后面,好像大家关起门来,外面天大的事情发生,里面依然固我,不动声色!

  求主怜悯华人教会,怜悯他的仆人、使女及信徒领袖们,使他们打开心怀,打开门户,打开灵眼,看见主的心意、主的方向,把握时机,负起应有的责任,齐心努力,完成主的大使命。

  愿主恩待我华人教会,赐给我们属灵的蜕变,从一切传统束缚中被释放出来,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悲天悯人,放眼普世。肯对世界放手,肯踏上十字架的窄路,为主尽忠到底,直到他来。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