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教会属灵领袖潜在的八种危险

时间:2017-12-29 06:02:22    作者/供稿:孙德生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

 ——哥林多前书九27

  各行业都有职业上的特殊危险,而属灵领袖的危险特别难于捉摸对付的。虽然他无法避免肉体方面的诱惑,但最须提防的还是属灵方面的危险。他必须记住,他的生活的任何方面一有弱点,残酷无性的敌人——“不休息的撒但”——便要加以利用。

一、骄傲自豪

  一个人升到了领导的地位,自然就显得杰出,这个事实,往往使他私自庆幸,骄傲得意,这种心理如果不加纠正,他便不能进一步为神的国工作,因为“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箴十六5)。这句话真是又坚决又彻底。自命不凡,是神所最厌恶的。这个天字第一号的基本罪恶,本质上便是要贬抑神来高举自己。正是这种罪过,使受膏保卫神座的基路伯堕落成为污秽的地狱恶魔,被逐离开天国。

  这种罪过有千形百态,而以心灵上的骄傲最为可厌恶。属灵的才能,是神所赐的,所得的地位,也是出于他的爱和恩,若因有才能或者有地位而骄傲起来,那就是忘记了恩典是一种赏赐,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神得来的。

  骄傲这种罪过,是犯者所最难自知自觉的。不过,有三个考验方法,使我们可以很快地发现我们是否陷入了它的圈套。

  好高好胜的考验。我们所希望的工作,派给了别人,我们所想的职位,落在别人手里,我们有怎么样的反应?别人获得擢升,我们受到漠视,我们的反应怎样?别人的才能和成就都比我们好,我们反应又怎样?

  诚实的考验。我们老实反省的时候,对自己会有许多的批评,而且也是出乎真意的。可是,当别人,特别是我们的对手,对我们作完全同样的批评时,我们觉得怎样?

  受人批评的考验。受人批评时,我们心里是否生起敌意和忿恨,并立即替自己辩护?我们是否赶快去批评那个批评我们的人?

  我们的主,卑躬屈节,以至死在十字架上,如果我们老老实实,用他的生活做尺度来量我们自己,我们就不得不感觉到我们的心真是非常俗贱,卑鄙,甚至邪恶可憎。我们看清楚了我们骄傲的本色,我们就要这样喊出来:

  不要自夸,不要自大。本是罪人,靠恩得救。

二、自我中心

  自我中心,是骄傲的一种可憎的表现。有这种习性的,老是想到自己,谈到自己,夸大自己的造诣和重要,结果不论考虑什么事,只注意到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不管与神和他百姓的福利有什么关系。做领袖的,久受跟从者的赞美敬服,便极可能陷入这个危境。

  斯蒂文生(注1)到萨摩亚(Samoa)时,那边专为训练本地牧师的马路亚学院(Malualmstitute)院长请他对学生演讲。他欣然同意。他的讲词,以回教的蒙面先知故事为根据。这个先知,在百姓的师傅中,有如一盏发热照耀的明灯。他老是戴着面纱,据他自己说,是因为他的面目非常光耀,看见的人眼睛要受不了。

  但是,那块面纱终于旧坏了。那百姓才发现,他不过是一个面貌丑陋的老人,一向设法遮藏他自己的丑相而已。斯蒂文生接着极力说明诚实的需要,因为做传道人的,不论所传的真理如何高深,也不论他怎样巧妙的辩解品格上的污点,进修一到,面纱掉了,就露出真面目来。原来面纱底下到底是道地自我中心的丑陋面目,还是有基督品格的光荣形像,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要考验你自己有没有自我中心的习性,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看你怎样去听跟你有同样地位的人受到称赞。如果你听见人家称赞你的对手,就起意要诽谤毁损他,或者是鄙视他的工作,那你就可以确知你的本性中大有自我中心的冲动,需要神的恩典来压制。

三、嫉妒

  嫉妒是骄傲的近亲。妒忌的人,惧怕对手,怀疑对手。摩西由于他的同僚对他极度忠诚,也曾受到这个试探。有一个少年人跑来向摩西报说:“伊利达和米达在营里说预言”。愤激的约书亚便说:“请我主摩西禁止他们”(民十一27,28)。这两个人,本是在摩西所选的助手之列,现在忽然说起预言来,摩西的忠心部属便为了这缘故嫉妒起来,认为他们篡夺他的特权,向他的威信挑战。可是这个向来与神面对面说话的人,豁达大度,绝无妒忌的念头。这类事情,都可放心交给呼召他的神去作主。

  他心平气和泰然回答说:“你为我的缘故嫉妒人么?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一心顾及神的荣耀的领袖,无须关心自己的威信和特权。这些东西,都安安稳稳地在神的手中。

四、得众望

  崇拜个人,在保罗的时代,哥林多已经有了,今日我们也有。任何时代,总有一些无智慧的人过度尊敬他们的属灵领袖和顾问,也往往高抬这个高抬那个。

  这种作风,曾盛行于哥林多,因之保罗便写信说:“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么?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我们无非是神的执事,引导你们相信。我们各人所做的工作……都是神所派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它生长。……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林前三4-6,9新英文译本)

  在教会中过度敬重领袖,表明那个教会灵性幼稚,俗气太重。做领袖的如果接受这种奉承的敬重,证明他自己也有雷同的弱点。保罗听见那种情形,很是震惊,大力加以拒绝。一个人受到他曾经努力服事过的那些人热烈敬爱,原无不是之处,只怕众人把对主的热爱转移到主的仆人身上。大家对于属灵领袖,应该“因他们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只是这种尊重不可退化变为奉承。

  做领袖的,如能使跟从的人爱基督比爱他本人更深,便是他的最大成功。他的工作有效果,而且使人感佩,他便可正正当当地从这个事实得到鼓励,但他必须百般小心,不要受人过度崇拜。

  有那一个领袖或传道人不想在他那一区中获得众望呢?当然,不孚众望并非好事,只是要得人心,可能须付极高的代价。耶稣曾清楚说明这一层,他说:“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他也说明相反相成的真理:“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

  有一篇对神学生的演讲,其中有这话:

  要得人心,是想像得到的最危险的精神状态,因为那极容易引起精神上的骄傲,结果使人陷于灭亡。这个病象,要提心吊胆加以留意,因为那常是用与世界妥协那种极高的人格买来的,

  司布真做他的特出的传道工作时,经常遭到大孚众望和成功的危险:

  成功使人受到民众的压力,因而引诱他用世人的方法和习惯来把握住他的成就,就让他自己完全受不断发展的强力要求所支配。成功可以而且要叫我糊涂,除非我记住,工作是神做的,他能继续工作,无须我帮助,何时他不要我做,他也能用其他方法去完成。

  早期循道会领袖怀特非,所到之处,都极孚众望。但是,他终因众望而觉得厌倦,时常羡慕到别人可以进餐馆用膳而不受人注意。从前他的感觉可不是那样。在他事业的早期,他说被人藐视就等于死,受人嘲笑就比死更糟。后来他宣称:“可是我所经历过的众望已经足以使我厌恶了。”

  有人警告他要谨防得人心的害处,他回答说:

  我衷心感谢你。你这样看守我的灵魂,愿神给你赏赐;至于我的敌人所说我的坏处,我知道我自己还有比他们所说的更坏的地方。

五、绝无过错

  有灵性,并不就等于绝无过错。一个人有圣灵住在里面并且寻求圣灵的领导这事实,无疑地意味着他比不是那样的人会少犯些过错;只是因为他仍是属肉体的,他不是绝无过错的。就连神所呼召又被圣灵充满的使徒,也犯过错误,需要神来驳斥纠正‘

  做领袖的,他认识神,大概也比他的同工认识得更清楚,便可能不知不觉坠入这个可怕的危境。因为他的判断通常总比同工们的正确,因为他比他们更认真地祷告,思想,和应付各项问题,他便很难承认自己可能有错,并屈从弟兄们的判断。他必须是一个有信心的人,并准备坚持他所信的,可是那跟假定实际上绝不犯错并不相同。愿意承认判断可能有错,愿意尊重弟兄们的判断,对于自己的影响力,实在有益无损。绝无过错,结果就要失去信心。在生活的其他方面,这种态度跟真正的谦虚可以同时并存,那似属奇怪,却是真的。

六、非我不行

  许多有大影响力的人,心里有这个想法,便是没有人能够代替他们,为了事工的最大利益,他们不应该撒手下台。所居权位,早应该让给年纪较轻的人,他们却恋栈不去。这种非常不好的趋势,在基督教会的事工上最为盛行。满怀善意但日趋衰老的人,不肯退职,虽然精力越来越不济事,仍然坚持要继续掌权,以致他人多年不得胜任。著者见过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差不多九十岁了,仍然担任一个城市的教会的主日学主任。那边也不是没有年纪较轻的人可以做这工作,显然是因为那个教会的负责人员没有足够的勇气依据现实来处理这个局面。可惜还有些人本乎好意,鼓励那样的人相信非他们不可的神话,并且,我们越老越不能客观地估计我们自己还能提供什么贡献。

  做传教士的,协助建立了一个教会,又使自己成为那个教会所少不了的人物,对于那个教会真有重大的损害。他从开头就应该立意留在幕后,教导会众真心依靠主,并训练有灵性的人,使他们能够尽早负起全部责任来做教会的事工。得意和丧气为神而做的事工,每一样都不免有时得到进步成功,有时受到挫折打击。做领袖的,于此便有危险,就是不顺遂时便垂头丧气,顺利时便得意洋洋,而要允执其中,不馁不骄,往往又是很不容易的事。

  那七十个门徒奉派出外传道,成绩很好,回来沾沾自喜,十分得意,耶稣便迅速纠正这种属人的自然反应,训戒他们说:“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路十20)。他叫他们注意被抬举有很大特权,便得意忘形那一个下场:“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

  以利亚在迦密山上获胜之后,受到严重威吓,万念俱灰,以至求死。耶和华便用很平凡的方法去纠正他的不健全的自怜反应。他不去查究他那工作过累的先知的灵性出了毛病,须要纠正,只叫他睡两个长觉,吃两顿饭,然后才去解决更困难的灵性问题——一个有永久价值的教训。那时他就能够叫以利亚知道,他的消极实在毫无理由。他的同胞,还有七千人未曾向巴力屈过膝。他的逃亡,使他的国家失去了迫切需要的领导。

  我们要现实地面对这个事实,就是我们为神工作的种种理想,不一定都能实现。珍藏的偶像,脚还是泥做的。我们所依靠的人,会证明是靠不住的。有高度牺牲精神的领导,有时候也会有问题,不过,灵性成熟的领袖会知道怎样去辨认抑郁丧气的起源,而适当地加以应付。

  许多认识迈尔的人,都要毫不踌躇地记下他的确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时常看见各事的光明面,时常抱着希望,时常满有精力,时常深信良善终归能胜过邪恶。他们的论断或许是对的。他很讨人欢喜,因为他怀抱希望,又能给人鼓舞。但是他非常锐敏深思,非常了解人情,自己又非常富有人情味,不免常有悲观的时候。有的时候,他也会十分悲观失望。他对人生的阴暗面懂得太多太清楚,以致难免时常要忧伤,要悲观。

  他的情绪欲望和其他的人一样,只是他能够很快地醒悟回头,不会陷于不能自拔的深渊。

七、意气消沉

  司布真给我们另外一种的原因。

  在得到大成功之前,常有些不如意的事。……我刚在伦敦做牧师时就有这样的经验。我的成功叫我害怕,念及似乎正在展开的职业,不但觉得高兴,反而如坠深渊,叫苦求怜,却没有荣耀神。我是什么人,岂可继续领导那么多的会众么?我宁愿退隐到乡下去,或者移住美洲,在穷乡僻壤中找一个孤独冷落的地方,在那里我或者能够胜任愉快。就在那时,我一生工作的幔幕逐渐揭开,我很害怕,幕后会有什么现出来。我希望,那时我并不是没有信心,只是胆怯,总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每逢主要赐更大的福给我的工作时,我便有这种抑郁。

  诸事顺利的时候也是常有的。目标达到了,计划要做的事情做成功了,圣灵动工,多人得救了,圣徒也蒙福了。在这样的日子,成熟的领袖知道要将荣耀归给谁。有一个牧师(注2),每遇工作顺利蒙福时,回家后他就要跪下,象征地将成功的荣冠放在主的头上,因为他知道那荣冠原是属于他的。这个作法,救他脱离危险,不至擅取单属于神的光荣,作为己有。

  应付这种危险的高明态度,概括在这句奥妙的话里:成功时不要自鸣得意喔喔啼,失败了不要大发牢骚呱呱叫。(注3)

  做先知呢,还是做领袖?

  有人能够胜任两样不同的工作,那两样工作有时会有抵触。例如,有显著的领导才能的传道人,在他的教会或者团体里可能走到一个地步,使他不能不选择一下,到底是要做一个孚众望的领袖呢,还是要做一个不受欢迎的先知?

  下面一段话,就是描写这种左右为难的情形:

  基本上,每一个传道人都应该做神的先知,传述神吩咐他传述的话,不管结果怎样。他÷发觉自己成为他的教会或宗派的一个领袖这个事实,就临到了工作上的紧要关头。这时他必须有扶择,要走两条路中的那一条,就是做神的先知,还是做人的领袖,若他想兼做二者,结果往往会一无所成。若他决定在不失去领导地位的限度内做先知,他就变成外交家,再也不是什么先知了若他决定不惜任何代价来保持领导地位,他就会很容易沦为政客,暗中策划操纵,以求取得或保持地位。(注4)

  当然,这两种职务之间,没有像这个作者所暗示的那样清晰的两分法,而且也不一定互不相容。不过到了必须在传道和领导两者之间选择其一的时候,就很容易会发生一种局势,使工作不能发挥最高效果。危险就在这里。

  神在本世纪初曾使用多雷博士来复兴半个世界,他面临过这种抉择。有人(注5)这样记他的事:

  听过他讲道的千千万万人,都知道他这个人和他的信息。他喜爱圣经,相信那是神所说的绝无错误的话,用火热的信心去宣讲。他从不妥协。他选择了做神的先知,不愿只做人的领袖,那也就是他在神和人面前都有能力的秘诀。

八、丧失资格

  保罗为基督工作,虽然创立了忍受牺牲和伟大成功的灿烂纪录,心里依然惴惴不安,怀着有益的恐惧,生怕传福音给别人了,自己被弃绝(林前九27)。这对于他,是一个经常存在的激励和警告,因为对一切受托负属灵责任的人,都应该是那样。保罗并不因为有高深的学识和丰富的经验而沾沾自喜,引以自满,他也不以为自己一生牺牲服务,不至于那样悲惨地跌倒。

  “被弃绝”或者“被嫌恶”的原文,是关于金属的用语,意思就是指那经考验不合格的东西。它暗示经考验了被抛弃的东西,因为那东西没有合乎所规定的标准。从上下文可以清楚看到,保罗所注意的,是可能得不到所想望的奖赏,但不可失去参加赛跑的资格。如果他不遵守所有的竞赛规则,他将不能得胜。

  保罗好像他自己是一个双得角色。在名单上,他是参加竞赛的人,又是竞赛传令官。传令官的任务是宣布竞赛规则和召集竞赛的人。“传道”一词,是从动词“传令”转化出来的。保罗所怕的,就是担任传令官,命令别人入场参加竞赛之后,他自己反而没有资格参加。要是那样,他的传令官高位只会使他更失体面。

  应该注意的,便是保罗所看见的失败是从身体上来的。为了预防失败,他便实行严格的自制。一神学家兼解经家(注6)确认,在圣经中,身体“这个罪的所在地和机关,是用来指我们整个的有罪的本性。保罗所极力克制的,不仅是他的肉欲本性,而且是他的内心的一切邪恶的倾向。”

  保罗了解,消除这个常在的危险的有效方法,不只限于教义或者伦理方面,也要注意身体方面。“节欲”一词,意义是自主的适度节制——既不是完全禁欲,也不是恣情纵欲。他无意让他的身体在欲望或放纵方面作主。“我叫身服我”这一句,就是描写这个得胜的将军带着他所战胜而现在成为他的奴隶的人作凯旋**。有一个译者(注7)很恰切地把这一段译成:“我威吓我自己的兽性,不把它当主人而把它当仆人来对待。”

本文来自于旷野呼声微信平台kyhs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