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讲章精选>正文

荣入圣城之后

时间:2017-12-02 06:05:29    作者/供稿:林刚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前言:
我们继续来查考《路加福音》,上周四我们查到第十九章,分享了“十锭银子”的比喻,这段经文深切地告诫每一个神的儿女要忠心,要有使命意识,要有交帐意识。今晚我们要分享“主荣入圣城和洁净圣殿”。路加把主的事工分成三大段,分别是在加利利的事工,在向耶路撒冷去的路上的事工,以及最后受难周在耶路撒冷的事工。我们已经讲了主耶稣在加利利的事工,和祂面向耶路撒冷而去的路上的事工。接下来我们要来看第三个,就是主在耶路撒冷城中的事工。我们将进入主在受难周的历程,从荣入圣城开始,直到主的受死和复活。愿主的灵带领我们,贴着主的心,跟着祂的脚踪,经历主的心路。

  今晚我们来分享主耶稣基督荣入圣城和洁净圣殿这一段,包括质问权柄及凶恶园户的比喻,就是从十九章二十八节到二十章十八节这一段,我们来逐段分享这段经文。

一、荣入圣城
“耶稣说完了这话,就在前面走,上耶路撒冷去。将近伯法其和伯大尼,在一座山名叫橄榄山那里,就打发两个门徒,说:‘你们往对面村子里去,进去的时候,必看见一匹驴驹拴在那里,是从来没有人骑过的,可以解开牵来。若有人问为什么解它,你们就说:主要用它。’打发的人去了,所遇见的,正如耶稣所说的。他们解驴驹的时候,主人问他们说:‘解驴驹作什么?’他们说:‘主要用它。’他们牵到耶稣那里,把自己的衣服搭在上面,扶着耶稣骑上。走的时候,众人把衣服铺在路上。将近耶路撒冷,正下橄榄山的时候,众门徒因所见过的一切异能,都欢乐起来,大声赞美 神,说:‘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众人中有几个法利赛人对耶稣说:‘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耶稣说:‘我告诉你们: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路19:28-40)

  拿撒勒人耶稣要进城了,这位被多人恨恶,又被多民所期待的焦点人物要进城了。在耶稣基督荣入圣城这件事上,福音书让我们注意到有三件突出的事情发生,这三件事情分别是:进城的预备,民众的欢迎和法利赛人的抵挡。

  进城的预备所强调的是主的全权性和计划性。这位即将被弃的拿撒勒人,却是掌管万事的王,祂命定一切,计划一切。道成肉身的每一个细节,都在祂永恒的计划之中。道成肉身最高潮在于十字架,最不为人所理解也在于十字架。十字架的苦难,是祂精心的计划。在这里,这位荣耀的王要进城,而几天后,那些夹道欢迎的人,就要把祂钉上十字架。罪使得人无知,无知的人总在盲目中,现在他们以满腔的热忱欢呼“和撒那”,不久他们即会以加倍的怒火高呼“钉死他”。但不论多变的人如何翻云覆雨,万有的主正以祂的永恒的不变性,在人类历史中展开祂所安排的一切。这就是主在荣入圣城前,要让我们看到祂的预备的意义所在。

  为什么要预备一匹驴驹呢?这是为要应验祂就是众先知所预言的要来的那一位。“锡安的民哪,应当大大喜乐!耶路撒冷的民哪,应当欢呼!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他是公义的,并且施行拯救,谦谦和和地骑着驴,就是骑着驴的驹子。”(亚9:9)主骑驴驹进城是撒迦利亚的预言,但大家知道旧约最早预言的是谁吗?是雅各,“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把驴驹拴在美好的葡萄树上;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在葡萄汁中洗了袍褂”(创49:11)。这是老雅各为他儿子所祝的福,所预言的就是骑驴驹荣入圣城的主要受死的事,葡萄汁中洗衣服,是预表祂的受死。

  我们可以以“三个性”来概括主荣入圣城的预备。第一,神圣性。荣耀的王进城是一神圣的事件,这位将要被弃的,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是弥赛亚,是君尊的王。这件事何等严肃,何等不应当被轻忽和随便。第二,全权性。进入圣城的这位拿撒勒人是荣耀的王,万有的主,祂掌管一切,安排计划一切,万事都在祂的手中,这事更在祂的手中,荣入圣城,及至被钉是祂计划的中心环节,是人类历史中最重要的一幕。第三,应验性。荣入圣城是神的安排,是旧约先知预言的应验。

  其次,我们看到门徒和百姓对基督的夹道欢迎。欢迎的有门徒、有民众,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认识他们的欢迎,一方面要认识到众人对弥赛亚的欢呼,是出于神的安排,是对荣耀的王进圣城应有的心态,也是这位王应有的礼遇。另一方面也要认识到当时很多人对弥赛亚的观念是错误的。

  虽然如此,弥赛亚进城是件大事。荣耀的王进入圣城,众人依然要欢呼,他们把衣服、树枝铺在路上,这是欢迎大君王进城应有的礼遇,是对王的最高尊崇,以此来表达迎接弥赛亚进城的愉悦心情。他们前行后随,高呼“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在天上有和平,在至高之处有荣光”(路19:38)。这节经文的记载和其它福音书中的记载有所区别,是路加独有的。相对应的,我们很容易联想到在第二章,记载耶稣降生时,路加说:“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与 神,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路2:14),道来到世上时,“地上有平安”,现在,王要进入圣城,“天上有和平”。荣耀王带来平安,也赐给我们平安。神在这位拿撒勒人耶稣里面,祂的下来上去,实现了天地的合一,人神的和平。

  今天,你欢呼吗?你感恩吗?弟兄姐妹,我们不应当以愁眉苦脸来羞辱主,我们的王已经下来了,已经进来了,我们的心,是祂真正的圣殿,我们的教会,是祂真正的圣城。众城门啊,你们要抬起头来,要扬眉吐气,要扬声欢呼,要感恩颂赞!有什么事比这更大呢?这是我们人生之中最大的事,荣耀的王进来了,进到圣城耶路撒冷来了。荣耀的王一进入一个人心中,这个人就改变,他的生命就被翻转。耶稣若不在一个人心中做主,这个人是不会被改变的。所以,我们作祂门徒的,怎能不欢呼呢?我们翘首以待的就是祂;耶路撒冷怎能不欢呼呢?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城,是祂设立宝座的地方。

  但我们却在一片欢呼的人群中,看到极不和谐的一幕,我们看见了那些宗教领袖的排斥和拒绝。追求人的赞誉的人,不能眼见有人比他更受欢迎。法利赛人看见众人的心被这拿撒勒人夺去,他们的妒忌就井喷了。一颗未归正的心灵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人的心被耶稣夺去,它不能容忍基督被高举,真道被传扬,人心归主道。于是,法利赛人开口了,貌似敬虔的规劝:“夫子,责备你的门徒吧?”意思是说,我们只当把最高的尊崇归给神,所以,你要谦卑,要主动地劝阻别人这样尊崇你。在另一处,他们不正是这样劝人吗:“你该将荣耀归给神,我们知道这人是个罪人。”(约9:24)但他们永远不会想到,自己正以自己的口定自己的罪,因为他们正面对真神而拒绝真神。所以我们的主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呼叫起来。”(路19:40)

  今天也一样,谁在拒绝耶稣?当神兴起祂的工人,使用祂的教会,使祂的真理被广传,人心被归正时,谁最不高兴?谁在对这个时代正席卷大陆家庭教会的归正之道嫉妒得发狂,极尽诽谤、攻击之能?不就是那些固守成见的自高之人吗?假冒为善的人是高抬自己的人。一个人心中已经自己做主了,必定会排斥真正的主。一个人心中一旦自己作王,又怎会迎接真正的王呢?

  预备、欢迎、责备,这段经文突出了这三件事。透过荣入圣城的这段记载,我们看到已来的这位王是和平之君,是温和的王,是贫穷的王。祂的国不属世界,祂不是用暴力来建立属世的国度。道成肉身发端于马槽中,高潮在木头上。不论是马槽还是十架,都是向人揭示弥赛亚的苦难性。祂贵为神的儿子,却不以与神同等为强夺,反倒谦卑虚己,为我们这些罪人进入受苦的人间。这位天国的君王,来到世上时以马槽为榻,离开世界前用驴驹代步。祂以生在马槽,揭开受苦的一生,以骑着驴驹进城,诠释大君王的真正特质。

  天国的君王来到世上,不是生在希律的王宫中;天国的君王进入圣城,不是骑着高头大马。这位王是受苦的弥赛亚,万有之主为我们降卑,富足的主为我们成为贫穷。

  为什么主耶稣要大费周章,安排一只驴驹代步?在三年半的劳苦传道过程中,你可看到过一次主用车马代步?我们今天外出布道有飞机、火车,但在当初,我们的主大都是徒步而行。在雅各井旁与撒玛利亚妇人谈道前,圣经说:“耶稣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这里,我们又一次近距离地看到了我们主真实的人性。当我们不去思想这位为人者耶稣的时候,我们就不能认识这位弥赛亚超越的神性;当我们的心不能在祂人性真实性上停泊的时候,我们所谓主基督是完全的神、荣耀的王的说法,很可能会沦为一句空洞的口号。只有当你深深聚焦于这位生于马槽,成长无安枕之地,一生多受劳苦,饱经忧患,连死都不得好死,被人以最羞耻、最残忍的方式钉死的拿撒勒人耶稣身上时,你才会有信仰的思索。只有当你能真的跪拜这位面无佳形美容,又不被人所羡慕的拿撒勒人,从心灵中称祂为主,为神时,你才有真正的信仰。

  今天已经有许多的人把主耶稣的人性拿掉,越过祂人性的真实,只仅仅用那种每一个人都有的残缺的永恒性,发挥自己堕落的宗教想象力,想象耶稣是“神”。这样的神观,不过是把耶稣视如神话故事中的一位神。如希腊人之宙斯,中国人之玉皇大帝,是把他自己神话化的观念硬套在耶稣身上,那样的耶稣神性观,是堕落罪人旧性中的自我的膜拜,那样的人,永远摸不到这位真实的复活主,永远也不能体会与祂生命联结在一起真情实感。

  受苦的弥赛亚亲做榜样,祂凡事与我们一样,以真实的人性为我们担当试探,为我们受尽苦难。以此教导那些向往天国的人,经过苦难学会顺从是唯一不变的法则;教导那些要做祂门徒的人,唯有舍己背起十架,跟随祂的脚踪行,才是唯一的正路。在前面,我们曾看到祂一路教导门徒十字架的意义,告诫祂的门徒不要对祂的荣入圣城有错误的期待,祂用很多次的教导来预备门徒的心。上一周分享时,我特别请你们注意第十一节,在那里,祂不单教导门徒,也开始引导众人,提醒他们不可以一种错误的弥赛亚观来看待祂。

  以色列人的悲剧就在于对国度和弥赛亚都有错误的观念,他们在等待一位带他们复国,建立地上强权国家的弥赛亚;他们在等待一位能够为他们谋利益,带来国富民强、富贵荣华的弥赛亚。直到今天,以色列人还在等待着这样的一位弥赛亚来到。因此,他们对能行神迹奇事的耶稣感兴趣,却无法接受这位无佳形美容的拿撒勒人。所以,一路犹疑的法利赛人,最终要把这位拿撒勒人钉上十字架。因为祂的存在,不但构成了对他们宗教利益的威胁,也断掉了通国对“弥赛亚”的盼望和憧憬。

  仅只是那些以色列人如此吗?属肉体的人永远不能领会十字架的真义,历世历代有多少所谓基督徒都在明明重蹈以色列人的覆辙。当人把基督教视为可以令他在今生扬眉吐气、耀武扬威的显教时;当人以为只要祭出“我是神的儿女”,大家就要顶礼膜拜时;当人暗想只要信基督,在世上就可以呼风唤雨、与所欲为时,岂不正是在走当初这些以色列人的老路吗?这就是世俗观念中的信仰,是堕落罪人心思中的信仰,是异教化的信仰。你带着这种心态信耶稣,正是走在那条“人以为正,至终却走向灭亡”的路上。(箴14:12)

  所以,主耶稣一路引导祂的门徒,不要对弥赛亚带着一种错误的观念,不要对祂进耶路撒冷,带着一种错误的期盼,好像朱元璋进京城,要登基作王。恰恰相反,祂告诉他们,弥赛亚进耶城,不是要登基作王,而是要被人挂在木头上。祂是王吗?是,从来都是;祂进城要得荣耀吗?是,祂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但祂的荣耀观和我们堕落罪人的荣耀观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罪人的荣耀观本质是利己,祂的荣耀观却是舍己;罪人的荣耀观是属世的,祂的荣耀观是属天的;罪人的荣耀观是高抬自己,要把别人踩在脚下,祂的荣耀观却是降卑自己,甘心让自己被别人踩在脚下。一样吗?

  为什么要这样?弥赛亚为什么一定要上十字架?祂难道没有权柄叫全耶路撒冷、全地,永远膜拜祂吗?这里就涉及到信仰的本质。福音的中心就是告诉人,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来到世上,祂为我们的罪死了,死后三天复活了。祂降生是为了受死,荣耀的主为我们受了羞辱,生命的主为我们去受死,这是亘古预定的救赎计划,是摩西和众先知一切讲论的中心。所以,当人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本质已经败坏的罪人时,人就一定不会真心要耶稣。因为凡真要耶稣的,就不是要一个招牌,乃是要这一活生生的生命;不是要一个仆人在外面帮助,乃是要祂进到心中做主。而怎样才叫做要耶稣呢?就是借信心接受祂的死,将旧生命与祂同埋葬,借信心接受祂的复活,领受这位生命之主赐给他的复活生命。凡没有看到自己生命全然败坏,不愿意交出自己生命的人,就不是这样相信的人,就与耶稣没有生命联结的接触点。所以,信仰不排斥理性,但不仅限于理性;信仰需要知道,但不能“以知代行”,也不能以宗教化的热忱代替生命的实践。

  与这位今天依然在行走的复活主联结的接触点在哪里?就在同死同活的信仰上。“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罗6:8)这同死同活只有一次发生,却伴随着成圣之人的一生。人若不恨恶自己的生命,就得不着基督那新的生命;你若不厌恶自己的旧我,就摸不到基督里的新我。你或许可以摸到宗教的仪文,摸到一些字句道理,但摸不到精意,摸不到这位活的位格,摸不到这位会说话,会交通,与你相伴相随的主。

  信仰是全人性的,主是我们的惟一。你的思想是为祂而存在,没有祂,你的思想是空洞的;你的情感是为祂而存在的,没有祂,你的情感是盲目的;你的意志是为祂而存在,没有祂,你的意志是无用的。祂要与你建立一种超越一切的关系,祂要你对祂拥有情深意切的真情。只有这样的爱,才是表明祂的生命在你里面的铁证,有这证据在心中的人,就是为祂去死也乐意。这不是彼得在肉体中,还不认识自己时的那种爱,而是基督生命里,那种为父的旨意甘上十架的真爱。为此,神命定一切分受祂儿子真生命的人,都要为义受苦,甚至受死。这叫做十字架的道路。为祂去死是荣耀的冠冕,是义人最高的奖赏,“八福”的最高一福就是为义受逼迫。

  爱是需要试验的,人与人之间的爱是如此,对主的爱更是如此。不经过试验的爱也许未必假,但却一定很肤浅。所以,让我们看重智慧之主的精心安排,像祂那样生在马槽,而不是客店;成长没有枕头的地方,而不是以世界为家;骑驴驹,而不是高头大马;背十架,而不是求荣华富贵。这就是这位主荣入圣城所告诉我们的。这位受苦的弥赛亚已经得荣,荣耀的王已经进了圣城,让我们真正敞开心扉,迎接祂,爱祂,跟从祂。不是做那些无知的以色列人,更不是做那些排斥的法利赛人,乃是做祂的真门徒,把我们美德的衣裳铺在地上,用我们辛劳的树枝来迎接祂,使祂在万民中得尊荣!

二、进城之后
这位大君王进了圣城,祂来到了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欢迎祂吗?祂进了自己的城,这座城迎接祂吗?祂来到怎样的地方啊?祂进入了一座怎样的城啊?人子进入弯曲悖逆的人间,到了充满妓女和凶手的城。让我们来看,荣耀的王在悖逆的城中,圣洁的主在污秽的殿中,祂的心如何?祂又会如何行?

  主耶稣荣入圣城之后的首三件事是什么?第一,祂为圣城哀哭,第二,祂采取行动洁净圣殿,第三,祂咒诅无花果树。前两件事在路加十九章这里记载了,第三件事在马太、马可中记载着。(太21:18-22,可11:12-14)

  1.为圣城哀哭

  “耶稣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路19:41-44)

  圣城耶路撒冷是神驻足的地方,是神子民的京城。这是何等荣耀的地方,这位荣耀的王来到了自己的地方,来到了集中体现祂荣耀的圣城,进入了理当是敬拜祂的圣殿,但祂所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座城?可叹忠信之城成为妓女,原本公义之邑,却充满了凶手。(参赛1:21)这座城的腐败集中体现着那民族的腐败,也集中反映着历世历代那些没有真正生命的堕落教会的腐败。因此,主荣入圣城以后所行的这首三件事,有特别的指导意义,它可以让我们看到神的心,让我们体会我们的主对一切离弃祂的腐朽的宗教的心意。

  主厌恶一切没有真生命的宗教,厌恶一切只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实意的宗教化形式。我当然不是在反对宗教,今天有一些人拼命反对宗教,说宗教没有用。他们反对牧师长老制,反对体制,反对治理。我说,这是因噎废食,是不明白全备的真理。当道进入时空中,祂是以肉身的方式体现的。同样,教会今天还在地上,在时空界中。属灵的教会在历史的过程中,必定是以宗教的方式体现。我不是要喝杯子,而是要喝水,但我不能因为是喝水不是喝杯子,就不要杯子。我不是要宗教这块布,而是要这布里面所包的珍珠,就是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真宗教是有基督在里面的宗教,没有基督的基督教,比没有真神的印度教、佛教好不了多少,甚至更可怕。没有基督的教会,必有七只恶鬼在里面。我们是在灵的实际中存在,与灵界发生关系,那灵界的恶者永远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自称是装水的杯子、包珍珠的布,牠要用它装上毒水毒药来害人。正因此,我们的神对教会有高度的要求。当犹太教离弃祂的时候,犹太教就被剪下来了;当天主教离弃祂的时候,她的灯台就被挪去。

  因此,我们要弄清楚在反对什么,不反对什么。我们反对宗教化,但不能反对宗教,就如同我们反对宗派主义,不能反对宗派一样。我们要谨慎基督教会会不会陷入宗教的形式化中,要小心教会的灯台会不会被挪去,要省察自己心中还有没有油。

  主所反对的是那些行尸走肉般的、徒具形式化的宗教。不单是当初的犹太教,也包括了历世历代的教会,和我们每一个个人。如果哪一个自称属基督的人,哪一间自称是教会的教会,有基督教的招牌,却没有基督在里面,他就是主为之哀哭的这座城,主要洁净的这座殿,主所咒诅的这棵无花果树。

  主耶稣哭了,祂为这座犯罪的城哀哭,不止一次。这里的哭与拉撒路墓前的哭,原文用词不一样,这里的哭,原文是默默无声的流泪哀哭,表示我们的主心中忧痛之深。主是在为这一座物质的城哭吗?祂是在为这城所代表的神的百姓哀哭,为以色列的子民哀哭。这座城曾经是蒙爱之城,但如今却堕落成犯罪之城;曾经是耶和华住其中的城,如今却离弃了他们的主。

  罪在哪里,鬼就在那里;神在哪里,公义就在那里。这座城的人要罪不要义,要鬼不要神,拣死不拣生。他丢弃了真神,鬼魔就来住在其中;他离弃了真道,虚谎便紧紧地抓住他。以色列的历史,就是一部背道史。他们背弃了真神,离弃了盟约,以至于落入到约的咒诅之下。人背约,但立约的神却是信实的。祂来了,屡次要聚集他,像母鸡聚集小鸡一样,只是他不愿意。

  主耶稣到底在为谁哀哭?为当初犹太人吗?是,为谁呢?祂是在为历世历代那些背道的基督徒,为今天那些还在被罪和邪灵诱惑欺骗、奴役捆绑之下的人哀哭。神的儿女啊,耶稣——你的救主在为你哀哭,你看到了吗?耶稣在哭,祂说:“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这位主是阿拉法,是俄梅戛,祂是时间的创造主,照祂无所不知的神性,祂看见了过不多久后的这座城的命运,现今繁华的耶京,再过不多久,将成为一片荒场。主后七十年,罗马提多将军屠城毁殿的可怕之事果然发生。

  在时间里面,身处历史过程中的人,如果缺乏一颗超越时间的心,一双穿越历史的眼睛,将非常可怕。人在自我的局限中,回头看已应验的历史,不会吸取教训,抬头眺望将来,又缺乏对即将来临危机的洞悉和警醒。因为,自我的人是自己时间和境遇的主。对历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将来,不到黄河心不死。因此,我们没办法体会这位超越时间,又陪着我们在时间中的主的心,我们无法想象这位爱的本体,在奥秘的真实中,亲历祂子民在屠城痛苦之中的痛苦。人的己就是自己的捆绑,人的己使得人把挚爱他之神的话当作耳旁风。主啊,我们几时才能不悖逆你,才能完全不折不扣、甘心乐意地顺从你的每一句话呢?

  古时打仗时,一旦面对负隅抵抗之城,进攻方就要围城困城,在城外筑垒,在外面筑起一道保障,把城困住,使人不得进出,最终把城内的人困得快死,然后发动进攻,把城攻陷。为了报复他们的顽抗,一旦冲进城,攻城的军兵就会变本加厉地掳掠、残杀,屠杀百姓,焚烧全城。主后七十年,耶路撒冷落入了主所预言的这个命运中。

  主哭了,当时,祂的眼越过了耶路撒冷外表的荣华,看见它的荒凉;主哭了,祂的眼泪不只为当时的百姓流。今天,我们的主在为我们哀哭吗?祂是否也越过了这时代的宗教宴乐,看见即将临到这时代教会的遭遇呢?如果此时,天堂的荣美,地狱的可怖,都真的活化在你眼前,你又作何选择呢?以色列人以血统夸耀,他们的宗教安全感不是建立在与神真实的关系上,而是建立在肉身的遗传上。他们完全不顾罪恶满心的实际,硬要虚谎地说神与他同在。他们弃绝了宝贵的挽回机会,因为他们不在乎神眷顾的日子,那毁灭的恐怖就临到了他们。今天正有多少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落在相同的警告之下而不思悔改。他们醉生梦死,却占着形式化的基督教而自夸;他们藐视神的恩典,轻忽主的救恩,践踏主的宝血,却依然悠哉悠哉地生活。一个把最真实的救命之道当作虚谎的人,必有一天会看到毁灭的真实。

  刚才X姐妹跟我交通,她说真道很重要啊,她有一个亲戚在三自会里,迄今不认识救恩,但怎么说也不听,又认为自己得救了。我说姐妹,一定要带他听道,把真正的福音传给他,千万不要怕得罪人,怕他不高兴而不敢传十字架的真道,因为如果你不告诉他,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假得救的人。

  魔鬼用假福音骗了许多的人,明明没有真信仰,没有基督,却以招牌化的包装来麻痹自己的良心。这个世代对教内的归正之紧迫,丝毫不亚于对教外的宣教,尤其是在中国大陆。

  “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在是隐藏的,叫你的眼看不出来。”真理的道只向谦卑的心灵敞开,心蒙脂油、自高自大的人,有眼看不见,有耳听不明白。心蒙脂油,就是心中有自我的蒙蔽。自我做主的人心中已抱定成见,总想用道来迎合自己的意见;自我做主的人自己做判断的主体,他高于真理,他自己就是“真理”。这样的人永远无法明白真道,就算殷勤钻研,也会成为异端。

  耶稣哭了,人却不知道祂眼泪后面的深切之情。当后来,耶稣基督上十字架的时候,一路上也有很多的人为祂哭,我们的主回头对她们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路23:28)唐牧师说十字架不需要同情的眼泪。不是神需要怜悯,而是我们需要怜悯。人子在为我们哭,为这些无知、愚昧、自义,却又可怜的灵魂哀哭。今天许多的人在同情耶稣,祷告时哭,领餐时哭:“可怜的主被钉死了”,却不知道这位不尝死味的生命之主为何尝死味?不知道这位荣耀的主为何受羞辱?今天许多的人在忙忙碌碌地要帮助祂做事,却从不要在祂面前安静地听祂的劝诫,受祂的帮助。

  “耶路撒冷的女子啊,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一个不为自己哭的人,没有资格为自己笑。只有哀恸的人,才能脱去麻衣、披上喜乐。今日那些嬉笑的人若不哀哭,有一天将会发现,有永远的哀号在等着他们。

  耶稣哭了!有人曾对我说,你为什么讲道那么严肃,风趣一点好不好?幽默一点好不好?他不知道传道的人心中的负担,灵里的沉重。我们的主为什么哭?祂伤心吗?祂压力大吗?为谁伤心?为谁有压力?若至高的上帝在为你伤心,这事会小吗?我们不认识自己,所以时刻需要主告诫我们,提醒我们,责备我们。历世历代,神都会兴起一些人在城门口警戒人,但罪中的耶路撒冷所惯做的事,就是拒绝劝诫,杀害神的仆人,如同当初对待这位为它哀哭的主一样。

  耶路撒冷变为荒堆,迄今依然荒凉。罪必有报,不是不报,乃是时候未到。不论是当初的犹太教,还是后来的天主教;不论是今天的“三自”,还是家庭教会;不论是群体性的教会,还是个人性的心灵,只要称为上帝的殿,用了基督这一块牌子,如果没有基督,它就是那一座耶稣基督为之哀哭的城。

  2.洁净圣殿

  “耶稣进了殿,赶出里头作买卖的人,对他们说:‘经上说:‘我的殿必作祷告的殿’,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耶稣天天在殿里教训人。祭司长和文士与百姓的尊长都想要杀他,但寻不出法子来,因为百姓都侧耳听他。”(路19:45-48)

  主进城后第二件事是洁净圣殿。

  为什么要洁净圣殿?首先要来看圣殿是什么地方。圣殿是什么地方?是向上帝献祭的地方,是祷告的地方,是敬拜上帝的地方。但犹太宗教发展到耶稣时代,已经彻底沦入形式化,圣殿的功用已被异化。供外邦人敬拜的外邦人的院,俨然已成为做买卖的商店。因为宗教领袖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用方便祭祀之名,在里面买卖鸽子、牛羊等祭品。这有点像今天的一些教会,在教堂里开了商店,卖贺年卡、挂历、明信片、书籍、工艺品等等,久而久之,不是为服务,倒成了做生意,成了特权阶层们为自己牟利的利益场所。导致的结果是圣殿充满了铜臭味,充满了勾心斗角、私欲贪婪,争竞凶杀等恶臭。所以,圣殿的主进入圣殿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洁净圣殿。

  《约翰福音》二章也记载一次主耶稣洁净圣殿的经历。关于耶稣基督几次洁净圣殿,学者有不同的说法。到底是同一事件的不同记载,还是就是两次事件?我个人相信是两次,圣经有意让我们看到主耶稣的两次洁净圣殿经历,约翰记载的是头一次,在耶稣传道的前期,路加记载的是后一次,在耶稣传道的末了。这就很清晰地启示出主的心意,就是圣殿的洁净。传道是为什么?是为了得人心归主,只有归主的心才是洁净的心。什么样的心才能领受真道?主的道是圣洁的,只有被主洁净的心才能领受真道。人的心靠什么来洁净?唯有靠主的血、主的道。所以,两次洁净圣殿互相呼应,一以贯之地告诉我们,主的工作就是要洁净圣殿。

  圣殿是什么?圣殿是神居住的所在,也是人敬拜神的地方,圣殿是神人同居之所。圣洁的神不能住在污秽的居所中,污秽的殿没有神的同在。以西结让我们看到神的荣光离开了那拜偶像的殿,这里主让我们看到祂的愤怒在做买卖的殿中。

  物质的殿预表属灵的殿,外在的殿预表人心的殿,当时的殿代表着今日的教会。人心已经败坏,教会已经堕落,在亚当里的心不会有清洁,在肉体中的殿只能是贼窝。整本圣经让我们看到堕落之人宗教的失败,所以,耶稣基督说,是你们使神的殿“变成了贼窝”(路19:46),是你们“拆毁这殿”(约2:19)。罪人能够做什么?罪人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利己,甚至冠冕堂皇地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唯独这位道成肉身的主,这位圣殿的主,才能自己建造新殿,使它永远洁净,因此,祂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起来”(约2:19)。这殿就是祂的身体,就是祂的生命。所以,所有领受祂生命的人也就成了神的殿。教会是神的殿,圣徒的心是神的殿。没有主,这殿永远污秽,但在主里面,这殿永远清洁。因为祂就是光,在祂毫无黑暗。(约壹1:5)

  主耶稣在殿中推翻了桌子,赶出一切兑换银子做买卖的。祂赶出什么?祂赶出了一切的罪恶,一切的污秽。主在哪里,圣洁就在那里;主在哪里,那里就必有除罪的行动,耶稣基督要么不在殿中,祂若在殿中,这殿就必要洁净。祂若在一颗心灵中,若在一间教会里,这颗心灵、这个教会首要的记号就是圣洁。“因为你不是喜悦恶事的神,恶人不能与你同居。狂傲人不能站在你眼前;凡作孽的,都是你所恨恶的;说谎言的,你必灭绝;好流人血弄诡诈的,都为耶和华所憎恶”(诗5:4-6)。我们的主不会容许各种私欲、贪婪、罪恶与祂同居的。

  这不是说主在哪里,那里就完全没罪,这是要到终极的天上才能实现。我乃是说,主在哪里,那里就必有圣洁,必有圣洁的追求,必有除罪的行动。圣徒拥有了圣洁生命的实质,和追求完全圣洁的心志,但他还在过程中,还有不够圣洁的现实。因此,当主在一个或一群圣徒心灵之殿中的时候,这一个或这一班圣徒,就不能不追求圣洁,纵然软弱跌倒,也不能不为罪忧伤。忧伤痛悔的心主必不轻看。圣洁如大卫,也有跌倒的时候,但大卫忧伤,大卫痛悔,大卫行动。真悔改必真离罪,悔而不改是虚假的。当耶稣在一个人的心中,在一个家庭之中,在一教会之中作主作王为元首的时候,祂首要的行动就是洁净圣殿。

  教会不是没有软弱,但是教会有软弱,不等于教会包庇罪恶。“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弃罪过的,必蒙怜恤”(箴28:13)。一颗包庇罪恶的心灵是可怕的,一个对罪恶听之任之的教会,正站在基督的对立面。罪永远是义的仇敌,犯罪永远是对这位至高审判官的公开宣战。请听主怎么教导的:“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 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 神为敌了。”(雅4:4)“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 神为仇,因为不服 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 神的喜欢。”(罗8:7-8)这里所强调的“与神为仇”,就是告诉你罪和义之间没有中立路线。当保罗说“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作所愿意作的”,(加5:17)他是在告诉我们,即便是重生得救的人,在犯罪的时候,他的立场也已站在了神的对立面。为什么圣经坚持要对犯罪的信徒执行纪律,甚至要将拒绝悔改的人赶出教会?(参太18:15-17,林前5章)正是因为它基于一个前提:真信徒会软弱犯罪,但永远不会故意犯罪、犯罪不悔改。

  因此,你要非常谨慎自己对罪的态度,谨慎自己内心的倾向,犯罪是从试探开始的,是从内心的意念开始的,是从生命立场的迷失开始的。

  教会存在的功用之一就是对付罪恶、与罪恶争战,失去这个功用,教会就失去了盐的本质。教会对付罪恶的方法之一,就是指出信徒的罪,帮助他离开罪恶。主洁净圣殿的意义,不就是告诉教会当追求圣洁吗?教会追求圣洁,积极面是引导圣徒活在主里,过圣洁的生活;消极面是透过帮助教会内的每一个圣徒攻克己身、对付罪恶而实现的。因此,几时一个教会不责备罪恶,纠正犯罪的信徒,帮助他认识罪、离开罪,几时这个教会就落在远离基督的状态中。倘若有哪一间教会,始终不对付罪恶,反而包庇犯罪的人,打压责备罪恶的圣徒,这间教会就极可能只是挂基督教招牌的人间组织。

  信徒个人也是如此,当一个人面对自己各样的罪恶,既不悔改认罪,又不藉着呼求主、仰望主的宝血恩功得胜,这就是不攻克己身的人,这样的人,十字架的道路一步都还没走,不管他身居何等样的高位,做了多么大的事工。

  当初耶路撒冷的殿充满污秽,今天这个时代又如何呢?当初那个殿,里面挤满兑换银子做买卖的,把圣殿功用异化,把祷告的殿变成贼窝,今天这个时代的有形教会又如何呢?用你的眼看自己的心,看自己的家,看自己的教会,看这时代的基督教。耶和华在每一个世代都有祂的七千勇士,他们在追求真圣洁,走成圣之路,他们是神的真圣殿;但每一个世代的有形教会,也都不乏把神的殿当成贼窝的个人和群体。以色列为什么要被剪下来?当然最终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但为什么在历史的过程中,这特选的子民会被剪下来,我们这些外邦的野枝子得以接上去?不就是因为他们面对真神却弃绝真神,要的是自我而非基督吗?基督,我们可称颂的主才是我们唯一的真宗教,是一切律法的总结,是一切宗教的实意。以色列人要外在的宗教仪文,却丢弃了这内在的生命实质,所以他们被剪下,天主教也因着相同的原因被挪去灯台。今天,我们这些自称是改教之后的基督徒,若不受鉴戒,将是何等可怜!

  因此弟兄姐妹,让我们省察内心,让我们正视自己教会的问题,以诚实无妄的心,在真光面前透视,求主拿掉我们一切的自欺,一切的虚荣,主若显出这殿不洁,愿祂兴起南风北风,降下灵风灵火,洁净我们的殿。

  我们的心灵是神的殿,我们的心灵理当只尊崇主,与祂亲密交通,向祂敬拜。我们所敬拜的、住在这殿中的主是圣洁的,祂厌恶污秽;是公义的,必要对付罪恶。你与一个所尊重的对象见面,会随便吗?会不尊重他的秉性吗?他喜欢清洁,你会故意穿脏衣服、臭袜子去干犯他吗?明知这位神是圣洁的,却一边犯罪不悔改,一边敬拜祂,这可能吗?你知道这位神是真理,却故意带着一颗诡诈的心亲近祂,这可能吗?弟兄姐妹啊,亚当里面的旧心又污秽又诡诈,所以基督替你死了,你也在祂里面死了。如今基督既在你里面活着,向罪你只当看自己是死的,向义在基督里面却当看自己是活着。因此,基督徒的一生是悔改的一生,因为他不断会有软弱,就需要不断地藉悔改更新自己。

  一个不对付罪的个人和教会是非常可怕的。今天为什么许多基督徒亲近不了主,因为他忘了“ 神不听罪人,惟有敬奉 神、遵行他旨意的, 神才听他”,(约9:31)忘记了“转耳不听律法的,他的祈祷也为可憎。”(箴28:9)“耶和华万军之 神啊,你向你百姓的祷告发怒,要到几时呢?”(诗80:4)使我们与神相和的,乃是基督,只有在基督耶稣里,我们才能有真正的敬拜,“奉主名”不是一句口头禅,而是倚靠祂、活在祂里面的意思。不奉主名,人永不能亲近主,殿永不可能洁净。

  今天这个时代,许多的教会处在病变中,充满了各种私欲、恶欲,许多人用基督之名做自己的宗教事业。神的民中有恶人,“在犹大人和耶路撒冷居民中有同谋背叛的事”。(耶5:26,11:9)主若在这不洁的殿中,会做什么呢?这位温和的主来到世上,充满恩慈怜悯,压伤的芦苇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不吹灭。(赛42:3)耶和华的仆人眼中有泪,心中忧痛,祂没有按我们的过犯待我们,却替我们的罪孽压伤,为我们的过犯受死。因祂受鞭伤,我们得医治,因祂受刑罚,我们得平安。(赛53:5)祂若按我们的罪孽待我们,我们就都要死。你看耶稣对用暴力对付罪恶的彼得怎么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真理的主在地上所使用的是真理的刀,和平的君在地上统帅祂的子民争战的方式是真理。但是,在这里,我们却看到了这位和平君王所显出的神圣的暴力。在另一处,祂也教导我们说:“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太10:34)

  上帝不是不会发怒,而是不常发怒;上帝满有忍耐,但祂的忍耐不会无止限。当一个世代罪恶滔天,当一个教会充满污秽,神忌邪的心必将发动。那时,神所给人的,不是那种摸来摸去的爱,而是如火如风的忌邪之怒。请问,你的心殿如何?充满不洁又不谦卑仰赖宝血遮盖的心灵,能期盼着与圣洁的灵和平共处吗?当圣灵以大能运行在一个人心中的时候,会不将这颗心中的私欲驱除吗?神啊,我们渴盼着这神圣的暴力临到我们心中、我们家中、我们教会,临到这个世代,驱除邪灵污鬼,赶出一切的污秽。

  我们要感恩,为着今天主还兴起一些勇敢责备罪恶,勇敢为真理争辩的人而感恩。罪人天生不会喜欢这样的人,除非耶和华的灵在他身上,否则,罪人的天性也不会愿意做这样被人厌恶的人。因此,任何的世代,任何的环境,哪里有这样的忠仆在,那里就有耶和华洁净圣殿的心意在。

  当然,我们也要小心那种假冒的正义,出于肉体的怒气,它的记号是不照着圣经,越过真理行事,利用宗教之名为自己一争长短。只要有一颗清醒的心,一双被主打开的眼睛,凡火与圣火的区别就不难分辨。

  同时,我们也要小心,不能凭着自己性情的好恶挑选传道人。神所使用的仆人各不相同,有人像施洗约翰,责备罪恶如疾风骤雨;有人如巴拿巴,劝慰人似和风细雨。我们不要用自己喜欢的方式选择去听哪一种人讲道,凡神所兴起的仆人,只要是在传讲真道,只要是主加在你身边要你受牧养,你都应当以感恩的心接受。圣经中有牧人找羊,却没有看到羊找牧人。在听道上自己选择牧者,重看这个轻看那个,与读经时凭自己的意思,喜欢这段不喜欢那段,都有可能出于自我、缺乏受教之心,这很危险。

  弟兄姐妹,你衣服脏了,要不要脱下来洗?你的屋子脏了,要不要大扫除?你的心灵脏了,要不要悔改?你的教会脏了,要不要洁净?今天我们的主正在我们教会中兴起更新运动,祂要洁净自己的殿,你该如何回应?你将如何摆上?

  洁净圣殿,这是我们的主耶稣荣入圣城之后所做的第二件事情。   

  3.咒诅无花果树

  我们要说的第三件事更为可怕,就是主咒诅无花果树。这件事不记载在路加里,是记载在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中。虽然不在我们查考的这段经文中,但为了保持这篇道的连贯性,我们还是把它放进来,一同来查一查。

  我们来看马太二十一章:“早晨回城的时候,他饿了,看见路旁有一棵无花果树,就走到跟前,在树上找不着什么,不过有叶子,就对树说:‘从今以后,你永不结果子!’;那无花果树就立刻枯干了。”(太21:18-19)

  在路加十三章里,我们曾看到另一棵无花果树的故事,那棵树三年不结果子,园主要把它砍掉,若不是园丁的代祷,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参路13:6-9)那棵树就是那些自称是基督徒却不结果子的人,园主就是神,管园的园丁就是我们的主。在那里,我们看到主还给那些未结果子的人留有一定时间,神还在忍耐等候他们悔改结果子。但在这里,我们看到主没有留给这棵无花果树机会,这位恩慈的主居然发出了最严厉的判语,这位使万物得生的主,居然判定了它的死刑,这位赐福的主,居然罕见地发出了咒诅。

  这棵树预表那不结果子的犹太教,预表那些拒绝接受祂得生命的宗教领袖。他们用嘴亲近神,心却远离神。他们屡屡抵挡神,抗拒先知之言,最后更将神的儿子钉死,以至于最终落到被弃绝的地步。司提反被圣灵充满时所说的话,是对他们悖逆之罪的直接控诉:“你们这硬着颈项、心与耳未受割礼的人,常时抗拒圣灵;你们的祖宗怎样,你们也怎样。哪一个先知不是你们祖宗逼迫呢?他们也把预先传说那义者要来的人杀了。如今你们又把那义者卖了、杀了。你们受了天使所传的律法,竟不遵守。”(徒7:51-53)

  这棵只有叶子没有果子的树,不只是预表当时的犹太教,也预表历世历代形式化的基督教。那些在宗教形式化中的挂名基督徒,他们有叶子,有宗教化的表现,远远看上去能吸引人,以至于主也要近前去找果子。但却是徒具外表,没有实际。今天教会有多少这样的人?有祷告,却从未遇见听祷告的主;有读经,却从没有受到那位真理本体的指教;有崇拜,却从没有用心对焦于这位配得万有颂赞的上帝,只在自我里,把唱诗当作卡拉OK的娱乐。基督宗教,对这些挂名基督徒而言,是自我陶醉的工具,是追求实现自我名利的最佳工场。今天的许多教会,培灵会、亲子会,各样的活动都不缺;钢琴、图书馆,各样的设备都齐全。叶子青翠,却从未结出公义之果,真理之果,生命之果。保罗说,要紧的是做新造的人,“因为外面作犹太人的,不是真犹太人;外面肉身的割礼,也不是真割礼。惟有里面作的,才是真犹太人;真割礼也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这人的称赞不是从人来的,乃是从 神来的。”(罗2:28-29)只有外表的虔诚,却没有内在的生命有何用?能骗得了人,也能瞒得过神吗?假冒为善是对全知全在之神的直接挑战,一贯假冒为善的人,心中没神。当那些脱离律法的捆绑,真正有主生命的人,服侍主,必“按着心灵的新样,不按着仪文的旧样。”(罗7:6)

  形式化的宗教永远是一个教会的大敌,有多少的背道者,就有多少假冒为善的人。基督徒首要的品质是诚实,诚实的心才会正视自身的败坏,正视自身败坏的人才会有真谦卑,也才会支取内住之主的恩助走成圣之路。这些人是双脚踏定锡安路径的人,他们有软弱,但他们却不会落入这棵无花果树的光景中,因为他们虽七次跌倒,也仍必站立。而当一个人或一间教会,无有还以为有,用口亲近神,心却远离神,明知在罪中,不但不思悔改,还屡屡硬着心抵挡真理,用各种宗教化的包装来欺哄别人和自己良心的时候,他的结局必如这棵无花果树。

  这样,我们就看到主入耶路撒冷后的三件事情,依次是为城哀哭,洁净圣殿,咒诅无花果树。这三件事照次序逐层进深。主为不悔改的城哀哭,主动起手来洁净污秽的殿,主发出最终的判语,审判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你一定要看清,当主为一颗不悔改的心灵哀哭时,他的危机已重,但他尚有机会,因为他的主还在呼唤他悔改;当主动起手来,以怒气对付一颗不洁净之心的时候,他的疾病已深,但他依然还有机会,因为他的主正在施行审判的医治;但当一颗心灵拒绝掉前面二者,继续以宗教化的伪装来抵挡真理,弃绝拯救他的主的时候,他再也没有机会,等待他的只有被咒诅枯干的命运。

  这三件事情就是主基督耶稣进圣城之后,所带给我们的启示。今天,这位荣耀的王已经成就救恩两千多年了,恩惠的福音已广传全球的绝大部分地方,主耶稣再来的脚步已经非常近了。但越近黎明,暗夜越深。这个时代各样的罪恶滔天,敌基督在教内外肆虐横行。这些年,我最多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教会没路走了。”这些话,令人忧愁。教会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军队,就算站在红海边上,她也不会没路走。但是,假如我们是真的认识到自身的背道,诚心痛悔,回转过来,不正是主在洁净圣殿吗?

  今天的教会需要归正,归正运动不是改革宗教会的专利,而是对普世神子民的呼唤。归正运动在中国大陆,小荷才露尖尖角,主的作为还要更大地彰显。许多教会已经认识到自身的问题,呼唤归正,这正是主今日在洁净圣殿的明证。所以,认识到自己走到了尽头,这才是更新的开头。就怕我们没有看见在圣殿的主,不是真心寻求祂的洁净,而是玩弄宗教花样。有些教会走归正路线,不是因为看见罪恶而真心悔改,而是因为灵恩派玩不动了,想换另外一套把戏耍耍,那套把戏叫做“改革宗”,叫做“归正运动”。

  我要问大家,主耶稣今天在我们中间做什么?你说主已荣入圣城了,你已经得着祂了。我为此感恩,但我要问你,荣耀的王进圣城后做什么?不错,祂施行教导,医治疾病,赶出污鬼。这都是弥赛亚的作为,是弥赛亚在圣殿中的记号。但我问的是,在这之前,祂首要做什么?主在你的心中吗?在你的家中吗?在你所处的教会中吗?那祂在做什么?请你认真思想,祂在为你欢呼吗?(参番3:17)祂已洁净了你的殿吗?那么,你的果子在哪里?若祂在你的心中掌王权居首位,你内心之灯必被点亮,心中的阴霾必被驱除。或许你还无法像明灯高照四方,但也会光照一方,至少不会持续住在黑暗之中。“ 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我们若说是与 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 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5-7)相反,若你依然还在黑暗中,爱世界,爱肉体,爱罪恶,那么,祂对你所能做的就是洁净圣殿。那些看见自己的败坏,正经历破碎痛苦的人是有福的,因为他们走过流泪谷,必到达泉源之地。那些看到自身的问题,勇于变革的教会是有福的。因为拆毁之后必有重建。

  最可怕的是什么?是那些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行尸走肉;是那些徒有宗教外貌,毫无生命果子,却依然固执己见,自高自大,不思变革的心灵。荣耀的王啊,请你进来,进到所有人的心灵中,进到每一间教会里,推翻掉一切当推翻的,赶出一切当赶出的,使生命之果满溢,那样,我们的心欢喜,你也因此而欢呼!

三、揭露真相
我们再分享下去,后面这段质问权柄与凶恶佃户的比喻,是紧跟着前面的叙述,不能分割。

  先来看法利赛人向耶稣质问权柄这一段:“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问祂说:‘你告诉我们,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祂必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路20:1-8)

  这是一个承前启后的过渡段。充满罪恶的耶路撒冷,令它的主伤心,圣洁的主采取行动洁净圣殿,这导致了那些宗教领袖的强烈反弹。于是,他们就来质问耶稣,凭什么权柄做这些事。来的人中有“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这些人是公会的领袖。犹太人的公会由三党人构成,分别是祭司、律法师和长老阶层。这些人霸占宗教高位,自己不进天国的门,又拦阻别人进天国。他们带着合法公会的权柄,来到在他们看来毫无权柄的耶稣面前,质问耶稣的权柄。当然,在他们眼中,这个拿撒勒人既非科班出生(耶稣出自犹大支派,而非利未家族),又无任何的公开职分(公会从未授予耶稣任何职分),所到之处,带来的只是“纷争和分裂”。他们岂能坐视?若非惧怕百姓,他们其实早就动手杀祂了。

  此时,耶稣正在殿中教导人,这是在耶稣洁净圣殿的第二天。教导真理之先,必有洁净。不清洁的心无法领受生命的道,不洁净的殿不能传讲生命的道。为什么今天很多人读神学读来读去读成了“书呆子”,就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这个原则。所以,圣殿洁净之后,主就开始教训百姓。耶稣基督正在教导的时候,这些宗教领袖就来了,他们嫉妒百姓的心都归向耶稣。哪里有真理的传讲,那里就有逼迫临到。我们看到主是如此,使徒们也是如此。我们也不例外,学生不能高过先生。我们的主怎样,祂的门徒在地上也是那样。传真道必有抵挡,讲假道人人喊好。若是惧怕人,不预备心面对逼迫,你无法传道。

  主耶稣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们。智慧的主这里用了祂的智慧面对愚顽的质问,真理的主并不总是向每一个人敞开真理。祂也曾教导祂的门徒:“不要把圣物给狗,也不要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恐怕它践踏了珍珠,转过来咬你们。”(太7:6)当一个人屡受祂的警戒而不悔改时,真理之门就要向他们关闭。你知道今天你能够听道明白,这是何等大的恩典临到吗?但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人,是一再犯罪、轻忽真理,听不明白真理的人,你要小心,不要落入当初这些人的光景而不自知。倘若掌握天国钥匙的真理之主向你闭口,将何等可怕!

  主耶稣在这里的反问当然充分显明了祂的智慧和应变,但这里的重点不在于要证明主的智慧和应变及口才。我以前在“三自”时,听某“牧师”解释这段经文,通篇都在夸赞主的智慧、辩才,除此之外就看不到别的了。我们的主是智慧的本体,当然有智慧。但这里的重点不在这点,而是显明抵挡真理者的愚顽,以及真理向他们的关闭。他们不知基督的权柄吗?他们良心深处知道,如同他们知道施洗约翰的权柄一样。只不过是罪恶蒙蔽了他们的心,使他们刚硬到底,抵挡到底。

  主耶稣基督反问他们,施洗约翰的洗礼是从哪里来的?是从神来的,还是从人来的?施洗约翰是被以色列人公认的大先知。所以,耶稣这一问就把他们放在两难的境地,如果他们说,是从神来的,那么,约翰是为耶稣作见证的先锋,他的见证你们为何不听?如果他们说是从人来的,岂不是自绝于百姓?

  主用这种方法对付那些恶意抵挡的刁钻问话,也反衬出人心的悖逆和刚硬,这些宗教领袖对真理抵挡是故意的,他们明知故犯,使自己的心像金刚石一样刚硬,长久积淀罪恶,良心已被热铁烙惯。愚昧挑战智慧,窃权者挑战赐权柄的主,罪人的丑陋尽显,罪人总认为自己有智慧,总爱用自以为是的智慧来羞辱真理,最终羞辱的却是自己。宗教领袖自以为身居高位,却不晓得正面对的是这位天地宇宙万物的主宰。

  荣入圣城的是万王之王,洁净圣殿的是这圣殿所敬拜的主,万权柄都是从祂来的,政权在祂肩上担。这位王来到地上,进入敬拜自己的地方,祂理当坐在受敬拜的位上,当这些受托与祂的人,却滥用权柄来审判他们的主。因此,紧跟着后面就有这著名的“凶恶佃户”的比喻,主用这个比喻总结了前面的故事,揭示了腐败的耶路撒冷将要被毁的原因。

  我们先来看这段经文:“耶稣就设比喻对百姓说:‘有人栽了一个葡萄园,租给园户,就往外国去住了许久。到了时候,打发一个仆人到园户那里去,叫他们把园中当纳的果子交给他。园户竟打了他,叫他空手回去。又打发一个仆人去,他们也打了他,并且凌辱他,叫他空手回去。又打发第三个仆人去,他们也打伤了他,把他推出去了。园主说:‘我怎么办呢?我要打发我的爱子去,或者他们尊敬他。’不料,园户看见他,就彼此商量说:‘这是承受产业的,我们杀他吧,使产业归于我们!’于是把他推出葡萄园外杀了。这样,葡萄园的主人要怎样处治他们呢?他要来除灭这些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听见的人说:‘这是万不可的。’耶稣告诉他们说,“经上记着:‘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什么意思呢?凡掉在那石头上的,必要跌碎;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路20:9-18)

  稍微对旧约圣经有一点认识的人,听到这个比喻,立刻就会联想到《以赛亚书》第五章一至七节的《葡萄园之歌》。以色列人都知道,葡萄园预表以色列民族,神的子民就是神所栽种的葡萄园,这些教导律法的领袖阶层当然更清楚这点。正因此,当耶稣说到葡萄园的主人要除灭这些窃取他权柄的园户,将葡萄园转给别人时,他们就说:“这是万不可的”。

  主藉这个比喻,告诉这些宗教领袖真正权柄的来源,揭露了他们抵挡真权柄的原因,乃在于他们僭越了神的主权,盗窃了神的葡萄园,将神的产业视为满足自己私欲的“两亩三分地”。在这个比喻中,园主把葡萄园交托给园户看管,园户不过是管家,不是园主,园主把园子交给他们,到了时候他们要向园主呈交当纳的果子。但他们却居然霸占葡萄园,屡次打伤园主差来催收果子的仆人,最后甚至公然把园主的爱子杀死。

  这是一个比喻,这比喻揭示着神与祂以色列子民之间的关系。园主就是神,园户就是以色列的宗教领袖,葡萄园就是以色列神的百姓。宗教领袖肩负着替主看护神儿女的使命和责任,他们必须做忠心受托的管家,结出果子来尊荣上帝。但是结果呢?“万军之耶和华的葡萄园,就是以色列家;他所喜爱的树,就是犹大人。他指望的是公平,谁知倒有暴虐(或作“倒流人血”);指望的是公义,谁知倒有冤声。”(赛5:7)他们不但不能结出果子,反而使耶路撒冷充满暴虐和冤声,屡害替上帝警戒他们的先知,如今更要连祂的爱子也要杀掉。

  他们不认识上帝吗?他们不晓得公义的要求吗?他们不明白权柄的来源吗?不是,他们是故意不认识,刻意抵挡。悖逆的心不能顺服,也是不愿顺服。亚当里的石心自我作主,断不可能顺服真正的主。故此,除非神藉着那被杀的独生爱子,人没有盼望。

  今天,教会就是神的葡萄园,教牧领袖是神的管家。上帝托付使命给他们,就是要他们尽职牧养神的群羊,结出神所要的生命之果,除去一切的污秽邪恶,结出公义仁爱的果子,以此来尊荣上帝。旧约让我们看到,律法下的人不能结出生命之果,亚当里的人不能完成这样的使命。故而,神的儿子耶稣来了,不法之人虽把祂杀死,却成就了万古以先就预备好的救恩计划。耶稣献上自己为赎罪祭,做成救赎大功。新约的中保把我们带进了更美之约中。从此,祂自己就是这葡萄树,使属祂的人从祂结果子。

  当初的园户窃取葡萄园的权柄,以致于被除灭,这葡萄园转给我们这些外邦人。今天的教会蒙了何等大恩啊!我们该当以怎样虔诚敬畏的心事奉主,恐惧战兢做成得救的工夫。但历代的教会真都从葡萄园的故事中吸取了教训吗?看看教会历史,看看周边的环境,只要稍有诚实,我们就不能不承认,当初这葡萄园的悲剧,总是不断地在历世历代的教会中上演。

  自主的人就是自己作神的人。那些生命没有改变的人,一旦身居宗教高位,他们不能不盗窃权柄,不能不把上帝的葡萄园据为己有,视为自己的自留地。自我中心的人,不会尊主为大,只会尊己为大,这是他的生命本相,是他内在的规律。也许,他会殷勤做工,但这是他的工;他会努力带教会,但这是他自己的“自留地”。所以,他做工的法则是自己,带教会的方法是自己的,结出的果子是荣耀他自己。他不是管家,而是主人,他是这园子之主,谁也不得向他催收果子,谁也不要管他。就算园中满了冤声和暴虐,谁也不得介入警戒。若有人来传讲真理,警戒责备,必要被他打伤、杀死。难道这样的事还少吗?这就是堕落罪性的真实体现,是葡萄园故事的持续翻版。

  但你不要认为这葡萄园的园户只是指教会领袖。葡萄园是教会,葡萄园也是你的心灵。你的心灵是属谁的?掌管你心的应当是谁?你是否以为你是自己心的主?这是我的,我爱往里面放什么就放什么,你无权管我,就算诡诈、罪恶、暴虐充满,你也休想管我。谁责备我,我就恨谁,谁要管我,我就杀死谁。当一个人在这样的生命状态中,他就是这葡萄园的园户。如果你真认为生命的主应当掌管你的生命,你的心是祂的园地的话。那么,上帝要的是公义,你有吗?上帝要的是仁爱,你有吗?若没有,你是否为此忧伤?是否真的仰望祂,按照祂的救法,迎接祂的儿子进到心中,使这块葡萄园能结出佳美的果子?

  人是谁造的?婚姻是谁配搭的?教会是谁建立的?创造之主对被造之物没有主导权吗?蒙赎之人不当为救他之主而活吗?公义圣洁之主所居住的地方,居然充满荆棘蒺藜。只有拿掉你的自我主权,降服在祂面前,真正知道祂是人心之主,你才会体会这位真正园主为自己葡萄园荒凉的忧痛之心,才能体会葡萄园的园主对不结果的葡萄园的忌邪之心。“我耶和华是看守葡萄园的,我必时刻浇灌,昼夜看守,免得有人损害。我心中不存忿怒,惟愿荆棘蒺藜与我交战,我就勇往直前,把他一同焚烧。”(赛27:3-4)

  “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人类的盼望只在于救主耶稣,只有祂是真葡萄树,但这位独一者却是“匠人所弃的”,他们弃绝了这位圣洁公义者,也就错过了“眷顾的日子”。耶稣对接受祂的人,是房角的头块石头,对拒绝祂的人,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磐石”,(彼前2:8)“凡掉在那石头上的,必要跌碎;那石头掉在谁的身上,就要把谁砸得稀烂。”

  人拒绝这位拿撒勒人耶稣,就是拒绝唯一的救恩。所以,他就“掉在那石头上,必要跌碎”。人拒绝拿撒勒人耶稣,就是抗拒、抵挡万有的主宰,祂审判的怒气和刑罚也必将临到这人身上。圣经不是说信耶稣得永生,不信耶稣最多就不得永生,而是说,信子的有永生,不信的必被定罪,(可16:16)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3:36)如果公开的不信者将如此可怕,那些嘴巴说信祂,但实际却在玩弄祂的假信者有何地可站呢?

  今天,面对那些猖狂的园户,这位恩慈的园主还在持续差来仆人、藉祂儿女规劝,还未采取“除灭”的行动,“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你是否清楚这一点,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你竟任着你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 神震怒,显他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他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2:5-6)

  只有两种葡萄园,结果的和不结果的;只有两种园户,凶恶的和温良的。一种是被这石头砸得稀烂的,一种是被建立的。请问你是哪种人?你真舍己背起十字架跟从主了吗?还是跟世人一样的生活?你的生活形态体现了你的生命状态。请在内心中问自己,不要对主的道无所谓。人的心要么是圣灵内住,要么是七只恶鬼内住。一个自称属主的人心像贼窝,生命是不结果的树,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像那凶恶的园户,以自己为主,盗窃了上帝的权柄。教会更是如此,当教会充满不洁时,主必行动;当教会只有形式而无生命时,祂不会无动于衷。愿主藉着这段经文给我们深深的警戒,使我们警醒;也愿主藉这段经文使我们深深感恩,因如今祂已荣入圣城,真正作王在我们里面。历代都有轻弃祂的人,但那些真正接受祂作生命之主的人应当感恩,要把哀哭变成欢笑。因为“你们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称义的事上信靠这人,就都得称义了。”(徒13:39)所以,我们若不颂赞祂,连石头都要开口责备我们了。

  让我们一同祷告:恩主,感谢你,进到我们心灵之中作王。我们晓得以前是何等的污秽,是你洁净了我们的心殿,如今我们的心是你居住的所在,我们的教会是你自己掌权的地方。愿主你圣洁的荣光时刻充满我们,保守我们靠着圣灵活在你里面,保守我们多结你所要的果子,好让我们在世上荣耀你的尊名。主,我们为着今晚的道感恩,愿你的光继续照在我们各人心中,使未归正者归正,未悔改者悔改,慕道友的心被你夺回来,也使你的儿女得到提振和更新。同心祷告,奉救主耶稣基督荣耀的尊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