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释经讲章>正文

扫罗堕落后的光景

时间:2018-06-11 05:38:07    作者/供稿:    来源:基督教讲章    浏览次数: 字号:TT

宣召:撒上15:22-23启应:撒上15章

我们上次讲扫罗的上半生,也是他在神面前生命到顶端的光景。今天要讲到他的后半生逐步堕落的情形,从撒上15章一直到31章,都是在讲述这个过程的事件。他刚开始作王时,还能经常求教于撒母耳,态度也是殷勤、谦卑、懂礼貌、不自我吹嘘、不抛头露面,为着百姓的利益起来带兵打退亚们人、非利士人,也肯听从神。后来执掌王权在手就渐变了,从不愿意顺服听话开始,进而开始利用宗教,把圣事当作了俗事,把属血气的命令强制人遵守,甚至想要杀了自己的儿子约拿单,仅是因为嫉妒约拿单在战场上的立功。他顺着这条路发展,我们就可以看见他堕落了,变成了顽梗、悖逆的暴君,贪图虚荣、违背神命,以致招来恶魔附身,最后终于走向撒但,以自杀结束了一生。

二、扫罗堕落后的光景

君王也是神的仆人,也当是在神的家中为神的百姓服务。因此必须按神的旨意,并要接受神的调遣,这是仆随主便的原则。神有权“任”谁做王,神自然也有权“免”。“免”了以后,还可以另行任用。扫罗就是失去了这个次序,在“我是王”的虚荣与嫉妒的膨胀中,堕落成疯狂的暴君。神明明告诉撒母耳,祂立扫罗作王后悔了,因为他不愿意听命,神的灵也离去,恶魔上身。当战场上大卫打死歌利亚之后,因着妇女们歌唱“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而起意嫉妒大卫,七次想杀大卫。大卫被膏立为王之后,屡次为逃避扫罗的追杀而逃难。虽然大卫有两次可以杀扫罗的机会,但却没有动手杀。因此扫罗的良心发现,自己也知道是错了,但邪恶已经辖制了他,使他没有能力悔改。

今天我们不讲大卫,而是要从扫罗的失败中,看见我们需要被提醒的地方。也许我们可以说,我没有象扫罗那样权重位高,但在我们自己的王国里,我们肯从自我的地位上下来,让基督来作主吗?今天特别要求大家把刚才的宣召经文能够背下来,这是撒母耳对扫罗说的,将会是对我们一生的警戒,因为这是我们太容易犯的罪了。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

1.贪功而违命

在15章2-3节中,撒母耳奉神之命来吩咐扫罗,要灭尽亚玛力城的一切活物和人口,刚才我们启应时也读了这段历史。神的命令清楚吗?

我们也读到了,扫罗听了吗?他留下了什么?他留下了亚甲王和肥壮的牛羊及美物。

撒母耳因着神对扫罗的厌弃,心中忧愁,终夜苦苦的为扫罗在神面前哀求。大家想想,他在求什么?他为什么忧愁痛苦呢?换位思考,如果我们是撒母耳,会怎么做呢?不知道你们如何想的,反正换作我的话,既然神不喜悦扫罗,神肯定有办法预备,我不必难过的。

扫罗为了居功炫耀,还为自己在迦密立了纪念碑,还准备数点牛羊,在百姓面前献祭于吉甲。他都不听神的命令,献祭有效吗?

神的命令,不以人有多大的功劳而打折扣的。今天我们是不是经常打这样的折扣?比如说顺服神也当顺服在上执政掌权的。这话对吗?理论上说是对的,但当掌权者的意志与神的旨意相背的时候,我们应当怎么办呢?记得使徒行传里,彼得对公会(宗教机构)说:“听从神不听从人是应当的!”如果执政者违背神旨,怎么能够盲目去听呢?但若执政者按着神旨“赏善罚恶”,那不矛盾,理当无条件顺服的。

比如说,有人在神和人之间要要为自己谋求什么,比如象太6章中所提到的那些:奉献吹号、行善事故意叫人知道,站在路口祷告,禁食面带愁容,这会得神喜悦吗?今天有好些“教会名人”,借荣耀神之名来为自己树碑立传、评功摆好、炫耀自己,这有什么意义吗?有什么不是从神领受来的呢?

2.弃神而招魔

一个人只要一离开神,恶魔就不会放过他。太12章耶稣曾经讲过,污鬼离了人身,找不到可住之处,就回到所出之地,并且另外带了七个更恶的鬼一同住进去,这人的光景比先前也更加不好了。扫罗正是如此,因为他对神的命令不顺服,对私欲和罪恶也不抵挡,因此光景也非常可怕。我们知道,他是曾经被圣灵充满过的人,但因为不是真正的悔改,所以进入了无以回转的境地。

我们千万不要认为,一个人被圣灵充满过了,就永远是属灵人的。我们一定要留意看他所结的果子。因为从果子就可以认出树来。圣灵充满的人,生命中一定会结出圣灵的果子。人的好坏,不是从一时一事去看的。浪子好不好?原本是好的,但远离父亲而流浪了,那还好吗?不好吧?但他又幡然悔悟,所以父亲接纳他,他又是一个好的儿子。他的哥哥好不好?好的吧,顺服父亲,侍奉父亲,有什么不好呢?但他在弟弟回家的时候,却无法接纳,并且倒出了一肚子的苦水,证明他的好不是内外一致的,最后的结果就是坏了。

以西结书18章23-32节中也描述过这样的律,就是神要按着各人所“行”的报应他,神看人不象人看人。当扫罗顽梗悖逆,堕落到这个地步时,神也不再插手,也不要撒母耳继续为他忧伤痛苦。当我们离开正道的时候,不要以为我心里有神,就不会招来魔鬼。因为神不能掌管我的生命时,魔鬼就会有机会辖制我。当少年大卫在他面前弹琴时,魔鬼会暂时离开,但魔鬼还是常常激动他要杀死大卫。

3.嫉妒而败坏

扫罗在以色列妇女欢呼“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的歌声中,骨头开始朽烂了。是这样吗?明眼的你,一定可以感觉到我讲错了。扫罗那有那样的病呢?但我想说的是,经上说,嫉妒是骨中的朽烂。

扫罗因恶魔附身,根本已经无力打退非利士人的进犯。这时大卫崭露头角,以一颗小石子击退敌人,杀死歌利亚而战功显赫。扫罗嫉妒大卫说,只剩下王位没给他了。他两次用枪剌他都被大卫躲过。扫罗想借刀杀人,想用让他做国王的女婿的条件,来借非利士人的手杀他,为了要娶米甲为妻,扫罗要求大卫取一百张非利士人的包皮,但英勇的大卫给了他两百张。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借米甲来偷袭杀害他。但神与大卫同在,扫罗七番追杀神所拣选的大卫,都没有成功。

其实神也给扫罗有悔改的机会,但扫罗没有抓住,嫉妒完全辖制了他。大卫两次放弃可以杀扫罗的机会,都因着他对神的敬畏而放弃,扫罗虽然也被感动,承认大卫比自己公义,但还是无法胜过自己,两次悔改,但还是继续放任自己的心。可见当一个人厌弃神,不肯顺从神的命令,撒但一入心,就会无恶不作的。圣经中有许多记载,如犹大贪财而卖主;丢特腓霸权管理教会,就不肯接待使徒;约翰,亚拿尼亚、撒非拉夫妻因欺哄圣灵倒地身死。一个人外面做出了坏事,是先在里面坏了,撒但进入了心。“嫉妒是骨中的朽烂!”所谓骨中朽烂,就是骨癌。里面烂了,外面自然也跟着败坏了。人的里面有恶魔进去了,结出来的就都是坏果子。我们千万要切切保守我们的心,不容让嫉妒这个破口,给撒但以可趁之机。

4.顽梗而灭亡

藉着撒母耳,也藉着他自己的儿子约拿单,还藉着大卫,其实扫罗所得到的提醒也肯定不只是一次两次了,但他始终顽梗不听。失去了神所赐的属灵权柄,他就无法把握全局,只好开始用人的方法来拉拢人来为他效力,施以小恩小惠。特别典型的事是,收买以东人多益来打探所嫉妒的大卫,因着这个人的告密,扫罗向手无寸铁的祭司及其家人斩尽杀绝,仅有祭司职份的,就有85人。丝毫不听他们的申诉,象外邦人还留下一部分自己以为好的人或物,但对于神的工人,却如此心狠手辣。

神说:“公义使邦国高举”,一个国家要得长久的权柄和王位,同样只需要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扫罗在国家大事中,用卑劣的手段来残害忠良,肯定是天怒人怨,众叛亲离。企业、机构不用公义,会败坏,政府职能部门水不行公义,会堕落,说白了,如果教会想用类似世俗的方法,不惜利用宗教职能来亵渎圣职,随着自己的喜好私欲来设立牧师、长执,为了能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其结果也不会比扫罗好多少的。大家来自不同的教会,想必也会听见许多类似负面的信息,若不儆醒悔改,都会有祸了。

扫罗在位时,曾严格禁止国中有交鬼和巫术的存在。神的灵离开了他,撒母耳也不在世了,加上非利士人又来进攻,他极其害怕,但他却不思悔改。神弃绝他,不要他做王了,这一点他很清楚,但他偏不下台,硬要赖在王位上为非作歹,神当然也不可能再与他同行帮助他,也不可能听他的祷告。他走投无路的时候,也不肯走正路,居然去求问交鬼的妇人。

这里我们要解释一下,这个妇人召来的是真的撒母耳吗?这可是一个神学难题,无论持什么观点,都需要有一个认真的态度来面对。

有一说真是撒母耳出现,但却不是因为这个妇人召来的,而是神差撒母耳来完成最后的警告说:“你没听上帝的命令,没灭绝亚玛力人,所以今日国权赐给大卫,明日你和众子必死!”

另一说是魔鬼所扮演的撒母耳出现,为何也能准确述说神的计划呢?这也不奇怪,魔鬼也是属灵界的,可以知道一些奥秘事。比如今天我们能看见的各种预测推算、星座属相、卜卦算命一样,都是与鬼魔有关,所以人在有限中很难理解,怎么算得这么“灵”呢?我们当存的态度是,无论多准,我们都不信,因为我们的命运和指望都在神手中。是否听说过,基督徒的命,没有人算得准?

可叹啊,一个曾经如此忠厚聪明、神人喜爱的青年,一个被神拣选、受百姓拥戴为王的扫罗,怎么会变成可怕残忍的暴君呢?问题不在于他遇见了什么试探,而在于他为满足私欲而接受了试探,“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是他自己走进了凶恶。

扫罗的王位并没有因冒失献祭的事情改变,但神不要他做王,他照样靠自己的本事来企图保住王位,直到死的时候。他为此付出的是什么代价?众叛亲离、祸国殃民、出卖良心与灵魂,还忍受着恶魔附身,整天都心如火烧、不得安宁。我们所以要儆醒,我们想要得什么,究竟是福是祸,要看清楚的。

所以我们都当想清楚,不要以为只有扫罗才是罪大恶极,必须灭亡,还记得主耶稣说的话:“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扫罗比我们更有罪吗?虽然我们今天没有做王,但是不是常常自我作主呢?有没有贪图虚荣、强抓面子?有没有嫉妒纷争在心里面翻腾作怪?有没有接受了魔鬼的试探?我们若有点小权,又会往哪个方面发展呢?做过家庭暴君、单位暴君、乡里暴君、团契暴君呢?如果有朝一日位居扫罗那样,我们想象一下,罪恶是不是可能会比扫罗少一点?我提说的目的,不是要关注谁的罪更大,而是在我们的人生还没有了结之前,只是要记住主的警告说:“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不是扫罗比我们更有罪!)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既然都要灭亡,比较罪大罪小还有意义吗?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