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释经讲章>正文

智慧与“才德的妇人”

时间:2017-03-08 01:24:12    作者/供稿:王志勇牧师    来源:新浪博客摘文    浏览次数: 字号:TT

《箴言》31章10至31节释义

        合乎圣经的妇女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角色?这当然是重要的问题。人类始祖的堕落就是始自男女脚色的混乱。[1] 救赎所要恢复的就是被堕落和犯罪所颠覆的创造次序,使男女两性能够各就各位,不仅各自活出上帝创造个人都有的上帝的形象,更是作为圣约的盟友、婚姻的伙伴、主内的弟兄姊妹、上帝国度的子民,一起彰显上帝的荣美,每个人都在上帝面前得着满足的喜乐。本文主要从解析《箴言》31章10至31节出发,说明何谓圣经中所提倡的“才德的妇人” 。从方法上,本文侧重经文本身的解释,对经文本身从原文、各种译文、传统解释等多个方面作出解析。目前中国教会中似乎神学性的发挥很多,但严格的解经则是少之又少,希望本文能够发挥抛砖引玉的作用,激发大家一同更深地研读圣经,更多地归回圣经。
 

        一.神学背景

        《箴言》一卷书所记载的是生活的智慧。可惜,自从教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从黑格尔那里接受了“救赎历史”(the redemptive history)一说,现实生活中的智慧就开始无限地让位于“救赎性的福音信息”,本于上帝之创造次序的智慧几乎成了无人问津的废品。[2] 对于黑格尔而言,世界历史就是“精神使自身脱离一切有限性”的历史。[3] 因此,“宗教就是在意识中实现自身的精神。”[4] 洛维特解释说:“一切历史哲学都毫无例外地依赖于神学,即依赖于把历史看作救赎历史的神学解释。”[5] 这样的神学最后使得“救赎历史”成为“救赎人脱离历史”(redemption from history)。在这种历史哲学的影响下,基督教逐渐脱离现实生活,成为纯粹的精神、意识领域内的事。因此,到了马克思的年代,这样的基督教在德国和西欧各国已经发生蜕变,倒了成为麻醉“人民的鸦片”的地步,完全不能够为人的现实生活提供具体的指南,更不要说针对战争、专制、贫穷等棘手问题提供系统的解决之道了。因此,我们看到的就是,甚至在老普林斯顿著名神学家霍志恒之名著《圣经神学》中,也将包括《箴言》在内的智慧文学全部忽略不计。[6]

        要正确看待男女两性的定位,必须摆脱单纯以人的救赎为中心的模式,回到圣经中所启示的以三一上帝为中心,以创造、救赎与成全为历史框架的模式。当法利赛人问及耶稣休妻问题时,耶稣直接追溯上帝在起初创造人时所设立的婚姻制度:“那起初造人的,是造男造女,并且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7] 上帝在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设定了各种次序、制度和法律。在次序中,有造物主上帝与受造物的次序,具有上帝的形象的人和世上其他受造物之间的次序,当然也包括男女之间的次序。[8] 在制度中,婚姻[9]、教会[10]、国家[11]都属于上帝在创造世界时所设定的制度,并不是因为人堕落和犯罪的缘故才有的。堕落就是对上帝所设立的次序、制度和法律的挑战和侵犯,而救赎则是使人重新回到上帝当初创造时所设立的次序、制度和法律,通过圣灵的不断更新,完成上帝所赐给的治理全地的文化使命,享受上帝完全的同在:“上帝的帐幕在人间。他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他的子民;上帝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上帝。”[12] 因此,圣经中所描述的最高理想,不是让我们最终不食人间烟火,进入一个丝毫不受任何物质和时空影响的匪夷所思、玄之又玄的世界。主耶稣基督复活之后,甚至也和门徒“同吃同喝”。[13] 再次印证了《创世记》中所启示的真理,上帝所创造的这个世界是好的,[14] 要对付的并不是上帝所创造的世界,而是我们自身的罪恶。[15]

        智慧的核心就是敬畏上帝,在我们要分析的这段关于才德的妇人的经文中,也把妇人的才德最终落实在“敬畏耶和华”这一根基上。[16] 敬畏上帝并不是一个空泛的口号,而是有具体的内容。约伯说:“敬畏主就是智慧,远离恶便是聪明。”[17] 《诗篇》第一篇强调:“唯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18] 《箴言》中强调:“谨守律法的是智慧子。”[19] 在智慧王子所罗门著名的哲理性见证中,最后则把人生的智慧落实在两句话上:“总意就是敬畏上帝,谨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因为人所作的事,无论是善是恶,连一切隐藏的事,上帝都必审问。”[20] 新约智慧书《雅各书》强调:“惟有详细查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 [21] 十六世纪欧洲著名改教领袖约翰·加尔文总结说:“真正的智慧就在于通达上帝的律法。”[22] 清教徒神学家查诺克(Stephen Charnock, 1628 - 1680)在其名著《论上帝的存在和属性》一书中说:上帝的律法“源自上帝的智慧的深处,没有任何不洁,没有任何瑕疵。……他根据他自己的智慧设立律法,目的就在于让人幸福。上帝比人和天使更了解何谓人的幸福,以及如何获得幸福。”[23] 可见,敬畏上帝,遵行诫命,信靠上帝所赐给的弥赛亚,这是整个旧新约圣经和教会先贤一致的教训。
 

        二.经文释义

        利姆伊勒王的母亲本身就是一位智慧的女性,所以她教训儿子的言语也成为犹太人和基督徒一致公认的圣经正典的一部份。这位母亲首先警戒儿子不要结交邪恶的女子,然后又向他描述了才德的妇人的形象,这就是《箴言》31章10至31节这段著名的“贤妇颂”。这段节经文本身就是一首独立的优美的散文诗,主题就是讴歌贤德女性的伟大。在原文中,这22节经文是依次按希伯来文22个字母的顺序组成的,正如《诗篇》119篇的结构一样。因此,这段经文可以说是匠心独运,不仅在内容上歌颂美德和女性,在形式上也极其赏心悦目。此处所描述的女性是以多种角色出现的,首先是她是独立的具有上帝形象的个体之人,其次她是丈夫的妻子、家庭的女主人和孩子的母亲,同时她也是圣约群体中重要的成员,最重要的是她是“敬畏耶和华的妇女”。[24]
 

         1.“才德的妇人”的定义

        此处作者所推崇的“才德的妇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呢?中国古人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此处和合本圣经的译文强调“才”与“德”二者的结合,确实是信、达、雅之翻译标准的集中体现。在希伯来原文中,为eshet-chayil(אֵֽשֶׁת־חַ֭יִל),eshet的意思是“女人、妻子、女性”,[25] 而chayil的意思则是“力量、效力、财富、军队”。[26] 因此,此处所说的“才德的妇女”决不仅仅是小鸟依人、花瓶装饰式的女人,而是有能力,有气魄的“女强人”!

        清教徒神学家马太·亨瑞注释说:“‘才德的妇女’(a virtuous woman),就其原文来看,尽管是比较软弱的器皿,因着智慧、美德和敬畏上帝,成为‘有能力的妇人’(a woman of strength)。”[27] 沃特斯分析说,此处所用的eshet-chayil与《历代志上》12章30节所用gibbori-chayil(גִּבֹּ֣ורֵי חַ֔יִל)相对应,后者是指大卫“大能的勇士”(mighty men of valor),前者也可以翻译为“大能的女勇士”(mighty woman of valor)。[28] 此处的“能力”包含的范围非常广泛,既指身体的力量,也指军事性的力量,在社会上的影响,在财富方面的能力,当然也包括在伦理和思想方面的能力。在各种美德和才能中,最根本的乃是品格的力量。[29] 当然,这种品格的力量也是很多现代教会所忽视的。此处的chayil在《出埃及记》中出现过,是指审判官的资格,中文翻译为“才能”,并且马上解释说这种“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上帝、诚实无妄、恨不义之财的人。”[30] 一个很有权威的犹太人英文译本就把此处的eshet-chayil直接翻译为“有才干的妻子”(a capable wife)。[31] 马太·亨瑞最终界定说:“有才德的妇人就是有风格的女性,能够把握自己,也知道如何管理他人的事务;她既敬虔,又勤奋,是男人的好助手。……有才德的妇人是有主见的女性,她有自己所信奉的美好原则,并且坚定不移,不会因为风吹草动就担心害怕,偏离自己的职守。”[32]

        可见,圣经中所说的“才德的妇人”决不是精神上缠足,在丈夫面前唯唯诺诺的“小女子”,更不是那种靠着傍大款生活的寄生虫、“金笼鸟”式的人物;当然,也不是认为只要多祷告就能解决一切问题的超级属灵人,而是真正敬畏上帝,敢做敢为的女性豪杰!其实,圣经中所提倡的就是圣徒加英雄的人格类型,旧约中所记载的底波拉、路得、以斯帖,和新约中所推崇的马利亚、吕底亚都是这样的英雄人格。听一听底波拉的歌声:“耶和华啊,愿你的仇敌都这样灭亡,愿爱你的人如日头出现,光辉烈烈!”[33] 从这歌声中,我们能够听出丝毫的娇弱之情吗?当然,这样的女性概念对男人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既然合乎圣经的女性就当这样见义勇为,当仁不让,何况男子呢?!因此,那些像奥瑞金一样仇视身体,挥刀自宫,那些躲避在深山老林中避世自残,把女性视为红颜祸水的人,一直反对这种女性观,尝试用各种寓意性的解释把原文字面上的含义消解掉。但毫无疑问,不管我们怎样解释,“才德的妇人”乃是大有能力的妇人,这是经文本身蕴涵的基本含义,任何解释都不能将这层含义彻底泯灭。
 

         2.“才德的妇人”的难寻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作者之所以首先发出这样的感叹,最起码有两个方面的考虑,一是在妇女中才德的女子少之又少,二是在男人中真心寻求才德女子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此处笔者想起唐朝著名诗人秦韬玉的名诗《贫女》:

蓬门未识绮罗香, 拟托良媒益自伤。
谁爱风流高格调, 共怜时世俭梳妆。
敢将十指夸针巧, 不把双眉斗画长。
苦恨年年压金线, 为他人作嫁衣裳!

全篇都是一个未嫁贫女的独白,倾诉她抑郁惆怅的心情。其中最令人黯然泪下的名句就是“蓬门未识绮罗香,拟托良媒益自伤。”这位出生在蓬门陋户的朴实女子,自幼粗衣布裳,从未有绫罗绸缎沾身。早已是待嫁之年,却总不见媒人前来问津,不由得发出天问式的感叹:“谁爱风流高格调,共怜时世俭梳妆。” 阳春白雪,和者盖寡。良媒能托,佳偶难觅!在如今这笑贫不笑娼的时代,有多少男人真正想寻觅一位才德的妇人呢? 恐怕不幸碰到一位才德的妇人,也不由得心中生发逼良为娼的恶念!可惜,在很多基督教教会中也是如此。今日大多数教会所注重的是“人数倍增,奉献上升。”有多少教会真正注重信徒品德的栽培呢?!有多少基督徒真心希望自己的妻子是这样的妇人呢?英国十九世纪福音派神学家布瑞哲(Charles Bridges, 1794-1869)在注释这节经文的时候,首先承认才德的妇人是上帝的恩赐;然后,他感叹说:“这种恩赐之所以罕见,也许原因之一就是很少有人真心寻求。人们经常寻求的是外在的成就,而不是内在的美德。”[34]
 

        3.“才德的妇人”的价值

       “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也就是说,才德的妇人的价值是无法用任何金钱或物质来衡量的。那些没有内在价值的妇女,往往用奢华的服饰来妆扮自己,以此来增加自己在别人眼中的价值。在上帝面前真正有价值的妇人则用内在的美德和外在的善行为装饰。[35]

        此处的经文强调,那些具有内在美德的妇女本身就有无比的价值。在今日社会中,世人往往用金钱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和地位。许多妇女觉得不在社会上工作,没有一定水平的薪水,就在丈夫眼中没有价值,在社会上也没有地位,甚至在教会弟兄姊妹中间也没有平安。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在社会上的工作和工资收入成为个人的价值和地位的保障。不仅很多姊妹注重自己在社会上的工作和收益,在许多弟兄的眼中也是如此。在他们的眼中,《箴言》中这节经文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样的版本:“能挣钱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工资能够购买很多珍珠!”当然,我们不能简单地说圣经反对已经结婚的基督徒姊妹在社会上工作,在以下的分析中我们就会看到“才德的妇女”的工作绝不仅仅限于家庭之中。但是,照顾家庭,相夫教子,肯定是“才德的妇人”优先的考虑。
 

         4.“才德的妇人”与丈夫

        当谈及才德的女子与丈夫的关系的时候,我们成长在无神论文化中,尤其是经过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以致于谁也不敢相信的人,会对以下的经文感到特别震惊:“她丈夫心里依靠她,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

        在文本方面,“她丈夫心里依靠她,必不缺少利益”(בָּ֣טַח בָּ֭הּ לֵ֣ב בַּעְלָ֑הּ וְ֝שָׁלָ֗ל לֹ֣א יֶחְסָֽר)一节在理解和翻译上有很大的歧义。1599年日内瓦英文译本翻译为: “她丈夫心里信赖她,并且他不需要任何掠物”(The heart of her husband trusteth in her, and he shall no need of spoil”),[36] 并在此处特别加注说:“他不需要运用任何非法的手段谋生”(He shall not need to use any unlawful means to gain his living”)。1611年英文钦定本译为:“她丈夫心中安全地信赖她,所以他不需要任何掠物”(The heart of her husband doeth safely trust in her, so that he shall haue no need of spoile”)。[37] 从希伯来原文来看,此处的“依靠”(בָּ֣טַח)是现在时态,强调的是持续不断的行为。因此,按字意直译就是说“他丈夫心里始终信任她。”另外一个关键词就是“利益”(לשָׁלָ)。这个词在希伯来文中主要意思是“prey, spoil, plunder, booty,”[38] 也就是从私人手中所缴获“掠物”,或抢劫得来的“赃物”。德国东方学学者、福音派解经家德里茨认为,此处这个词也有“利益”、“收获”的意思。他解释这节经文说:“她丈夫心里有依靠,可以信靠她。他外出工作,这工作尽管很重要,也很受人尊重,但带回家的收益却很少,甚至没有。但妻子勤劳持家,通过辛勤的劳动和智慧的管理来维持家庭财产,因此也不需要丈夫一定要收获什么。实际上,他的工作可能也没有给家庭带来什么收益。但他信靠妻子所带给他的一切。因此,她持续不断地给他带来益处。”[39] 中世纪犹太著名解经家拉什(Rashi)解释说,他丈夫不缺乏任何好处,不管是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在来世,都会享受到研究托拉的果实。[40]

        从以上各个方面的解释来看,共同的意思都是智慧的妻子勤劳持家,不仅毫不挥霍,而且不断有所收益,使丈夫没有挣钱的压力;更不会迫使丈夫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铤而走险,作奸犯科,最后锒铛入狱,身败名裂。因此,我更倾向于把这节经文翻译为日内瓦圣经和英文钦定本的译法:“她丈夫心里信任她,不需要任何非份之财。”成功的男人背后必然有一个贤德的妻子,贪官的后面也常常是有一个贪婪的妻子。这几乎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和常识。

        “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贤德的妻子不仅是在刚结婚的时候是丈夫的喜悦;在抚养孩子长大成人的时候,也能够高高兴兴地尽自己的责任,使丈夫无后顾之忧;即使在丈夫过世之后,她仍然顾念丈夫的利益,正如圣经中所记载的路得一样。[41]这对于中国的世俗文化而言,当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纷飞。”但圣经中所推崇的贤德的妻子显然不是这样。当然,这样的妻子也不容易做到,哪怕在圣经历史上也是人数有限,相反的例子似乎更多。回顾圣经历史,夏娃引诱丈夫也吃禁果,[42] 所罗门的妻子使他偏离真道,[43] 约伯的妻子在约伯受难的时候对他冷嘲热讽,落井下石:“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上帝,死了吧!”[44] 耶洗别耸动亚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45] 利百加不想让丈夫违背上帝的旨意,却以欺诈的方法对待雅各;[46] 拉结爱雅各,却把偶像崇拜带进他家;[47] 米甲救过丈夫大卫的生命,后来却因为大卫忘情地崇拜上帝而藐视他。[48] 自从亚当和夏娃堕落以来,我们不得不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幸福的婚姻是罕见的神迹,才德的妇人是上帝特别的恩赐。我们在婚姻和家庭生活方面特别需要上帝的怜悯和祝福。

        5.“才德的妇人”与家务

        13节至27节是这篇“贤妇颂”的主要内容。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此处用20节经文所描述的并不是女性在性别或身体上的特征,而是描述她如何在家庭和社会中用踏踏实实的工作来发挥她的作用。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东方异教作品中,绝大多数描述女性的作品是从登徒子好色男的角度大肆渲染女性身体方面的特征,连中国最经典的《诗经》在描述女性的时候,开篇首先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49] 此处的“窈窕”一般都注释为“容貌美好”,而“淑”则是“品德贤良”。可见,“容貌美好”要在“品德贤良”之前。与这种异教妇女观恰恰相反,圣经在此处所重点描述和赞美的则是妇女在家庭、社区和生意等日常事务中的善行,[50] 并且最终能够把这一切都落实在“敬畏耶和华”上。这也是使徒保罗在圣经中所描绘的基督徒妇女的形象:“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畏上帝的女人相宜。”[51] 圣经中总是把敬虔的内在根基归于敬畏耶和华,而外在体现则是真正荣耀上帝、造福他人的善行,这和我们今日教会中多数人把敬虔和属灵视为内在的感觉和经历大有不同。

        当然,这段经文所描述并不是简单的牛郎织女男耕女织的田园生活,此处最起码涉及到土地的买卖、社会的救济以及在城门口举行的市政和司法会议。因此,其中的很多属灵原则对于我们今日在城市中生活的弟兄姊妹仍然适用。“才德的妇人”亲手做工,“寻找羊绒和麻,甘心用手做工。”她毫不认为自己出身高贵,或者家中有钱,或者受过高等教育,就把体力劳动视为污染自己高贵的血统,脏了自己哲学家的手。所以,必须雇佣仆人,自己则集中精力思考高贵、优雅、属灵之事。实际上,她似乎比婢女更辛劳,因为她“未到黎明她就起来,把食物分给家中的人,将当作的工分派婢女。”她不仅管理家务,还直接经商:“她想得田地就买来,用手所得之利栽种葡萄园。”她整个的身心都集中在工作上,决不会出现林黛玉那样苍白无力的丧花自恋:“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52]“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她的身材很不可能是豆芽式的细腰,更不可能有中国上千年来知识分子所歌咏的三寸金莲!她是颇有经营能力的商人。第18节经文和合本译为“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1611年英文钦定本圣经翻译为:“她认识到自己的商品是好的”(She perceiueth that her merchandise is good)。[53] 1599年日内瓦圣经的翻译与此几乎一样。这两个译本共同强调的都是“她的产品是好的。”希伯来原文为tob sahorah(טֹ֣וב סַחְרָ֑הּ),此处的tob直译为为“好的”(good),而组成sahorah的名词sahar(סַחַר)则有两种意思,首先是指“生意”,其次是指“收益”。[54] 所以,犹太教权威译本翻译为:“她看出她的生意有利”(She discerns that her enterprise is good)。 [55] 麦祖德(Metzudos)解释说:“当她知道她的商品有利可图的时候,她的灯就终夜不灭,因为她继续工作直到深夜。”[56] 我个人倾向于一种综合性的解释,就是说:她知道自己的商品是好的,并且有利可图,行情正好,所以就连夜加工。她是一个诚实并且精明的生意人,知道抓住挣钱的良机。

       这位才德的妇人不仅主持家务,亲自劳动,精打细算,而且还从事社会救济工作。“她张手周济困苦人,伸手帮补穷乏人。”因此,在她身上绝对找不到今天社会上那种发了财,就去买辆豪华车,开到街上轧死穷人、乞丐的事!更重要的是,此处她所做的慈善工作都是她主动地去行的,不是因为环境的压力,也不是因为贪图名声。根据犹太拉比传统的解释,此处的救济性工作不仅局限在衣食、金钱等物质性的帮助上,也包括她资助对圣经的研究,为人提供真理方面的帮助。[57] 在耶稣基督和使徒保罗的侍奉中,都有一些敬虔的女性为他们提供经济上的支持。[58]

        接下来的经文似乎在今日中国教会中容易引发争议:“她不因下雪为家里的人担心,因为全家都穿着朱红衣服。她为自己制作绣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作的。”她的生活方式是不是有点奢华?马太·亨瑞评论说:“她自己的穿着富丽优雅,是细麻是紫色布作的,与她的地位和身份相称。”[59] 她的丈夫“在城门口和本地的长老同坐,为众人所认识。”因此,她就是今日所说的参议员或执政官的妻子。虽然彼得在其书信中劝诫基督徒妇女“不要以外面的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为装饰,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慰装饰,这在上帝面前是极为宝贵的”,[60] 但彼得此处绝不是在摩西律法上增添“基督徒妇女不得辫头发、戴金饰、穿美衣”之类的诫命。事实上,彼得接下来所举的“圣洁妇人”的典型撒拉也有很多金银。[61] 敬虔妇人的关键是“仰赖上帝”,并且落实在行善上:“你们若行善,不因恐吓而害怕,便是撒拉的女儿了。”[62] 我们不能说生活越贫穷就越敬虔,也不能说穿着越破烂就越属灵。为主受苦受穷是好的。但是,倘如主赐给我们财富和地位,只要我们用于荣耀上帝,造福他人,自己适当享受也是合乎上帝的旨意。[63] 因此,对于基督徒妇女而言,此处经文所提供的原则就是要“穿着得体”,“既不要不重衣着,也不要刻意打扮,关键是持守中道。”[64] 作为妻子,基督徒妇女的着装最起码要注意三个方面:首先保持自己在丈夫面前的形象和吸引力;其次是适合自己在家庭中女主人的角色;第三是与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工作相称。

        当然,最好的衣服还是美德和能力,“能力和威仪是她的衣服,她想到日后的景况就喜笑。”犹太拉比阿什可(Alshich)对这节经文的注释令人深思:“这位贤德的妻子最敬重的就是丈夫对圣经的研究,胜过她对任何物质财产的宝贵。为了供应家庭的需要,使丈夫安心研究圣经,她愿意卖掉自己昂贵的衣服和腰带(24节)。” [65] 才德的妇人绝对不会为了挣钱而挣钱,为了劳动而劳动,她有明确的目标导向,就是建立敬虔的家庭,支持丈夫从事圣经的研究和教会的圣工,教育孩子从小敬畏上帝。另外,这位才德的女性,在未来论或末世论上肯定是坚持乐观主义的立场,因为“她想到日后的景况就喜笑!”她深知自己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66] “我们行善,不可丧志,到了时候就要收成。”[67] 她绝不会因为丈夫奉献出来全职侍奉,收入减少,因此“想到日后的境况就哭闹!”也不会因为自己照顾家庭,减少了在社会上出头露面的机会就坐卧不宁。她甘心乐意地把自己奉献到家庭的建造上,深知“智慧妇人建立家室,愚妄妇人亲手拆毁。”[68] 如今很多世俗女性可能超出《箴言》作者的想象,她们甚至懒得拆毁家室,干脆不结婚,不生育,无夫无子无家无牵挂,自己就是一切。撒旦对婚姻和家庭的破坏已经渗透到各个角落,特别是在人的心思意念中,他使无数人对婚姻和家庭产生厌恶感。我们必须传讲合乎圣经的婚姻观和家庭观,尤其是需要认识到才德的妇人在家庭生活中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她不仅有乐观的情怀,并且“开口就发智慧,舌上有仁慈的法则。” 对于丈夫而言,最可怕的是什么呢?《箴言》也有描述:“宁可住在房屋的顶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69] 贤德的妇人心中有爱,她不仅在行为上善待全家,善待穷人,在言辞上也体现出她的爱心来。对于我们中国人而言,最不容易的就是在说话上体现出爱心来,我们常说的就是“打是疼,骂是爱。”首先这是因为并没有真正的爱,其次哪怕是有真正的爱也是以一种扭曲的方式表达出来。但在圣经中则要求我们也要把爱心体现在日常的言语上,这就需要智慧,需要寻求上帝赐给的智慧:“唯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70]

        总之,“她观察家务,并不吃闲饭。”圣经中所颂扬的才德的妇人是大有能力的女英雄,她和丈夫没有地位上的尊卑之分,是在生活中并肩作战的精兵。她甚至是丈夫强有力的后盾,是丈夫成功的保障。她的宝贵性并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在于她的美德!

          6.“才德的妇人”的幸福

         才德的妇人在家庭关系中得蒙祝福。她这样操劳家务,里外兼顾,给家人带去祝福,自己当然也得蒙祝福。她的子女长大成人,称赞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称赞她,她的儿女和丈夫一起对她说:“才德的女子很多,唯独你超过一切!”对于女性来说,还有什么比得到儿女和丈夫的赞美更开心呢?在家庭生活中得到忠心的称赞最不容易,因为我们人性的软弱和败坏最容易在家庭生活中显明出来。

         在这段经文中,最寓意深长的就是:“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唯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不要说人生如梦,艳丽和美容都短暂易逝,即使长期存在也和幸福没有直接的联系!不仅没有直接的关系,还常常惹火烧身,使人不由得不感叹千红一苦,万艳同悲,自古红颜多薄命![71] 《箴言》的作者还用非常诙谐的手法描述说:“妇女美貌而无见识,如同金环戴在猪鼻上。”[72] 当然,男人美貌而无见识,也会很可怜、可怕、可悲!

        在最后一节经文中,两次谈及她的工作,一是“她手中的工作的果实”(the fruits of her handwork),一是“她的工作”(her very own deeds)。[73] 中文新译本翻译为:“愿她享受自己手所作的成果,原她的工作在城门口使她受称赞。”[74]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想,才德的妇人一般不会唠唠叨叨,向丈夫和他人诉说自己对家庭的贡献,希望由此而得到丈夫和他人的认可。她的身份感和安全感首先不是来自丈夫和他人的认可,而是来自内心对上帝的敬畏和信靠。所以,最终说来,《箴言》31章整个“贤妇颂”的中心就是“唯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
 
        三. 反思与应用
        才德的妇人,何其难寻啊!

        在我们这一代人中,之所以缺乏才德的妇人,是因为缺乏才德的男人!

        我们必须谦卑地承认自己的“缺德”!承认自己在爱心上的亏欠!然后,才能够不断地效法基督,靠着圣灵所赐给的大能大力,长期地培养属灵的美德,逐渐地结出圣灵的果子来。灾难深重的中国社会和教会需要纯正的神学,需要上帝的怜悯。我们不能仅仅像鲁迅先生那样呼喊:“救救孩子!”[75] 总是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人身上。我们需要向永生的上帝呼吁:“上帝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76] 靠着上帝的恩典,让我们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家庭做起,男人要在主内作“大能的勇士”,女人要作“才德的妇人”!

        笔者的祈愿是:二十一世纪不仅仅是中国教会和神学发展的世纪,更要成为中国基督徒自身美德和家庭建造的世纪!圣徒辈出的世纪,也必是英雄辈出的世纪!愿上帝怜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