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唐牧师专栏>正文

神的审判

时间:2019-06-07 06:13:11    作者/供稿:唐崇荣牧师    来源:唐崇荣    浏览次数: 字号:TT

  圣经记载,上帝对人类在婚姻上违背了上帝的旨意进行了大审判。
  
  挪亚的时代
  
  第一个例子是在挪亚的时代,上帝对性行为的泛滥、对当时人类的婚姻违背了上帝的旨意进行了大审判,用洪水消灭了天下所有凡有血气的。

  这里的「天下」不一定是指全世界。从新约圣经的用词,我们可以明白旧约圣经用词的原则。路加福音记载,奥古斯都当罗马皇帝的时候,进行人口普查,他吩咐天下所有的人,回到自己的城市报名上册(路二1),约瑟和马利亚就回到伯利恒去。「天下的人」指的是当时与犹太人有关的「天下」,是罗马帝国统治的「天下」。奥古斯都统治巴勒斯坦的时候,正是中国的汉朝,而汉代的历史记录,并没有命令大家回到本城报名上册的记载。所以,那个「天下」不是指全世界所有的地方。这个层则也可以应用在创世记第六章,上帝使洪水淹盖全地,是指当时所有有人居住的地方。结果是无人可以幸免,都遭受灭顶之灾。
 
  上帝发怒,要将凡有血气的都从地上涂灭。祂说:「他(人)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创六3)针对这一百二十年,有人这样解释:「所有人的岁数是一百二十岁,不像洪水以前可以活上几百年。」这个解释是不正确的。虽然在洪水以后,人的岁数渐渐减少了;到了摩西写诗篇第九十篇的时候,他的时代距离洪水泛滥的时期,已经相当远久了。摩西说:「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诗九十10)而摩西一生的年日是一百二十岁,他的哥哥亚伦还比他长三岁呢。所以,一百二十年不是指人的寿数,乃是指上帝让人还有一百二十年悔改的机会,那也是挪亚传道的期限。「上帝的审判要来到了,你们悔改吧!」他一面传道,一面制造方舟,一面警诫世人。他不是在海边造方舟,可能是在离海很远的内陆。在一般人的观念中,方舟好像是建在山上,但圣经没有记述方舟是建在山上。方舟造完之前,挪亚有一百二十年传道警诫世人的期限。挪亚是最伟大的传道人,他忠心传道了一百二十年,除了老婆、三个儿子和三个媳妇,没有人相信他所传的。所以,方舟完成后,上帝降雨淹没这世界时,只有这八个人在方舟里。
  
  上帝为什么大发怒气呢?根据创世记第六章第2节和第5、6节的记载:「上帝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就灭绝了当代的人,留下挪亚一家八口。当时的人不尊重婚姻,随便嫁娶,上帝的忿怒就临到了。耶稣基督再来的时候,「人照常吃喝嫁娶」,这最后的审判,也与人不尊重婚姻有关。这样,就应验了希伯来书第十三章第4节所讲的:「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审判。」新旧约圣经都明确表达了上帝的心意。
  
  「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因为苟合行淫的人,上帝必要审判。」这一节经文是由三段话组成的:第一句话是命令:「婚姻,人人都当尊重」;第二句话提醒我们婚姻的性质:「床不可污秽」;第三句话是警诫:「凡苟合行淫的人,神必要审判。」
  
  我们要存着恐惧战兢、敬畏上帝的心重新调整我们的观念,纠正我们的行为,使我们的生活、夫妻的关系、家庭的见证可以讨主喜悦。为了遵行上帝的旨意,我们需要付代价,需要悔改,需要忍受苦难。虽然,靠着圣灵赐予的能力,与撒但争战,抵挡罪恶、抗拒黑暗的权势,过一个有节制、避免情欲泛滥的生活并不简单。但是,凡遵行上帝命令的人,这人是有福的。我们若不遵行上帝的命令,我们就不是爱上帝的人。主耶稣曾说:「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约壹二4)当我们遵行上帝的真理和命令的时候,主耶稣应许我们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2)
  
  我再次强调,应当以严肃的态度看待性的问题,因为性功能是上帝创造的,是重要的恩赐之一,性关系使人类的历史得以延续。因为上帝看重婚姻,所以上帝在人类历史中施行过最大的审判,与人类不尊重婚姻息息相关。在挪亚的时代,凡有血气的都被消灭了,上帝只存留挪亚一家八口,成为人类的余种,从新开始,从头繁衍。所以,你应该认真体会上帝对婚姻看重的程度。
  
  罗得和亚伯兰的时代
   

  生在罗得和亚伯兰的时代,罗得为了得到更多利益,不顾亲情,煽动他的牧人与亚伯兰的牧人相争。
  
  亚伯兰不参与相争,这便是属灵长辈的智慧。他不管属下的事情,直接把幕后的策划人、把真正的首脑叫来,不是追究、不是讨罪、不是审判,乃是要提出和平的方案,要和平解决。亚伯兰是罗得的长辈,是罗得的叔父;他对侄儿说:「你我不可相争。」这样和气的态度是你我应当学习的。亚伯兰没有倚老卖老的说:「你怎么对你的叔父这样没有礼貌,你知道不知道,你爸爸死了,是我把你养大的,你真不懂事。侄儿啊,叔父讲的话,你一定要听。」能学习到这些属灵伟人的生活小节,才是真正明白圣经的人。他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创十三8)多么美好的对话!主人要和平,奴仆怎么还敢相争呢?如果我们的下属常常相争,可能是因为我们没有好榜样。亚伯兰要和好,要和平,于是他建议:「举目观看,全地都在你面前,你喜欢哪一片地,你选,你去,剩下的才给我。」   

  圣子本有上帝的形像,「不以自己与上帝同等为强夺的」(腓二6),祂的谦让成为了人人学习谦让的榜样。亚伯兰在耶稣基督还没有来到世上的时候,就明白这个属灵道理。上帝不会亏待谦让的人;撒但不会让你永远拥有那不应当得到而争到的,以后还是会失去的。所以,不要争不当争的,也不要让不当让的。当争而不争是傻瓜,当让而不让是傲慢。
  
  亚伯兰知道这是不重要的,他的家不在这地上,因此住帐篷就可以了。他如果要住大房子,在吾珥他早已有了大房子,为什么还不回家?为什么还要住在帐篷里一百年?他清楚上帝的呼召,因此他对罗得说:「你选吧,全地都在你面前。」罗得心里想:「我期待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这个老人家有自知之明,知道不久就要进坟墓了。这不是他的时代,这是我的时代。趁着年轻,让我把握机会,大施拳脚。」于是,他选了最好的、最肥沃的土地,把他的长辈撇在一边。伟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亚伯兰肯承认、愿承担,敢说敢当。年老的亚伯兰退到山上去了,上帝亏待了亚伯兰吗?没有!罗得飞黄腾达了吗?也没有!罗得劳碌一生,经营一生,不但失去所赚得的财物,连太太也失去了。在所多玛被烧毁前,他猖狂出逃,不是丰丰富富的得救,只是仅仅得救生存,勉强维持一条老命。
  
  罗得虽然贪心、自私,只注重现世,不注重将来;只注重暂时,不注重永恒;只注重物质,不注重灵性。他把女儿、太太带到罪行极重的环境中。所多玛和蛾摩拉是性道德最败坏的两个城,男与男奸淫,女与女奸淫,同性恋极其猖獗。在那种环境里容易赚钱,结果为了利益而忽略道德。然而,他还保留了一点点可取之处:
  
  第一、罗得住在所多玛和蛾摩拉,天天看见不义的人犯罪,心里感到难过,他的义心天天伤痛(彼后二7-9)。他虽然贪心,还维持起码的道德,心里还有信仰,所以,在所多玛和蛾摩拉被毁的前一天,上帝差派了两个天使,要将罗得全家救出来。因为,在上帝眼中,他还算是个义人。
  
  第二、罗得懂得如何保守家庭的道德不致败坏,所以他亲自保证两个女儿还是处女。在那样的环境中,他的女儿没有搞同性恋,没有跟男人乱来,可见他的家庭教育是很严格的。他不但看见罪人犯罪就义心伤痛,还能够在犯罪的环境中保守家人的圣洁。
  
  第三、罗得懂得尊重上帝的仆人。当耶和华的使者来到他家的时候,他就起来迎接他们,接待他们。亚伯拉罕接待上帝的使者,罗得也接待了上帝的使者,这些人都是敬畏上帝,尊重上帝仆人的人。
  
  罗得有很多长处,所以上帝不愿他灭亡。在所多玛和蛾摩拉,除了罗得一家是义人外,连十个义人都没有。上帝不再宽容,从天上降下硫磺与火,将所多玛和蛾摩拉,连同附近的城市,也一起烧毁了。这是人类历史里最可怕的焚城,超过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爆炸的摧毁经历。广岛和长崎被炸后,还有很多人存活,他们受了辐射,很多年后,才慢慢死去。但是所多玛和蛾摩拉是亲自遭受上帝的手和上帝的火的审判、消灭,结果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来。
  
  罗得和太太、两个女儿被救了出来后,怎么面对亚伯拉罕呢?从前好争夺,充分表现出自己是个血气方刚的人,自以为聪明,如今却是两手空空,一无所得!他没脸见江东父老,没脸见叔父,只得住到更贫瘠的山上。想起太太已经变成了盐柱,想起一生一世忙碌所得的,如今已付诸一炬。现在只剩下两个女儿,三个人相依为命,不晓得要怎么度过未来的日子。他只能摘果子糊口,维持基本的生活。一个不注重主,只看重世界的产业的人是很可怜的。主耶稣基督说:「为我的名撇下……,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太十九29)你为自己争着的都要失去;为他撇下的都要得着。   

  后来,罗得的两个女儿兴起了奇怪的想法:「我们跟老爸住在山洞里,服侍他老人家,山里没有男人,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结婚?我们的前途如何?我们的男人、我们的家庭、我们的丈夫是谁啊?」交头接耳,结果出了个馊主意:「让爸爸喝酒,使他乱性,我们乘机与他发生关系。」这是人类的悲剧,她们离开了所多玛,却离不开所多玛的败坏。罗得年轻的时候,以为所有决定都是正确的,到了年老的时候才发现错误,已经不可收拾了。你选择哪一行业?选择什么人为配偶?你作决定的时候,要存着敬畏上帝的心,将一生的事都交托主,让祂带领你。罗得的两个女儿终于与父亲发生了性关系。不久之后,罗得发现两个女儿都身怀六甲:「你们跟什么人怀了孕?」两个女儿要怎么回答?要诚实或者要说谎?罪都是相继而来的,犯一次罪,需要用第二种的罪去遮盖前罪,再用第三种遮盖第二种,这就是耶稣基督讲的:「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约八34)紧接着的是祂的应许:「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八36)罗得虽然敬畏上帝,但却给魔鬼留了地步,结果两个女儿竟然为他怀孕。
  
  今天的大城市中有许多道德伦落的家庭,父亲与女儿乱伦已不是新闻了。没有上帝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没有上帝的社会是迷失的,没有上帝的文化更是肤浅。婚姻的差错会导致民族的消灭。趁着上帝还许可、还宽容,还等候我们悔改的日子,要为这些城市多多祷告。有很多男人常常去找女人,跟好几个女人发生关系。中华民族号称是礼仪之邦、文明古国,有伟大的道德传统,但却跟野蛮民族没有两样。基督徒,你要借鉴罗得的经历。当你努力赚钱,却让孩子接受魔鬼的教育,年老的时候,就得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灭亡。
  
  罗得爱世界,可能是受了那只注重物质,什么都不管的太太影响。当所多玛、蛾摩拉被毁灭的时候,他的太太不顾天使的禁止,回头一看,结果上帝的审判临到了她,把她变成一根盐柱。今天,在以色列还会有人指着一块石头告诉你:「这就是罗得的太太变成的盐柱」。
  
  罗得的时代,上帝焚烧了所多玛、蛾摩拉,除了罗得一家人,没有留下一个。因为这两个城的性道德已经全然败坏了。当两个天使进到罗得家里的时候,许多男人围着罗得的房子,喧嚷争吵:「把这两个男人交出来,我们要与他们交合。」所多玛、蛾摩拉盛行同性恋,正像今天的世代,男人与男人行羞耻的事,女人与女人行违背正常的性行为。罗马书第一章记载,这种逆性的交合是主耶和华所恨恶的。罗得对他们说:「我的父兄啊,你们不可以这样行。我有两个女儿,她们还是处女,如果你们坚持的话,我把她们交给你们吧。」罗得虽然敬畏上帝,过圣洁的生活,他在所多玛、蛾摩拉还算是个义人,曾为他们败坏的德性伤痛,但是,环境逼使他要把两个还是处女的女儿交给那些男人去摧残,你可以想像这位父亲的心是何等伤痛。罗得害怕得罪上帝,宁可牺牲自己的女儿,也不要将上帝的使者交给他们。所以,一个坐在亵慢人的座位,站在罪人的中间,活在恶人面前的人,有一天,会遭受他们的逼害,领受痛苦。
  
  罗得是一个失败的人,他从世界所贪求的东西,一样都不能持守,而且他的两个女儿与他发生了性关系,所生的后代成为上帝所不喜悦的两个民族的祖宗。这些丑闻都被记载在圣经里。上帝说:「亚扪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华的会;他们的子孙,虽过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华的会。」(申廿三3)
  
  圣经的记载要成为我们的鉴诫,提醒我们要谨慎自守,过讨上帝喜悦的生活。我们学了这个道,得着了主的教训,明白了圣经的启示,就不要效法那些抵挡上帝的人。要从上帝的话语里得着光照,纠正自己的生活。
  
  忠心的约瑟


   旧约也记载了一个很特别的青年人,名叫约瑟。这人面貌俊美,身体健壮,办事精明,得父亲的宠爱,却引起兄弟的妒忌,结果将他卖掉了。兄弟们把羊的血涂满了他的彩衣,带回去欺骗他的父亲:「你所爱的约瑟已经被野兽吞吃掉了,看哪,这是他的衣服!」他父亲雅各号啕大哭,因为他最疼爱的孩子已经死了。
    
  但是,上帝眷顾约瑟,把他带到埃及去,在埃及人的家里当仆从。当主人不在的时候,主母因为爱上约瑟,便引诱约瑟与她同房。约瑟对罪恶十分敏锐,他不把性关系当作个人的自由,不把这个机会当作是上帝的恩典。当主人的太太诱惑他的时候,他说:「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上帝呢?」(创卅九9)这句话表达了约瑟对罪恶观的理解,他认为得罪上帝是得罪人的根本。
  
  为什么说男女发生关系是得罪上帝呢?你情我愿,有什么奇怪的?约瑟清楚知道,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样式造的。因此,上帝的本性是人类的道德基础,人要向圣洁的上帝负责,人的身体要成为圣洁的工具,人的肉身是上帝居住的殿。这生活性的神学,就隐藏在约瑟所讲的这句话里:「我怎能作这大恶,得罪上帝呢?」
  
  丈夫不在家,又有这么一位英俊的青年人在身旁,女主人欲火攻心,将床铺喷洒得非常芳香,等候享受肉体的情欲,没料到却被这个年轻人拒绝了。我告诉你,心中存有邪念的人,在付诸行动前遭遇到抗拒,要感谢上帝。如果你想越轨,结果却不能顺利达成,你要感谢上帝,这是上帝暗中的安排,免得你掉入陷阱。但是,这个女主人并不这样想:「我是女主人,你只是我的伙计,你敢拒绝我吗?我要给你颜色看看。」于是,她抓住了约瑟,要约瑟与她上床,约瑟金蝉脱壳的逃跑了。女主人利用约瑟被扯下的衣服诬告他。沉迷在情欲里的人是不诚实、不负责任的。因为驱动她的是欲望,不是真正的爱。所以,当她的欲望无法达到时,恨就萌生出来了。她对丈夫说:「你不在的时候,约瑟要强奸我,你看,他的衣服在我的手里。」这样,约瑟就为上帝、为遵行圣洁、为尊重婚姻、为向上帝负责而有圣洁的性关系的缘故,进了监牢。
  
  从圣经的记载,使你看见在所多玛、蛾摩拉的时代,人类因出卖自己而面对上帝的审判:使你看见约瑟为了保守自己的圣洁,结果受尽了折磨和痛苦。
  
  人受苦的时候,上帝在哪里呢?当人为义受逼迫的时候,祂照顾人的圣手在哪里呢?上帝没有离开我们,后来约瑟不但成为全家人的拯救,也成为埃及人的拯救。上帝没有撇下人,凡耐心遵守上帝旨意的人,上帝的大能要保守他们。
  
  漂亮的底拿
  
  第四个例子是底拿。底拿是雅各唯一的女儿。雅各生了流便、西缅、犹大、利未、但、亚设、迦得、以萨迦、西布伦、拿弗他利、约瑟、便雅悯这十二个儿子后,还生了一个女儿名叫底拿。她在家里是掌上明珠,是兄弟们最爱的妹妹。这个漂亮的女孩子,生在上帝儿女的家中,是敬虔人的后代。
  
  底拿情窦初开,很想知道外面的女人是怎样生活的?很想知道外邦人的派对是怎么样举行的?很想知道那些不信主的家庭在生日宴会里,喝的是什么饮料?有一天,她自己一个人溜了出去,离开了属灵的环境,离开了弟兄姊妹的照顾,自己一个人溜到了外面,她想看人,人也想看她。那地的主希未人,哈抹的儿子示剑,看见了这漂亮的女孩子,发觉到她的气质与当地的女子不一样,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子,这个机会可能不再,于是,他抓住底拿,与她行淫,玷辱了她。
  
  底拿披头散发的回家,她绝对没想到,一出门就失去了贞操。雅各看见底拿哭哭啼啼的回来,一副沮丧、绝望的样子,他的经验令他猜测到大概已发生了什么事情。雅各一言不发,等着儿子们回来。「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妹妹述说了所发生的经过,年轻人血气方刚,不能遏止怒气,于是就产生了杀机。他们说:「以色列蒙受羞辱,示剑对我们的妹妹做了不可告人的事情,我们要报仇,不能让事情就这样子过去。」雅各深思熟虑后,知道以暴制暴并不能解决问题,当他还在思想要如何处理善后的时候,他的儿子们已经怒气填胸,急着要解决这件事情。
  
  另一方面,示剑对他的爸爸哈抹说:「爸爸,求你用你的声望、用你的社会地位去说服雅各。我虽然玷污了底拿,但我还是深深的爱她,想要娶她,除了她,我不想再与他人结婚。求他把女儿给我,我一定终生爱她,我也要做一个好女婿。」这个男人还算有良心,许多男人得到了女人的身体后,就将她抛弃了。示剑要父亲去求情,哈抹看孩子这么深情,没有办法,就亲自出马去找雅各。「你的女儿真美丽,我的孩子深深爱她,求你把你的女儿给我的孩子,让我们两家结亲,我的地成为你的地,我的牲畜成为你的牲畜,你的产业也就是我们的产业,我们和平共处,成为至亲。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雅各还没有回答,他的儿子们抢着说:「以色列不可以有这样的事情,你先强暴了我的妹妹,然后才来求情。我们不会把我们的妹妹嫁给不受割礼的人。」
  
  孩子们不像父亲,他们使用诡计,用诡诈的、欺骗的办法:「如果希未人都受割礼,与我们一样成为受割礼的民族,那我们就会把妹妹嫁给示剑。」哈抹没有验查到背后有什么阴险的计谋,凭着一族之长召集父老,召集所有的人:「我的孩子爱上雅各的女儿,他们现在有一个要求,盼望我们都受割礼,然后他就把女儿嫁给我的孩子。」因为他的社会地位受人尊重,所以整个民族都答应了,都接受了割礼。这是圣经里面第一次一个外族全族在同一天受割礼的记载。受割礼后的第三天,他们的伤口还没有痊愈,痛得不得了的时候,雅各十二个孩子中的西缅和利未,拿着刀剑,到他们中间,把所有的男丁,也把示剑和他的父亲哈抹给杀了。两个人杀死了全族的人,因为他们已没有力量抵抗了。
  
  人的性器官神经密布,非常敏感,因此,行了割礼后就很痛楚。上帝命令:「婴孩第八天要行割礼。」为什么是第八天呢?三干五百年以后的今天,人类才认识到这命令背后的生理知识。婴孩出生时,血液里的凝血素很稀,第二天到第四天才渐渐浓起来,第五天再稀减,第六天又再回浓,第七天更浓,到第八天是最浓最浓的一天。因此,那一天的伤口容易痊愈,血流容易停止,是受割礼最安全的一天。摩西不知道这个事实,上帝启示他,要他写下来:「婴孩第八天要行割礼。」摩西就写了下来。所以我告诉你,你今天读圣经,不懂不要紧,再等三干五百年,你就懂了。你要忍耐等候耶和华,不要看不懂就责怪上帝。
  
  这些受割礼的希未人不是八天大的婴孩,所以行割礼后的第三天,痛到全身都使不出力量。雅各的两个儿子就把他们全族给灭绝了。为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子,动一时的淫念,不尊重婚姻,招来了杀身之祸,整个民族的男丁都被灭绝了。这应该成为我们的鉴诫,使我们不再受性欲的指挥,使我们照着真理与上帝的命令去生活。
  
  当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还在旷野漂泊的时候,摩押人害怕以色列人会把他们消灭,所以摩押王巴勒带了许多黄金,求先知巴兰咒诅以色列。巴兰看见了那么多黄金,他想:「不错啊,我一生一世做先知,还这么穷,一次咒诅以色列人,就能拥有这么多黄金,那不是很好的机会吗?」巴兰心动了:「你要我咒诅以色列吗?好好好。」当他要咒诅以色列的时候,耶和华传话给他,结果他所讲的都是祝福的话。巴勒莫名其妙:「你要不要这些黄金?我叫你咒诅,你却祝福?」巴兰回答:「耶和华所赐福的,我不能咒诅。」巴勒不信这话,认为可能黄金不够多,所以,第二次带来了更多黄金,更多奖赏。「你咒诅啦!」巴兰看见这么多黄金,知道这种机会和特权不是天天都有,不是所有先知都会遇到的。「好了,好了,我咒诅。」他一开口,讲出来的还是赐福的话语。巴勒想:「你有没有搞错啊?怎么又是祝福,不是咒诅啊?」巴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开口,就变成祝福,大概上帝不要我拥有这些黄金,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耶和华所祝福的,我不能咒诅。」巴勒回去了,心里想:「一定是黄金不够多。」第三次再带来了几车黄金,要巴兰去咒诅。
  
  巴兰是一位不敬畏上帝的先知,他为肚腹做事,为利害做事。他思前想后:「我虽然咒诅不成,但有一个办法,使以色列没有办法逃脱上帝的咒诅,让摩押的女子与以色列的男人犯奸淫,我不必咒诅他们,他们也将受咒诅,那时,我照样可以得到很多钱。」这是一条不会轻易被发觉的诡计。先知巴兰违背上帝的心意,连外邦人不敢做的事也做了,他让摩押的女人去使以色列民跌倒,设陷阱让他们堕落。
  
  当以色列人放纵情欲、不尊重婚姻、尽情犯罪的时候,耶和华的怒气就向以色列人发作,瘟疫终于临到了以色列民,以色列民因此死了二万四千人。如果以色列民被灭了,就没有旧约,也就没有新约,那就没有救恩了。只因为巴兰一个人对物质的贪婪,他就用这样的诡计来陷害上帝的百姓。
  
  那时候有一个名叫非尼哈的人,他看见一个以色列男人,在以色列全会众正在会幕门前哭泣的时候,还带着一个米甸女人招摇过市,他就拿着枪,把这两个人由腹中刺透,瘟疫才因此而止息。(民廿五6-9)上帝要祂的百姓尊重婚姻。当上帝的子民放纵情欲,接受魔鬼和顺从邪灵的运行,上帝的审判就来到。所以,圣经说:「苟合行淫的人上帝必要审判。」
  
  消灭迦南七族
  
  除此以外,圣经又记载,上帝要摩西去消灭迦南七族,把他们从地上完全剪除,不要顾惜他们,他们中间的孩子、女子都要杀死,连婴孩都不能放过。当摩西发出这命令,以色列的战士就出去剪除这七族。
  
  这件事使许多教外的人攻击基督教:「你们的上帝是这样的吗?你怎么解释上帝爱世人?如果上帝爱世人,为什么叫以色列人去杀灭这七族呢?这样残忍的耶和华上帝,我们怎么可以相信祂呢?」三十多年前,台湾大学哲学教授陈鼓应先生写了一本书叫做《耶稣新画像》,在那一本书里面,他统计圣经中每一个时代被上帝灭亡的人数。陈教授对基督教没有好感,他说:「旧约的圣经告诉我们,耶和华是杀人嗜血的上帝。祂如果不喝血,祂就不满足。祂这样残忍,怎么是个慈爱的上帝?我们中国人不可以相信这样的一个上帝。」j所以他在书里这么写:「耶和华是坐在高天星星的上面的一个独裁者:信我者生,不信我者灭亡,你信我就不致灭亡,反得永生。这种威胁的手段、这种独裁的神性,不是真神的记号。」当他把上帝在旧约里杀死的人数都整理出来并印成书后,影响了当时台湾许多知识分子。当时台湾的那些大学生问我:「唐牧师,陈鼓应教授说:上帝是仇恨杀人的上帝,残忍独裁的上帝,你怎么讲?」我对他们说:「如果上帝真是像陈鼓应所讲的那么残酷严厉,那么,在陈鼓应还没有完成这本书时,上帝就应该将他杀了。」如果上帝真如陈鼓应所讲的那么凶,「啊!你还敢写我?」就先杀死他,使他写不成这书,也印不出来,那就没有人会看到这本书了。上帝使他完成写作,没有杀死他,你又可以读到这本书,就表示上帝连这种反对祂的人都能够原谅,祂实在很有爱心。所以,这本书能够出版,就是叫你不要相信里面的话,因为上帝不是那种上帝。
  
  这是基督教反合性的护教方式。如果有人对你说:「你看,报纸的头条刊登牧师犯奸淫。」你就告诉他:「一定是很少牧师犯奸淫才会上头条,如果每一个牧师都犯奸淫,这种每天都发生的事情哪里会上头条?所以,既然上了头条,就证明牧师们不是这样的。」你如果有这种反合性的思维,就不会掉进别人设下的漩涡里。
  
  现在要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为什么上帝叫祂的百姓去杀灭他族呢?
  第二,这样的上帝是真上帝吗?
  
  我们要先回溯到十九世纪杜平根学派(TubingenSchool)的神学。杜平根学派是十九世纪在德国产生的新派神学,那时候,整个德国的时代精神和意识形态深受动性哲学的影响。「时代精神」在德文叫做ZeitGeist,Geist可以翻译成「灵」,也可以翻译成「精神」,表示在某一个时代有其独特的时代总精神。动性哲学源自二千三、四百年以前希腊的两个哲学派系,这两个派系是「静止性的哲学」(PhilosophyofBeing)和「变化性的哲学」(PhilosophyofBecoming)。「变化性的哲学」最重要的哲学家名叫Heraclitus,「静止性的哲学」重要的哲学家是Parmenides和Zeno。Heraclitus认为:「一切的一切是在变动」,既然世界是不停在变动,就要用动性的原则去了解这个世界。Parmenides却认为:「一切的一切是静止的」,既然世界是静止的,只能以静态的原则去认识这个世界,因为所谓的「动」都是假象,其实都是静止的。
  
  到了十九世纪中叶,变化性的哲学形成了主流。中国人在二千五百年前,相信不变动的原理就在变动之中,这就是《易经》的「易」,「易」就是变化。因此,《易经》的哲学与Heraclitus的哲学,是中、西不约而同的互相呼应。《易经》里的八八六十四卦,变化无穷,是万有的原理和无穷无尽的现象,但是,在这无穷的变化里,却有一定的规律在其中。变化有规律吗?变化的规律是什么呢?有规律的变化还是变化吗?如果万物是在变化中,这个变化的原理是什么?解释宇宙来源的方法论,从正论产生了反论,反论与正论相呼应,产生合论。合论结果变成了第二轮的正论,第二轮正论又产生反对它的反论,这以后便产生了第二轮的合论。这便是thesis、antithesis和synthesis。
  
  这个理论是从德国的唯心论产生出来的。先是康德的思想,后来在反对康德的Fitchte和Schelling的理论里出现了这三个字。接着有集大成的黑格尔(黑格尔是马克思的老师),黑格尔总结合后,就使用这种思想去解释宇宙的变化。整个历史是在变化之中,历史是不会回头的,这就是共产主义所认为的历史的巨轮是不断地前进的基础,他们认为宇宙是经过变化而形成的。怎么变呢?演变。演变了以后又怎么样?改进。所以叫做进化。进化的思想后来影响了生物学,形成了生物学的进化论;影响了社会历史学,叫做社会的演化论。马克思应用变的哲学来分析历史,产生了社会在历史中一元发展的演变观。达尔文将变的哲学应用在历史过程中生物的变化,就形成了物竞天存、自然淘汰的生物进化论。
  
  许多不忠于圣经的神学家,全盘认同变化的理论,认为赞同这最新的哲学才赶得上时代的潮流。凡是不明白这个理论的,就不是现代人,凡是不接受这个理论的,就是落伍份子。德国的杜平根神学派系用这种方法论来研究圣经,他们相信宗教也在进化,从原始的精灵教(Animism),图腾教(Pantheism),慢慢演化成多神教(Polytheism),多神教演化成一神教,一神教演化成以色列的道德宗教。他们假设一切都在变化的过程中:运用在宗教,是宗教进化论;运用在生物,是生物进化论;运用在社会,是社会进化论。马克思相信社会进化论,达尔文相信生物进化论,包珥(FerdinardChristianBaur)相信宗教进化论,以后的新派都相信这一整套理论。他们相信耶稣,再加上所谓的时代精神,就把永恒的真理出卖了。他们降服、妥协在时代的精神里面。
  
  宗教进化论相信宗教不断进化,从原先的迷信、神话、精灵教、拜物教、拜兽教、拜祖宗,慢慢变成了所有的神。山有山神,树有树神,海有海神,土地有土地神,天有天神,这些所有的神、多神进化到后来成为了独一的神,而独一神耶和华的信仰是宗教进化的最高峰。独神的观念在摩西的时代已经形成了,亚伯拉罕也相信独神,最后到了先知的时代,变成了道德性宗教,这就超过了单单相信独神的重要性。由于他们接受这样的解释,所以他们说:「摩西时代的宗教还不完全,因为那个时候的耶和华还叫人杀人。」这些反对上帝的神学家认为这种信仰是不对的。他们也认为,发展到最高峰的是耶稣的宗教。「我要把我的父告诉你,我的父要成为你们的父,你们的父是魔鬼。」以色列人说:「不,我们的父是上帝。」「如果上帝是你的父,你一定到我这里来。我告诉你,你们的父是魔鬼。」这几节经文产生了一个新约跟旧约破裂的观念。新约的上帝是慈爱的,旧约的上帝是仇恨的;新约的上帝是拯救的,旧约的上帝是审判的;新约的上帝叫全世界万国万族的人归向上帝,旧约的上帝只为以色列人,使他们形成孤独的受保护的民族主义者。所以,旧约的上帝不是新约的上帝。他们因此说:「在旧约的时候,宗教还没有进化完成,就有从上帝那里来的吩咐,要杀灭其他民族。耶稣的口里面是不可能发出这种命令的,因为耶稣的时代,宗教已经进化到最高境界。」
  
  这理论并不能提供为什么上帝叫以色列人去杀灭迦南七族的答案。上帝对以色列人说:「去吧!杀灭迦南这七族,不留下一个孩子,连他们的妇女、孩子都杀掉。」其实,杀灭迦南七族是上帝爱世人的特殊行动。二十世纪的考古学家在圣地有很多新发现,这些发现支持和见证圣经的记载,最讽刺的是这些考古学家很多都不是基督徒。当十九世纪的神学家在出卖真理的时候,上帝在二十世纪用非基督徒的考古学家来证明圣经是上帝的话语。他们发现了上帝吩咐摩西要灭绝的这七族的性道德是十分堕落的。在宗教节日期间,男女信众到神庙里面去欢庆,宗教的仪式使到他们的感情沸腾时,便在庙里杂交、滥交、发生性关系。这样的风气继续下去,全世界的人类都要灭绝,所以上帝吩咐以色列人灭绝他们,不留活口。
  
  上帝爱世人,要让伟大的道德、圣洁的性生活、健全的家庭制度绵延万代,保障人类的健康。如果上帝没有命令以色列人灭绝迦南七族,爱滋病早在三千年前已经蔓延。1979年,全世界只有几个人感染到爱滋病,现在已经蔓延感染了几亿人。若不是上帝为我们稍留余种,我们早就像所多玛、蛾摩拉了。2002年11月,人类再次面对非典型肺炎(SARS)的威胁。接下来,疾病会越来越怪异,病菌会越来越顽强,病毒会越来越多变,人类再也不能迷信科学可以解决问题!当人继续利用科学的成就去放纵情欲时,上帝的审判就更早到来。

摘自作者《婚姻人人都当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