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唐牧师专栏>正文

神的代表作

时间:2017-12-06 05:25:57    作者/供稿:唐崇荣牧师    来源:彩虹的约定    浏览次数: 字号:TT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世纪1:26-27

但有雾气从地上腾,滋润遍地。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世纪2:6-7】

在此要和大家思想一个根本而又非常重要的问题——人是神的“代表作”。神创造万物的方法可信吗?在这科学愈来愈昌明的时代里,许多自以为有智慧的人,都纷纷放弃了这样的信仰。圣经上告诉我们,亚伯拉罕是信心之父,他因信称义乃在割礼和“十诫”律法之前。他对神的信心究竟是怎样呢?罗马书第四章指出:他所信的是“使无变有的神”,是“叫死人复活的神”,这两句话已概略归纳出亚伯拉罕对神的信心。

亚伯拉罕所相信的神有两大工作:第一,他相信神的创造。所谓“创造”是“从无变为有”。第二,他所信的神是“救赎的神”。救赎,能使人从死里复活。这是神所做最重要而又与人有关的两大工作。此外,我们要透过神的第三大工作,即“启示之工”,才能了解前两样工作。创造、救赎、启示是神的三大工作。这三大工作都是由三位一体的神完成的,就是圣父创造、圣子救赎、圣灵启示。但这并不是说圣子就没有份于创造之工或启示之工,也不是说圣父没有份于救赎和启示之工,圣灵没有份于创造和救赎之工,而是三位一体的神“一同”做工。

当圣灵说明亚伯拉罕的信心时,他把第一和第二的工作顺序颠倒,罗马书第四章里明载“亚伯拉罕所信的神是使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可见信仰的中心不是创造,信仰的中心是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基督徒的信仰中心是耶稣基督救赎我们,为我们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件事实所包含的超乎历史价值。因此,亚伯拉罕的信仰,是信一位使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

首先我们要来思想神创造的奇妙。神创造了宇宙万物这句话不合科学吗?不,再没有别的话比这一句话更合科学了。神创造万有,若不是神创造这一切,这一切就不存在。基督徒相信时间、空间都是神创造的,神再把万物置于这两个范畴中。中国人所谓的“宇宙”:“上下左右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就是时间加上空间,也就是科学家、哲学家自古以来所思考的看得见的世界。

有些人会问:”神从哪里来?””神是何时有的?这句话是不合逻辑的,是倒因为果,倒果为因的。神若是从哪里来,那么表示在人的思想中,一定先有“那里”,然后神才从“那里”来。也就是说“那里”又从哪里来呢?如此追问下去,永远也解答不了。神是自有永有的,他是万物的创造者。因此基督徒的信仰并非违背理性,而是超乎理性的。理性根本无法,也没有资格完全了解关乎神创造的奥秘。

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神是存在的基本存在;神是产生一切存在的存在。一切的存在是根据神。而神的存在是根据他自己。所以当摩西问神:“你是谁?”神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在这个自有永有“I am that I am”的思想里,才能产生其他的实有,这是全本圣经最重要的信仰基础,也就是对神的信仰。

希伯来书第十一章第三节指出“看得见的是从看不见的而来”。神是看不见的,而看得见的物质是从看不见的神而来。这是基督徒对创造的信仰。创造是“从没有到有”,“从看不见的到看得见的”,这就是神的创造。神若创造一切,神的本身就不是一切,人也无法从一切里看见神的本身。如果我造一双笔,我就不可能是一双笔。造与被造之间,有很大的距离;造者与被造者亦不能相提并论,因为造者是凌驾于被造者之上。

所以我们相信神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神不是神;看不见的神才是神。如果神创造物质,而他也是物质,那就产生一个问题:“物质怎能创造物质呢?”所以神是创造者,而非被造者。

神创造万有之后,才创造人,人被造是在万物之后。人与世界的关系,从圣经创造的秩序是先有自然,后有人;这秩序里隐藏了一个奥秘——人比自然重要人的地位高过世界的地位,高过自然的地位,高过物质的地位。圣经又告诉我们,神造人时,把人造于灵与物之间,上帝造了灵界,再造物界,以后造人,人是最后被造,人在世界中间,处在中心的地位。神是为人预备了一切之后,再把人放在他所预备好的自然界中。当人被造时,人有看得见的身体,也有看不见的灵性。因此,可以思想其地位,被造的价值与目的何在。因此,人才会落入矛盾和限制里;理想、雄心和愿望永为肉体的需要所牵制。

而圣经清楚告诉我们,神将人造在灵与物之中,为的是要人过一种信靠神的生活。当人在受限制的生活里,用信心突破他的极限,进到超限制的境界时,他就与神发生了关联,这是信心的价值,也是信心的本质。创世记第二章记载着: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地上的尘土”不是寓意、象征,神实在是用泥土造人。人是泥土造的,所以身体各部有与泥土相同的成份,如钾、氧、氮、铁等元素;因为人是泥土造的,所以到今天,神还利用泥土创造万物供养人肉身的需要,因为人是泥土造的,所以最后人会死去了,装在棺材中,埋葬在泥土里,过几年,打开棺木,就可以发现只剩“黄土一杯,白骨一堆”。

人是泥土造的,而神接着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这里的“我们”乃是指三位一体的神,自我之间的研讨和商榷。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自我称呼,就是用“我们”)这句话所透露的人神关系是:被像者是主体,人是客体。这句话,把人的地位提高到最高的可能性里,亦将人提高到最尊贵、最荣耀的价值里——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

请问今天的人类像不像神?今天这个混乱的世界又像什么?随着文明昌盛,科学精进,人逐渐狂妄自大,忽略了人的本质和地位。当人问我说:“你像不像你的孩子?”我一定会反驳他说:“你这人说话怎么如此颠三倒四,我的孩子像我,怎能说我像孩子呢?”应该说孩子像父母,不能说父母像孩子。同样的,人应该像神才对,神是主体,人是客体。人像神,神被人像,所以神不应当像人,像人的神是假神。但是当人犯罪后,人对创造者之本质认识模糊,便臆想出一个”像人的神。”人固然像神,但人与神的本质并不同。人有物质和灵,神则是灵,没有物质,因此人无法想象神的形象,所以就按着自己的形象,造出一个像人的神,即所谓“被造的被像”。“创造的被像”,“被造的像”与“被造的被像”是不同的,前者指神,其次指人,后者是指人造的假神。被造的像要造他的创造者,结果造出一个“被造的被像”,这个“被造的被像”像“被造的像”,结果像人不像神。于是就产生了一个结论真神造人,假神人造;人像真神,假神像人。

人为自己造神,所造的神是怎样的神呢?圣经记载:泥塑木雕的神根本不是神。而人竟愚蠢到这个地步,拜自己手所造的。人所造的神可分为下列几种:

第一种是偶像,是“过江自身难保”泥塑木雕的神。

第二种是把历史上的伟人当作神崇拜。

第三种是相信有神的存在,但用自己的理性来相信,他先假设他的思想有资格想出一位神来,这样的神乃隶属在他的思想范畴内,这种人觉得:"如果神存在,他应当是这样,才和我的意思。”但是人所想得通的神,是发自理性的,而理性是神造的,神不可能是理性的产物。

这三种情况所产生的神是"它"而不是"你",人不与神交谈或发生关系,却在此讨论他,这对他是一种莫大的侮辱。如果今天我们讨论一个人,他就站在我们身旁,但我们根本无视于他的存在而胡乱猜测,甚至怀疑他是否已死了,结果这人必然忍无可忍,大声呵斥我们说:"住口,不许胡说,我在这里。”同样的,我们人在世界上胡乱猜测神、谈论神、批评神,对神也是一种莫大的侮辱。神说:"我在这里。”神是说话的神,问题是我们如何知道神是说话的神,我们并没有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当我们在此聚会,空中除我们的声音,还有许多不同的声音在这空中回荡,只因这些声音超过了听觉所能接受的频率,所以我们听不见。神的声音亦是如此。

神说:“照我们的形象样式造人。”“形象”是指神将他的心意,最高的理想,在创造中表达出来。所以,人是神的“代表作”。当人创作时,也会把他最深的心意表露无遗,无论艺术、文学的作品,我们都可从中发现“作者的形象”。米开朗琪罗的人物绘画,几乎没有一点笑容,因为绘画者本身是痛苦的,所以表现在画布上的人物是奋发,有意志,有毅力,却没有笑容;而拉斐尔的作品里,却充满圣洁,慈爱,温柔......没有沾染世俗的属天的性情;达芬奇画的人物则都有笑容,但均为未露出牙齿的笑容,在笑容里隐藏了奥秘,智慧和高深的思想,表达作者对文艺复运动的盼望和人的自信。绘画如此,建筑、文学、音乐等等也是如此。每一位伟大的创作者,都将灵魂最深沉、最高贵的形象投射到他的作品中。

任何一位作家,当他的创作达到巅峰时,几乎都会对自己说:“我要把亲身的体验、感受、理想投射在我的作品里,成为我的代表作。”由贝多芬的九大交响曲,我们可以听出作者磅礴澎湃的性灵,与命运奋斗的精神,在音符的跳跃中震颤;而莫扎特的音乐则如跳跃的羚羊,轻灵、柔美、纯净。布拉姆斯的音乐,则充满哲理与缜密的结构;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则流露情欲与理想交战的混乱。


 

上一篇:圣灵与差派②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