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圣诞节讲章>正文

“大哉!敬虔的奥秘”(六)

时间:2018-01-03 05:40:55    作者/供稿:李世峥     来源:李世峥工作室    浏览次数: 字号:TT

五、“被世人信服”
“被世人信服”,《现代中文译本》译为“被世人信仰”,《当代译本修订版》译为“被世人信奉”,三种译法都在描述“世人”对耶稣基督的态度。以世俗的眼光来看,耶稣不过是来自拿撒勒的普普通通的木匠,但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他就“被世人信服”,谁能说这不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奥秘”,谁能对此“不以为然”?巴克莱感慨道:“这个差不多像神迹般的真理,竟用极简洁的话表明出来。当耶稣受死、复活、和升天到他的荣耀里以后,跟从他的只有120人(参徒1∶15)。这班门徒只有一个故事可以告诉别人,一位加利利的木匠在巴勒斯坦的一个山头,被当作罪犯钉在十架上。还不足70年,这个故事已传遍地极,而每一族的人都信服这位曾被钉十架的耶稣为救主和主宰。从这简单的一句话已看出教会的奇妙扩展;而这个扩展从人看来,是难以置信的。”

耶稣在世时,很多犹太人都在质疑他的身份,但他们又不得不为他所传的信息和他所行的神迹惊讶。让我们来看在他工作之初发生的一件往事:“耶稣说完了这些比喻,就离开那里,来到自己的家乡,在会堂里教训人,甚至他们都希奇,说:‘这人从哪里有这等智慧和异能呢?这不是木匠的儿子吗?他母亲不是叫马利亚吗?他弟兄们不是叫雅各、约西、西门、犹大吗?他妹妹们不是都在我们这里吗?这人从哪里有这一切的事呢?’”(参太13∶53-58)犹太人如此质疑耶稣,是因为他们以貌取人,没有看到他的真实身份。以赛亚曾说:“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参赛53∶2)对于这位相貌平平的耶稣,连保罗也曾“凭着外貌认过基督”,他自己说:“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认人了,虽然凭着外貌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他了。”(林后5∶16)只要除去偏见,“不凭着外貌认人”,谁都会情不自禁地“信服”基督!

沙夫(Philip Schaff)曾这样说:“这拿撒勒人耶稣,没有金钱也没有武器,他所征服的却比亚历山大、凯撒大帝、穆罕默德和拿破仑的还多;没有渊博的学识,他对人和对上帝的洞见却比所有哲学家和学者加起来的还深邃;没有到过学院接受雄辩术的训练,他所说的生命之道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产生的影响力更是演说家或诗人望尘莫及的;他没有动过笔,但他所驱动的笔杆却比古往今来一整批伟人所驱动的还多,为更多讲章、演说、讨论、学术著作、艺术创作及赞美诗歌提供题材。”拿破仑自己也有与沙夫一样的感受:“我对人类非常熟悉,我可以告诉你,耶稣基督不是凡人。任何人都无法跟他相比。亚历山大、凯撒、查理曼,还有我都曾建立帝国。但是,我们的天赋才情是建基于什么之上?就是建基于武力之上。耶稣基督却把他的帝国建基于爱之上;即使是这一刻,也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愿意为他牺牲。”如此奇妙的基督,谁能“不以为然”!
耶稣基督“被世人信服”,不分肤色,不分种族,不分阶层,不分职业,不分宗教……不论是谁,只要真正走近耶稣,就会被他抓住,被他改变,继而“信服”他,并跟随他。保罗作见证说:“你们已经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在此并不分希腊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参西3∶9-11)在“信服”基督的人群当中,我们要特别提到三个比较特殊的群体,以人的眼光来看,他们永远不可能“信服”基督,但事实正好相反。

1.被罪恶的人“信服”
耶稣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约3∶19-20)现实中的恶人大多如此,由于内心阴暗,他们便极其“恨光”,所以他们无比排斥耶稣。然而,耶稣却总能以奇特的方式使他们弃暗投明。撒该是一位巧取豪夺的收税官,但当他巧遇耶稣的时候,内心便被他的爱所改变,当即做出“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的决定。(参路19∶1-10)巴西有一个反对《圣经》的男子,专门买了一本《圣经》准备将之烧掉。回到家里时,发现炉火已经灭了,便特意将火生着,把《圣经》扔进火炉中。但《圣经》并未很快着火,他又把《圣经》翻开,重新放回火炉并等待它尽快烧完。他的眼睛盯着那本《圣经》,突然被刚才随便翻开的一段经文——“登山宝训”——迷住了,便立刻将《圣经》从火炉中拿出来认真地阅读,一直读到深夜。次日黎明,他站起来宣称:“我信主耶稣!”这些罪人不可思议的“信服”,谁能“不以为然”!
2.被狂傲的人“信服”
狂傲的人由于过度自高、自信,所以往往极其排斥耶稣,但他们又往往会在耶稣的引导下发生戏剧性的改变,使徒保罗就是一个典型的个案:“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士革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扫罗行路,将到大马士革,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说:‘主啊!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参徒9∶1-19)这次奇妙的经历让曾经逼迫耶稣的扫罗,变成了“信服”基督的使徒。因为“信服”,他将万事看作粪土,将生命置之度外。保罗之后,不知还有多少狂妄之人归向基督,“信服”基督,谁能说基督不是一个“奥秘”!
3.被成功的人“信服”
耶稣在世时,“信服”他的人多是农民、牧人、渔夫、税吏、手工业者等这些卑微的人群。使徒时代也是如此,那些蒙召的人中,“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参林前1∶26),他们甚至被一些自以为是的犹太人讥讽为“没有学问的小民”(参徒4∶13)。这些真实存在的现象,给一些人带来了某种严重的误解,认为只有无依无靠的弱势群体才有可能“信服”基督。但事实并非如此,就是在耶稣时代,也有不少“成功人士”跟随他,“信服”他。“有一个法利赛人,名叫尼哥底母,是犹太人的官”。此人夜里拜访耶稣,寻求永生之道,在耶稣的启发和引导下接受了信仰。(参约3∶1-15)这些在人看来很难接受信仰的人为什么会“信服”基督呢?奥古斯丁(Saint Aurelius Augustinus)有一个十分到位的解释:“主啊,你为你自己造出我们。我们只有在你里面才能找到平静。”詹森(Paul H. Johnson)的一段话很好地诠释了奥古斯丁的名言:“上帝在我们里面设计了一个独特的真空状态——那真空状态恰恰就是上帝的形状。除了上帝以外,没有其他事物能满足这个真空状态。你可以把金钱、家庭、财富、权势、名誉,或任何一样你想到的东西放进去,但它们都不会合称。只有上帝方能填补它、切合它和满足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