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圣诞节讲章>正文

道成肉身与基督的降生

时间:2017-12-25 06:03:49    作者/供稿:司布真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弥5:2)

首先我们看到,派基督出来的是谁。这里经文讲的是父神,它说:“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第二,在他道成肉身的时候,他从哪里出来?第三,他为什么出来?“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第四,他从前来过吗?是的,他来过,“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那么第一点,谁派耶稣基督来?

这节经文给了我们答案。“从你那里出来。”耶和华通过弥迦的口说:“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想起耶稣基督来,不是没有他父的允许,权柄,同意和帮助,这真让人觉得甘甜。父差派他,好让他作人的救主。哎呀,我们太容易就忘记了,尽管三位一体是位格有别,他们的荣耀却是没有分别;我们确实太过经常把我们所得救恩的荣耀,或者至少是它怜悯的深厚,它恩慈的浩大,更多归给耶稣基督,超过归给父神。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耶稣是怎样来的?岂不是他的父派他来的吗?他成为婴孩,他岂不是由圣灵所生的吗?如果他说话奇妙,这岂不是因为他的父加恩典给他的口,让他可以作新约有能的执事吗?他喝苦胆的苦杯的时候,如果他的父真的弃绝他,他岂不是仍爱他吗?他岂不是不久,就在三天之后,使他从死里复活,最后接他升上高天,使他掳掠了仇敌吗?

啊!亲爱的,那按着当认识的去认识父,子,圣灵的人,是决不会把其中一位摆在另一位的前面,他不会对一位更感激,超过另一位;他看到他们在伯利恒,在各各他,在加略山上,都同样参与了拯救的工作。他要“出来为我”。

哦!基督徒,你有没有相信基督耶稣?你有没有唯独信靠他?你与他联合了吗?那么你当相信你是与天上的神联合了;因为你是基督耶稣的兄弟,与他有最亲密的相交,你就是与永恒的神联合,“亘古常在者”就是你的父,就是你的朋友。

他要“出来为我”。难道你从来没有看到,当父神为着施怜悯这大工装备他儿子的时候,耶和华心里的爱是何等的深吗?从前当撒但堕落,带着天上三分之一的天使堕落的时候,当神的儿子从他伟大的右手发出全能的闪电,把这叛逆的一伙打入灭亡的深坑的时候,天上曾有悲伤的一天;但如果我们可以想象天上的忧伤,那么当至高神的儿子离开他父的怀里,那世界存在之前他就躺卧其中的地方,那么那一日是更加悲伤。父说:“去吧,你父的祝福加在你身上!”然后子脱去他的衣袍。天使是怎样拥挤在一起,为了要看神的儿子脱起他的衣袍。他摘下他的冠冕,他说:“我的父,我是万有的主,永远当受赞美,但我要把的冠冕撇在一边,要和必死的人一样。”他自己脱去他荣耀灿烂的衣袍,他说:“父,我要像人一样,披上尘土的衣袍。”然后他除去所有荣耀他的珍宝,他撇下众星织成的斗篷,光的衣袍,披戴上加利利农夫的卑微服装。他这样脱去衣袍,这是何等肃穆!接着,你能想象那送别吗!天使护卫着救主穿过大街,直到他们来到城门前:一位天使高呼——“众城门哪!你们要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那荣耀的王将要进来!”

哦,当天使离开耶稣,当天上的日头从他们那里带走一切的光,他们一定哭泣了。但他们跟着他,他们和他一起下到世界;当他的灵进入肉身,他成为一位婴孩,有大能的众天军陪伴着他,他们跟着他去到伯利恒的马槽里,看着他安全伏在他母亲的胸前,在他们升天的路上,他们向牧羊人显现,告诉他们,他降生作了犹太人的王。父亲派他出去!请默想此事。让你的心把握这点,思想在他生命的每一个阶段,他受的苦都是父定旨的;他生命的每一步都有那位伟大的自有永有者的认可。让你对耶稣的任何思想都和那位永远的,永远配受赞美的神联系在一起;因为耶和华说,他要“出来为我”,那么是谁派遣他的?答案就是他的父。

现在讲第二点。他从哪里出来?

我们要讲一讲伯利恒,我们的救主要生在伯利恒,这看来是合适,正确的,这是因为伯利恒的历史,伯利恒的名字,伯利恒的位置——在犹大中为小的缘故。

第一,基督生在伯利恒,因为伯利恒的历史,这看来是必然的事。对每一个以色列人来说,伯利恒这个小村庄是极宝贵的。耶路撒冷可能在宏伟方面超过伯利恒,因为它有圣殿,是全地的荣耀,“锡安山居高华美,为全地所喜悦。”然而围绕着伯利恒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总是给每一个犹太人带来甜美,让人得安息的回忆;甚至基督徒也会禁不住爱上伯利恒。

我想,我们看到圣经第一次提到伯利恒,那是一件悲伤的事情。在那里拉结死了。如果你们翻开创世纪35章,就会发现在16节是这样说的——“他们从伯特利起行,离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拉结临产甚是艰难。正在艰难的时候,收生婆对她说,不要怕,你又要得一个儿子了。她将近于死,灵魂要走的时候,就给她儿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拉结死了,葬在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恒。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统碑,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

这是一件很特别的事,几乎是预言性的。马利亚岂不可以把她自己的儿子耶稣叫作她的便俄尼吗?因为他要成为忧伤之子。西面对她说——“这孩子被立,要叫许多人心里的意念显露出来。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但尽管她可以把他叫作便俄尼,神他的父是怎样叫他的?便雅悯,在我右边的儿子。作为人他是便俄尼,就他的神性来说,他是便雅悯。这小小的事看来几乎就是一个预言,就是便俄尼——便雅悯,主耶稣,要出生在伯利恒。

但是另外一位妇女让这个地方受人称赞。那妇人的名字就是拿俄米。在后来的时候,可能就是雅各为他所爱的人立的碑已经被青苔覆盖,碑文都被淹没的时候,出现了另外一位叫拿俄米的妇女。她也既是一位喜乐的女儿,也是一位悲苦的女儿。

拿俄米是主所爱,所祝福的妇女,但是她不得不去到国外,她说:“不要叫我拿俄米(拿俄米就是甜的意思),要叫我玛拉(玛拉就是苦的意思),因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然而在她一切的损失当中,她并不是孤单一人,因为摩押女子路得紧紧跟着她,她那外邦人的血脉要和犹太人纯净,不受玷污的血脉联合在一起,这样就要带出主我们的救主,犹太人和外邦人伟大的君王。

路得记这本美丽的书卷,它的场景都是在伯利恒。就是在伯利恒,路得出去,在波阿斯的田里收拾麦穗;在那里,波阿斯看着她,她伏在她的主面前;在那里众人欢庆她的婚姻,在伯利恒的街道上,波阿斯和路得接受祝福,这祝福使他们多结果子,波阿斯成为俄备得的父亲,俄备得是耶西的父,耶西是大卫的父。最后这个事实让伯利恒蒙上荣耀的光彩——大卫,这位击杀非利士巨人,这位带领他这怨声载道的地方的民众脱离他们君王的暴政统治,后来得到心甘情愿的人民的一致同意,被加冕成为以色列和犹大的君王的大能英雄,他是出生在伯利恒,这个事实让伯利恒成为王城,因为君王由它而出。尽管伯利恒为小,它却大大受人敬重;因为它就好像我们欧洲的某个君主国家,只是以众多英格兰的王室成员从它那里出来闻名。那么,从历史来看,伯利恒要成为基督的诞生地,这是应当的。

但是还有一点,这个地方的名字有着某种意义。“伯利恒以法他”。伯利恒这个词有双重的含义。它代表“粮食之家”和“争战之家”。耶稣基督岂不应当出生在“粮食之家”吗?他是他百姓的粮,他们以他为粮,可以吃饱。就像我们的祖先在旷野里吃吗哪一样,我们也是在这地上靠耶稣活着。

我们被这世界弄得将要饿死,我们不能把它的虚幻当成粮食吃下。世界的豆荚可能可以满足世人像猪一样的口味,因为他们是猪;但我们需要更实在的东西,我们主耶稣被击伤的身体作成,在他受苦的火炉里烤制成的这当受赞美的天粮,是我们有福的粮。对沮丧的人,对最坚强的圣徒来说,没有别的粮是可以比得上耶稣的。

神家里最弱小的人,要去到伯利恒,要得他为粮,吃干粮的最坚固的人,去伯利恒要得这粮。粮食之家!除你以外,我们还可以在哪里得到滋养呢?我们试过西乃山,但在它陡峭的山坡上,并没有果实生长,在它布满荆棘的山头,没有麦子生长,是我们可以吃的。

我们甚至去到基督登山变象的他泊山上,但在那里,我们也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但是伯利恒,你是粮食之家,你这名字是名副其实的;因为生命的粮是首先在这里被交给人来吃下。

它也被叫作“争战之家”,因为对人来说,基督不是“粮食之家”就是“争战之家”。对义人他是粮,对恶人,他发起争战,这是按照他亲口说的话——“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罪人!如果你不认伯利恒是“粮食之家”,它对你来说就是“争战之家”。如果你不从耶稣的口里喝甘甜的蜜——如果你不像蜜蜂,从沙仑的玫瑰花吸取甜美的汁液,那么同样是这口,就要向你发出两刃的剑,与你反对;义人从中得粮的这口,对你来说要成为毁灭的口,你有祸的原因。伯利恒,粮食之家和争战之家的耶稣,我们相信,我们知道你是我们的粮。

哦!但愿一些现在正与你争战的人,可以既用耳朵,也用心来听这首歌——“恩典临地平安到,神人此后能和好。”现在讲以法他这个词,这是犹太人依恋,喜爱的那个地方从前的名字。它的意思是“硕果累累”,“丰富”。

啊!耶稣也是出生在硕果累累之家;我的弟兄,除了伯利恒,我多结果子,任何人多结果子的源头还会是哪里呢?我们糟糕荒芜的心,在被救主的血浇灌之前,是从来没有结过一粒果子,开过一朵花。是道成肉身使我们心里的土壤肥沃起来。他来之前,全地都是刺人的荆棘和置人死地的毒物;但我们多结果子,这是从他来的。

“我如青翠的松树,你的果子从我而得。”“我的泉源都在你这里。”如果我们好像栽在河边的树,按时候结果子,这不是因为我们生来就是多结果子,而是因为我们栽种在它旁边的河水的缘故。是耶稣让我们多结果子。他说:“一个人常在我里面,我的话语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荣耀的伯利恒以法他! 你的名字多么贴切!硕果累累的粮食之家,为神的百姓预备的丰富供应之家!

接着我们注意到的是伯利恒的地位。经文说它“在犹大诸城中为小”。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耶稣基督总是和为小的人在一起。他出生在“在犹大诸城中为小”的地方,不是在巴珊的高山,希伯伦的王座,耶路撒冷的宫殿里,而是在那卑微,却充满荣耀的伯利恒这座村子里。

在撒迦利亚书里有一句经文,是给我们一条教训的:——它说的是一个人骑着红马,站在洼地番石榴树中间。番石榴树是生长在山脚的,那骑着红马的人总是在那里骑马站立。他不是骑马站在山顶上;他是策骑在心里谦卑的人中间。主说:“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

今天早上在这里有一些小子——“在犹大诸城中为小。”没有人知道你们的名字,是不是?如果你们被埋葬了,名字刻在墓碑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它。那些经过的人会说:“这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从来不认识他。”你们也不大认识自己,不会看重自己,可能你们几乎不识字。或者如果你们有一些才能能力,你们也是遭人藐视;或者,如果你们不被人藐视,你们是自己藐视自己。你们是那小子中的一员。

基督总是降生那在为小当中的伯利恒。内心高傲的,决不会让基督进到他们里面;基督不是在内心高傲的人,而是在为小的人中间。大能,骄傲的灵从来没有得着耶稣基督,因为他是从矮小的门进来的,但他不会从高大的门进来。那心里破碎,灵里谦卑的人,他要得着救主,但其他的人却得不到。他不是医治王子和君王,但“他医好伤心的人,裹好他们的伤处”。想起这事何等甘甜!他是那为小的基督。“伯利恒 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

不想起另外一点,我们就不会继续,这就是,神的护理何等奥妙,在耶稣基督的母亲将要生产的时候,就把她带到伯利恒那里!他的父母住在拿撒勒,在那时他们为什么要远行?很自然的,他们是想留在家里;在这如此特别的情形下,他的母亲是不大可能愿意前往伯利恒;但是该撒奥古斯都下了一条命令,要向他们征税。那么让他们在拿撒勒交税好了。不,他要他们去到他们自己的城里,但是该撒奥古斯都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件事情?很简单,因为人筹算自己的道路,王的心掌管在耶和华的手中。正如这世界有千样的可能,这一切都集中在一起,成就了这件事情!

首先,该撒和希律争吵;其中一位希律被废除了;该撒说:“我要让犹大报名上册;让它成为一个省,不再是一个分开来的国。”这一定要做到,但这怎样才能做到?圣经说,这次报名上册是发生在居里扭作巡抚的时候。但是为什么这次人口普查要在这个特定的时候,比如说十二月举行?为什么不是十月,为什么人们不可以在他们居住的地方报名上册?他们的银子在哪个地方岂不都是一样的吗?是该撒突发奇想,但这是神所命定的。

哦!我们喜爱永恒绝对预定这个伟大的教义。一些人怀疑这一点是不是和人的自由作为相一致。我们知道是一致的,我们从来看不到这有什么问题;我们相信形而上学家们制造出难题;我们看不到我们自己的有什么难题。我们应当相信,人按自己想的行事,然而尽管如此,他总是按着神的命令行事。如果犹大出卖基督,是神安排他作的,如果法老硬着心,然而这是因为“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人按他的意志行事,但是神也按着他的旨意让人行事。不,不仅人的意志是在耶和华的绝对预定之下,而且一切事情,无论大小,都是出于他。那位很好的诗人写道:“无疑云彩驰骋,有神的护理作它的舵手;无疑橡树的根打结,这有特别的目的,神涵括一切,像空气充满全球。”没有任何或大或小的事情不是出于他的。夏天的灰尘沿着它的轨迹运行,受推动众星的那同一只手引导;露珠有自己的父亲,按着神的命令在玫瑰的叶子上滑动;是的,森林中的树叶被狂风席卷而去的时候,它们要落地的位置是已经定好的了,它们是不能越出半步。在大事上,在小事上,有神在,神在万事当中,按他自己意志所定行万事;尽管人努力要和造他的神对抗,然而他是不能。神用沙为屏障限定海的界限,如果大海一浪一浪升高,它却不能超越所定的通道。

每一样事情都是本于神,归于神,他引导众星,给麻雀装上翅膀,他统治行星,然而却移动原子,他发出雷鸣之声,却用西风发出喃喃细语,荣耀要归于他,因为神在万事之中。

这要带领我们到第三点:耶稣来是为了什么?

他来要“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非常特别的是,圣经说耶稣基督是“生来作犹太人王的”。很少有人是“生来作王的”,有人生来作王子,但很少生来作王。我想你们找不到历史上有任何婴孩生来就是作王的例子。一个人也许是威尔士的王储,他要等一些年,直到他的父亲去世,然后他们给他头上戴上冠冕,涂上圣油,还有其他愚蠢的东西,把他变作一位君王;但他不是生来就作王。除了耶稣,我不记得还有谁是生来就作王的;我们唱的这一句有强调的含义。“生来拯救你的百姓,生来一位婴孩,却是一位君王。”

从他来到地上的那一刻起,他就是君王。他不是等到成年才接过他的国;而是他的眼睛一接触到阳光,他就是一位君王;从他的小手抓住东西开始,他的手就是抓住权杖,他的脉搏一开始跳动,他的血开始流动,他的心跳就是王的心跳,他的脉搏就是君王的脉搏,他的血就是君王血脉的流动。他生来作王,他来“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

有人说:“啊!他来是枉然的,因为他没有行使他的统治;‘他到自己的地方来,他自己的人却不接待他。’他来到以色列,但是他没有作他们的掌权者,而是被‘藐视,被人厌弃’。被他们大家弃绝,被他到他们那里去的以色列遗弃。”哎,但是“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是因为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们全部就蒙神呼召。啊,不是的!他不是在肉身的以色列中作掌权的,而是在灵里的以色列中作掌权的,很多这样的人是已经服从了他。使徒们岂不是伏在他面前,承认他是他们的王吗?现在,以色列岂不尊荣他,以他为掌权的吗?岂不是所有在灵里作那“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后裔,就是那些有信心的人,承认大能的盾牌归于基督,因为他是全地的王吗?他岂不是统管以色列吗?是的,他确实是这样;那些不被基督掌管的人并不属于以色列。他来是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

我的弟兄,你有没有服在耶稣的权杖之下?他在你心中掌权,还是没有?凭这点我们可以认出谁是以色列人——基督是进入他们心里,作他们掌权的。

有人说:“啊!我按自己的意思行,我从来没有作过任何一个人的奴仆。”啊!那么你就是憎恨基督掌权。另外一个人说:“哦!我顺服我的牧师,我教会里的教职人员,或者我的神父,他告诉我的就足够了,因为他是掌管我的。”你是这样的吗?啊,可怜的奴仆!你不晓得你的尊严,因为除了主耶稣基督,没有人可以作你合法的统治者。另外一个人说:“啊,我承认相信他,我是跟从他的。”但他在你心里作王吗?你的意志受他指挥吗?他引导你的判断吗?在你困难的时候你寻求他的手引导吗?你切慕要荣耀他,把冠冕归给他的心吗?他是你的王吗?如果是,那么你就是以色列的一员,因为圣经写道——“他出来在以色列中作掌权的。”

感谢主耶稣!你在你的百姓心中掌权,你是永远掌权;除你自己,我们不要其他人掌权,我们不降服任何其他的人。我们是自由的,因为我们是基督的仆人;我们是自由的,因为他是我们的王,我们不晓得有什么捆绑和奴役,因为只有耶稣基督才是我们心里的王。他来“以色列中作掌权的”。我要提醒你们,他的使命还没有完全成就,这要直到那末后日子荣耀的时候。不过一阵你们要看到基督再来,作他的民以色列的王,不仅仅是作在灵里作以色列人的王,对于肉身是以色列的人,他也要掌权,因为犹太人要回到他们的土地上,雅各的支派要再次在他们的殿里歌唱;希伯来赞美的歌声要再次献给神,不信的犹太人的心要在真正的弥赛亚脚前融化。

出生时被东方人颂赞作犹太人的王,死的时候被一个西方人写上是犹太人的王的那一位,很快就要被各处的犹太人称为君王——是的,他要作犹太人的王,也要作外邦人的王,他作普世的君王,他的王权扩展到人所居住的全地,他的世代要与时间本身同等。他来在以色列中掌权,当他带着永远的荣耀在他的民中掌权,他就要作最确确实实的君王。

现在讲最后一点,耶稣从前来过吗?

我们回答,是的,因为我们的经文说:“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首先,基督的神性从亘古就有。“从太初。”在这之前,他不是隐秘,默不作声。那位新生的婴孩在很久之前已经行了奇妙的事;那位在他母亲怀抱里睡着的婴孩在今天为婴孩,但他是从亘古太初就有;他的名字还没有写在受割礼之人的日历上,尽管你不想这样,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

他从亘古就作在拣选中我们立约的头,“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

“他说,基督是我首先拣选的,然后在我们的头基督里拣选我们的灵魂。”他的百姓还没有生在这个世界上,他就作了他们在神宝座前的代表。他从太初就用他大能的手执笔,执万古之笔,写下他自己的名字,神永远儿子的名字;从太初他就与他的父签约,他要代表他的百姓以血还血,以伤还伤,以受苦还受苦,以痛苦还痛苦,以死亡还死亡;他从太初就献上自己,没有一丝怨言,从头顶到脚底流出血汗,被人吐唾液,扎伤,戏弄,撕裂,承受死亡的痛苦,十字架的苦楚。他是从太初就作我们的担保。我的心,停下来,发出惊叹!在耶稣里你从太初就有。不仅是当你生在这个世界上,耶稣就爱你,而是在还没有任何人存在的时候,他就喜悦人了,他常常顾念他们,从亘古到永远他爱他们。什么!相信的人啊,他如此盼望你要得救,他岂不会成就此事吗?

他从太初而出,要把我拯救,他现在会让我失丧吗?什么!他岂不是已经把我当作他宝贵的珠宝抓在他的手里,现在会让我从他宝贵的指头之间滑落吗?他在大山生成,深海的水道被制定出来之前就把我拣选,现在他会失去我吗?这不可能!

“永远不能抹去,我写在他手心上的名;我名要铭刻在他心里,带着不可磨灭的恩典记号。”

我肯定他不会如此长久爱着我,然后不再爱我。如果他要对我厌倦,他早在很久以前就对我厌倦了。如果他不是爱我像阴间一样深,像坟墓一般坚定,如果他不是把他的全心都给了我,我就可以肯定,他老早以前就要离我而去了。他知道我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他有足够的时间思想此事;但我是他拣选的,这有他的目的;尽管我是不配,如果他对我满足,这却不由得我抱怨。但他是以我为满足 ——他一定是以我为满足——因为他认识我已经很久,足以认识我的过错。我认识自己之前他已经认识了我;是的,我自己还没有存在,他就认识了我。我的体质成形很久之前,就被写在他的册子上了。“尚未有其一”的时候,他爱的目光就注视在我身上。我知道我是多么背逆他,然而他继续爱着我——“他过往对我的爱,禁止我去想,困难来临的时候,他会最终把我放弃。”不,因为,“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这就要直到永远。

第二,我们相信基督从太初就来到人当中,好让人可以仰望他。

不必停下来对你们说,那在日影之下行走在伊甸园里的就是耶稣,因为他喜悦与人同住;我也不会耽搁你们,向你们指出基督用立约的天使,逾越节的羔羊,如此遍布神圣历史当中的千千万万预表的各样不同样式来到他的百姓当中;我而是要向你们指出,我们主耶稣基督在为拯救我们,经历伟大的道成肉身之前,以人的样子出现在世界上的四次情形。

首先,我请你们看创世纪十八章,在其中耶稣向亚伯拉罕显现,我们看到,“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但他是向谁俯伏?他只向他们当中一个人说“我主”。在其他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他的荣耀最为夺目,因为他就是神人基督;其他两个人是被造的天使,一段时间取了人的样子。但这位是成为人的基督耶稣。“他说:“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你们要注意到,这个威严的人,这个荣耀的人,留下来和亚伯拉罕说话。第22节这样说:“二人转身离开那里,向所多玛去。”是两个人,你们会在下一章看到这点——“但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你们会注意到,这个人,耶和华,和亚伯拉罕有甜美的相交,容许亚伯拉罕为他将要毁灭的那城求情。他是以人的真实形象出现,所以,当他在犹大的街道上行走,这不并是他第一次成为人,“在幔利橡树那里,那时正热。”他就出现过。

还有另外一个情形,他是向雅各显现,你们会在创世纪32章24节看到这个记载。雅各的家人都走了,“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说:‘你名叫什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这是一个人,然而又是神。“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雅各知道这个人是神,因为他在第30节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在约书亚记。约书亚跨过窄窄的约旦河,进入了应许之地,准备要赶走所有的伽南人,看!这大能的神人向约书亚显现。在第5章13节我们看到——“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他的作为就像勇敢的战士),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是帮助我们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马上看到他的神性,因为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对他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如果这是一位被造的天使,他就会斥责约书亚,说:“我和你是一同作仆人的。”但不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约书亚就照着行了。”

另外一个值得留意的例子是记录在但以理书第三章,我们看到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被扔到烈火的窑中,这火如此猛烈,结果把扔他们进去的人都烧死了。突然王对他的谋士说——“我捆起来扔在火里的不是三个吗。他们回答王说,王啊,是。说,看哪,我见有四个人,并没有捆绑,在火中游行,也没有受伤。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尼布甲尼撒怎么会知道?全是因为那奇妙的人举止如此高贵威严,他有某种极大的影响,如此奇妙打碎了那吞噬人的火焰的牙齿,甚至它连神儿女的头发都不能烧焦。尼布甲尼撒看出他的人性。他不是说:“我见到三个人和一个天使。”而是说:“我见有四个完完全全的人,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那么你们看到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让我们留心片刻,就是这四件大事的每一件,都是在圣徒在尽极大的责任,或者准备要尽极大责任的时候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耶稣基督不是每天都向圣徒显现。雅各落在苦难当中,他才来见他;约书亚准备打一场正义的战争的时候,他才来见他。只是在异乎寻常的时候,基督才这样向他的百姓显现他自己。亚伯拉罕为所多玛代求的时候,耶稣与他同在,因为一个基督徒其中一样最崇高的工作就是代求的工作,当他代求的时候,他就可能见到基督。雅各摔跤,这是你们一些人从来没有尽的基督徒责任的一部分,所以耶稣没有常常临到你们。约书亚行勇敢的事的时候主与他相遇。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也是如此——因为他们忠于职守,他们落在极大逼迫当中,那时他临到他们说:“我要与你们同在,经过火焰。”

我们要与主相遇,我们就要进入某些特别的光景之中。我们一定要像雅各一样,落在极大的困难中;我们一定要像约书亚一样,大大努力工作;我们一定要有极大的代求的信心,就像亚伯拉罕那样;我们一定要像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一样忠于职守,坚定不移;否则我们就是不认识“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的那一位;或者我们就不能“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并且知道这爱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

甜美的主耶稣!你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你还不断地来。哦!愿你今天来,鼓励灰心的,扶助疲倦的,包扎我们的伤口,安慰我们的忧伤!我们求你来,征服罪人,制服内心刚硬的人,打破罪人情欲的铁门,把他们罪的铁栏击得粉碎!

哦!耶稣!请你来,你来的时候,请到我这里来!我是一个硬心的罪人吗?到我这里来,我需要你:“哦!愿你的恩典制服我心;也带领我来得胜;作我主心甘情愿的俘虏,歌颂你话语的荣耀。”

可怜的罪人!基督还在不断地来。他来的时候,他是去伯利恒。你心里有一座伯利恒吗?你为小吗?他要到你这里来。回家,用热切的祷告寻求他。如果你为罪的缘故哭泣,认为你太小,不会被他留意,小子,回家去!耶稣到为小的人这里来,他从亘古就来了,他现在来。他要来到你糟糕的破屋子里,他要来到你可怜的真是苦的心里;他要来,尽管你是贫穷的,穿得破破烂烂,尽管你一无所有,备受折磨,受到打击;他要来,因为他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信靠他,信靠他,信靠他,他要来,住在你的心里,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