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复活节讲章>正文

相信基督复活的证据

时间:2018-06-04 05:52:20    作者/供稿:保罗·华许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
神叫死人复活,你们为什么看作不可信的呢?(使徒行传26:8)
 
基督教的仇敌不约而同地把矛头对准基督复活,异口同声说这件事不是历史事实。他们这样做,是因为基督复活是整个基督教信仰的根基。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所信的便是枉然。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这些信基督的人仍在罪里,就是在基督里睡了的人也灭亡了。不仅如此,我们这些传讲基督复活的,就是为上帝妄作见证的,因上帝并没有叫基督复活而我们却见证上帝是叫他复活了。最后,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的生命就是浪费,实在是可怜。我们无端地受苦,毫无意义,我们因一个假先知的缘故而遭人唾弃仇恨,而这个假先知无力救我们。正如使徒保罗所说,“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我们自己承认,复活是基督教信仰的根基。若基督没有复活,我们的宗教就是假的。因此,我们应当问自己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怎么知道他真复活了?”我们为什么要信他复活了?下面,我们将讨论相信基督复活的两大理由,有两个非常重要但各不相同的渠道可以证明并让我们知道基督复活是真实可靠的历史事件。
第一,圣灵的启示:圣灵通过理性的光照和使人重生的工作,向人启示这个事实。
第二,历史和法律证据:围绕耶稣复活这件事,有许多客观的证据,它们可以证明基督确实复活了。
前者是基督徒信仰的绝对核心。后者则可以证实基督徒信仰是客观可靠的,为基督徒与非信徒对话提供了有效的工具。
 
圣灵的工作
 
当代福音派教会常常用空坟墓、基督仇敌找不到尸体、门徒的转变和其他历史证据和法律证据来证明基督复活的真实性。然而,尽管这些证据确实证明基督徒的信心既不违背逻辑也不抵触历史事实,这些证据都不是基督徒信心的真正根基。下面的事实说明了原因。
第一,使徒在讲道的时候没有使用这种护教学方法。他们没有努力证明基督确实复活了,而是努力宣扬基督复活的消息。他们的信心不在于自己能言善辩,而在于福音拯救的大能!这一点,在保罗致哥林多教会的书信中显露无遗:
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上帝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上帝的大能。
第二,贯穿整个教会历史,有数不清的人归信基督教,包括那些最伟大的智者和哲人。这些基督徒信基督,并非通过仔细研究复活的历史证据和法律证据,而是听见福音就信了。
第三,如果我们信基督复活是基于这件事的历史和法律证据,那我们如何解释那些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些证据的信徒的信心?我们如何解释原始部落基督徒的信心,他们不识字,根本不能依据历史论证基督复活?这些人宁愿忍受残酷的逼迫,甚至为主殉道,也不放弃自己无法用逻辑辩护的信仰。明白了这些真理,我们只能做出一个结论:尽管基督复活的历史证据和法律证据在很多方面都是有益的,但这些客观证据并不是基督徒相信复活之信心的基础。
那么,基督徒相信复活的基础到底是什么呢?基督徒怎么知道基督已经复活了?答案很清楚,就在圣经里。我们关于复活的真知识和坚固信心,是圣灵工作的结果:圣灵首先使我们重生,光照我们,我们才能认识基督。在我们获得新生的时候,上帝用超自然的方式让我们认识并相信耶稣基督的复活,相信基督教信仰是真实可靠的。我们知道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因为圣灵光照我们的思想,让我们能够认识圣经的真理,就是圣经为基督所作的见证。结果,我们信了是因为圣灵重生了我们的心,圣灵把这样的信心和对基督的热爱注入我们里面,就是这位启示给我们看见的基督。使徒保罗这样描述圣灵使人重生的神迹:“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穌基督的面上。”
凡重生的人,就无法否认耶稣基督的复活,正如无法否认自己活着。因上帝主权的命令和圣灵的见证,这件事对他们而言,成了不容辩驳的事实。那些逼迫基督教信仰的人很快就发现,“凡是感染了耶稣宗教的人,根本无药可救。”
我们所学到的这些真理很有用处,它们既是警告,又是指导。尽管护教学有其地位,但天国的扩展是靠传扬福音。人转变信仰归主不是通过我们的口才或逻辑推理,而是通过我们老老实实传福音,讲耶稣基督的降生、受死和复活。我们千万别忘了,我们的使命在“正常”人看来永远是愚笨人的差事,我们的劳苦永远是浪费时间,除非上帝的圣灵做工,照亮听众的理性,重生他们的情感。因此,我们必须拒绝依靠人的聪明,那不过是折断的芦苇;我们必须坚持一个真理:唯独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
 
历史和法律证据
 
一个人对基督的信心不在于他能否列举关于基督复活的历史证据或法律证据。基督教的成败也不在于信徒能否用护教学的方法或经典逻辑来护教。然而,我们必须明白、也必须宣扬基督徒信仰不抵触历史,也不抵触最高级、最纯粹的理性。假宗教喜欢编造形形色色的假故事,绘声绘色地向世人宣传某些道德教训, 但基督教认为这种做法本身就不道德。与这些假宗教不同,基督徒的信仰和耶稣基督的复活有坚实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事件,这些事件有充分的证据加以支持,这些证据与世俗历史学家所采用的证据,种类是完全一样的。
有些人说基督教的主张不符合历史事实,是神话传说;他们这样说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偏见和预设作祟,听不进事实证据的话。他们的逻辑是靠不住的:他们先认定复活是不可能的,然后推论任何支持复活的证据必定是假的,任何关于复活的主张都是愚蠢的推理或骗子的发明。
我们说“若不是上帝的恩典和圣灵重生的工作,没有人能够接受基督”的另一个理由是:罪人生来就仇视福音。凡是能忽视的,他就忽视;凡是不能忽视的,他就扭曲;凡是不能扭曲的,他就抗拒。换句话说,他会竭尽全力否认真理,无论如何也不愿顺服。我们不可能收集一切支持基督复活的证据,但我们将用一些篇幅来思考几点,以坚固信徒的信心,回答慕道友所提出的一些问题。
 
早有预言
 
耶稣基督的受死和复活不是突然临到的意外事件。这两件事早有预言,是必须的,为要成全上帝的旨意。耶稣复活之后对那些心存疑虑的门徒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基督这样受害,又进入他的荣耀,岂不是应当的么?”这句话明显说明基督受死和复活都是先知早就预言的事。
早在基督到来之前几百年,许多重要的旧约预言就明确启示了弥赛亚复活的真理。大卫预言,上帝必不将弥赛亚撇在坟墓中,也不会叫他的身体朽坏。先知以赛亚向前展望,看见弥赛亚为百姓承受罪孽乃至于死之后,上帝必大大赏赐他。在基督被钉十字架之前,基督早就亲自预言了他要受死并且复活。不信的犹太人让他用神迹证明他有权柄洁净圣殿,他就对他们说,“你们拆毁这殿,我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文士和法利赛人让他用神迹来证明他真是弥赛亚,他斥责他们不信,说自己必要复活:“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看神迹。除了先知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约拿三日三夜在大鱼肚腹中,人子也要这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头。”
这些预言证明,基督的门徒并没有编造一个复活的故事,好像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这样维持弥赛亚梦想不至于破灭。基督明明白白地多次预言自己要复活,连他的敌人也知道他说过这话。“次日,就是预备日的第二天,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来见彼拉多,说,‘大人,我们记得那诱惑人的,还活着的时候,曾说,三日后我要复活。”’
 
空坟墓
 
在众目睽睽之下,耶稣基督死了;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耶稣基督埋葬了一一不仅耶稣的门徒看见耶稣的受死和埋葬,他的仇敌也是见证人。由此,“坟墓空了”和“他身体不见了”成了基督复活的有力证据。从一开始,只需要把耶稣这个人的尸体公之于众,就足以毁灭基督教。设计谋害基督的犹太教领袖和钉死基督的罗马当局非常清楚坟墓的确切位置,并且有足够机会把耶稣的尸体挖出来示众。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向世人证明基督复活不过是—场骗局,那些使徒都是编造谎言、专走邪路的骗子。他们完全可以把基督教扼杀在摇篮里。他们为什么拿不出耶稣的尸体呢?
不信基督的人发明了三个理论来回答这个问题,这些理论全是一派胡言。
第一个理论是:耶稣并没有死在十字架上,只是昏了过去,罗马人宣布他死了,这是他们搞错了。后来,他被摆在凉爽的坟墓里,就清醒过来,逃了出去。十字架刑罚本身就足以反驳这个论点。耶稣在十字架上被罗马人用枪扎穿了胸膛,又经过专家仔细检查以后,才宣布死亡。即便他熬过了所有这些酷刑,也不可能有体力搬动那块封住坟墓入口的大石头。不仅如此,这样一个人居然能避开所有人的注意,逃到巴勒斯坦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隐姓埋名生活?这太不可能了。
第二个理论是:门徒把耶稣的身体偷走了,然后埋在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驳斥这个理论的证据来自两处。第一处是罗马士兵可靠的声誉。罗马士兵向来以道德高尚、纪律严明著称。第二处来自新约的叙述。新约说,基督受难期间以及基督死了以后,门徒伯得要死。圣经告诉我们,基督刚死,大祭司和法利赛人就求彼拉多,吩咐训练有素的罗马士兵将坟墓把守妥当,免得门徒来偷尸,散布基督复活的谣言。—群怕得要死的门徒,在一群训练有素的罗马士兵密切监视下,居然成功偷走了耶稣的身体,这实在是不可能。基督被钉的时候,门徒都逃走了,这证明他们根本没有勇气;而他们中间的领袖西门彼得甚至不敢顶撞那个说他是基督门徒的使女。大祭司说一整队罗马士兵都在值勤的时候睡死了,这也不大可能。实际上,要相信这些鬼话,比相信基督复活更需要信心!
第三个理论是:门徒走错地方了,看到的是另一个空坟墓。这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坟墓属于亚利马太人约瑟,他是公会的成员。正是他和尼哥底母,“一个法利赛人,犹太人的官”,这两个人预备耶稣的身体,葬在坟里。不仅如此,圣经告诉我们,那些从加利利一直跟随耶稣的妇女也知道坟墓的确切地点。假如门徒走错了地方,他们的朋友和仇敌当然会纠正他们的错误,带他们去正确的地方,把裹尸布解开,指着耶稣的尸体说他并没有复活。这个理论和其他理论一样漏洞百出,荒谬不经。
 
可信的见证人
 
一件事要证实为历史事实,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必须有见证人,见证人的人数必须够多,见证人必须诚实可信。我们必须明白:圣经关于耶稣基督复活的记录,满足所有这些条件。
第一,很多人亲眼见证了基督的工作、复活和升天,这是圣经记载的基础。新约每位作者都同意使徒彼得的话:“我们从前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他降临的事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新约诸位作者清楚地认识到第一手见证人的重要性。马提亚要被选为使徒,必须亲眼见过主耶稣,当在他们中间始终出入的时候,就是从约翰施洗起,直到主离开被接上升的日子为止。路加写福音书的时候,费了很多笔墨强调:他所写的是按着次序,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见”又传给我们的。使徒约翰的第一封书信,一开始就有力地声明基督与众使徒有紧密的关系一一他们亲眼见过、亲手摸过他,这种关系是他们教义的基础,也是他们向别人传福音的依据: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 看过、亲手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的喜乐充足。
任何一个心里没有偏见的人都应当明白,众使徒不仅与基督有活生生的亲密关系,他们不仅亲眼见证了基督的生活、受死和复活,他们不仅具有这种活生生的知识,而且他们知道他们必须让别人相信他们确实具有这种知识。他们希望世人知道,他们并非上了异端的当,而是亲手摸过复活基督的手、脚、肋旁。由他们与他相交,听过他的教训。最后,他们亲眼见他升到天上去了。
第二,一件事要证实为真实的历史事件,就必须有充足的见证人。简而言之,见证的人数越多,这件事越可信。旧约律法和新约给教会的命令都包含这个原则:一件事必须有两三个见证人,才能证实。基督的复活也满足这个要求。圣经说,有好几百可信的见证人在不同的场合遇见了复活的基督。在复活的礼拜曰,他在园中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然后向那些从坟墓回来的一群妇女显现。
就在同一天,革流巴和另一个门徒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他与他们同行。这天晚上,他又向彼得显现,然后向马可楼里的十位门徒显现。下一个礼拜天,他向十一位门徒显现,与多疑多马进行了那场著名的对话。那以后,他一次向五百多人显现,又向他同母弟兄雅各显现。到了时候,他又向彼得、约翰和另外五位门徒显现,当时他们正在加利利海边捕鱼。最后,他当着门徒的面,在橄揽山上升天。
有些人认为基督复活这件事缺乏足够的见证人。而读了圣经,我们会发现这种思想很荒谬,根本不能降低基督复活的可信度。就此,英国著名传道人司布真有力地见证说:
有许多重大事件记录在历史上,我们都深信不疑;而这些事件的见证人还不及基督复活见证人的十分之一,难道这还不足以打动您?大国之间签署著名条约、君王诞生、内阁发言、阴谋家的计划、刺客的行动,这些都曾是历史转折点,无人质疑它们的真实性,而这些事没几个人亲眼见证……。如果要否认【基督复活】这个事实,那就是一切见证的末日,我们就得郑重其事地宣告大卫急促的话:“人都是说谎的”;并且,从此往后,每个人都得怀疑旁人,只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说都不信;再下一步就是怀疑自己各种感官的见证;再往后,人会堕落到何等愚蠢的境地,我简直不敢设想。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我们知道,要证明某件事是历史事实,见证人必须证明自己人品可靠。换句话说,他们必须证明自己值得信任。众所周知,在整个基督教历史上,无数不信基督的人想方设法向新约见证人泼脏水,然而,他们从来不能从道德伦理的立场上证明这些人不诚实。怀疑者被迫转而攻击基督徒的心智,说基督徒是错觉和集体歇斯底里的受害者。
有些人说,门徒和初世纪很多犹太人心里愿意相信基督复活了,因此他们只不过是看见了自己想看见的东西。第一,犹太民族当时正遭受罗马帝国的压迫,生活凄惨。因此,耶稣时代的犹太人渴望弥赛亚到来,所以别人一说,他们就信了。之前已经有几个假弥赛亚从民中出来,许多犹太人跟过他们,这证明这些人轻信盲从。第二,耶稣多次预言自己要复活。再加上门徒深爱他们的老师,所以这些预言就滋生了错觉和集体歇斯底里。
有很多事实抵触这些流行理论。第一,多数犹太人不相信拿撒勒人耶稣是弥赛亚。耶稣在地上的工作和十字架上的受死,对他们来说,是姅脚石。耶稣十字架的信息已经让犹太人觉得讨厌,加上复活的故事,也不会让犹太人相信耶稣就是弥赛亚。不仅如此,这个理论没有考虑到一个事实:在几十年之内,多数基督徒都是外邦人,他们并没有任何期待弥赛亚的倾向。正如刘易斯和德马莱斯特所言,“(基督受死复活)这件事严重抵触犹太人的神学期待,并且与当时的世俗世界观发生真实的冲突。对犹太人来说,福音是绊脚石;对希腊人则是无稽之谈;他们的神学和宇宙观必须发生一场哥白尼革命,他们才能相信这是真实的。”
第二,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没有那种愿意相信复活的倾向,而且,我们可以断言门徒也和他们一样。基督复活之后,抹大拉的马利亚是第一个看见基督的人,然而,当她看到坟墓空了,她以为有人把主的身体偷走了,挪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后来,关于基督复活的消息越来越多,门徒还是不信。根据路加的记录,基督复活的消息“门徒以为是胡言”;马可说他们“却是不信”。当他们刚遇到复活的基督时,他们以为他是看园子的鬼,以马忤斯路上的旅客。门徒这些又糟糕又滑稽的误解根本不能靠他们自己消除,基督只好进一步向他们显现,仔细讲解律法和先知的道理给他们听。多马非得亲眼看见基督手上的钉痕、用指头探入那钉痕、用手探入他的肋旁,才消除自己的疑虑!因此,基督责备他们不信和心硬,说他们是无知的人,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他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这些事实很难支持怀疑者那种“门徒 本来就倾向于相信基督复活”的主张!
第三,也是最后一点,一个特定的妄想或幻觉通常仅限于个人。成百上千个见证人都受到蒙蔽,都出现幻觉,这种可能性极小。不仅如此,集体歇斯底里通常需要使用强大的政治机器或宗教机构操纵群众才行。然而,在基督的复活和福音这件事上,所有当权者都联合起来反对福音信息,竭尽全力加以污蔑。当时,那些传播福音的人多数是未受过教育的小民,没有什么政治、宗教或经济特权来推动他们的事业。
 
没有动机的谎言
 
关于基督复活的历史真实性,有一个论据常常被忽视,却极其有说服力。这个论据就是众使徒一生致力于传播福音,不论自己遭受多大苦难,蒙受多少损失。假如基督没有复活,假如这个故事是门徒编造的,那我们总能找出他们骗人的一个动机。他们撒这样一个弥天大谎,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呢?所有使徒和早期绝大多数基督徒一生贫苦悲惨,受尽羞辱逼迫,遭人仇恨,最后以各种方式殉道。使徒保罗说,“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又说,“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人经常为了骗取财富、沽名钓誉、攫取权力而编造各种谎言并大力宣传,假如基督徒是为了这些理由而编造了复活的故事,那么,当他们发现这样不能达到目的的时候,就应当撤回原话,甚至加以公开谴责。然而,历史证明,他们多数人经历了可怕的逼迫,最后宁可殉道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信仰,坚信基督复活,至死不渝。他们面对苦难和死亡的这种决心和毅力,只有一种解释,基督真的复活了,这是一个历史事实,众使徒和基督徒只是在讲他们亲眼所见之事。正如使徒约翰说,“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博爱思(James Montgomery Boice)写道:
“是什么让基督的门徒坚信基督复活?只能是复活这件事本身。如果我们不这样来解释门徒的信心,就必定面对历史上最大的谜团。 如果我们认为基督徒的信心是因为基督真的复活了,而且复活的主确实向他们显现了,那么基督教就是众人都能理解的常识,也为众人提供了坚实可靠的盼望。”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新约用妇女作见证人。如果骗子撒谎想谋私利,绝不会做这样的事。在新约时代和新约所处的文化中,人们认为妇女是不可靠的,她们没有资格出庭作证。然而,在所有四本福音书里,妇女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她们是耶稣基督复活最早的见证人。抹大拉的马利亚是第一个看见复活的主的人,也是第一个向别人见证说基督复活的人。实际上,众使徒都不信的时候,她第一个信了且顺服主,成了新约中的女英雄。礼拜天清早和抹大拉的马利亚一同去坟墓的那些妇女是第二批看见主的人,她们实际上是第一批接受基督命令把消息传开的人。假如新约作者想编造一个骗局,他们不会用这些妇女作主要见证人,而会选男人,因为大家都觉得男人更值得信赖。
 
门徒的转变
 
怀疑者否认基督复活的事实,必须克服一个最大的障碍:门徒的急剧转变。假如基督复活不是历史事实,而是一场骗局,那就无法解释众使徒和其他见证人品格和行为何以发生奇特转变。
基督复活前,门徒又胆小,又害怕,只顾自己保命。基督被捕时,他们弃主而逃。基督受审时,他们都矢口否认自己是跟隨他的。基督死后连续三天,他们心里充满不信和恐惧,躲在屋里不敢出门。在门徒当中,那些妇女反倒比基督所亲自委任作使徒的男子更勇敢,更有盼望。正是这些妇女礼拜天一早就去坟墓探视,而这时候,那些男人全缩在马可楼上。并且,正是这些妇女首先相信并四处宣扬基督复活的消息,而那些男子却因怀疑而噤口不言。
然而,基督复活后,一切都变了。还是这些男人和妇女,他们一下变得勇敢不屈,竭力捍卫信仰。我们在使徒行传看到,他们站出来抵挡全世界,用福音和耶稣基督复活的消息“搅乱天下”。
犹太人和外邦人中最有权势的宗教领袖和政治首领命令他们“总不可奉耶穌的名讲论教训人”,这时候,这些基督徒挑战这些领袖的权威,坚定不移地献身于基督和基督的教训。使徒彼得和约翰大声对公会说:“听从你们不听从上帝,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
尽管他们被威吓、遭鞭打、下监、孢道,但基督的门徒总不放弃信仰,也不停止传扬他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仅仅一代人的时间,这些因信基督复活之真理而壮胆放言的男男女女就把福音传遍了当时的整个世界。他们没有政治、宗教或经济权力,也没有学历文凭,但他们却改变了全世界。这种变革之剧烈,没有任何政治或军事机器可以与之相比。假如基督没有复活,那如何解释他们生命的剧烈转变,以及他们执行使命的巨大成就?托雷写到,“肯定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才会导致这些人如此彻底、如此剧烈的转变。若不是基督真的复活了,若不是他们真看见了复活的主,我们根本无法解释这种转变。”
 
仇敌的归信
 
耶稣基督的门徒在他复活之后所发生的彻底转变,不是怀疑者的唯一问题。怀疑者还要解释那些原先反对耶稣和逼迫基督徒的人为什么也跟着转变了信仰。若不是基督复活了,基督教怎能影响那些最早的和最大的反对者一一尤其是耶稣同母的弟兄们以及恶名昭彰的大数扫罗?圣经明确地告诉我们,在耶稣活着的时候,雅各和犹大都不信他,他们公开反对耶稣和耶稣的事业。实际上,耶稣的亲属大老远从拿撒勒赶到迦百农,特意来抓他回家,因为他们以为他“癫狂”了。然而,耶稣复活之后,这两兄弟都彻底转变了,成为早期教会的领袖。在他们书信的开头,他们说自己是主耶稣基督的奴仆,由此可见,他们已经完全献身基督,服基督的主权。他们已经从不信的反对者,变成忠诚的仆人,甘心献上生命服侍基督。怎么解释这样的转变?我们只能接受圣经的见证:他们见过复活的基督!
早期教会另一个仇敌的归信给使徒所传基督复活的事增加了分量,这个人就是大数的扫罗。根据使徒行传和扫罗自己的记叙,他本是元始基督教最凶恶的仇敌。扫罗自己无知,不信基督,认为拿撒勒人耶稣不过是一个冒牌货,是亵渎神的,并且认定凡跟从耶稣的都该下监。使徒行传最开始提到他的时候说他喜悦司提反受害。然后,我们读到他去见大祭司,“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然而,在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扫罗彻底转变了。上帝让他相信耶稣就是以色列的弥赛亚,奉基督的名受了洗,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他是上帝的儿子。凡听见的人都惊奇说,“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不是这人么?并且他到这里来,特要捆绑他们带到祭司长。”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信基督的犹太人教会,听说那从前逼迫他们的,现在传扬他原先所残害的真道。然而,扫罗从前迫害教会甚严厉,信徒都怕他,不敢和他相交。惟有巴拿巴接待他,领去见使徒,他们才信了他的见证。这样,大数的保罗,基督教最大的仇敌,成了基督教最大的护教者和宣教士。威廉•尼尔 (WiUiam Neil)写道:“有一个历史事实无可质疑:这个疯狂逼迫拿撒勒人耶稣的家伙,这个离开耶路撒冷时‘口吐威吓凶杀的话’的扫罗,在进入大马士革的时候,精神和身体都垮了,躺在床上半死不活,而他一恢复元气,就摇身一变,成了基督教舞台上的主角,开始竭力捍卫基督教,而这本是他发誓要根除的东西。”既然怀疑基督教的人不能否认扫罗归主以及扫罗生命彻底转变的历史事实,那就应当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两千年过去了,教会还在等!

历史上无数的基督徒
 
在基督教初年,高尚的法利赛教师迦玛列对公会说了一些关于基督徒的话,这些话很有智慧,我不吝篇幅全部引述于此:
以色列人哪,论到这些人,你们应当小心怎样办理。从前去大起来,自夸为大。附从他的人约有四百。他被杀后,附从他的全都散了,归于无有。此后报名上册的时候,又有加利利的犹大起来,引诱些百姓跟从他,他也灭亡,附从他的人也都四散了。现在我劝你们不要管这些人,任凭他们吧。他们所谋的所行的,若是出于人,必要败坏。若是出于上帝,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上帝了。
在耶稣基督来之前,以色列民中已经出现了两个假弥赛亚。都吸引了一帮人跟随他们,但他们一死,这些人很快就散了,再也不能兴风作浪。因此,迦玛列认为,如果拿撒勒人耶稣不过是一个人,如果耶稣的复活是一场骗局,那跟随耶稣的这些人也会很快作鸟兽散。然而,迦玛列智慧地指出,如果基督复活的故事是真的,那耶稣就是弥赛亚,他的运动必将持续下去,那些反对耶稣的人就是攻击上帝了。过去两千年的人类历史显然证实了迦玛列的论点。
耶稣基督复活的最大证据就是基督教信仰一直不断地在历史中延续,教会在全世界各个民族、部落和人群中活着。当前,有数以十亿计的人见证自己与耶稣基督有活生生的关系,不约而同地说基督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我们要注意,这些人并不限于某些民族、某个政治经济或某些文化圏子,这些人来自各个民族、各个政治经济阶层、各个文化水平的人群。早期教会由五湖四海、各式各样的人组成,若不是基督信仰,他们根本不可能聚集在一起。有希腊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唯有基督是包括一切,又住在各人之内。今天的基督教也是如此。
我们还要注意,无数的男人、女人、孩子为了跟随基督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乃至牺牲自己的生命。有数据估计,殉道的基督徒人数已达五千万。还有一些人认为真实数字比这个大得多。这一切都让我们回到一个无情的问题:他们如此前仆后继,勇于献身,理由何在?基督教会周围全是仇敌,它们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消灭教会,教会怎能一直延续下来?由不得人不信,在那个礼拜天的上午,就是那些妇女发现坟墓前面石头滚开的那个上午,真的发生了一件大事!【选自《福音的大能与信息》,标题自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