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受难圣餐>正文

爱就是双重标准

时间:2018-01-08 05:18:39    作者/供稿:王怡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亲爱的弟兄姊妹,什么是爱?爱就是双重标准。爱就是不平等条约。爱就是他可以骂你,你不能骂他;他可以伤害你,你不能伤害他;他可以不尊重你,你还要尊重他。爱就是你和他约会,他可以迟到,你绝不可以迟到。爱就是他记不得你的生日,你偏要记得他的生日。

今天,是纪念主耶稣设立圣餐,并为他的门徒洗脚的日子。但是,让我们先来看福音书中,另一个洗脚的故事(路7:36-47)。

有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同他吃饭。城里有个女人,是个罪人,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吃饭,就拿一瓶香膏,来站在耶稣背后,挨近他的脚哭,眼泪滴湿了他的脚,又用自己的头发擦干了,还不住地吻他的脚,并且抹上香膏。

那个法利赛人看见了,心里就嘀咕,说“这人肯定不是先知,因为吻他脚的是个不洁的坏女人,他却不知道”。

耶稣看穿他的心思,就对他说:“一个债主有两个债户,一个欠五百银币,一个欠五十,都无力偿还,债主就把两人的债都豁免了。他们之中哪一个会更爱他呢?”

那人回答说,“我想是那个多得恩免的。”耶稣说:“你判断的对”。又对他说:“你看见这女人吗?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湿了我的脚,用头发擦干。你没有和我亲嘴;但这女人,自从我进来,就不住地亲我的脚。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蒙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那赦免少的,爱也少”。

这才是正常的故事,是仆人来洗主人的脚,罪人来洗救主的脚。哪有债主跑到债务人家里,给他洗脚的呢。哪有公司总裁跑到应聘者家里,面试前先给他洗脚的呢。耶稣不是责备那没为他洗脚的道德标兵,却夸奖那为他洗脚的风尘女子吗?所以,被称为“宗教改革晨星”的威克里夫,批评罗马教宗,说,耶稣为他的门徒洗脚,教宗却让信徒吻他的脚。显然,中世纪的教宗效法的,是上面这个洗脚的故事。如果主耶稣不曾在逾越节的晚上,俯伏弯腰,为要出卖他和不认他的人洗脚。那么,罗马教宗就没有罪了。

让我们再看《箴言》30:21-23。那里说,“使地震动的有三样, 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就是仆人作王;愚顽人吃饱;丑恶的女子出嫁;婢女接续主母”。

如果仆人作了王,天地都会摇晃。那么,当主人成为奴仆,当奴仆接受主人的服侍时,大地又如何担得起呢。当上帝成为一个人,用手巾束腰,向本该下地狱的人提供“跪式服务”时,这天地岂不应该坍塌,这宇宙岂不应当解体吗。

那个晚上,让我惊讶的是,世界为什么没有在那一刻毁灭,太阳为什么没有在那一刻坠落,江河为什么没有在那一刻倒流?

那个晚上,在遥远的地方,为什么汉朝的皇帝依然在草菅他的百姓,非洲的酋长依然挖出每一个俘虏的心脏?

我想,这章经文告诉我们两个原因。

第一是“父将万有都交在他手里”(约 13:3)。今晚,我强调的重点,不是“耶稣如何为门徒洗脚(HOW)”,而是“为门徒洗脚的是他们的主(WHO)”。最惊人的奥秘,是他拥有无上的权柄,这恰恰是他弯腰下来的原因。不是他的缺乏,使他弯腰;是他的丰盛,使他弯腰。

第二是“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份了”(约 13:8)。洗脚不但与创造有关,更与救赎有关。那个晚上,洗脚与圣餐一样,都指向新约的恩典。

今天骑车来教会,路上看见公交站台,有一幅女人洗澡的广告。人类为什么会堕落到这个地步呢。一个女人,她身上的美,本该成为无瑕疵的、基督新妇的代表,她却当着几百万人的面裸露自己,而那几百万人也喜悦这样去行。这座城市联合起来,羞辱男人和女人里面的“神的形象”。而我呢,我是传道人,所以我扭过头去。但我知道自己心里,永远都有一个声音在试图说服自己,不要扭头。我知道自己一生都要靠主恩典,才能脱离这世界和世界上的情欲。

所以我在路上,就问主,这肮脏的世界为什么还不毁灭?你为什么容忍人类堕落到这个地步呢,容忍他们将一个男人和另一个男人的苟合,称之为“婚姻”?

那个晚上,基督在上十字架之前,为门徒洗脚。他用惊人的卑微,回答了这一切天问。这群奴隶,有哪一点配得上主人为他们洗脚呢?他却用默然的爱,托起这个受宠若惊的宇宙,饶恕这个大逆不道的世界。

若不理解上述两点,我们对“效法基督的榜样”就会产生错误的理解。

什么是信主,信主就是仆人作王;什么是受洗,受洗就是丑恶的女子出嫁。

那个晚上,是一场真正的废奴运动:当主人像奴仆一样为人洗脚时,奴仆就获得了自由和尊严。我听见有姊妹问,怎么才能爱上做家务呢。那个晚上,是我们爱上厨房,爱上工作,爱上一个卑微的职位的,唯一正当的来源和充足的理由。

那个晚上,基督签署了一份真正的不平等条约:当耶稣说,“我是你们的主,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这显然不公平。就算我们照着行了,也不能称之为“效法”。因为“谦卑”的涵义,对基督和对我们而言,是完全不同的。主人的谦卑,是指他“降到自己本来不是的那个位置”。仆人的谦卑,是指他“回到自己本来就是的那个位置”。基督的谦卑是降卑;我们的谦卑是悔改。事实上,我们这一辈子,都难以在亲人、同事、邻舍和同工面前,回到我们本来的位置。一个信靠十字架的人会说,我的罪孽,就是依然高看我自己。

请容我这样说,我们根本无法真的效法基督,我们只是按着一个被无限降低了的标准,在某种相似的意义上,照着基督的吩咐去行;基督就按着他的义(而不是我们的义),算我们效法了他。

就像我和孩子打乒乓球,他把球扔在台上发过来,这个算不算,我说算。他接了两次球,才打过来,我说也算。他发球没成功,我说这个不算,你还可以重发一次。

我和他打球,是双重标准。我们之间有一个不平等条约。

亲爱的弟兄姊妹,什么是爱?爱就是双重标准。爱就是不平等条约。爱就是他可以骂你,你不能骂他;他可以伤害你,你不能伤害他;他可以不尊重你,你还要尊重他。爱就是你和他约会,他可以迟到,你绝不可以迟到。爱就是他记不得你的生日,你偏要记得他的生日。

你说,这怎么可能。让我们回到那个逾越节的晚上吧。爱的不平等的源头就在那里。那个晚上,是基督为我们洗脚,我们从来没有为基督洗过脚。但我们若为别人洗脚,基督就算我们是为他洗过脚了。

那个晚上,是基督为我们上十字架,我们从来没有为基督上过十字架。但我们若信基督的十字架,基督就算我们在他里面上过十字架了。

那个晚上,是我们背叛了基督,基督从来没有背弃过我们。但我们若信他的赦免,基督就仍算我们是忠心的仆人。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个夜晚太不公平了。事实上,这是人类史上最不公平的一个夜晚。

那个晚上,主人降卑,让仆人作了王,接受帝王式的服务。

那个晚上,新郎用他的血,娶了丑恶的女子,让她得着王后的位分。

解经家摩根这样说,当耶稣弯腰的时候,彼得看出他穿的是奴仆的衣服。当耶稣站起来后,彼得看出他穿的是君王的衣服。所以,晚年的彼得,这样劝勉教会的弟兄姊妹,愿上帝也藉着这话劝勉你们:“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5:5)

彼得的意思是,你们都要穿上奴仆的衣服。在基督里,这就等于穿上了君王的衣服。而且,这是你们脱离奴仆身份的、唯一的道路。

王怡,
2013 年3月28日圣餐日晚间掰饼证道(约13:1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