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受难圣餐>正文

耶稣的苦难

时间:2016-11-22 03:36:47    作者/供稿:    来源:王天鹏的博客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引言

53:1  我们所传的(或作“所传与我们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53:2  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乾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 

53:3  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 

53:4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 神击打苦待了。 

53:5  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53:6  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53:7  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注:或作“他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 

53:8  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呢? 

53:9  他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 

53:10  耶和华却定意(注:或作“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耶和华以他为赎罪祭(注:或作“他献本身为赎罪祭”)。他必看见后裔,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 

53:11  他必看见自己劳苦的功效,便心满意足。有许多人因认识我的义仆得称为义,并且他要担当他们的罪孽。 

53:12  所以,我要使他与位大的同分,与强盛的均分掳物。因为他将命倾倒,以至于死。他也被列在罪犯之中。他却担当多人的罪,又为罪犯代求。 

 

这是在耶稣受难之前七百多年以赛亚先知的预言,关于耶稣基督的苦难,是新约圣经非常重要的核心内容之一,在旧约中也早已预指。创世记三章15节:“女人的后裔要伤你(蛇)的头,你(蛇)要伤他的脚跟”,当人类犯罪时,神就启示“女人的后裔”——耶稣基督——要经历被伤脚跟的苦难。由此,在旧约神学中的祭祀礼仪,被杀的羊羔和牛犊、碾碎的麦粒,皆意指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替罪代罚。

在保罗的神学中,“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是占据绝对核心地位的(林前2:2;加6:14),使徒们都亲身经历了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的过程,彼得说:“他并没有犯罪,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我们)便得了医治,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前2:23-25)彼得是对耶稣受难印象最深刻的一位,他知道耶稣受苦的原因、更清楚耶稣受难的过程。而约翰则这样表达:“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得份”(启1:9),约翰将耶稣的苦难与门徒的生命经历联系起来,他知道耶稣苦难的意义,因此他也能发出最合乎生命需要的劝勉。

奇怪的是,虽然耶稣所受的痛苦与羞辱是极其深重的,但四位福音书的作者却都没有加以任何的渲染,不但如此,他们似乎尽量避免对耶稣受刑惨状的细节描述,他们有一种默契,就是对耶稣受难的过程皆采用白描的手法,质朴的几乎像笔尖淡淡划过一样,对人的视觉感官毫无冲击力,也许正是如此的轻描淡写,才激发出人们对耶稣苦难的无尽怀念,圣灵赐给作者的智慧,是隽永难以挥去的,它不在字面表达,而是在人的心灵里表达。

没有人能够代替耶稣,也没有人能有耶稣的经历,所以耶稣的苦难对于信徒而言,实在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每每谈论耶稣的苦难,就显出人的思维和语言的局限,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把耶稣的苦难完全体会,再整全地表达出来。然而,那是基督信仰的一杯烈酒,当年耶稣已经义无反顾的一饮而尽,对于今天的我们,岂能只是浅尝余味?故此,让我们怀敬畏的心,去靠近各各他的十字架,看看十字架上的耶稣,他的挣扎、残喘和撕裂的呐喊。这是一条无法回避的路,是主耶稣已经走过的路,他的榜样和呼召,都在这条路上显明出来。

 

二、耶稣的四重苦难

1、耶稣肉体的痛苦

很多人不愿意相信耶稣是神,就是因为耶稣曾经是一个人,他有出生,会成长,并经历死亡,这跟神的概念真是相去遥远。

耶稣的肉体到底有什么样的痛苦?当我们提起他肉体上的痛苦时,我们会直接联想到他受刑的过程,头戴荆棘冠冕、身体被鞭抽的伤痕累累、双手被长钉穿透......这些外在的刑罚足够摧毁一个健康的身体,以致于失去生命。这是一种“极致的痛苦”。然而,当我们谈论耶稣肉体所经历的痛苦时,真的是这样简单而粗放的吗?耶稣的十字架以及之前所经历的种种酷刑和折磨固然给肉体造成极重的痛苦,但如果我们再作一些深入的思考,显然就耶稣而言,他所经历的肉体上的痛苦是远不止这些的。

(1)自我限制的痛苦

耶稣是神,他却取了人的样子,披上了人性。屈哥登说“神让耶稣取了肉身的形状,为的使他可以死。”

曾经,有一个生活在名不经传的小地方——拿撒勒的少女,天使对她说:“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他取名叫耶稣。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神要把他祖大卫的位给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他的国也没有穷尽”(路1:30-33)。这段话实际上有许多难解的地方,人怎么可能直到永远呢?人的国怎么可以没有穷尽呢?即使是大卫本人,不也已经埋葬坟墓上千年了么?随着故事的推进,在异乡伯利恒,这位少女和他的丈夫在仓促中,生下了他。他们夫妻好像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他们的孩子,他的到来,看起来真像个意外。马槽,成了幼小婴孩耶稣第一张床榻,就他的待遇而言,他似乎与畜类同等。

马丁路德说:“超越宇宙的耶稣,却成了躺卧在马槽中的婴孩;他用全能的命令托住了万有,却安静地依偎在马利亚的怀抱中。”

从这一刻开始,他会哭、会饿、会渴、会痛、甚至会死,接下来三十三年光阴所发生的故事,都在证明这一点。不久,他就随父母逃难埃及,因为希律王的屠刀要伤害他,之后他又寄居在默默无闻的小山村——拿撒勒——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地方,有解经家说,他至所以成为拿撒勒人,固然有旧约的口传预言,但更重要的是,上帝借那块地方隐藏他的身份,免除他成长路上的许多灾难。

神成为如此卑微的人,这中间的差距我们无法想像,这样的数学题我们也从没做过,要经过多少个方程式、要用多少次方才可以将它们对等起来?没有人知道,答案在耶稣那里。他到底给自己设置了多少自我限制的条件,圣经没有用计算机的方式告诉我们的,而是要我们用心算。

    (2)自我约束的痛苦

谁有独处干燥的巴勒斯坦旷野四十昼夜不吃不喝的经历?这种超出生活经验范围的事情离我们总是那么遥远,难以想像。但我们都有一种共同的思绪,就是当我们越发需要的时候,我们自我约束能力就越差。人类历史证明,求生的欲望,可以完全俘虏人的自我约束力。没有谁宁愿选择死亡,而放弃生存下去的机会,特别是在独处、不难堪的情景之下。

杨腓力在《耶稣真貌》加略山片断中这样写到:当我读到福音书中有关耶稣被逮捕、遭折磨,以及被处死的记载时,我仍然测不透上帝的儿子在地上所忍受的污辱和羞耻:赤身露体、遭鞭打、被吐唾沫、被打耳光、戴荆棘冠冕。

犹太领袖以及罗马当局都想嘲笑和戏弄耶稣,弥赛亚吗?太棒了,讲一段预言来听听吧?(随即给他一巴掌)哎呀,痛吗?是谁打你的呀?说说看呀,先知大人,你是弥赛亚,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说自已是君王?好啊,老大,那就接招吧!我们不是都知道国王是怎么回事吗?叩见国王吧!怎么搞的?没有冠冕?那怎么行呢?来呀,快给他一顶冠冕?(兵丁就拿荆棘冠冕戴在耶稣头上)歪了一点?没问题,我来给你戴正(用苇子去拨正、并敲打)喂,别动!哈!老天,我们太客气了!来披上一件外袍吧!——至少把你血淋淋的背盖起来,国王怎么啦?为什么有一点发抖呢?

一整天都是如此,从大祭司的院子里玩欺凌装瞎子游戏,到彼拉多和希律的卫兵们专业行凶,再到步履蹒跚地走在前往加略山的看客们的粗鲁和辱骂,最后在十字架上不但要听下面人们的讽刺,甚至连旁边一同钉十字架的强盗也来嘲笑他:“你不是自称弥赛亚吗?那么,从十字架上跳下去吧!你如果不能救自己,怎能救我们呢?”

杨腓力说:“我一向对上帝在整个历史所呈现出的自我约束深感惊讶,有时甚至公开质疑。”是的,就如一位神的仆人所说的,耶稣十字架上的痛苦,不仅仅是肉体的,还有挑战他肉体的那股力量,因为他原本都可以做到、且可以做的,但他竟然一件也没行出来。

 

(3)自我隐藏的痛苦

在这个个性张扬的时代,没有人愿意默默无闻过完一生的光阴,特别是在你有能力表现自己的时候。

杨腓力说:“他们(福音书的作者)略过他一生十分之九的时间,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提到耶稣的身体状况,所以我们不知道他的身材、体态或是眼睛的颜色,甚至对他家人的记载也不够清楚,学者们到今天甚至还在为他是否有弟兄姐妹而争论。”

他们记录耶稣时,似乎总是在即将达到高潮的时刻戛然而止,重而又恢复到原态。福音书记载了二件印象深刻的事情,五饼二鱼神迹之后,从犹太各处的人蜂拥而来,他们都抱着一个目的,要强逼耶稣作王(约6:15),而耶稣随后一段近乎奇怪的言论,让他们一个个扫兴离去。路加福音七章记载,耶稣叫拿因城寡妇的儿子死里复活之后,有极多的人高喊:“有大先知在我们中间兴起来了”,而随后耶稣却谈到了监狱中的约翰,言语间流露深深的落寞与无奈。耶稣似乎常常处在一种矛盾当中,他渴望人们相信他,但不是在他风光的时候,而是在另外的一种意境里。

新约的作者这样记载耶稣生平:

他贫穷;

“天空的飞鸟有窝,地上的狐狸有洞,人子却没有枕首之地”(太8:20)

“......他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林后8:9)

他孤单;

“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吗?”(太26:40)

“我们向你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啼哭。”(路7:32-33)

他软弱;

“他因软弱被钉在十字架上,却因神的大能,仍然活着。我们也是这样同他软弱,但因神向你们所显的大能,也必与他同活。”(林后13:4)

“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彼前2:23-24)。

他成为奴仆;

“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舍命,人多人的赎价。”(可10:45)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

他成为罪;

“神使那无罪的(不知罪),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

他成了咒诅;

“基督既为我们受了咒诅,(受原文作成)就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都是被咒诅的。”(加3:13)

他舍了自己;

“他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多2:14)

耶稣似乎注定就不给自己幸福的机会,福音书中唯一一次记载他的欢乐(路10:21),也是带着些许讽刺的意味,连普通人所理解的快乐,对他而言也都是那么奢侈。他定意要将自己隐藏在以赛亚先知预言的意境中(赛53章),即使有机会,他也从不选择离开。

福音书对耶稣还有一种时限性的描述,当耶稣行出大神迹时,他常常不允许别人去传讲它,而他给出的理由,是自己的时间还没到。他似乎活在一个时间的线圈里,不能够越雷池半步。他人生的每个节点,每段旅程,好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他有时候似乎是一个“不自由”的人,他不能有自己的喜好、不能有自己的爱情与婚姻、他不能偶尔放纵自己、他更不能轻易的与世俗妥协,他的人生就好像一个器皿,要盛装整个世界所需要的怜悯与慈爱、同时也要盛装天父的旨意和使命。

耶稣到底如何隐藏了自己?以上这些并不是最好的理由。福音书也没有确切地一一细说,但答案依然是非常清晰的:他在世三十三年,生活在他身边的人,没有一个真正认出他真实的身份。特别是在十字架上,他几乎废掉了自己一生在门徒面前建立起来的高大形像,那个时候,他们都用实际的行动来证实了这一点。耶稣隐藏了自己,也展示了自己,在这个角色转换的过程中,我们都难以理解他所承受的,这种“极致的痛苦”,非他莫属。

 

2、耶稣情感的痛苦

(1)同胞

耶稣有故乡么?如同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摩西一样,一生都怀揣美丽的归乡梦?圣经的确有这样的记载:“他到自己的地方来......”(约1:11)。作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他的确传承着祖先的故乡梦。别是巴的垂丝柳树(创21:33),麦比拉洞穴里先辈的骸骨,(创23:1-18)这些都是他归乡梦组成的内容。

上帝在广袤的宇宙中为耶稣预备了一个故乡——在银河系五兆个星球中,他挑选了一颗并不起眼的,他仿佛定意要将自己居所的楔子钉在了这里。

然而,圣经接下来告诉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是,“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一个经历数千年的等待,换来的是一盆冰冷的水。

福音书随处可见这样的记载,耶稣除了帮助人解决困难时,其他的时间大部分都不受欢迎。他重要的教导(譬如说:身体与圣殿;生命与粮食;肉与血;重生与活水等等),几乎没有人能听得懂,即使是他最亲密的门徒,也无法理解。他的人生似乎充满挫败感,福音书几乎每一页都有这样的记载:“我要跟你说什么呢?要说几次呢?我要怎么做你们才会相信呢?”他时而忧伤,时而沮丧,时而忧虑,时而恐惧......他非常孤单。

以下是他的爱徒记载他在世时所面对的各种艰难的处境:

他要受逼迫(约5:16)

犹太人越发想要杀他(约5:18)

众人要强逼他作王(约6:15)

耶稣早早知道犹大要卖他(约6:71)

接连三次提到犹太人想要杀他(约7:1、19、25)

两次提到有人想要捉拿他(约7:32、44)

耶稣两次提到他们要杀他(约8:37、40)

他们要拿石头打他(约8:59)

再次要拿石头来打他(约10:31-32)

他们又要拿他(约10:39)

连门徒都知道犹太人要拿石头打他(约11:8)

从那日起,他们就商议要杀耶稣(约11:53)动机从激情杀人转换成预谋杀人。

祭司长商议连拉撒路也要杀了(约12:10)杀机升级了。

耶稣预言有人用脚踢他(约13:18)

审判厅里,他接连受掌掴和鞭刑(约18:22、19:1、3)

除了要面对以上这些危险,耶稣还遭遇各种诬陷:有人说他是“被鬼附着的”(约7:19-21、8:48、10:20;也有人说他是个“疯子”(约10:20);还有人诬陷他说了“僭妄的话”(约10:33);有人骂他是罪人(约9:24)、有人讥笑他要去自尽了(约8:22)。

而面对这些危险和讽刺时,耶稣的选择往往是“退”(约6:15)、“躲”(约5:13、8:59)、“逃”(约10:39)。有一位神的仆人说:“从福音书记载的角度看耶稣的行为,发现耶稣身上很少有犹太民族固有的彪悍与坚毅,若没有十字架,很难发现耶稣的勇敢竟然是如此的恒忍与深沉。”

然而,即使面对如此冷酷的现实,他心中依然没有任何的仇恨,他被挂上十字架的第一句话这样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他如同一块海绵,每日在吸允着人间的仇恨,他用自己情感深处的伤口,来预备人类终极的安慰之处。

(2)朋友     

《最后的晚餐》这幅油画将那一夜的情景很生动的表现出来。在一个光线阴暗的房间里,耶稣与十二个门徒共进晚餐。刚开始的时候,他先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自己脱了衣服,束起腰来为门徒洗脚,这个动作让门徒都惊呆了,彼得表现出最强烈的抗拒(约13:6-8),经耶稣的解释之后脚算是洗好了。洗完脚之后,耶稣坐下来说了一段劝勉的话(约13:12-17),接着,突然冒出一句:“同我吃饭的人,用脚踢我”(约13:18;诗41:9),门徒都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吱声,每个人心里都在嘀咕:“今晚的夫子跟平时太不一样哦。”紧接着,耶稣的话便是让他们坐如针毡:“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此言一出,整个房间的气氛马上紧张起来,门徒们面面相觑,互相猜疑耶稣到底在讲谁。即使耶稣给出了暗示,他们还是不能辩认出是犹大,因为他们除了自己(自我安慰),觉得其他人个个都像。(约13:28)。

耶稣说:“小子们,我们还有不多的时候与你们同在,后来你们要找我,但我所去的地方你们不能到”(约13:33),彼得问耶稣说:“主往哪里去?”耶稣回答说:“我所去的地方,你现在不能跟我去,后来却要跟我去。”彼得说:“主啊,我为什么现在不能跟你去?我愿意为你舍命。”耶稣说:“你愿意为我舍命吗?我实实在在告诉你,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

马太福音二十六章记载,他们从房子出来往橄榄山行走的过程中,耶稣又对他们说:“今夜,你们为我的缘故都要跌倒......”(太26:31),彼得说:“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众门徒都是这样说(26:33)。

卖耶稣犹大的名字,显然已经成了西方文化中叛徒的代名词了。然而,那一夜,仅仅是犹大一个人把耶稣给卖了吗?不,他们整体性的背叛了耶稣,包括耶稣最爱的和最信任的人。

    (3)家庭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