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软弱之时,亦是刚强之时!

时间:2019-08-13 06:39:15    作者/供稿:    来源:上行的锡安    浏览次数: 字号:TT

自夸固然无益,但我是不得已的。如今我要说到主的显现和启示。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前十四年被提到第三层天上去;我认得这人;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为我自己,除了我的软弱以外,我并不夸口。我就是愿意夸口也不算狂,因为我必说实话;只是我禁止不说,恐怕有人把我看高了,过于他在我身上所看见所听见的。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哥林多后书 12:1-10 和合本)

保罗的人生经历让人称奇,他拥有许多让人羡慕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曾经都带着光环,保罗的人生分为上下两个半场,上半场拥有了极多的世界身份和头衔,

信耶稣前的保罗:

1)他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他是有支派的,他是便雅悯支派的,犹太血统纯正,(血统纯正)

2)他是法利赛人,从师于最严谨的最受人尊重的拉比迦玛勒的门下,(高学历)

3)他是大数人,拥有罗马市民权,其他殖民地的小国王不能定他的罪,处理不当时,可以到罗马皇帝和元老院进行申诉,(享受极高政治权利)

4)他在当时年轻有为,力挺当时反对基督徒的组织,带着“神圣”的使命,能奉命去抓基督徒,逼迫教会,充满冲劲,精力充沛,对于基督徒来说,是个狠角色,人人躲而避之,但却是当时权贵和社会风气称颂的急先锋(明日之星),

信主以前的保罗意气风发,自以为是奉着神的命,自以为是维护神的圣洁,去抵挡神的受膏者耶稣基督及他的门徒,在他的心中,按着犹太律法的规定,亵渎神是绝对不可以的,犹太教徒用外在的仪文连上帝的名字都不敢叫,可是那个木匠的儿子竟然说自己是神的儿子,在他们看来,这是板上钉钉的亵渎,这是马上要被石头打死的,所以,保罗按着人的旨意,按着自己对上帝的理解,冲在最前面,为上帝大发自己的热心。
 
信主后的保罗,也有一些让属灵的人羡慕的经历,

1)他在大马色的路上亲自被耶稣呼召,耶稣亲自对他说话,他见到了一生的异象。
2)他被主带到三层天,进入乐园里,听到了隐密的事。
3)上帝借着他的手写下了13卷的圣经。
4)他行神迹,给人祷告,彰显神的大能,被毒蛇咬却不至死亡。
 
保罗信主前和信主后的任何一个经历,如果放到一般人的生命里,都将是极度荣耀和可以夸口的,但是保罗却发现这一切都不值得夸口,他却夸口了自己的软弱。

保罗为什么这么多恩赐不去夸口和依靠,而去夸口自己的软弱呢?
他有几个方面的考虑,也有一些来自上帝的原因:
 
1)若夸口这些恩赐,对于别人没有益处,会引入进入恭维的试探中,把自己推到自高的位置上。
 
不管是摩西,保罗,还是耶稣,这些上帝重用的人,都有一个美好属天特质,就是谦卑。
他们并且不受人的摆弄架起,常常能第一时间躲避人的称赞,因为人的称赞也试炼人,
多少神的仆人一开始服事的动机都很纯正,但时间久了被人看高,被人架了起来,成为了偶像明星,最终丢失了使命和能力,所以,自己不夸口,高调面对神,低调服事,左手做的不让右手知道,这样才能把神的托附做久做完,才能在属灵的路上走得更稳,更成熟。
 
2)上帝为了他所爱的仆人,设定了一根刺在他身上,这是恩典的刺。
 
保罗的恩赐过大,在任何一种恩赐上,都强于他人,这是一个很大的试炼。
上帝为了防止保罗自高滑脚,加上了一根刺,看起来是撒旦的差役攻击,但是,上帝却恰当的使用了这根刺。

很多神学家说,这根刺是肉体的某种慢性疾病,应当是顽疾,因为他让保罗痛苦,保罗也曾三次求主挪去,但是主亲自对他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在为了保存你的谦卑品格的事上,我已经作了安排的意思。

所以,当保罗每次慷慨激昂的分享完神的道,行了神迹以后,那根刺就让他痛,在这个同时他却能够清醒,我是神的仆人,这一切都是上帝的能力,荣耀是上帝的,这样的一个清醒按钮一按,就让人认识了自己真正的身份,就能继续俯伏去服事。
 
3)因此,保罗干脆夸口自己的软弱。

当保罗认识到了天父的心意以后,他的眼光马上发生了转变,他知道了自己拥有了一个上好的恩赐,就是软弱。

所以,当人们不喜欢的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这样的处境时,更换属天眼光的保罗,却把这些当作喜乐,他知道,因为有这样的处境,因为这些让他无能为力的事情,神的能力才在他的里面成为完全,神的大能就能彰显出来。
 
愿这句话成为弟兄姐妹的祝福: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才是真正刚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