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太迟的祷告

时间:2019-04-13 06:08:30    作者/供稿:法兰斯·巴克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向山和岩石说,倒在我们身上罢,把我们藏起来,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为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  (启六15—17)
  
  这段经文将我们带到最后审判的日子,那是非常可怕的,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天被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地上没有任何安全的所在。这都是在启示录中,羔羊揭开第六印时发生的事。宇宙将会变成混乱不堪,新天新地从被咒诅的地球墓穴中升起。那时活在世上没有学会祷告的人有祸了,只有少数的义人将得救,被提到天堂。
  
  在那之前是神大怒的日子。主耶稣像夜间的贼一样来到,恩典的门已经完全关闭。没有归正的罪人要往哪里躲藏呢?
  
  罪人躲在山岭和石缝中间,他们双膝跪下,他们祷告、祈求、哭喊和叹息!他们向谁祷告呢?他们祈求山和岩石倒下来遮闭他们。
  
  难道他们宁愿被岩石压死也不愿得救吗?不是的,但为时已晚。罪人早已知道,因为他们曾说:“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既然他们无法在这忿怒中站立,他们只想被毁灭。经上所说的话应验了,罪人求死也不得。人们呼求死亡来毁灭他们,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神不会背忽自己所行的事,并且祂是公义的,祂定要刑罚罪。
  
  那些像虫一般痛苦蜷曲、钻到地里的是谁呢?他们是君王和仆婢、富户和穷人。他们之间已没有任何差别了。国王躺在乞丐旁,文人睡卧文盲边,在此刻他们都一样了。也许昨天他们互相轻视憎恨,或者他们一起跳舞作乐,甚至他们一起坐在教堂里,但是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祷告,就是“大山啊,倒下压在我身上。”
  
  在这些痛不欲生的人中,没有一个曾经是真诚地跪在神面前祈祷的。他们当中有一个人是不愿意祷告的,因为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另一个人认为他没有时间祷告;他不懂得控制时间,所以时间控制了他,将他拖到这可怕的日子。第三个人曾想要改变;他认真地考虑过,但这只停留在想法中而已。第四个人只有在对永生恐惧时,或有困难来临时才寻求神。当恐惧远离或困难解除后,他再也不祷告了。第五个人常常祷告,但他从不在神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他的祷告不是发自内心的。
  
  现在他们都竭力真诚地祷告。他们的祷告都是发自于内心深处。这是一个可怕的日子!他们的脸上写着“神是轻慢不得的”。现在他们的祷告不再有任何的赘字了。
  
  事情怎么都改变了啊!过去二十年、四十年,甚至八十年来,他们都不敬拜真神!现在他们爬到没有生命的石头里前!他们当中谁想得到会发生这样的事?这种景况是多么可怕!现在他们虽然已经无法再呼求创造主了,只好祈求被造之物。神曾在祂的话语中呼唤他们:“转向我,就必得救。”但是他们并没有照着做,如今他们转向大山求拯救。当然这是愚笨的,他们也知道。若在昨天你告诉他们隔天他们将跪在石头前,他们定然会嘲笑你。人在绝望中会做出愚笨的事。若他们及早寻求帮助,那该有多好!
  
  不,大山不能帮助他们;它们仅是神的创造物。它们最多可以遮盖人的身体,但不能遮盖灵魂。若山能言,它们会说:“神才是做决定的审判官,你与我们无关,你要面对的是神。”每一件事都要服从神的命令。造物主不是要毁灭人。因人是神创造之工冠冕上的一颗宝石,祂要人向祂交帐,这是造物主对祂的受造物所拥有的主权。
  
  这是神大怒的日子,也是羔羊大怒的日子。神发怒是因为罪恶,羔羊的愤怒则是因为祂为赎罪而流下的宝血被人轻践。
  
  谁能想象羔羊会发烈怒?以赛亚说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就像一只不抵抗、忍受痛苦的羔羊,无声无息,祂将自己交于十字架,听凭人嘲笑祂。他们从未想到羔羊会发烈怒。
  
  现在羔羊充满愤怒。这羔羊过去为祂的仇敌祷告。祂的怒气与祂的爱是一体的两面。当爱转为怒气时,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对那些蔑视祂宝血的人。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啊!“他们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然后羔羊会说:“至于我那些仇敌不要我作他们王的,把他们拉来,在我面前杀了罢。”我们不能说,死了就死了,因为那是一种永远的死。那些向大山祷告的人知道这点,所以他们要借着大山倒下而来的肉体上的死亡,来逃脱永远的死。他们知道这是羔羊的愤怒。若羔羊不曾向他们讲道,他们就不会知道。他们知道基督恩惠的福音曾提供给他们。他们听过主耶稣的声音喊着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他们的罪恶和基督的恩惠福音都清楚地指向他们。他们早已知道有一个中保可以拯救罪人,但是他们不来就近祂。
  
  他们当中有一些人从未在暗中祷告过。他们不需要神、基督和敬拜,世界比教会更加吸引他们。当他们说,“如果你不是真的渴慕,去教会就只是假冒伪善,至少我不是一个伪君子”的时候,他们甚至以为自己是诚实的人。
  
  另一些人有着一种廉价的宗教想法,他们不认为需要与主有亲密的关系,反正主耶稣已经为罪人死了。他们从来不想知道罪人如何与基督联合,他们的宗教只是形式上的。
  
  也有一些人很认真地看待宗教。他们不怕听到末日审判的讲道。他们热切地告诉人将来的审判。但是尽管他们有热忱,却从未使他们为着自己得罪神的事掉一滴眼泪。他们的宗教也是形式上的。
  
  你是属于上面某一类的人吗?当恩惠福音的门关上,你会哭求无门吗?若你没有祷告的生活,你很难想象有一天你会求死却死不得。你会开始祷告,但对象却是大山。若你现在不注意这个问题,“他们忿怒的大日到了,谁能站得住呢?”以后才想起,就为时已晚了。
  
  我们都要面对神的羔羊,不是借着羔羊的宝血,就是面对羔羊的愤怒。那你为什么不现在就跪在羔羊面前?若人还以为天堂没有神,不知道永恒正在等着他们,那是何等地愚蠢啊!经上记着“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没有比不祷告的人更加愚顽的了!
  
  有人会说“但是若不是从上头来的帮助,没有人可以祷告啊。”没错,你是怎么知道的?根据经验吗?或是听别人说的?当你不能祷告时,对你造成了什么影响呢?那会使你与门徒所说的“求主教导我们祷告”一致吗?若你对自己不能祷告一事毫不在乎,那你也是愚顽的人。
  
  想想你一切所有的特权,可能你自孩提之时,就是被主真理的教义教导长大的。也许你拥有祷告的父亲或母亲,或者你常为一些物质的东西祷告,神也应允你了。尽管拥有这一切,难道你在神面前仍像陌生人一样,以致你还是沉沦了?
  
  不要对神有冒犯的想法。主给你这一切特权,不是为了要定你的罪;你被定罪不会令祂开心。祂将这些祝福赐给你,好使你来到祂面前,并在祂的儿子里得到救恩。
  
  “你们今日若听祂的话,就不可硬着心,像惹祂发怒的日子一样。”
   那些在内屋中与神相交的人在那日将不会羞愧。主知道谁是属祂的,虽然有时他们以为祂不认识他们,他们被认识的记号就是祷告。
   
  祷告有许多不同的类型:
  
  暗中的祷告,也许只是对着神叹息。通常这叹息是无言的,没有形式,没有特定的时间或地点。真实的祷告不拘泥于外在形式;所在乎的是内心。
  
  坚忍的祷告,是指当罪人经历到紧密不开之天堂的乌云时,他宁愿死,也不愿放走神。
  
  谦卑的祷告,是指当一个罪人极谦卑地俯伏在神面前,并且他知道只有二条路可走:死亡或恩典。罪人在这种景况中是真正认识到他是个有罪的人。
  
  坦然无惧的祷告与谦卑的祷告是并行的,因为只有在基督里才找得到坦然无惧的勇敢,不在于祷告的人,惟有谦卑才有勇敢。
  
  真实的祷告,是透过圣灵的代祷而运行的。祂使人的心意更新变化而与神的旨意相合,并且用说不出来的叹息帮助软弱的人,以致使他们得到只对他们有益的事。
  
  恳求的祷告,是指当一个人认识到除了救赎主——耶稣基督的名之外,人的本身没有任何权利拥有这祷告的根基。
  
  热忱的祷告,是当祷告者认识了神所有的良善,特别是祂的赏赐——主耶稣基督——在祂里面可以找到一切肉体上及属灵上的好处。
  
  未蒙应允的祷告,常常教导我们的,要比蒙应允的祷告更多,因为神使用它来带领罪人到祂面前,让他们可以得到出乎意料的祝福。
  
  没有人是因为他祷告的本身有什么价值而得救的。基督徒不比向大山和岩石哀求的人还要好。人得救不是因为他是神所造的,而是因为神拣选的爱。因此祷告在神面前没有任何功劳可言。那些祷告的人必能抵达避难港口,因为救恩是神自己的工作。祂会带领人——从最大到最小的——归向祂自己。
  
  只有一种祷告会持续到永远,就是赞美三一神的祷告——圣父是祷告的源头;圣子是祷告的根基,圣灵是使祷告有效的力量。

  (选自法兰斯·巴克《常常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