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作门徒的代价

--——那就是为什么这绝对是荒谬的:就是认为一个人可以成为基督徒,却没有被改变

时间:2018-11-05 06:36:33    作者/供稿:保罗·华许    来源:信仰的力量    浏览次数: 字号:TT

请大家打开圣经, 翻到马太福音7章——
7:13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
7:14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窄)的,找着的人也少。
7:15 你们要防备假先知, 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
7:16 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荆棘上岂能摘葡萄呢?蒺藜里岂能摘无花果呢?
7:17 这样, 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
7:18 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
7:19 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 丢在火里。
7:20 所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7:21 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7:22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阿,主阿, 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 奉你的名赶鬼, 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7:23 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 ‘我从来不认识你们; 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7:24 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 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
7:25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 房子总不倒塌, 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
7:26 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 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
7:27 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 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
 
7:28 耶稣讲完了这些话, 众人都希奇他的教训;
 
7:29 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 不像他们的文士。

我们到主前祷告:
天父,我在你的百姓前带领这个祷告,我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的,他们是否心不在焉,他们今早是否真的在寻求你。 但我奉你儿子的名,来到你面前祈求,愿你给这些(天)聚会印上你的印,愿你做我们的帮助。 主啊,若有任何事阻碍你的工--如果我(自己)就是那个拦阻--请把那些阻碍连同我一起除去。 但,神啊,(求你)在我们中间动工,为你自己荣耀的缘故,也为你名的缘故, 好叫你的名在外邦人中,不因我们被亵渎(结36:20)。 天父,求你在基督教中动工。 赐福与我们,帮助我们,我们就必得帮助。 奉耶稣的名。 阿们!
 
马太福音7章, 从13节开始,是一段非常显著, 非常有能力的经文。 有人说甚至是一段非常危险的经文。 但在你能明白这经文的能力之前,你需要结合上下文语境来看。当你回到马太福音5章, 就会明白一些东西。我想向大家稍微讲一下(5章)。 1节和2节向我们展示了一些 非常令人惊讶的东西, 却是我们常常忽略的。

经文说:
5:1 耶稣看见这许多的人,就上了山;既已坐下,门徒到祂跟前来。
5:2 祂就开口教训他们,说......

我过去有花大量时间在 ‘登山宝训’上,花大量时间在马太福音第5章, 现在依然常常、常常因这经文感到惊奇, 因它的大能而惊奇,因马太在圣灵引导下,所摆在我们面前的而惊奇。

他说: “耶稣看见这许多的人,就上了(高)山......”(太5:1)
 
我常常问自己:为何 马太要用(高山)这个术语呢? 就好像他把基督置于高大的山脉上。 接下来说: “...... 既已坐下,门徒到祂跟前来。 祂就开口教训他们,说...... ”(太5: 1-2)

我相信摩西此处正在做...... 马太此处正在做的乃是: 把此时此刻定性为, 也许是最重要的时刻之一,即使不是,也是历史上最精彩的时刻之一。

明白吗? 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上了一座山,他的名字就是摩西。 他从神领受了律法, 并把刻于石板上的律法, 从山上带下来给百姓。 律法,乃是神所显明的真理,这位神依旧是遥远的,伴随着浓烟、烈火、焚烧和(百姓的)战兢, 不许任何人摸那座山。

但此处,在马太福音里,我们知道,如今神已降下,莅临此山。
神成为肉身,与人同住,祂正坐在这山上,开口教训他们,正准备将祂的律法赐给他们。

我不认为还有其它途径,使马太可以拿来强调这一点,这乃是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 这事件中将要流出的教训,堪称历史上最重要的教导。是如何做基督徒或跟随神,所关乎的全部。
 
我很稀奇, 我们中间那些很关注真理理论、神学和教义的人,那些确实很重要, 我们是如此逗留在罗马书中, 如此停留在以弗所书中, 也对歌罗西书如此痴迷, 确实本当如此。 但在我看来, 我们却忽视了这同时所带给我们的伤害和亏损。 你们看,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非常容易导致, 在吸取罗马书伟大真理理论, 说,“是的,我同意这些。 我打心底赞同,我完全接受”的同时,实际上却接受到生命中的全部是...... 嗯,仍是一种教条形式的,一种只存在头脑思想里、知识理解层次和信条上的东西。 但当我们来听登山宝训这篇讲道时,这里的教导相当危险, 因为你无法只从知识理解的层次接受它。 这乃是要抓取你整个生命的教训。

马太在此处第二节说:“祂就开口教训他们,说......” (太5: 2)
 
就好像是(重要人物即将出场前)连续击鼓声, 始于创世记一书, 贯穿整个旧约历史文献、智慧书卷和众先知书,营造一个接一个的势头,愈来愈强, 直到最后,终于,神降下, 开口教训我们。 那么,我们怎能忽略此般教训?
 
接下来,马太立刻进入被称为是 ‘登山宝训之八福’的教导,这就告诉我们,基督教远超过道德层面,远超过我们所接受的一些律法规条,基督教乃是一场关乎我们性格品性的革命。 当人接受基督信仰,就是关乎一种本体存在的改变—或者更恰当来说,当基督信仰拥抱一个人时,就从这个存在的真正核心之处, 改变这个人,好使这人所作的一切,都是从神所再造、使之成为的那一个人里面流出。

明白吗? 有时,我从所收到的电子邮件中,更认识自己,这可能是我自己的错,我常被指责为...... 怎么会成这样,我不知道。 我是说,(比如)一个加尔文主义者,怎么会因(对加尔文主义会众)教导‘因行为得救’而遭到指控。 他们(持因信称义会众)指控我,说“你讲太多 ‘因信称义’中信心的证据了。”
 
我回答,“对的,但那些仅仅是, 毕竟只是证据啊。”
要知道,当我们来听登山宝训这篇讲道时,你必须要明白, 当你在读如下经文时:
“虚心的人有福了......” (太5:3)
 “哀恸的人有福了......” (太5:4)
 “温柔的人有福了......” (太5:5)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 (太5:6)
 
......如果你对关于人的教义,关于人的败坏的认识是正确的话,刚读到的一切都绝对是不可能的。 耶稣并非在此处,(把教导)摆在众人面前,说,“如果你们做了这个,你们将成为我的门徒。”
 
我们意识到,读过山上讲道中这些高标准之后, 在‘登山宝训’ 中,一些奇迹般的事必须发生在人身上, 这些(高标准)才能从这人生命中流出,并实实在在变成他的生命。 那么,到底是什么事呢? 就是美国基督教中失落的教导,也可以说是所谓的基督教中,任何黑暗时期总是失落的教导, 就是有关重生的教导。

看到吗,你必须得明白这点:人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2:1);人生下来就是恨神的(罗1:30)。 人不能来到神面前,因为他们不愿来到神面前;而他们之所以不愿来到神面前,是因为他们恨祂。 故此,在救恩的工作中, 有些事必须事先发生,或者说圣灵那真正的,再造的,活泼的,超自然的工作,必须先于救恩本身发生, 就是在人心中动工,使那人活过来(弗2:1) ——好叫人能正确地看待,并得以正确的回应福音的呼召。
 
所以,此处我们看到的乃是:因为悔改和信心,是神超自然的、确凿的超自然的工, 所带出的结果; 并且因神所动的任何工,祂都必成全(腓1:6), 而且救恩中所彰显的神之能力,远超过宇宙任何其它一切所彰显出的,你大可确信,如果神拯救了一个人,祂同时就改变了那个人的核心本质, 同时祂将持续在那人身上动工,使之成为圣洁,效法基督的模样(罗8:29)。

那就是为什么这绝对是荒谬的:就是认为一个人可以成为基督徒,却没有被改变;并且何止没有改变,他的道路也没有神手的带领, 好叫他在一生年日中持续经历改变更新。

然而,尽管如此,我要告诉你,基督徒的生命并非一直处于持续上升的状态。而是成长中伴随着挫折,成长中伴随着挣扎。 但透过基督徒整体生命的轨迹,你将看到这人被改变更新了,因为神, 那在人里面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 (腓1:6)
 
这就是我们能够来到山上这篇讲道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3) 前的原因,因为这些接受福音的人,已经被神的大能改变了。 并且, 神既改变了他们,也将继续改变他们,以致于(山上所教导的)愈来愈多地成为他们生命的记号。

我认为第3节以下的登山宝训之八福,所陈述的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不是信徒生命中不常见的,而是会愈来愈多地成为信徒生命的记号。 这些是信徒的特性,正是在基督里的真信徒的诸项真正特征。 且是信徒身上必定会生发出来的,因为负责照料这事的乃是神。

故此,山上的整篇讲道,必须要结合,神在祂每一个儿女里面所作的超自然大工, 这个背景来理解,因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后5:17),而他是新造之人的证据就是:你开始看到他生命中这些新造之人的记号。
 
我们花了,我不知道有多少年,我猜应该超过两代人的年日,把重生的教训拿来,缩减成:除了一个决志之外,别的什么都不是了。

你有做决志信耶稣吗? 实际上确实有数百万,无法估计多少百万的百姓,作了他们信耶稣的决志,然而他们生命中却没有真基督信仰的记号。那是因为仅仅一个人的决志, 并不等同于圣灵在真信徒生命中,那超自然的重生工作。
 
现在,我们继续往下看。 从刚才所读之处转到马太福音7章

山上的讲道全部内容如下:首先,是 “登山宝训之八福”,为我们描述了真信徒的特征;接着,向我们展示出那些特征,如何在真信徒的生活中表现出来,即内在特性的外在表现;最后,耶稣在讲完所有这些严格、硬性的教导之后, 祂进入第7章13节,给我们一个极大的警戒, 一个极大的警戒。

这就是我对当代布道法,很有意见的地方之一,不论是个人布道还是讲台布道。 我从来没听到过任何警戒,就是在人们作出信耶稣的宣告之后(给与警戒)。 我发现真的让人惊讶: 就算是班扬的 “天路历程”一书中,尚且有警戒,持续不断的警戒。 我们却再也不这样做了。

对于传道人,我要给他们如此劝诫: 他们会就关于地狱,警戒不信的人, 他们会警戒不信的人,要么悔改,信耶稣;要么至少做个决志祷告。 但我却很少听见传道人警戒那些,已经宣告相信耶稣的人们, 然而那却是我们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就像我昨晚分享的,有一个传道人,一个非常有名的传道人,不久前写信给我,他对我非常生气,说,“我就是想让你知道,华许先生,有22个人,我相信他们正走在通往天国的路上,因为昨晚他们做了那个小小的决志祷告,就是你时常发言反对的。”
 
我写信回复他,说,“我还真不知道你是那个灵恩派的。”
 
然后他回信给我,说“嗯,我不是灵恩派的。 你为何这么说?”
 
我说,“因为除了从神来的超自然启示,解释给我听听,你如何知道他们真悔改归信了。”
 
他却说,“好吧,那不是我的工作。”
 
我说“那么,什么才是你的工作,先生? 你的工作就是:当你有正确传讲福音,有呼召人悔改相信,即使在辅导过程中,深刻的辅导过程中,你有观察他们的生命几个小时,你离开他们时,当同时留下应许和警戒。 应许就是:如果神是(动工)的那位......祂真的有继续动工,乃是祂开工的证据;警戒就是:今晚过后,在短暂的一段时间中,看起来似乎在与基督同行,之后他们就跌倒、转离了, 乃是那晚什么都没发生的证据。”

关于这点,你最后一次警戒你的某位归信者,是什么时候?如果你说,几乎从来没有过, 那么你已经偏离了史上历代的基督教。 更重要的是,你已经偏离了圣经。 什么时候,你最后一次警戒你教会中某位刚愎任性的信徒,就着他们灵魂的状况(来警戒)?如今我很惊讶这些警戒是如何被更改的, 现今,当有信徒或其它在教会里的人,开始偏离信仰时,通常情况下,他们会被放任、许可偏离。 但即使有被警戒,常常是这样的:你知道你是一个基督徒吗?基督徒不应当这样行, 不然你将会失去天国的奖赏。这根本不是警戒!

更恰当的警戒是这样的:先生,当时我在场,就是你宣告相信基督的时候。那时我依然在场, 就是你当众受洗,称自己已归入祂的名下。 我曾花几年时间教导你。 看起来你一定程度上真的在与基督同行,真的是信耶稣了,但如今,你正在偏离信仰,回到世界,我为你的灵魂担忧。 如果你继续行(现今)这条道路,就证明了过去那一切都是虚假的。 现在, 当使你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1:10)。 察验自己,试验自己, 看自己是否真的在信仰里。”(林后13:5) 这些连一个都没有, 难道不是吗?
 
你难道不觉惊讶吗?就是当你读古人书籍时, 他们多数人都在写有关 ‘什么是真正的福音’(这方面的)。 现在我问你们,去现代的书店,试试看,去找一本关于福音的书,我指的是关于福音本身内容方面的。 读古人书籍。我发现,很多都写到 ‘如何合乎圣经地邀请人到耶稣面前’ , ‘如何邀请(恳请)人悔改、相信’。 然而去现代的书店,若有找到任何关于邀请方面的,通常都是非常巧妙的诱骗,和对人们情感的操控。

很多、很多古人书籍写到如何帮助人分辨他们自己心中的光景。 牧师被说成是灵魂的内科医生, 他们劳苦,以确保会众每一个人都是平安稳妥的。 他们警戒人,就着他们的认信有可能是虚假的(来警戒)。 今日书店里根本没有这方面的。 今日的基督教图书馆里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 今日的基督教讲道中同样也根本没有这方面的。
 
但此处我们看到,耶稣基督所作的很不同。 总结山上这篇伟大讲道内容时, 祂以巨大的警戒作结, 许多的警戒。 祂说,首先, 13节: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 (太5:13)
 
‘你们要进窄门’,你必须了解,在我们的日子,有一些事正在发生:就是‘新自由主义’。 这是自由主义中最危险的类型, 因为它披上了 ‘保守派对话’ 这件外衣。 我很惊讶,过去数月里有人,我在视频上看到他们被询问,我是说, 整个福音界的领袖, 当被问到:耶稣基督是唯一的道路吗? 他们的回应是, “我不是被召来论断他人的。”

我要你知道,如此做的人,已经否认了主耶稣基督。 我不在乎他们,所谓地被神使用了多久,过去曾有传福音给几代的人; 我不在乎他们今日多么赫赫有名。 如果你, 先生, 碰到这个问题时:你果真相信耶稣基督是唯一的道路?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徒4:12)? 如果你面对此问题畏缩不前, 你就不是基督徒。你不是基督徒。

并且你凭藉肉体的智慧,甚或凭你煽惑性的才能,得以闪躲避开那个问题,说, “我是谁,竟能论断别人呢? 神赋予我的职分,仅仅是传讲神的爱…”我要你知道,这是一样的,你已经否认了基督。 你也否认了圣经所论到的一切,就是:弥赛亚是祂本国百姓犹太人的光,也是照亮外邦人的光(路2:32), 是(神兴起的)那位像摩西的先知(徒3:22), 而且比摩西更大、从死里复活的那位,凡不听从那先知的,必要从民中全然灭绝 (徒3:23申18:18-19)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徒4:12),并且只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绝对很可悲:就是在今日福音派圈子里,我站出来,如此放胆(讲出这些真理),却成了令人气愤的事。这在短短几年内,怎么就成了丑闻了呢?---就是在我们保守的,所谓福音派中,若有信徒站起来,说“让我讲得真正清楚一点: 耶稣是唯一的道路。 耶稣绝对就是一切。 因耶稣之名,万膝都必下跪,万口都必承认(罗14:11)。 任何先知,若不直接指出,耶稣是人类唯一的盼望,就是假的、当被定罪的”。

让我为你说得更加清楚一点:凡在基督耶稣之外的一切,都绝对是荒谬的。 祂在万有以先。 万有都是靠祂造的, 藉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 (西1:15-16)
 
要留心防备,要知道这点: 在罗马帝国—正如我常常说的—信徒们,如果他们仅仅说耶稣是一个道路(不定冠词),他们从来不会被杀。 看, 罗马城满是各种各样的‘神’。 他们拥有的‘神’的数量,比我们今天有的棒球卡的数量还多。 他们彼此交换,每个人都对其他人的‘神’很高兴。 他们愿意一周当中,不同的日子更换不同的‘神’。只有当基督徒们出现,他们就破坏了大家的宴会, 因为他们说, 傲立罗马文化之前,说“耶稣是唯一的道路”, 定冠词,逻辑上就是在说,别的神都是假的,毫无益处,别人都错了。 让我惊讶的,不是自由主义者们否认了这个真理, 而是那些声称是福音主义者的人们, 侧步闪躲,拒绝作出此大胆宣告。他们就不是属神的。

另外要知道:一个人,若拒绝讲论罪, 你就能断定,圣灵绝对与他的事工毫无关系, 根本没有关系。 你看到有人声称他只传讲神的爱,永不讲论罪, 你记下:圣灵离他百万英里之遥(如果我们可以用这种说法的话), 因为圣灵的事工之一,经上记着说,圣灵来到世界, 祂将会指责这世上的罪(约16:8)。 那将是圣灵的工作之一。

“你们要进窄门。” (太5:13)
 
基督…基督。 并非有其它道路, 并非有多项选择, 并非条条大道通罗马,而是只有基督,唯独基督。 也不是 “基督加上…”或者 “基督减去…”, 乃是单单基督。

当我学习圣经时,我真的很希奇,不独是新约,不独是歌罗西书。你到圣经的任何一处,我想让你明白一点,这点可能会使你反感:但神,天父所做的一切,都是关乎祂儿子的。

一切都是关乎(神)子的。
所以你若对(神)子有异议,你就对神所作的一切有异议,对神心中所有的一切有异议。 全是关乎(神)子的。 侧步闪躲刚才那种如此重要的问题,就证明了你与(神)子毫无关系, 无任何关系。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 (太5:13)
 
这里,还有一点,也被福音派圈子丢掉了: 基督教仅仅成了一扇门,那么那条路呢?

你们知道, 过去曾有一段时间, 基督教被称为“独一道路”。 为什么? 因为那些穿过这扇门的人,藉着他们正在走的路,他们的生活方向, 他们的生命特征, 来证明他们确实进了这门。

如果我看看当代的 “基督教王国”, “XX教会”, 福音派团体…不管你想怎么称呼它, 我只能这么说:那门真的是窄的, 但引到死亡那路却是宽的,因为大多数声称已经进了窄门的人, 他们却走在宽路上。

为了反驳那个,神学知识贫乏之人,就发展了一种 “靠行为的宗教”, 其实和异端没两样。 他们说, “你说的对,保罗弟兄,你必须进窄门,你也必须走窄路,你就必须得做事情,你必须靠行为来获得你的救恩”。
那一点都不是这节经文所教导的。 这段经文正在教导的,再强调一下:是无法被理解的,除非先明白神在悔改皈信和重生过程中, 所作的超自然大工。当神拯救一个人时, 有什么发生在这个人身上?
 
看到了吗,那些进了......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一个死人怎么能进得去窄门? 他办不到。
他进了窄门的事实,本是因为神在他生命中动了超自然的工。 他生命中那超自然的工就是: 重生(承蒙再生一次的教义), 不仅使那人进窄门成为可能, 也使那人走窄路成为可能。 并且, 他走在窄路上,不是不情愿、被勉强的;他走在窄路上,不是出于一些恐怖的职责,他必须履行以换取进天国。 他走在窄路上,是因为他的心被改变了,喜爱这条窄路, 因为这条窄路,根本上就是耶稣基督的教训限定出来的路。 因为他爱基督,他爱祂的教训, 正因为他爱基督的教训,他就爱走这条窄路。

你们看到了吗? 这是如此重要。
如此...... 因为我们是如此高看世人,我们又如此低看救恩。 就是救恩变成了完全是一个人的决志, 那么就可能会、也可能不会,带出任何属世的结果来。
但在新约圣经,我们看到的却完全不同。 你有无意识到…我相信我能支持这点。 我相信就在那儿…我喜欢创世记开篇的方式: “起初…”, 我同样喜欢约翰,在约翰福音1章1节拿起这个用语的方式, “起初…”(中文译:太初,原文为同一词),我相信约翰在指向一个新的创造。

我相信一个人的悔改归信, 圣灵在人里面所作的重生之工,所彰显的大能,若不超过,至少也等同于,神在创造宇宙时所彰显的大能。 我相信,那时在人心中所发生的, 在圣经里恰等同于,耶稣基督的死里复活。

我们复活,为要活出新生的样式(罗6:4-5), 我们成为新造的人(林后5:17), 我们成为神的儿女(约1:12)。 故此,这种新的生活样式,这条所走的窄路, 这种对祂诫命的遵守, 就不是 如约翰在约壹书告诉我们的: (遵守祂的诫命)不是重担(约壹5:3直译)。 乃是喜乐。

这当然不是在说,肉体中没有争战,抵挡魔鬼,抵挡世界的争战, 但真正的那个我们,最重要的核心部分,是喜爱神的律法,喜爱住在基督里。

如查尔斯.莱特弟兄,我常常听到他说,基督徒对基督教的看法非常错误, 他们基本上认为(作基督徒)就是努力成为你所不是的那个人。不是的。 简单来说(作基督徒)就是作你本身所是的那个人, 那个新造成的人, 一个新造的人。
 
 
经文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 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窄)的...... (太7:13-14)
 
为什么说是窄路呢? 我相信可能有许多的原因,使之被称为窄路。 但其中之一就是,神没有把我们撇给自己。我们是...... 我们无任何借口做像世师记的百姓一样,各人任意而行,行自己眼中看为正的事。 神有赐给我们祂的经文。 约翰告诉我们,祂已经膏抹我们,开我们的心窍,使我们能知道真理(约14:26)。 为此,我们有神的圣灵与我们同住。 我们有圣经经文标出基督的道路。我们要成为全然忠于圣经的百姓, 找出圣经所记的,一切对日常生活方式要求的经文, 并遵行。 但却不是律法主义类型的。 我们做的不当过于圣经所记, 但我们做的也不当低于圣经所记。 我们要认识到,这本圣经不单是绝对无误的,它同时也是完全足够的。

这其中就存在问题,至少在我自己所属的宗派——南方浸信会。 很多年,他们在打这场仗,就是: 圣经是否是神所默示的。 赞美神,他们打赢了。 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他们得出这个结论。 我真得恭喜他们所有人哪。 但现在有一场更大的仗有待打赢。 圣经是神默示的—你只走了一半。 它还是足够的。 意思就是,我不需要不敬虔的心理学。 我不需要扭曲的社会研究,同时也不需要我自己内心所出的教导。 事实上, 我生命所得的最大医治来自于,我所学到的一个事实,就是:我不应该让我的心来教导我,相反,我应当拿真理来教导我的心。故此,这是一条窄路。 为什么? 因为它需要和神所赐给我们的相一致。 你能明白我们是何等荣幸吗?同时我们对神所赐给我们的这些,是负有何等的责任?
 
几周前我在(秘鲁)丛林,我的家人无法与我同去这件事,实际是我返回美国的唯一理由。 我想我可能会一直留在那里,你们也许再也见不到我了。事实上, 那边教会的马斯尔肖尔斯,就像法老一样。他不允许我和家人一起去,因为怕我不愿再回来。

但我在秘鲁讲道,讲给那些美丽的山里人。因为那里的(serkeye?)…干旱…(谢谢),因为干旱降下,波及到高山丛林, 我在那里连续讲道,讲道过程中,我看到大约35位女士站在外面路边上,正在给孩子喂奶,她们仍然很努力的想听讲道,你真的无法理解。 她们大多数从未读过书。 她们没有圣经。 于是我说“好吧, 这堂讲道结束,我准备针对女性开个讨论会。”
 
所以我把所有女士聚到一起,我说 “好,不能只单单对你们讲道就完事了, 我知道从来没有人和你们谈过话。 我仅仅...... 我已经把福音分享给你们了,现在我想听听你们的问题。” 她们的第一个问题: “这是真的吗?就是我们在月经期是不洁净的,所以不能进教会?”
 
要是她们能有你们每天放在桌上,却从来不碰的那本书就好了; 要是她们能阅读就好了。这是一条窄路,因为是被这本书界定好的。

我要你明白这点。人们经常到我面前说, “保罗弟兄,我与神有了新的关系。”我说, “你与祂的话语有新的关系吗? 因为如果你与祂的话语没有新的关系,你与神就不会有新的关系。”
 
这是一条窄路,因为是被这本书界定好的。这是一本可爱的书,内中写的是美好的生命之道。

众多悲剧中最大的悲剧,你们年轻人将要承受极大的悲剧, 因为你们想跳入事工当中,你其实一无所知,却做了各种各样的事......(这也是我)我最大的罪行, 伤我最深的最大的事……我以一种笑的口吻说出这话来, 是因为我已变得有用而迅速了。

你想要做对神有用的人吗?——记住这本书大量的经文。
你想要做对神有用的人吗?——读这本书,一页接着一页地读, 一遍又一遍地读。
你想要做对神有用的人吗?——双膝跪下来。

我曾听过一位年迈的圣徒,是如此的敬虔,他实际上通读所有莎士比亚的作品时,都是双膝跪着的。 如果他能做到那个,你至少可以在你的双膝上通读利未记。

被这本书界定好的(路)......有一件事使我喜欢清教徒,尽管我不赞同他们所有的(观点), 但有一件,我真的很感激,就是他们真诚地渴望,使自己生活的每一方面,都服在神的话语之下。 不错,他们有时是太过头了;我认为他们,的确,有时往前推的太远了。

但看看我们自己:
你的心思, 你的意念, 你的眼目, 你的耳朵, 你的双脚…你的每一部分,你生活的方向, 你的态度, 你的服饰,你看事物的方式,内在的, 外在的,其它的一切......
你有查考这本书,以找出你的这些方面,果真与基督所说的相符合吗?

不, 你毫不在乎。 那就是为何你看起来,与你的文化很相像,你的言谈举止都像你的文化, 但你是热心的,因为你有穿上一件基督教T恤衫。
不, 不, 不, 不。 当与这本书相一致......
 
让我给你分享一些事。 我发现, 当人们想伤害我的时候,讲道会更容易。 我发现去当一位宣教士很容易。 我发现去做许多热心的事,如街头布道和其它等等,也非常容易。 但我发现,使我生活中简单的事, 服在神的话语下,却非常困难。

让我告诉你最难的一个: 爱。 你想要各方面都提高标准吗? 这就是你要(操练)的。
 
你们知道,我准备稍微偏离主题一点, 但大家都知道,我一点儿都不是那种传统的讲道人, 所以,我要偏一会儿。
 
我过去...... 我曾到亨茨维尔博物馆,隔天又和儿子们一起去了火箭发射展览馆, 绝对是很美好的地方。 我看见一些人,穿着长外套,穿着很端庄,漂亮得体。我就开始和他们交谈关于儿女这方面的, 然后发现他们原来是 “家庭学校”教育者。我也是家庭学校的,等等很多相似之处。 开始交谈后, 我立刻意识到一些东西。他们看起来是非常敬虔的人, 但随后却发现他们不相信自己还会犯罪, 他们不相信自己还会犯罪。

我看着他们说, “好吧, 那么你生命中,曾经哪怕有那么一刻爱神,爱到祂配得的程度吗? 你生命中,曾经哪怕有那么一刻荣耀神,到祂配得的程度吗?”
 
那人眼中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我之前从来没有想过那个问题”。

看到了么, 这条窄路不是仅仅外在的原则规条。 它不是那种仅仅外在的事物, 尽管它确实会影响到外在和外在事物。这乃是管理你的心, 使你的心思意念服在神话语之下。

这是一条窄路。 还包含另外一层意思: 这是一条崎岖艰难的路。这是一条争战的路。 这是一条上山的路。 这是一条与世界为敌的路。 是一条与肉体为敌的路。也是一条与你的文化相抗的路。 它与你曾被教导的所有在圣经之外的一切为敌。这是一条约束限制, 争战的路…
 
要去听, 去读,尤其是古人的书籍, 再次,我回到(约翰)班扬,书中提到基督徒,朝着天城赶路, 他在‘名利幻城’打了数次大仗, 而你却毫无争战。 我可以随你身后到处转转。 我保证,会看到你正走在‘名利幻城’中,浸在你那些电子游戏、你的电视机和你的手机短信,等等其它一切你正在做的事情中。 ‘名利幻城’, 你与你的文化可真像哪。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正偏离圣经有多么远。

这是一条窄路。一条与世界争战的路。你只有在绝望中,才能意识到这是独一的路。 这是唯一的盼望。 基督是救恩。 天国是目标。 如果我不得不失去一切,那么我就舍去好了。但带着一种剧烈的绝望, 你暴力往前冲,争战。

那不是今日,你们被教导的基督教类型, 是吗? 一点都不是。
今日的基督教类型是: 我做过那个决志祷告了, 一切都完成了。 我平安稳妥了。我现在继续我行我素。 如果周日下雨我还去教堂,我就是热心的。

不, 我亲爱的朋友。 看看耶稣正在教导的: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 (太7:13)
 
如果你的基督徒生活没有遇到任何来自世界和世俗人的阻抗, 没有遇到任何来自你肉体的抵挡, 没有遇到任何来自魔鬼的拦阻, 那么你正走在宽路上。
不管你口里说的是什么, 你就是正在宽路上。
如果世俗之人喜欢你, 此处你要小心, 实话告诉你, 有一些基督徒是如此圣洁, 会让我(这不够圣洁的人)觉得(他们)讨厌。
但如果世俗之人就能…能够…  “这人,我真的很喜欢...... 你知道, 他是那么好的基督徒, 因为他是唯一一位声称是基督徒, 我却可以在他身边, 无论何时都不会感到被定罪。我感到很自由,可以依然照我素来想要的方式生活 ”。
这里存在很严重的问题。

我过去也听到有基督徒实际上以此夸口: 罪人在我身边会感到很自在。
挪亚建造了方舟,就定了那世代人的罪(来11:7)。 他不需要说一句话。 只要他走在顺从神的道路上, 世人就会恨他。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的基督徒生活能否被定义为 “斗争”呢? 能否被定义为 攻取,挣扎,争战?
 
当然, 主确有赐给我们和平,安歇的时间。 那是真的。 祂赐给我们有舒适的时光, 然总体来说却是争战;
 
这是窄路, 因为还有一条宽路,是通向灭亡的, 所有一切的毁灭:地上此处生命的毁灭。 你看,是的,接着我将讲到地狱,我相信在地狱里…, 但我想先告诉你一些事。 我已经看到人们在去到地狱之前, 已遭受毁灭,甚至那些挣得世界所承诺的一切的人们, 内里依然感觉到自己是被毁灭的。 他们没有满足感。 他们不幸福。他们没有平安…我可以证明这点, 因为他们在继续努力,试图挣得更多---即使世界已经把一切都给了他们。 他们的内在被破坏了。
你的内在是被破坏的吗? 如果你是的, 你觉察到了, 那是好事, 因为让我给你分享一下。 回到创世记3章。 要明白,落到亚当和夏娃身上的咒诅, 同时也是很大的祝福。 哪种方式的(祝福)?
 
每一次, 如果你是这种男人, 你工作, 工作, 再工作, 但看起来什么都没发生。 就算你挣得了事物, 它们又失去了, 你一直汗流满面, 你每天去工作, 却感到一切都是幻影,尽都虚空。 你要赞美神。 因为那是神在向你高声呼唤“你已堕落, 你已堕落, 你已堕落。 转向我,得拯救。”
 
女人生孩子...... 我明白, 人类所经历的最大的疼痛, 就是生子之痛。 从某种意义上, 这是从堕落而来的。从另一种意义上, 这是神的怜悯的作为,因为伴随的每一丝疼痛,都是神向你高声呼唤的声音,“你已堕落,你已堕落, 你已堕落。 你需要一位救主。”

恶人的道路是艰难的, 年轻人。 是艰难的。
基督的道路,尽管充满一切患难, 一切困苦, 一切争战, 祂的轭却是容易的, 祂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30), 因为祂替你背负, 在那条窄路上, 祂也背负了我们。( 诗68:19)

让我问你一个问题。 曾有一次我在秘鲁丛林的魁陀斯下了船。 那是亚马逊河的上游, 我很疲惫。 我被遗忘在那里。 我不知道那些宣教士,是不是故意把我忘在那里的, 总有一些经常...... 我猜,除非到天国, 不然是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但我一人被遗落那里,我睡在地上,吃了个乌龟蛋和一些生鱼肉, 喝的是下雨时用小桶接到的雨水。我真的很痛苦。 最后终于回去了。 我全身脏污,到处是泥。 我的靴子连续穿了5天,没有脱下过,很臭。 我最后终于回到了旅店的广场, 广场上, 有几个耶和华见证人正在等着我…

我就像是… “哦,主啊,为什么? 你知道…我能不能(对他们)说一些诅咒的话或别的什么, 然后直接回旅店? ” 我寻思着, “哦,主啊, 我该说什么呢? 我能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呢?”
 
然后突然有了亮光。 他们开始和我交谈, 我只是说“哦, 我就是喜欢见到那些喜欢谈论神的人。 让我们坐下, 好好谈论一会儿。”
 
他们开始讲三一神的问题和其它一切完全不同的东西, 我不跟他们的思路走。 我说, “你们知道, 我完全不明白你们所讲的所有那些复杂难懂的东西, 但让我问个问题。 这是我最喜欢和其他信徒谈论的东西。 你们知道那些时候, 就是:当你们与罪相争,与真实的内在血气相争, 抵挡魔鬼, 虽然已被称义,成为圣洁很久了, 此时却感到无法再有一丝(得胜的)进展, 然后突然间,神的同在, 当你正在祷告时,霎时充满整个房间, 祂安慰你, 以赦免之恩厚厚遮盖你, 使你更加确信, 你真的是神的儿女......告诉我,你们在这方面的一些经历。”
 
他们就像是… 然后他们就那么走开了。

我也要问你一个问题。 告诉我,你们生命中这方面的一些经历:当照神话语这面镜子时,你感到自己是如此虚弱不堪,令人厌烦,害怕自己与罪恶相争失败, 却只见神来安慰你,并使你确信你是属祂的, 你里面的真实光景正显明你走在窄路上。
看到了么, 走在这条窄路上的人, 有应许赐下, 就是: 基督的荣面, 祂的激励, 祂的力量…这在你生命中是真实的吗?

你们知道,昨晚我祷告,读经…有时只要我一站起来讲道,在开口那一瞬间,就会知道我处在靠自己站讲台的光景中。 昨晚对于我来说,就是那样的一次。 然后我进了卧室,就那么躺在床上, 看着天花板, 那样子祷告着, 然后, 就察觉到神的爱以一种压倒之势袭来。

看到么, 当你行走在这条窄路上, 就会有一种交通。 那种交通有属于你吗? 你知道与主的这种交通吗? 你有觉察到过祂的赦免,祂的爱和祂的信实吗?不是那种你读到的, 而是那种真实紧紧抓住你的。

这条窄路...... 如此多的人,声称自己是基督徒, 然而当我开始与他们谈论基督徒生命中内在的真实时, 他们根本一点概念都没有, 都不知道我讲的是什么, 因为他们的基督教除了“我已经做过那个了”之外,别的什么都不是: 我做了那个祷告。我有沿走廊(上前)。 我做了决志。我有请耶稣进我心里......。 但却根本没有关于祂的真知识。

这条宽路是引到灭亡的, 不仅仅是此世的生命, 更是永恒生命的灭亡。

你们知道, 我发现很让人惊讶, 我很稀奇, 旧约圣经对于地狱谈及的是如此之少,甚至新约书信中(也很少), 单凭这些经卷, 我们将对地狱基本一无所知, 即使这些经卷中有谈及地狱, 我们仍然将对地狱毫无所知, 如果不是因为耶稣基督的缘故。 那就是为何, 当罗伯特。舒乐和其他等人被问及地狱时,他们回答说“我不传讲地狱。 那不是我的职事, 我只想传讲耶稣的话…”, 那就是我何以知道,他们要么就是没读过耶稣的话, 要么就是做人不讲诚信,是公开的骗子, 因为耶稣正是教导我们有关地狱的那一位。

这位饱经忧患之人, 这位为祂的百姓而死的人, 这位正是神所成为的人, 恰恰是讲论地狱最多的那一位, 远超过其他人所讲的总和。 我认为祂之所以是讲论地狱的那位,正是同样的原因,我不能多讲地狱。 祂多次讲论地狱, 因为祂是唯一有权柄,从任何角度深谙地狱真实的那一位。

我极其怀疑所有那些人的品格, 就是出书写到去了地狱、去了天堂的那些人。 关于地狱的真实...... 有一件事我知道, 就是我永远不能完全明白,或者照着它当被传讲的样式来讲述它。

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也是一样。我的意思是, 关乎 “二次降临”有如此多的争论。 对于“二次降临”我要你们知道这点: 当“二次降临”发生的那日, 将会知道一切“二次降临”有关之事。 但在天国,你将需要花上无数个永恒, 仍然无法完全理解, 在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上, 基督的荣面中所彰显的神那极大的荣耀。

为此,我知道,无论现世,还是来世,我对十字架所作的,永远都不公平。

我也知道绝对不可能,就是用人的舌头,或者用天使的,我永远都无法对你讲述地狱的真实情况, 因为我知道以我人的头脑, 我永远, 永远无法开始去理解。 但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基督就地狱,有给过我们警告。 祂已警告过我们。

你看, 那就是为何逻辑上这是绝对荒谬的, 就是使耶稣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 或者告诉他人,他们已有一个美好的人生,他们现在只缺少耶稣。 简直荒谬至极。 为什么? 因为如果天国是天国, 地狱是地狱, 而基督真的已成就,祂说过会成就的。 祂就一定得是一切。 逻辑上要求, 祂, 要么对我们就是一切, 要么对我们什么都不是。 不可能还有其它方式。 那就是为何当祂发出命令时, 祂要的是绝对一切: 绝对的忠心,绝对的信心,绝对为祂、祂的国、祂的义, 舍己,撇下一切。

你拿着所有我刚讲的, 是无法装入当今美国福音这个模子里的。 我刚讲的那些,与当今所教导的毫无瓜葛。

接下来的一点, 我想…我不知道今天有哪些牧师在场, 但有一点请你们思考一下。 我遇到如此多的牧师,想要我和他们坐在办公室里, 和他们谈论真道, 他们说的正是我现在所讲的, 但是他们一到讲台上,却永不讲出来。 我去过许多教会,他们声称, 你们知道:认同改革,认同清教徒和司布真,等等此类, 但当我走进他们的教会,听他们讲道, 却与其它当今福音派教会所讲的,没有任何不同。你的神学理论毫无意义,除非它能带出实践上的改变, 除非它能改变你讲道和建造教会的方式。
 
接下来,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窄)的,找着的人也少” (太7:13-14)。

注意, 此处,你可能丧失这段经文。 此处,你可能把这段经文弄得意义全无,如果你不理解这一段的话。

今日多数人都是这种看法: 耶稣正在讲论, 世界上共有两群人。 一群人认同基督,承认基督是主、是救赎主。即使你把全世界所有口称基督为主、为救赎主的每一个人都聚了来, 如我们弟兄所指出的, 依然所占比例很少。所以他们认为, 瞧, 这里是我们所有口称基督为主的人, 这是人数稀少的一群, 已经进了窄门, 弃绝了宽路,正走在窄路上。那就是我们。 然后其他所有走在宽路上的, 嗯, 那些人是…你知道, 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其它的宗教,异端,好莱坞…如此等等, 他们是不愿称耶稣为主的人。

那就是许多人理解这段经文的方式,那一点都不是耶稣正教导的。 耶稣甚至提都没提那部分世人。 祂一点都没提那些无神论者或好莱坞或其它的宗教或异端。 祂所教导的乃是: “在声称是我门徒的那群人中,少数人才找得到”。

你听到我的话了吗? 这就是祂正教导的令人畏惧的,可怕的部分。
祂不是说, “地球上有一小群人,他们因承认我的名,就是进了窄门的, 就是走在窄路上,将要得救,而其他不承认我名的人是失丧的…”。 那不是祂正教导的。
祂正看着祂的众门徒,说, “在你们口称我为主的人群当中, 你们当中,少数人会找到永生的路。”
 
你说“保罗弟兄,证明你的说法。”
 
好,我会的。 看一下21节。
“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阿,主阿’, 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 奉你的名赶鬼, 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 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 ‘我从来不认识你们; 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太 7:21-23)
 
听着, 亲爱的朋友。 听我说。 我在这地的服事,在去年有很大的改变,我也不知道我将要做什么。 我想我可能...... 我不知道。 我打算去其它某个国家,或者弄个帐篷,到外面大街上去讲道,或者其它什么, 因为我过去喜欢,对那些爱世界的大群会众讲道, 现在看起来我常到特会中,每一个人都来, 我就像是在对唱诗班讲道一样, 我不很适合对唱诗班讲道。

但让我告诉你一点。 甚至你们中间,即使这是我发自内心的话。 不要认为,我没有经历过这种时刻,就是清早有一小会儿,坐起来,怀疑的问: “主, 我是你百姓中的一个吗?”偶尔想一下这个,乃是健康的事。

但我要警告你们:耶稣教导说, 在那群热切强调称祂为主的人中, 许多将是失丧、灭亡的。 也当知道: 那些实际上被欺骗的人,常常非常有信心自己没被骗,他们是如此地自信,以致于从来不学习去分辨他们是否真的有被骗。你们许多人将来可能是失丧的。你要今天走出这里, 认真去想想: “啊,那真的是非常适用。那是福音派教会需要听到的真理”。

现在我想让你再明白一点。 我从内心真诚的说,是我自己实际践行的,是保罗华许需要听到的真理,也是印度尼西亚的宣教士需要听到的真理。
我们所有人一生之中,都需要回到使徒保罗的那个劝诫, 做什么?察验自己,试验自己,看自己是否真的在信仰里。”(林后13:5) 。
也当回到使徒彼得的劝诫: 当使我们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彼后1:10) 。

基督徒可以对自己的救恩有很大的把握,并且随着时日增长,他的那种把握也会增长, 但我们仍当常常把自己敞开在那个问题前:是我吗? 是我吗? (太26:22可14:19)
 
我们准备为这部分作结,随后再接着讲这段经文下面的部分。
但请记住:这门是小的。引到永生的路是窄的。
现在我要对此做一重要陈述。 这段经文需要7讲(才能讲完),而我却试着把它压缩到1讲中。
(这路)引到生命,但也始于生命。 正如罗马书1章所说, 本于信以致于信(罗1:17直译:从信到信),
 
基督徒的生命同样是:从生命到生命。
不是那种基督徒生命的病态观点:有一天我将进到天国,等我进了天国,我将发现真正的属灵生命,和真正的神之荣面,我就可以永远因祂欢喜。 那是一种希望, 但却不是基督徒生命的全部。 那就是为何在约翰福音3章16节,我们被告知:“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3:16)
 
(永生)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从新生的那一刻, 从你被赐予生命,被称义的那一刻。 因此基督徒的生命是:从生命到生命。乃是:接受从神来的生命,根据彼得前书,从神道的种子中生出来的。 (彼前1:23)
 
我与许多人同工,在内陆城市,芝加哥和孟菲斯,他们是那种表演说唱音乐等等之类的年轻人。 我真的常常被很多人问: “你为什么做那些事呢?”
 
其实,我真的不像表演说唱音乐的人。 然而我会告诉你那么做的原因。 因为我在这些年轻男女身上看到了生命。 他们里面有生命。 神已经在他们生命中有动工。

他们正在学习神的话语,他们正在读一些很好的书籍,他们正在作见证。他们正在爱中,他们正在改变当中,他们被改变了—生命。我不在乎全部 “包装”都进到他们里面。我想要看到生命。 我见过很多宗教人士,没有神的生命在他们里头。 我是说, 难道不让人惊讶吗? 你们许多人也能见证这点。 我在飞机上坐下。 我很多次都是这么做的。 我记得我刚得救约有1年的时候, 得救之后, 正好在德克萨斯的奥斯汀要举办一个大型布道活动, 我是…你们知道, 其中的一份子,搬椅子和其它东西。 我是如此兴奋, 一位初信徒。我去帮忙,围着台子跑前跑后的帮忙,过帘子时,我撞上一个人。 他来自非洲。 我说, “噢,抱歉。” 他也说,“抱歉。” 他说的是标准英式英语。我是一个乡巴佬,但我们却能够交流。
“你叫什么名字?” 他告诉我他的,我告诉他我的。
就好象是在一秒之内,我对他的爱,就多得如我终生爱一个人的爱那么多。 他是一位信徒。 你真的能看到他全身满溢着生命。
我试着去弄明白这位传道人。 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分辨的恩赐,或者别的什么。 我们在秘鲁,沿着公路开车。他会说“那里的那位活的。”
 
我说, “什么?”
 “那是一位...... 看看他。 你可以说, 他是活的。”

我曾经与一些基督教重要人士一同入坐, 那真是令人感到害怕, 他们一些人非常, 非常敬虔, 但如果我和他们坐下,真的, 如果我尝试, 讲一些使他们教会增长的策略, 他们就...... 但如果我开始从歌罗西书开始谈论…嘿, 神在这卷书中向我显明,基督的荣耀,他们就会从我肩膀上看,盘算着是否还有更重要的人来, 他们可以谈得来。 他们在乎的是…。
 
你里面有生命吗?
 
难道基督信仰是...... 是带着那种不情愿走窄路, 你走,仅仅因为那是正确的做法? 或者, 因为你知道那是你父母加在你身上的标准, 或者是你认为那是有道德的事情,但实际上你内心却恨恶它。
那不是基督教。

我举这个例子给你们,是我经常用的。
一个牧师任职了,你知道,他接管了一个教会,发现有一个成员在外面流荡, 已经5年没进教会了 (比方说,是在阿拉巴马,那里每一个人都(说自己)是基督徒)于是他出去,到了那里,敲门。这个人开了门,手里拿着啤酒瓶。
他说, “我是新来的牧师。 我可以进来吗?”
 
哦, 他赶紧藏起啤酒瓶。他是如此有礼貌。他素来被教导成如此的有礼貌。
“哦, 牧师,很抱歉, (看着酒瓶)这个讨厌的老东西。当然,请进。让我把电视机关掉。”
 
牧师开始和他谈话,说“你知道, 你很久都没进教会了。”
 
“你说的对, 牧师。 我确实没去教会。 我只是...... 只是那个,你知道, 我喜爱足球…并且,你知道, 周六晚上在外面有畅饮酒会…并且,你知道, 我真的很喜欢周六......我需要把这个肮脏的东西扔掉,我需要做正确的事。 我真的需要回到教会。”
 
“我看到你有醉酒。”
 
“你说的对。 这个讨厌的老酒真的抓住了我。 我爱喝。我真的需要把它扔掉,我需要做正确的事。我真的需要戒掉它。”
 
“我还听说你满城追着女人跑。”
 
“你说的对。 那也是抓住我的一项。 我很爱那个, 但是,我对你说, 牧师, 我需要把这个也扔掉,我需要做正确的事。我真的需要回到教会。”
 
于是他回到了教会, 每一个人都赞美神,因为一只小羊回家了。
不,是一只山羊又回到羊圈了, 因为,你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吗? 我将告诉你,他真正在说什么。
“你说的对, 牧师。 我需要停止做所有这些我喜爱的恶事,并要开始做所有那些我恨恶的公义之事,以拯救我的皮肉。”
 
没有任何改变。 你是否像那样呢? 或是有生命赐给你,以致于你渴望属神之事?你心中有一点实际存在吗? 有吗?
 
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这才是问题。
年轻人, 让我问你个问题。 当你的父母不在是你的监护人时,你会像一个庭院中狂奔乱跑的狗吗,都因为你里面没有基督的生命?
 
现在正如我昨晚所说的,已被证实是真的,我们将白天一整天都在这里,并且整个晚上也会留在这儿。如果你为自己的灵魂担忧, 我们会与你一直交谈到明天。 但如果真持续那么久的话, 你需要明早给我带一份快客芭箩。

但我们会针对你的灵魂,谈论一切需要谈到的。 我们不会操控你。 我们也不会熄灯,或弹奏(轻柔的)音乐。

如果你为自己的灵魂担忧, 那么请你来, 我们将会用圣经经文来处理这事。
愿神祝福你们。

 

上一篇:丰富的神
下一篇:患难乃是雕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