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第一章:蒙恩(二)

时间:2018-10-12 08:51:11    作者/供稿:王三元牧师    来源:济南长春里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第一章  蒙恩(二)

 
那一瞬间,我想:他是谁,我又是谁?他是宇宙万有的创造者和管理者,又是宇宙万有的主宰。人们以为居住的这个世界大得不得了,可是在宇宙中,如果想从浩瀚的天体中找地球,就像大海捞针一般。地球在太阳系中算得了什么?在银河系中算得了什么?太阳系、银河系在整个宇宙中又算得了什么?何况是人类,何况我!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一个人群中最不起眼的小孩子。在大人面前,我还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孩子,大人们在一起谈话的时候,我连插嘴的资格都没有。虽然那些大人在我眼中,几乎无所不能,可是世上有几十亿人,茫茫人海中,那些大人也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与宇宙相比,我何其微不足道!与宇宙之主比,宇宙又算得了什么!宇宙虽大也是有限的,神却是无限的。任何的有限与无限相比,都几乎如同无有,其间的差距仍然是无限。
 
我感到自己现在正是在宇宙之主面前,显得如此渺小!耶稣——宇宙万有的创造者,宇宙的大主宰,竟然为我们罪人道成肉身,受尽凌辱钉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赎罪,赐我们永生。这样的大爱、无比的大爱、无比的大怜悯,我这小小的头脑实在不能领悟。
 
我只有大哭,除了大哭还是大哭,除此之外什么话都是多余的,也是苍白的。只有从心里向主说,你既然替我死(我又不能替你去死,因为你没有这样的要求,尽管我巴不得你这样要求,我就欢喜去做),那么从现在开始,我虽仍在世上活着,却要把自己当作已经死了,好彻底让自己的人生重新开始,完全为你而活,一切心思、言语、行动,只为着你。因为当知道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替我死的时候,我就应当看自己的过去是已经与他一同死了。我过去将你所造、本应归你所用的身体为罪所用,连累你为我的罪受刑罚,从今以后,我所有的肢体愿只为你用,我再也不要用你为我造的口,说一句耶稣以外的话,用你为我所造的手,做一件你所不喜欢的事,用你所给我的头脑,去思想你不喜欢我思想的东西,我要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那一刹那,因着看到了神的至大和无限,我更觉自己渺小到如同无有。既然连自己都算不得什么,何况一切的生死祸福得失荣辱,那些在神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想,更不值得一提。所以,在神以外、在世界上、在肉身之中,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有属神的事,只有爱主的事,才是无比重要的,哪怕只是和神沾上一点边,也远比自己肉身的生死祸福重要何止千倍万倍!
 
我想,他以宇宙之主、万王之王的身份,为我们这如此卑微的罪人屈尊降卑,甘愿被交在罪人手里,受尽苦难凌辱,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我如何回应这样的大恩?我绝不敢说什么爱神、为主而活、得神喜悦的话,连想都不敢想,因为我不配。像我这样卑微的受造者,在这位至尊至大者面前,太微小了,简直如同无有,哪里配说这样的话,哪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为了与他这无比尊贵的名字从最遥远的地方稍稍沾上一点边,而让我忍受人所能想象出来的最痛苦的刑罚,我也不配!甚至忍受比这更痛苦万倍的痛苦,也不值得他对我有丝毫的在意。在他面前,我太渺小了,然而,他却因着无比的大怜悯,施洪恩在他爱子基督里接纳了我,并愿意悦纳我为他所做的一切,哪怕仅仅是一杯凉水,他也乐意接受,这是何等的恩宠。
 
我想,今后的人生,我再也不要其他的,只要主耶稣。我经常听见大人们说,一个人为主的名受苦、甚至为主死,是最有福的。可是我丝毫没有要得什么福的想法,我根本不配得什么福,不值得神赐什么福。在至大的神面前,我太卑贱、太渺小、太不重要了,就像人没有必要在意地上最小的一粒微尘一样。在他面前,我远不如微尘,因为微尘没有犯过罪,我却连累宇宙之主——神的儿子钉死在十字架上。我何等恨恶自己。对于自己,我再没有别的想法,甚至连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也不值得放在心上,让主从自己这卑微的人身上得到安慰、喜悦和满足,才是我最大的心愿和一切所求的。只有基督是我今生永世的一切!无论何事,只要是主喜欢的,我都喜欢,哪怕自己最不喜欢的;只要是主愿意的,我都愿意,哪怕是自己最不愿意的。
 
我不知道怎样描述那时候的自己,巴不得为主的名死一万次,来表达对他爱的牺牲的回应,却不敢劳主对我有丝毫的在意和任何的纪念。可是我知道,他为我们死,不是要我们都去为他而死。圣经说:“他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林后5:15)。我深深痛恶自己,很像保罗说的:“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7、8)。其实,不仅仅是看作有损,更是对以前所喜好的一切都深恶痛绝。为什么呢?因为它们可能与神争夺我的心,一切可能与神争夺我的爱的东西,都是我的仇敌。
 
使徒行传记载,五旬节圣灵降临,众信徒变卖家产和一切所有的,全放在使徒脚前,我也巴不得把一切所有毫无保留地全奉献出去,但不知往哪儿送。后来想,只有分给那些认识的弟兄姐妹。有一天,我对母亲提出这事,母亲说:“你是热心热糊涂了吧!”我想,这哪是热心,只是亏欠。白白蒙受这么大的恩典,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做,没有任何回报,哪能不亏欠啊!
 
那时圣经几乎全被烧掉了,极少数没被烧掉的,也是弟兄姐妹们冒着极大的风险珍藏起来的。过去圣经被人烧掉的时候,并不懂得心疼,现在知道珍贵,却弄不到了。
 
我那时对神话语的无比渴慕的心情,真的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可以这样说,只要能得着一句有帮助的话,就觉得远比全世界更宝贵,也远比肉身的一切更宝贵,因为它是关乎永远的生命、关乎爱主的事。可是,那时却见不到传道人,也听不到神的话语。
 
有一天,有一位弟兄从章丘来,经过苌庄,要转几个地方,到济南去看望弟兄姐妹,最后要见的是一位信徒特别崇拜的“传道人”。大家崇拜他,是因为听说他刚刚得到了一种特别“启示” 的经历(当然,如果现在听到这些,根本不会当事,那时不懂,很想见见他,听听神的话得帮助)。我也跟他一块去了,但是,那一天到了几个地方均一无所获。
 
最后从那位传道人那儿,同样一句有帮助的话也没有得到,只记得他说了一句话:“主来的时候近了,现在到了都要起来迎接主的时候了,近到什么时候了呢?到了一种只能自己预备自己,谁也不能顾谁的时候了。”说实话,这话我一点也不得帮助。我想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也是多人得救远比一人得救更重要,尤其是,主愿意万人得救,你怎么能只顾自己不顾别人呢?为了体会主的心,我宁愿自己下地狱来换取别人上天堂。
 
那时没有自行车,农村也没有公交车,出门都是步行,走到市区后有了公交车,却没钱买票,还是得步行。那天从早上开始,最后走到济南那位传道人那儿,早已天黑了。一天下来,非常非常累,一步也不想走了,但济南住宿不便,交通完还得走回去。往返一百多里路,回到家时已经午夜过后了。这一路不知道有多么疲劳。
 
那次的出行虽然没得到什么,我却一点也不后悔。因为这次是为着寻求神,为着寻求神的话,不论得到没得到,存心是为着主。这是从小没做过的一件事,所以觉得这一天所走的路,比我生来所走过的路加在一起更有价值。
 
我见别人被圣灵充满,完全不能用羡慕形容,也不能用渴慕形容,因为这种渴慕什么语言也不能形容其万一,如果一定要形容,只能说渴慕到了极点。但我从来没有说出来,也一直不敢求(口头上不敢求,但内心却无比得渴求)。因为我知道圣灵是谁。他是上帝,是比万有更大的上帝,是三位一体独一上帝的第三位格;我是人,一个无比渺小的蒙恩的罪人。
 
圣灵与圣父、圣子一样,同为宇宙万有的创造者,同为宇宙万有之主。成位的圣灵上帝,浇灌在我这如此卑微不配的人身上,是不敢想象的一件事,又是何等圣洁的一件事!我就是死一万次,也不配换取这样的恩典!
 
既然神将圣灵赐下来,五旬节以来的历代圣徒可以被圣灵充满,身边的人可以被圣灵充满,而我没有得到,肯定是自身有问题。神是绝对公义的,如果不是我自己的原因,肯定会被圣灵充满的。
 
我求圣灵光照,检查自己,看是否还有最微小的罪没有了结,生怕渴慕圣灵充满的动机里隐藏着丝毫的不纯——比如荣耀自己、灵性的自私等等——因而总是尽自己所能地彻底省察自己,看里面还有哪些想法和主不一致,好随时向主回转。我对追求圣灵充满分外慎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曾听说邪灵可以仿冒圣灵的工作,有些人求圣灵充满,却接受了邪灵的工作。那时没有人给予指导,我也不知道怎么防备邪灵,但我知道邪灵也可以给人“恩赐”,可以行“神迹”,可以给人各种感觉,给人“启示”,也可以让人说“方言”,使人误以为是从神来的。所以我特别特别小心,生怕追求错了。
 
我既渴慕圣灵的各样恩赐,同时又怕求错了,怎么办呢?我想,神的旨意是叫我圣洁,主耶稣钉十字架是为了救我脱离罪,神在我身上施行拯救的一切目标,圣灵在我身上所有工作的目的,都是要藉着基督所成的救恩,救我到圣洁完全的地步。魔鬼最恨的就是耶稣的救恩,魔鬼最恨的、最怕的、最反对的就是圣洁。我想,圣灵是绝对圣洁的,我没有被圣灵充满,肯定是因着自己有什么隐而未现的不洁,是自己没能发觉的。如果我有丝毫的不圣洁,没有靠宝血洗净,不但不配圣灵充满,也会给魔鬼留地步。神早已将圣灵赐下来,圣灵充满不需要求,只要自己身上没有不洁的拦阻,肯定会被圣灵充满。
 
所以,我不敢求圣灵充滿,只是求主彻底洁净我隐藏的问题。我想以这种方式追求,魔鬼肯定无法掺和进来,邪灵也绝对不能仿冒。因为我想,魔鬼所以是魔鬼,就是因着他完全是恶并无其他,与圣洁形同冰火绝对相反!魔鬼可以仿冒“恩赐”、仿冒“神迹”,却绝对不能以圣洁仿冒圣灵。因为圣洁是上帝最本质的属性:“因为独有你是圣的”(启15:4)。圣是有别的意思,这个“有别” 不但使他与任何东西没有相通之处,远超万有,更是与罪,与任何玷污完全对立,与撒旦魔鬼是绝对不能相容的!圣洁决定了上帝就是上帝,是任何受造者无法模仿的。
 
在主眼中,永远的生命的价值要比全世界都宝贵千千万万倍,“人就是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太16:26)我虽然渴望自己得永生,相比之下却渴望更多的人得永生。我想,主是为罪人舍己的,他不是自私的,也肯定不喜欢人自私。人在追求属灵的事上有自私的心,也一定是属于一种动机的不纯。所以,如果我渴慕圣灵充满,有丝毫灵性的自私,也应该与主绝对圣洁的品质不同,也应该是一种隐藏的不洁,也会拦阻他在我身上作工。我想我应该这样存心:主啊,假如我自己下地狱能换取别人上天堂,我也愿意。在渴望圣灵充满这件事上也是这样。虽然我无比渴望自己被圣灵充满,但是如果能换取别人得到,我情愿自己永远得不到。
 
又过了大约三个月左右,有一天,我自己祷告的时候,忽然有圣灵要降在身上的一种感觉。我连忙在心里向主说,我自己是否被圣灵充满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让弟兄姐妹都能得到这福分,这比我自己得到更好。当我祷告这样说的时候,圣灵立时浇灌在我身上。我大大地被圣灵充满,并大声地说方言。那是一种非常特别的、超自然的经历,只感到一种圣洁的能力从上面降下来,充满了我的全人。大约一连三年多的时间,自己不时被圣灵浇灌,并说方言。这些经历太奇妙、太特别,至今我也讲不明白,只能客观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形。
 
讲到此,我想有必要声明一下,我写的这些,只是尽量客观、准确地描述当时所发生的情形,并非认为说方言等同于被圣灵充满。
 
我这样强调,是鉴于当今有许多所谓的“灵恩”现象,给许多地方的教会和信徒造成一些混乱。他们片面强调说方言、神迹医病,却不讲离罪悔改,更不讲爱主、舍己背十字架,大讲所谓的成功神学,诱导人爱慕世界,追求属世的好处,忘记永恒的盼望。
 
圣经说:“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一4:1)。因此,对于一些所谓的“灵恩”现象,不能不加分辨地盲目接受。
 
为此,我写过一篇短文:
 
经文: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得恩赐医病的,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岂都是使徒吗?岂是先知吗?岂都是教师吗?岂都是行异能的吗?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岂都是说方言的吗?岂都是翻方言的吗?你们要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赐(林前12:28-31 )。
 
圣经不反对人说方言,但同时不片面高举说方言。恩赐的确有大有小,有重要的有次要的,大小和重要不重要是看对人的帮助起得作用如何。因为神赐恩赐是为着让你服侍别人,而不是满足自己的,就如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是为着浇灌别人,而不是为着满足自己的。圣经列举各种属灵的恩赐,总是把说方言的重要性列在最后,因为人听不懂,起不到更重要的作用,它只是“造就自己”(林前14:4)。
 
保罗说:“我愿你们都说方言”(林前14:5),但同时又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身子是由各样肢体组成,而不是由一样肢体组成。你不能号召大家都作鼻子或者都作耳朵。因为神不是这样造的,你想改改这不合适,基督的身体不是你能随便改的。
 
我说的这还是从圣灵来的方言。如果有人不像圣经所教导的那样,片面地强调和高举说方言,你要知道,恩赐只是圣灵所赐的一种服侍功能,并不等于圣灵自己,肢体不能高举自己的功能过于圣灵自己。特别是,你必须知道圣灵是来作什么的。圣灵来了,不是讲自己,而是为基督作见证的。他不凭自己说什么。为基督作见证就是使我们得着能力,直到天边地极传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真理。
 
圣灵的工作特点不是高举神迹奇事和各种超自然的恩赐(虽然我们不否定这些),更不是叫人荣耀自己,而是高举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的全备救恩。强调基督和十字架的救恩是让人专以天上的事为念,不是追求属世的好处,而是追求永世的盼望。
 
如果人以高举神迹奇事恩赐、让人专以地上的事为念,专注肉体和属世的好处,甚至排斥十字架的道理,用假道叫人一面犯罪,一面自以为义,以恩典的名义反对讲悔改、讲罪,而讲以信废行的异端,你要小心别的灵假冒圣灵,以假道混乱基督十字架的救恩真道!
 
我们并不反对灵恩。真的是从圣灵来的灵恩接受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反对呢?但我们不同意那些超出圣经之外的所谓的灵恩,更恨恶反对基督十字架和悔改成圣之道的那些异端之灵假冒的灵恩!
 
圣灵的恩赐并不代表着圣灵自己,圣灵充满的重点不是得恩赐,而是充满主的自己——那位三位一体真神的第三位格,成位的圣灵降在身上,住在心里。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他是有自己的思想感情和意志的。人被圣灵充满,是在他的爱中,心思、感情、意志与他融合为一,失去自我,全人被圣灵所占有,被基督所占有,没有自我的位置,没有世界的位置,更没有罪的位置!一个器皿,如果里面所盛的东西有骄傲,有自义,有私心杂念,或有其他神不喜欢的东西,不肯彻底倒空自己,就不能说你里头所充满的是圣灵!即便你有怎样的属灵恩赐,也不代表着你真的被圣灵充满!
 
在圣经中,圣灵充满有时指降在身上,着重于外在的浇灌(徒2:4;4:8,31;9:17;10:9),有时指住在心里,意思是恒常满有圣灵(弗5:18)。外在的浇灌主要关系到工作、恩赐和能力等等,就如主耶稣升天之前对门徒讲的:“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徒1:8)住在心里,主要关系到圣徒的生活、行为和灵命长进,就如保罗说的:“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 23)又说:“我们若是靠圣灵得生,就当靠圣灵行事。”(加5:25)圣灵充满应该成为圣徒生活的常态。真的圣灵充满不只是外在浇灌,更是内在的充溢。五旬节就是这样,大家不但得着能力、得着恩赐为主作见证,而且再没有一样东西看为属于自己的。那时,不配的我,一个蒙恩的罪人,的确蒙圣灵大大浇灌了。现在想来,从蒙恩开始,随着日复一日无比的渴求,到内心渐渐被圣灵全然占据,那时的充满应该是内外充溢。
 
我想,蒙圣灵浇灌的经历,的确带给人属灵的恩赐。就我而论,本来语言交流能力特别差(这也许与一种心理障碍有关),当我对别人讲话的时候,非常胆小,往往一句话还没有讲完,一旦发现人家在注意听的时候,下半句就脸红舌结,说不出来了。
 
蒙恩之后,我非常渴慕有一天能够将神的话说出来与人分享,却是不能。但自从被圣灵充满之后,有时候大家在一起聚会,里面常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冲动,要站起身说话。我怕掺进自己的意思,一开始总是先约束自己不说,后来太强烈了,就知道不是自己的意思,于是站起来说话。当我一起身开口说话的时候,自己就被圣灵充满,听的人也被圣灵充满,后来渐渐可以讲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