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天使作工在罪恶之城

时间:2018-10-07 06:08:38    作者/供稿:迈尔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创世记第十九章

  在这一片微波荡漾的死海底下躺着几座平原古城的废墟。往日曾有的蠢蠢生息,思想议论,通商贸易,一切的欢笑、悲泣、喘息,军人的征伐,牧人的吆喝,市场的喧哗,孩童在广场嬉戏的声音一一全为眼前骇人的沉寂所吞没,这幅景观恰足以印证圣经的真理。
  环抱于群山峻岭中,死海低于海平面一千三百尺。由于入眼一片荒寥、诡异,长久以来人们认为从未有鸟群飞越过它阴郁的水面;沿岸未见贝类孳息,寸草不生。水边倒是堆满残枝败干,这些原是约但河的怒涛从沿岸的莽林掠拔而来,再由潮沙冲积上岸。枝干上厚厚覆着一层使死海的水完全不合饮用的特浓盐分。游客蹀躞于此,总会油然想起圣经的话说:「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把那些城,和全平原,并城里所有的居民,连地上生长的,都毁灭了。」
  有几个理由使这桩超级的毁灭的行动显为正当:

  一、这是对其余人类极具怜悯的警告。
洪水的教训几乎已从人类的记忆中消失;各种无耻的秽行再度泛滥,其猖獗不下于挪亚当年使大渊的泉源为之裂开的恐怖罪恶。所以,及时藉这可怕的事件给予警告,让作恶多端的人认清自己的可憎,觉悟自己的所作所为已超过神可以容忍的限度,这不能不说是全地审判者既明智又有恩慈的举动。
  的确,神审判的临到只是暂时吓阻了邻近城市的居民,并未防止他们几世纪之后沦入同样的败德深渊,也未能使他们免于从约书亚的剑锋遭到当年所多玛从天上的火所遭遇的毁灭。然而,神的警告是出于他的怜悯,虽然人不肯听。而所多玛的这场灾难,按智者的形容,正是在可怕中显示了「耶和华神的慈爱」。

  二、此外,在这场可怕的毁灭中,全能的神只不过加速了恶行的后果。
一国之所以遭受毁灭,往往因其内部已腐败,恰如东北风袭掠而过,森林随即满目疮痍,只不过加速木蠹长年的蛀蚀而已。任何明眼人在天黑之后走过所多玛街头,都可以预感这城必将覆亡。各种反自然的罪行已经腐蚀了这城的心,照这种情势演变下去,彻底的毁灭应是指日可待。
  然而,进人亚伯拉罕的帐棚中,你见到的是纯朴、亲和、以及高贵人品所具有的各样美德;这些美德使他的名千古流芳,使他的子孙享有荣耀的未来。进入所多玛呢?在那猥亵的气氛中,你看见居民因浮靡而颓废,又屈服于异邦的剥削而丧失自尊,秽行到处充斥,城中找不到十个义人;至于维系家庭应有的纯洁情感和服务人群的理想也已流于空泛。所有这一切症状,有如先知的声音发出预言:「他们的刑罚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
  对我们而言,这是何等严肃的鉴戒!综观历史,帝国的兴衰由东向西迫递,印度、巴比伦、埃及、希腊和罗马相继称霸又沦落。大英帝国鼎盛的国势是否也将凋零,如同其它帝国一般?当我们放眼四周与日俱增的奢靡,无耻秽行当街嚣张,拜金主义到处横流,婚姻关系又日见松弛一一凡此种种真让人为大英帝国忧心如焚。惟一的希望系于达成福音普世广传的使命。倘若我们漠视这项使命一一如果我们所输出的鸦片箱多于圣经,酒商又多于宣教士一一那麽,大英帝国的衰颓,恐怕近在眉睫了。

  三、在城倾覆之先,神曾作过谨慎的考察。
「我现在要下去,察看他们所行的。」这短短数语反映出神的一种行事法则。他不忽促行事,也不凭藉耳闻;他必亲自查看是否有任何可宽免的情况。主只有在多年察看无花果树,却总找不着果实之后,才说:「砍掉它吧!何必为它留存地土?」这种辛苦的用心,正是神的特性。他不愿一人沉沦,也不轻易发怒。审判并非他的例行公事,而是他的非常举动。他告诉我们,有天当我们察看他的作为,将从他允许临到世上的许多灾难获得安慰,因我们将明白他所行的并非「无故」(结十四23)

  四、在审判未临之前,神会发出许多警告。
这正是他的体恤一一首先,约当二十年前,所多玛被基大老玛征服;然后罗得迁入,他的存在对当地所产生的警惕作用,虽未能贯彻始终,毕竟也是为义而发的抗争(彼后二7一8)。最后,由于亚伯拉罕的拔刀相助,该城居民从兵亵的蹂躏中获得拯救。一次又一次,神警告他们,若不悔改,必有大难临头。用神自己的话说,他「从早起来」差遣他的使者,但是人们却掩耳不听。
  在任何个别情况中,神的作法并无二致。每一件罪行,过程中总有一连串警告信号横阻在前,只是当事人强行闯越。正如过度疲劳会引起神经痉挛,这是警告人要马上休息,免得导致瘫痪。同理,按照神的安排,若非漠视无数警告钟响,人不可能踏出堕落的一步。罪人啊!到处都有警告你的信号。
  
  五、值得注意的是,神尽其所能拯救一切他能拯救的人。
罗得是个后继无力的人,以善始,却半途而废。刚出发的时候,他陪伴亚伯拉罕离开吾珥,生命散发着非凡的潜力,远景辉煌。可惜他却是那种经不起成功的人。的确,再没有比成功更险恶的试探了。迷魂阵比亚玻伦(启九11)的明显攻击更叫人害怕。财富的欺诳比生活的忧患更容易摧毁人。
  起初,当罗得被肥沃的牧原吸引而下到所多玛时,他曾经立志与当地的居民保持距离,所以选择居住在城外,但向火直扑的飞蛾那能免于被烧伤?渐渐的,他放弃了帐棚的生活,定居在城内,最后甚至把女儿嫁给当地人,自己成为该地的参事,坐在城门口断案。虽然他热诚款待客人,但从他为了实现这项美德所采取的对策,可以看出所多玛的风气如何玷污了他原有的纯洁。他是神以大能从所多玛抢救出来的,彷佛从火堆中救出的余柴;至于他暮年的景象,我们最好用一层帘幔把它遮住。然而,像这么一个残缺的人却蒙神拯救。
  并且,他不是单独获救。与他一起获救的,尚有他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他的妻子出城没几步路,便因不顺服和惋惜等等错综情绪,忍不住回头向后看,由此显出他是个无可救药的人。至于他的两个女儿呢?由于他们施加在父亲身上的淫行,永远被烙上了败德的丑名。如果连这样的人,神都千方百计拯救他们,对那些遭受毁灭的人,他的心该有多急切呢?由此更可见,只要在他的怜悯尚能容忍的范围内,神都尽力拯救。最后审判的那日,在所有失丧的灵魂中必无一人有权宣称自己理应归在得救者的行列;而在得救者中,必有多人之添列其间,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太八11一12)。
  天使访问这城的动机有三:

  一、最基本的原因是出于对人类的爱。
天使爱我们。虽然深知我们未来所将承受的尊荣要使最高等次的天使相形见拙,那涌动在他们灵中的至纯慈爱却丝毫未被嫉妒吞噬。神既然这样命定,他们就心悦诚服,因为我们乃是基督的至宝。所以,他们不辞艰辛地离开黄金的殿宇,穿破云天,来到人间,催促徘徊在救恩之外的人速速悔改。若遇任何拦阻,他们的使命便是将这拦阻挪除。

  二、直接的原因乃是亚伯拉罕的祷告。
「当神毁灭平原诸城的时候,他记念亚伯拉罕,正在倾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创十九29)。亲爱的读者!若有至亲好友置身在败坏的所多玛的环境中,请为他们恳切代祷。你似乎不可能亲临其间拯救他们,或以任何方式援助他们;但神将听你的祷告,差遣他的使者前往那艘大洋中的船、那间北美森林中的伐木之寮、那搭在非洲钻石旷脉旁的草屋、或那纯为饮酒作乐而设的欢场。神的使者无所不至。所多玛无法扣留它所迫害的人,不让神的使者接触;天使光明的存在也不会被周围不洁的空气所玷污。正当你祷告的时候,神的使者便出发去执行你所祈求的,虽然他们前进的步履或将暂时受阻于不可知的魔力(参阅但十12)。

  三、终极的原因却是神的怜悯。
「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怜恤一一这正是最重要的关键。当使徒保罗解说自己何以能在荣光照耀的救恩圈中占有一席之地时!他举出了意义深远,叫人十分信服的原因:「我蒙了怜悯」;「我成了何等样的人,全靠着神的恩典。」永世已如晨星一样升起在我们心中。歌颂神的怜悯将是我们永世生活的主题。
  奇妙的是,神竟差遣人子为他得人。当然,若是差遣天使,他们的工作果效比我们好。拯救罗得的过程中他们所表现的执着和睿智,岂非我们这些作主工的人所应记取的借镜和激励?直到如今,世界仍充满所多玛,而许多为我们所熟知、亲爱,或有权要求我们伸出援手的罗得,现仍耽坐在城门口。那把他们从火中如余柴般救拔出来的热诚,为什么激荡在我们里面不及激荡在天使里面呢?光明的灵呵!请教导基督徒如何拯救灵魂,好让我们工作有方—一免得到时被从岗位上撤职,而你们却成群结队,每日清晨从洞开的天堂大门出来,取代我们在课室内、讲台上,或污秽的巷弄里空占的位置。
  天使来到罗得所在之地一一「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什么?天使竟然亲临所多玛?是的,置身在所多玛,却丝毫未损天使的本质。正如一道明光穿过某道臭气冲天的巷弄,却仍澄澈依旧。在所多玛度过一夜的天使,虽然周遭尽是罪人,却仍保持纯洁无瑕。如果前往所多玛,是为了营谋私利,那么,像罗得一样,你不久必会显出道德遭受玷污的痕迹;然而,若为了拯救灵魂,像这两位天使一样,即使你前往罪恶的渊薮,不洁与亵渎到处充斥,你却不至遭到玷污,必将出淤泥而不染。「凡为攻击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凡在审判时兴起用舌攻击你的,你必定他为有罪」(赛五十四17)。
  这正是基督福音的精神。「去找那失去的……直到找着」(路十五4),「耶稣伸手摸他」(太八3)。我们不能坐等罪人前来,乃要进入他们中间一一到河岸边,那儿有鱼隐藏在阴凉的水深处;到城中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那儿有人群聚集;到酒吧、歌厅、犯罪场所、贫民窟;是的,到地球上最僻远的地区一一只要有人的地方,我们便需前往传福音。在最不可能的所在,我们可以赢取许多罗得,这等人若不被寻见,就要死在罪中。
  他们甘于只为少数人作工一—用手采撷的果实具有特别的价值。常常,我们出于无知,喜欢到果园中把丰盛的果实撼落满地,孰知这种过程会造成诸般浪费;许多熟透的水果将因此遭到挫伤,犹仍青涩的幼果将被迫提前脱落。
  据我们所知,所有蒙主精选的跟随者都是祂个人工作的结果。祂个别的对每个人说:「跟随我!」祂的一生充满了与人个别的交谈。祂拣选个别的灵魂(太四19、21,九9;路十九5),甘于付出许多时间和心力去拯救一位寂寞的女人,即使他素行不佳(约四)。他锲而不舍地寻找那一百只羊中惟一迷失的小羊。这些人因而陶熔出来的坚毅性格恰足以印证他拯救人的方法。使徒保罗的作风不正是个人工作的最佳楷模?他说:「我们传扬它,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西一28)。
  实难定言个人谈道或讲台信息何者得人较多。那使人得救的,恐怕不是讲章,而是会后与工人的深谈,或父母的信、朋友的分享。当基督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凡受造的)听」时,岂不是指着我们应竭力挨户传扬天国的爱,使普天下亚当的众儿女都能听闻?
  当赢得一个灵魂归向神时,你可知自己成就了何等的事?!泰勒弟兄(Janmes Brainerd Taylor)虽然英年早逝,却已得人数千,以下事迹摘自他的传记,这则事迹正是无数同类事迹的典范:
  有一回,泰勒拴了马匹,在路旁的井边汲水饮马,身旁有个过路人也正作着同样的事。这位神的仆人便趁着马饮水解渴的当儿,转身向这个陌生人恳切陈说基督徒必有的责任和荣耀。只一会儿功夫,他们便分道扬镳了。但神的话却深植在这过路人的心中,引导他悔改得救,甚至成为宣教士。他常常诧异着这个引领他悔改的器皿到底是谁,只是遍地寻他不得,直到许多年之后,他接到从本土寄来的一捆书,读到有关泰勒弟兄一生敬虔的故事,从画的前页看见那张自从井旁短暂却难忘的交谈后便昼夜萦回脑际的脸,这才明白过来。
  赢得灵魂的确切方法向来是用心关怀某一个人,不断接触他,直到他接受或拒绝福音为止。倘若基督徒认识平凡中的伟大,我们就不致听见许多好大喜功的呼吁。基督自己留在小村庄里默默作工三十年。腓力离开大复兴中的撒玛利亚,进入沙漠中拯救了一位寻找神的人。
  你曾否向为自己作工的人、鞋匠、邮差、朋友或邻居传福音?只要每个基督徒愿劝导自己的邻人和兄弟认识主,不需多久,福音便能遍传天下。
  天使率直告知罗得将要临到的危难一一「二人对罗得说,你这里还有什么人吗?无论是女婿,是儿女,和这城中一切属你的人,你都要将他们从这地方带出去。我们要毁灭这地方,因为城内罪恶的声音,在耶和华面前甚大,耶和华差我们来,要毁灭这地方」(创十九12~13)。今天,我们已不敢这么坦白地警告人,我们习惯说粉饰的话,比基督温和得多。基督自己并不讳言地狱中有不死的虫,不灭的火,也不只一次把罪人悲掺的结局向世人揭露:他们将在黑暗中哀哭切齿、叩门而门却不开(太八12,十三42、 50,二十二13,二十四51,二十五10一12、30;路十三25—28)。主之所以训诲凌厉,显因人可能一旦蹈犯某种错误,便无转寰余地。所摄取的食物若缺乏某种养分,发育中的孩子会罹患软骨病或体质羸弱。同理,我们目前的教导若有欠缺,将来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无论我们敢不敢明言,所有不信从基督福音的人「要受刑罚一一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帖后一9),这结局像神的本性一样不容置疑。而「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来十26一27)。
  也许恩典时代比想像中更近尾声了。末日的钟声或已敲响,骇人的崩雪或已倾塌,同时,乌云正沉沉笼罩无神的年代,预示着将临的暴风雨。显然,在审判的日子里,景况要比所多玛和蛾摩拉所遭遇的,惨烈万分。这日子或许突如其来,任何兆头也没有,「罗得到了琐珥,日头已经出来了。」大自然替神保密,天空未见徵兆,云彩未见翻涌,大地也不震动;但是斧头却遽然砍向受诅之树的核心。逃生吧!亲爱的读者,切勿回头探看,要一路向前疾奔,直到躲进基督的磐石穴中,惟有如此,我们方能逃躲对罪的公义审判。除非基督已屏障在你和公义追讨罪孽的步履声中,否则切勿止步。
  天使催促罗得一一[天明了,天使催逼罗得」(创十九15)。他们并不愿在罗得家中多作逗留,因为在那里,不像在亚伯拉罕家中作客那般自如;整夜,他们竭力劝服罗得相信毁灭的灾难就要来临,甚至催促他前去唤醒女婿们。然而,没有操守的人无法发声振赎。有人说,若要影响人得救,我们最好略微随波逐流,这真是要命的谬论。我们若住在所多玛,就无能援救所多玛人。要救他们脱离漩涡,就必须身在漩涡之外。是的,所多玛的居民啊!你们心想提升所多玛,不料反被它拖垮;你们试图以好言相劝,反而遭受讪笑。「他女婿们却以为他说的是戏言。」
  任务未能达成,罗得反而因受到别人嘲弄、怀疑,竟然「迟延不定」。怎能为看来似乎愚蠢的行径抛家弃儿呢?一切均将如常运作,就像创世以来一样。「罗得迟延不走……二人……就拉着他的手。」
  这就是所谓的「援手」,爱到真切,不容拒绝的援手。两位天使只有四只手,但没有一只是空的,每只手都抓住一个裹足不前的罪人。多么希望我们充分体认这种从神来的,急欲把人从火中救出的热诚(犹23)!
  天使却未就此罢手,直到所保护的人安抵城外,且往远处山上疾奔。就这样,罗得被从倾覆中救出。然而,虽然离开了所多玛,所多玛却仍如影随形跟着他,以致他往后的生涯,我们合当用幔遮掩。纵然如此,他的得救仍然见证出代祷的威力。像他和女儿们这样道德卑下的人竟能获救,完全因着亚伯拉罕的代求。而他最后定居在小城琐珥,这城之能幸兔于难,也因他的缘故。
  让我们起来催逼罪人吧!让我们彼此劝说:「逃命吧!与其失丧灵魂,不如失丧所有;不要回头耽恋过去的得失,切勿徘徊在逃城一一耶稣基督一一之外。动身吧!不要成为犹疑的俘虏,机会可是稍纵即逝;毁灭的箭矢已射离公义审判的弓。『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