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谄媚之人不可交

时间:2018-09-11 05:43:16    作者/供稿:高佳音    来源:佳音工作坊    浏览次数: 字号:TT

《谄媚之人不可交》(诗5:8-9)
   (诗5:8-9)“耶和华阿,求你因我的仇敌,凭你的公义,引领我。使你的道路在我面前正直。因为他们的口中没有诚实。他们的心里满有邪恶。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谄媚人。”大卫既受到仇敌多番的折腾,于是求耶和华显出祂的公义,引领他安全地经过周围的危险,使他的道路清晰可见。接着,诗人说出强烈的理由,指神为何要为祂的义仆申辩,和惩罚那些邪恶的仇敌。今天我们不能相信那些油嘴滑舌,满口谄媚的人的花言巧语。也不能相信他们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他们心里的生活,他们的思想和行事的动机,是全然腐败,偏向邪恶的。他们的喉咙象敞开的坟墓,发出腐败的恶臭,准备吞吃他们所伤害的人。他们是不诚实的谄媚者,阿谀奉承已成为他们的习惯。与他们相交,只会受亏损,受败坏。因为他们不认识上帝的人,思想行为没有底线。他们所谓的良心,也只是以他们自己的利益为主。因此,我们身为神的儿女,一定要警醒。我们可以把他们看为传福音的对象,神的爱拯救的目标。却不可看为结交的对象,尤其是那些特别会无事献殷勤的谄媚之人。今天和大家分享的内容是《谄媚之人不可交》。我们看看圣经当中对那些谄媚之人的描述,以及深受其害的人。

一、暗嫩的朋友约拿达(撒下13:1-6、30-35)
   (撒下13:1-6)“大卫的儿子押沙龙有一个美貌的妹子,名叫他玛。大卫的儿子暗嫩爱她。暗嫩为他妹子他玛忧急成病。他玛还是处女,暗嫩以为难向她行事。暗嫩有一个朋友,名叫约拿达,是大卫长兄示米亚的儿子。这约拿达为人极其狡猾。他问暗嫩说,王的儿子阿,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请你告诉我。暗嫩回答说,我爱我兄弟押沙龙的妹子他玛。约拿达说,你不如躺在床上装病。你父亲来看你,就对他说,求父叫我妹子他玛来,在我眼前预备食物,递给我吃,使我看见,好从她手里接过来吃。于是暗嫩躺卧装病。王来看他,他对王说,求父叫我妹子他玛来,在我眼前为我作两个饼,我好从她手里接过来吃。”这段圣经里记述的是一对狼狈为奸的堂兄弟。暗嫩起了不该有的暗昧心思,约拿达不仅没有阻止和劝阻,反倒给他出主意,推波助澜。约拿达鼓励堂兄弟暗嫩犯淫乱之罪,释放心中淫秽的情欲。今天我们也很容易因亲近之人的建议而受害,因为与他们相近。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即使有来自亲友的劝言,也必须以神的标准仔细衡量。切不可听从肉体的私欲。因为很多时候,不是顺着我们的想法说好话,就是真的对我们好。就如这个约拿达,他可并非真的爱暗嫩,真的为他好。只不过是因为他是王的儿子,所以就以谄媚的嘴脸蒙蔽暗嫩,暗嫩却当他是好朋友。其实这个约拿达就像(箴1章)当中提到的,引诱人的恶人。我们可以看到,当暗嫩玷污了他玛,被押沙龙怀恨在心,伺机杀死报仇之后,约拿达毫无悲伤难过之心。在大卫悲痛欲绝之时,他还在说风凉话,(撒下13:30-35)“他们还在路上,有风声传到大卫那里,说,押沙龙将王的众子都杀了,没有留下一个。王就起来,撕裂衣服,躺在地上。王的臣仆也都撕裂衣服,站在旁边。大卫的长兄,示米亚的儿子约拿达说,我主,不要以为王的众子少年人都杀了,只有暗嫩一个人死了。自从暗嫩玷辱押沙龙妹子他玛的那日,押沙龙就定意杀暗嫩了。现在,我主我王,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王的众子都死了,只有暗嫩一个人死了。押沙龙逃跑了。守望的少年人举目观看,见有许多人从山坡的路上来。约拿达对王说,看哪,王的众子都来了,果然与你仆人所说的相合。”从约拿达的话语当中,我们可以听出来,暗嫩和押沙龙之间的悲剧,他一早就已经洞悉,可是他却抱着幸灾乐祸,看热闹的心理。他妄称暗嫩的朋友,实则根本没把暗嫩当成朋友。或许在他的心里,是藐视和厌恶暗嫩的,可是他却在暗嫩的面前谄媚献殷勤“......王的儿子阿,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请你告诉我。......”不得不说,如果交上约拿达这样的朋友,真的是眼瞎又心瞎。

二、米非波设仆人洗巴(撒下16:1-4、19:24-30)
   (撒下16:1-4)“大卫刚过山顶,见米非波设的仆人洗巴拉着备好了的两匹驴,驴上驮着二百面饼,一百葡萄饼,一百个夏天的果饼,一皮袋酒来迎接他。王问洗巴说,你带这些来是什么意思呢?洗巴说,驴是给王的家眷骑的。面饼和夏天的果饼是给少年人吃的。酒是给在旷野疲乏人喝的。王问说,你主人的儿子在哪里呢?洗巴回答王说,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说,以色列人今日必将我父的国归还我。王对洗巴说,凡属米非波设的都归你了。洗巴说,我叩拜我主我王,愿我在你眼前蒙恩。”没有什么比卖主求荣的人更令人厌恶了。米非波设是扫罗的孙子,约拿单的儿子。在扫罗与约拿单阵亡之后,扫罗家败落,扫罗的小儿子伊施波设在元帅押尼珥的辅佐下,偏安一隅。但是最终还是败在大卫家,押尼珥投诚未遂,被约押预谋刺杀,伊施波设失去依仗,又被手下杀死。扫罗家等于彻底失去了王权。而扫罗的孙子米非波设只能寄住在朋友家里。扫罗生前的仆人洗巴,没有再照顾他主人的孙子。当大卫因为约拿单的缘故,恩典米非波设,将扫罗的家业都赐给米非波设,并且让洗巴十五个儿子,二十个仆人都服事米非波设。洗巴答应的很畅快,(撒下9:11)“洗巴对王说,凡我主我王吩咐仆人的,仆人都必遵行。王又说,米非波设必与我同席吃饭,如王的儿子一样。”大卫就担心洗巴奴大欺主,才抬举米非波设,使洗巴知道厉害。可是,当大卫被押沙龙叛乱逃出耶路撒冷之时,洗巴却趁机在大卫面前诋毁米非波设。大卫一时被蒙蔽,就夺了米非波设的所有财产赐给洗巴。后来当大卫转危为安,平息叛乱,回到耶路撒冷之时,米非波设才有机会为自己申辩。(撒下19:24-30)“扫罗的孙子米非波设也下去迎接王。他自从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来,没有修脚,没有剃胡须,也没有洗衣服。他来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时候,王问他说,米非波设,你为什么没有与我同去呢?他回答说,我主我王,仆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备驴骑上,与王同去,无奈我的仆人欺哄了我,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谗毁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神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样好,就怎样行吧。因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为死人,王却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饭,我现在向王还能辨理诉冤吗?王对他说,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说,你与洗巴均分地土。米非波设对王说,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宫,就任凭洗巴都取了也可以。”与洗巴的巧言令色,谄媚嘴脸相比,米非波设很平静的接受洗巴的诬陷和大卫的误解。或许正像他自己说的“因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为死人,王却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饭,我现在向王还能辨理诉冤吗?”正是米非波设的谦卑,自嘲,才令大卫也深感愧对米非波设。但是他又不能承认自己误信谗言。只能将错就错。米非波设是幸运的,因为大卫顾念与约拿单之约,而恩待他。他也是倒霉的,遇到洗巴这个谄媚的仆人。

三、罗波安的发小之友(王上12:1-11)
   (王上12:1-11)“罗波安往示剑去。因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剑要立他作王。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先前躲避所罗门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听见这事。)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来,他就和以色列会众都来见罗波安,对他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作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作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就事奉你。罗波安对他们说,你们暂且去,第三日再来见我。民就去了。罗波安之父所罗门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罗波安王和他们商议,说,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覆这民。老年人对他说,现在王若服事这民如仆人,用好话回答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王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说,这民对我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覆他们。那同他长大的少年人说,这民对王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王要对他们如此说,我的小拇指头比我父亲的腰还粗。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罗波安虽然请臣仆献策,但并未虚心听从。假使他深思熟虑的话,必定会看出长者的劝告比他同辈的建议智慧得多。衡量别人的劝告,要看它是否切实可行;再看采纳后的结果是否公平,是否令情况有积极的改善。要寻求有经验、有智慧的人的谋略。但无论如何,只有符合神的标准的建议才有益处。罗波安没有听从老年人的建议,却听从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的谄媚之言,结果失去了半壁江山,不能不说是个悲哀的事。我们可以想象,这个少年人因为和罗波安一起长大,就如古代太子的陪读,如今罗波安即位,这些人也都趋炎附势,张狂谄媚。而罗波安也是没有敬虔的智慧,才会慎思不明辩,结果就被谄媚之言所害。

   古语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可是有几个人真正能够听的进去逆耳的忠谏。还不是喜欢阿谀谄媚之言,趋炎附势之态。因为这些东西,就像包着蜜糖的毒药。表面看着引人入醉,结果却是自己受亏损。愿神赐给我们明辨的智慧,莫与谄媚之人结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