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操练敬虔的灵修生活

时间:2018-08-08 05:55:56    作者/供稿:劳威廉     来源: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浏览次数: 字号:TT

想象您身处空中,看见世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想象您一面看见所有基督徒每天向上帝献上祷告;再想象您看见一些基督徒像初代基督徒一样,日日夜夜求告上帝,虔诚地在每个灵修的时辰吟唱诗篇,为圣徒和殉道者从上帝领受各样恩赐和恩典而感谢上帝;想象您与此同时,看见另一些人灵修生活毫无规矩,不恪守祷告的时辰,只有满足了自己睡觉和懒惰欲望之后,才偶尔灵修,那么,假如您像上帝一样看见这一切,会作何感想?您想想自己会如何判断这些人?您能否想象那些严格遵守敬虔准则的人将一无所获?您能否想象他们的祷告和那些懒惰、放纵,以及不遵守敬虔准则之人的祷告得到相同的上帝的回应?他们不会得到比后者更大的祝福?

您是否认为两者都是上帝的真仆人?您能否想象他们的生活如此不同,却在死后得到完全一样的地位?您是否以为自己是哪种人都无所谓?

如果您不如此认为,那么但愿您加入敬虔基督徒的行列,成为圣徒社会的一员,就是您离世时希望自己与他们同在的那些人。

尽管祷告的次数和简单重复本身没有价值,但既然正确认真的祷告是我们修补和洁净心灵的最自然途径,既然圣经督促我们要常常殷勤祷告,那么我们就应当相信:常常殷勤祷告是得到敬虔生活诸多福气的最佳渠道。

另一方面,那些失职、懒惰、放任自己不能或不愿遵守敬虔准则和祷告安排的人,我们应该相信他们剥夺了自己许多蒙福的机会,这些恩典和福分是圣徒借着殷勤祷告从上帝那里取得的。

那么,既然殷勤祷告有圣经教义的依据,并且上帝的真信徒用实践告诉我们祷告的益处,那么我们就不应该认为自已不祷告也无伤大雅,我们应当认为在我们所做的工作中,没什么比按时祷告更蒙上帝悦纳。

我们绝不应当以为,无所事事、失职忘责、率性而为、消遣娱乐等借口可以使我们得到上帝宽恕,用来为不严格按时灵修而辩护。

倘若您具有敬虔的精神,您就会喜欢按时祷告,因为这种习惯让您的心灵保持圣洁,使您以上帝为乐;它将您的私欲改造为神圣的大爱,让您的内心充满强烈的喜乐和安慰,远超过别的事所能带给您的感受。

而倘若您不具有敬虔的精神,您就更加应当严格遵守祷告的安排,由此训练您的心思意念,帮助您真正地感受何为敬虔。

您已经看见基督教的圣洁精神,以及历代圣徒的榜样,您应当像他们一样每天安排按时祷告。您还要正确选择祷告的事项,您可以按照自己目前的状况改变或扩展这些事项,然后仔细为这些事项祷告,这对您大有益处。

这样一来,您就可以周全地照顾到各种美德和恩典,让这一切成为您祷告的主题。您一点一点地向上帝祈求这些美德和恩典,让它每天都成为祷告的内容,这样一来,您很快就会发现自己内心产生了明显的转变,发现自己无法一面频繁祷告,一面在一天剩下的时间按照与之截然相反的气质来生活。

如果一个喜爱世俗的人每天祈求上帝帮助他抵挡世俗性情的侵扰,如果他详细描述贪楚的试探,并渴望上帝帮助他弃绝一切私欲,从而不要让他的野心得到满足,那么他就会发现自己的良心被极大唤醒,令他要么放弃如此祷告,要么弃绝庸俗的生活。其他的性情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求而不得,那是因为我们妄求。因为我们用冷冰冰的笼统语言来求,例如我们只说某些美德,却不加以详细描述,不具体到自己的处境,因此我们的心不能改变。然而,若有人在祷告中仔细阐明他所求的美德,就会唤醒自己的良知,进而诧异地发现自己的差距有多大。而一旦发现自己多么缺乏所祈求的美德,就会激发热心,追求更大的敬虔。

因为心灵的谦卑状态正是宗教所要的状态,因为谦卑是敬虔的生命和灵魂,是每种美德和善行的根基和支柱,是一切圣洁情感的最佳保障,我推荐您让谦卑成为灵修的主题。我迫切希望您每日都以此种谦卑姿态呼求上帝保守您在操练温柔和谦卑的精神中度过一天,且以为若非如此便不得平安。

谦卑美德对灵魂的健康至关重要,若没有这种美德,人生就谈不上理智或敬虔。假如人没有谦卑精神也能活在宗教精神中,那么我们大可相信人没有眼睛也能看见,不呼吸也能存活。

虽然谦卑美德是一切宗教责任的灵魂和精髓,但是,总体而言,在一切基督徒的全部美德中,谦卑是人们理解得最肤浅、最不重视、最不渴望和最不追求的美德。

没有什么人比那些在敬虔生活中取得进步的人更应该担心骄傲的逼近,因为骄傲不仅与陋习共生,也与我们的美德同长,趁各种机会偷袭我们。

我们的每个好思想和每个好行为都为骄傲敞开大门,让我们容易虚荣和自满。

这种邪恶精神不仅借助人的美貌、财富,以及与生俱来的才能和社会地位来试探我们,而且借助我们的灵修和奉献、禁食和降卑来试探我们,用各种各样的新手段强烈地引诱我们,使我们陷入危险。

正因为如此,我积极呼吁每位敬虔之人每天操练谦卑,好叫谦卑精神保护自己,得享平安,免得自己好不容易增进了美德,自己反受其害。

谦卑不在于鄙视自己过于所当得的,亦非贬低自己过于事实。谦卑在于实事求是。正如一切美德都基于真理,谦卑亦然。谦卑的基础是真实公正地认识自己的软弱、悲惨和罪恶深重。只要人正确认识自己的这种状况,并按照这种认识来生活,那就是真谦卑。

我们软弱的状况表现为我们无能——作为人什么也做不了。按照我们生而为人的原本状态,我们完全没有任何能力,虽然人确实会动,但人行动的能力完全是出于上帝,不是出于自己。

靠自己的能力,我们连手脚也动不了;正如我们既无法使太阳运行,也不能让云彩止步。

我们说话的能力不在于自己,正如我们不能让死人复活。因为我们说话做声不是靠自己里面的能力,正如使徒赶鬼治病也不是靠自己里面的能力。

使徒开口赶鬼医病,完全是出于上帝的能力;同样,我们开口说话,也完全是出于上帝的能力。

我们确实能够说话,正如我们是活人;但言语之实行,并非靠我们自己的能力,正如生活之真味,亦不在于我们自己。

以上所述表明,无助和依赖性正是我们的可怜光景,所以我们必须谦卑。因为我们既不能因自己的身份或行为骄傲,也无力改变作为人的地位,所以,将这些荣耀归功于自己,当作自己的装饰,这无异于偷盗和欺骗。此乃偷盗,因我们把本属上帝的东西纳入私囊;此乃欺骗,因我们否认自己的真实地位,装模作样地欺哄众人。

第二,我们必须谦卑的另一个理由,是我们身处悲惨的状况。

我们之所以生活如此悲惨,原因在于我们用上帝的能力来折磨自己和同胞。

全能的上帝把理性思考的能力托付给我们,而我们却用这种能力来败坏我们的人性。我们用理性把自己陷于各种愚妄和悲惨之中而无法自拔,让人生成为表现愚蠢和满足私欲的过程;我们在各类表象中寻求虚幻的喜乐,为自己营造了万般欲望,用虚空的盼望自娱自乐,用无聊的恐惧自怜自艾;我们糟蹋整个世界远甚于没有理性的动物;我们相互嫉妒,彼此惹气,用无休无止的情欲和不合情理的争竞相互折磨。

任何人只要回顾自己的生活,看看他把理性用在何处,就会晓得自己多么难得寻求理性的智慧,多么难得遵从理性的指引。他的人生岂不是充满了愚蠢的私欲、虚荣的想法、无用的工作,以及奢侈的盘算?他的言行多么愚蠢,他的决断多么错误,他多少次避免错误是出于偶然,他多么难得让自己快乐一回,而又多么经常让别人恼怒;他多么频繁地改变自己的主意,讨厌自己原本喜欢的,又喜欢原本厌恶的;经常为一些琐事而愤怒或欣喜,又为完全相同的琐事而愉悦或忧愁,常常从一种虚荣的喜好转向另一种无聊的娱乐!哦,只要一个人这样来审视自己的人生,他就有充足的理由承认:人类绝无理由骄傲。

只要他思想这一点:假如世人了解他如同他自己了解自己一般,假如他们看见他的心被怎样的虚荣和私欲辖制,有哪些隐秘的性情玷污败坏了他最美好的行为,那么他就不会无谓地让别人尊崇他的良善和智慧,正如一具腐烂发臭的尸体不配得到别人的爱。

这是众人心知肚明之事。故此,人最惧怕的便是完全敞开内心,暴露在众人眼前。

绝大多数人宁死也不愿让自己隐秘的愚妄、错误的决断、虚荣的思想、虚假的伪装,以及内心常常奔涌的空虚、混乱的私欲、不安、仇恨、嫉妒、偏执为世人所知。

既然人心里清楚自己的行为多么可悲,那岂能怀揣骄傲之情?一个身处如此悲惨状况的被造物,甚至不能承担让世人知道他真实状况的羞耻,有脸存活仅因为暂时只有上帝,天使天军和自己的良心知道其羞耻,这样一个人岂敢在上帝和众天使的眼前自鸣得意?

第三,如果再加上犯罪的羞耻和罪责,我们就会发现我们更有理由谦卑自己。

即便一个受造物至死没有犯罪,它也不应该尊崇自己,因为它是受造物。他的一切所是、所有、所行无不出于上帝,所以它的一切荣耀都唯独属于上帝。

然而,如果一个受造物生来就是罪人,可耻地糟蹋了上帝所赏赐的能力而遭万有之主厌弃,只配得到痛苦刑罚;如果这样一个受造物竟敢因自己的所是或所为而自夸,那么只能说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由此可见,那伟大的救赎(那伟大的救赎,指耶稣基督。)显出我们的罪性是何等丑恶可耻,若不是上帝亲自受死,我们就不能得以洗净。

除了上帝独生子的受苦和受死,别的什么都不足以挪走我们的众罪。若不是耶稣基督取了人性,人就会永远与上帝隔绝,我们就永远无法站立在上帝面前。

既然人性是如此败坏,那我们这些罪人怎能骄傲,怎能求自己的荣耀呢?

既然我们的罪让我们在那造我们的上帝看来如此丑恶可憎,甚至他不听我们祷告,也不接受我们悔改,直等到上帝的独生子降生为人,并替全人类受苦代求为止,处于此种可悲境况的我们岂能高看自己?我们既然不配为自己所犯的众罪祈求宽恕,只能靠上帝独生子的中保和代求来到上帝面前,那我们岂能因自己的价值而沾沾自喜?

这就是谦卑的基础。我们必须谦卑,因为我们的处境是如此可怜,因此,处于这种状况中的人,若是以为自己有什么荣耀一一似乎是他创造了自己一般,那岂不是公然冒犯真理和极其违背理性?倘若他夸耀什么事,仿佛是自己的一般,那他必夸耀自己的悲惨和罪恶,因为除此以外,没什么真是自己的。

您应当把眼睛转离自己,定睛于天上,想象自己看见天上的事情;想象您看见基路伯和撒拉弗,并天上一切荣耀的居民,都合而为一地做同一件事,不从彼此求荣耀,不为自己谋上位,不思想自己的美好,不唱自己的赞歌,不看自己的价值,也不鄙视别人,他们为同一个工作效力,全都有一样的喜乐:“俯伏在坐宝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远远的,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把一切荣耀、尊贵、权柄都归给上帝,单单归给他。(启4:10-11)

然后,再转眼看这个堕落的世界,想想至高无上、荣耀无比的神子耶稣不求别的,唯独将一切尊贵、荣耀归于上帝,而我们这些可怜的虫豸和悲惨的罪人竟然因自己幻想的荣耀而沾沾自喜!这是多么不合情理和多么愚昧可憎的事!

骄傲不过是人类犯罪墮落之后的放肆表现。它只能藏匿于麻木无知、肉体情欲、谎言虚假、贪婪不洁盘踞之所。

当一个人自鸣得意的时候,他应当抬头看看耶稣被钉的苦像,思考伟大的救主四肢被扯开钉在十字架上,他要想想自己这样一颗充满骄傲和虚荣的心,怎能借着这样一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温柔救主向上帝祈祷!这是多么荒谬不经之事!

这些事,您应当时常默想,好让自己谦卑地行在上帝和众人面前,因为这种精神才符合软弱、可悲、罪恶的人类本性,才符合堕落亚当的后裔的身份。

一旦这些想法让您相信谦卑乃合理之举,万不可因此自满,以为自己头脑知道谦卑有益且反对骄傲,那么自己就是谦卑之人。不,您要立刻让自己起而行之,如同完全不谙此道的初学者一般,要克服重重困难,循序渐进。您必须思想自己不仅需要学习这一美德,而且要时时长进,安于当学徒,努力追求更大的谦卑,每天操练谦卑的行为,正如您每日灵修一样。

您不会因为自己喜欢某些祷词,并相信灵修有益,就以为自己已成为全然敬虔之人。然而,多少人仅仅因为自己欣赏谦卑美德,并且强烈反对骄傲,就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谦卑了!

斯科斯家境富裕,身体健康,相貌堂堂。他喜欢漂亮衣服,喜欢用各种装饰品打扮自己。他心高气傲,专横地对待一切不如他的人。他满口谈论的都是自己,从不怀疑自己有错。他不能容忍反对意见,只要您提出不同的看法,他就觉得您欠缺理解力。他经常改变房子里的家具和装饰,也经常改变自己的习惯和行头。一旦有什么华丽的东西流行,他就非拥有不可。斯科斯原本可能成为敬虔的人,但他太自满了,无法成为圣洁。

在斯科斯看来,最可憎的人莫过于骄傲之人。不幸的是,由于观察力敏锐,他发现每个人多少都有些虚荣。

另一方面,他特别喜欢谦卑、温柔和节制的人。他说,谦卑是一种特别可爱的品质,由不得人不爱。最卑鄙的人若有谦卑,就不会遭人鄙视;而最伟大的人若无谦卑,就难以受人尊重。

斯科斯从不怀疑自己有骄傲的毛病,正如他从不怀疑自己不够聪明。原因是他发现自己非常喜爱谦卑的人,厌恶骄傲的人。

是的,斯科斯,您说您喜爱谦卑和厌恶骄傲,这是事实。您不是假冒为善的人,您的话出于内心真实感受,但那又如何呢?斯科斯,您不过是喜爱别人的谦卑和厌恶别人的骄傲。您一生从未反省过自己,只知道指着别人的谦卑和骄傲评头论足。

斯科斯的问题也是众人的问题。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骄傲,纵容各样的虚荣心,却从不怀疑自己已经成了骄傲和虚荣的奴隶,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多么厌恶骄傲的人,多么喜爱谦卑温柔的人。

他们以为自己赞赏谦卑以及怒斥骄傲的一切话语,都能证明自己具有真正的谦卑精神。

然而,实际上,这些话语不仅不能证明他们谦卑,反而证明他们不谦卑。

因为一个人越骄傲,越不能容忍别人骄傲。而一个人越缺乏谦卑,越要求别人谦卑,越喜欢别人谦卑。

既然如此,您就要思想:对您而言,骄傲和谦卑若不成为内在的品格,就算不得什么。您要明白:骄傲和谦卑除非成为自己的性情,那就于您无益又无害。

因此,喜爱谦卑于您无益,除非您乐见自己的一切思想、言语、行为尽都谦卑。厌恶骄傲于您无益,也绝非您的美德,除非您由衷地厌恶自己心存丝毫骄傲之情。

那么,要真正行出谦卑,您必须首先认定自己是骄傲之人,并且承认自己一生多少受到这种败坏性情的影响。

您同样要相信骄傲是自己最大的弱点,它常常潜入心中,所以必须随时随地保持警醒,凡事抵挡骄傲的侵袭。

因为多数人,尤其是敬虔生活的初学者,正需要如此诚实地看待自己。

没有什么陋习比骄傲更加深植于我们的本性之中,我们一切思想和行为都在时刻滋养这种陋习。世界上找不出任何事情不会沦为骄傲的牺牲品,我们在世上所想或所用,或任何行为或责任,骄傲总有办法盘踞其间。因此,我们向上帝祷告之前,首先必须相信自己内心充满了各种骄傲,必须悔改。

因此,如果您发现自己心里不接受这点,并且认为自己并不希望彻底治愈骄傲绝症,那么您可以相信我的话,如同相信天使:您不仅不够谦卑,而且毫无谦卑,因为骄傲的最明显证据,莫过于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谦卑。一个人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爱上帝,就证明自己还不懂得何为神圣情感;同样,一个人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谦卑,就证明自己根本还没有入门。


(选自作者著《敬虔与圣洁生活的严肃呼召》,略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