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成 圣(完整版)

时间:2018-07-27 06:04:33    作者/供稿:莱尔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经文:
「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约17:17)
「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成为圣洁」(帖前4:3)

前言:
成圣这一题目恐怕是许多人极不喜欢的。一些人甚至带着嘲笑和轻蔑转离它。他们最不愿做的就是成为一个「圣徒」,或是一个「圣洁的」人。然而,这个主题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它不是敌人,而是朋友。
这个主题对于我们的灵魂极为重要。如果圣经是真实的,那么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除非「成圣」,否则我们不会得救。根据圣经,有三件事是任何一个人得救绝对必要的。那就是称义、重生和成圣。这三件事都会发生在神的每个儿女身上。谁缺少这三样中的任何一样,他在神的眼中就不是一个真基督徒;若在这种情形下死去,他在末日就不会进天堂,也不能得荣耀。 
 
这个主题在当今特别具有现实意义。最近,关于成圣的整个理论,有奇怪的教义已经兴起。有些人把它和称义混为一谈。有些人以对白白恩典的热忱为名,一步一步地缩减成圣,直至实际上完全忽略它。另一些人非常害怕把「行为」弄成称义的一部分,以至在他们的信仰中几乎找不到「行为」的任何位置。还有一些人给自己树立了一种错误的成圣标准,却根本找不到,于是就把生命浪费在不停地从一个教会转到另一个教会,从一个礼拜堂转到另一个礼拜堂,从一个教派转到另一个教派的重复中,希望找到自己想要的,却一无所获。时代对于福音中这个伟大的主要教义作一番冷静的考察,可能会对我们的灵魂极有用处。  
Ⅰ.首先,让我们思考“成圣的真正性质”。
Ⅱ.其次,让我们思考“成圣的可见标记”。
Ⅲ.最后,让我们思考,“称义和成圣在何处一致、彼此相像,又在何处不同、彼此相异。”
假如本文读者是那些只顾今世,没有宣信基督的人,我就不能指望他对我所写的东西感兴趣。你可能认为这只是关乎「言语、名目」,和琐事的问题,与自己的和信条没有任何关系。然而,如果你是一个爱思索、懂道理、有理性的基督徒的话,我敢说,你将会发现,对成圣有个明晰的概念是必要的,在这方面投入时间是值得的。

一、成圣的性质

首先,我们必须考虑“成圣的性质”。圣经说到一个「成圣」的人时,指的是什么?
成圣是指,主耶稣基督呼召一个人成为真信徒时借着圣灵在他内心所做的属灵工作。祂不仅用自己的血洗净了这个人的罪,也将他从天生对罪和世界的贪爱中“分别出来”,在他里面放入新的动力,让他在生命中实际地敬虔。一般来说,圣灵做此事工所使用的工具是神的道,然而有时神也在人「不听道」(彼前3:1)时利用苦难和各样的护理来做成这工。在圣经中,基督借着祂的灵行做此事的对象被称为一个「成圣」的人【「圣经中提到两种成圣,由此就有两种圣洁。第一种是指按神自己的设立,把人和物特意地奉献、供奉或分别为圣,用来事奉神,借此所有这些人和物都成为圣洁。由此,古时的祭司和利未人、约柜、祭坛、会幕和圣殿,都成圣并变得圣洁。的确,在所有的圣洁上,都有着特意的供献与分别出来归给神的意思。但是,就刚刚提及的意思来讲,这是单个的和独立的。除了这种神圣的分别给神以外,没有其它,这种成圣的果效也没有其它。但是,有第二种成圣与圣洁,这种分别出来归给神不是首先发生的,而是由此引起的结果和影响。这是真实的,也是内在的,是通过把一个圣洁的动力传递到我们的本性里成就的,其实现涉及到在行为和义务上对神圣洁的顺从。这种成圣是我们所探究的」。(约翰·欧文所著《圣灵论》,卷三,370页)】。
  
如果一个人以为耶稣基督的降生、死亡及复活,只是为了给属祂的人提供称义和赦罪,那么,他需要学的还有很多。不论他知道与否,只要他这样想就是在羞辱我们可称颂的主,并让祂只成为半个救主。主耶稣承担了祂子民的灵魂所需要的一切:不但以祂的赎罪之死救他们脱离“罪责”,而且将圣灵放在他们心中,让他们脱离了罪的“权势”;不但使他们称义,而且也让他们成圣。这样一来,祂不但是他们的「公义」,也是他们的「圣洁」(林前1:30)。让我们听听圣经是怎么说的:「我为他们的缘故,自己分别成圣,叫他们也因真理成圣」,「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基督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基督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基督「借着肉身的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并在神的眼中,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约17:19;弗5:25-26;多2:14;彼前2:24;西1:22)。让我们仔细思考这五节经文的意思。如果字句有含义的话,那么,它们是在教导,基督为信祂之人承担的成圣事工,一点不亚于为他们承担的称义事工。以基督为中保、凡事坚稳的「永远的约」把“这两样”都提供了。事实上,基督在一处被称为「使人成圣的」,属祂的人被称为「得以成圣的」(来2:11)。  
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如此深刻和重要,以至于它的每一边都需要人为它筑篱、防卫、清扫,划出界限。对于救恩所必需的教义,再怎么明确地叙述也不过分,再怎么弄淸楚讲明白也不嫌多。基督徒中普遍存在着教义的混乱,这令人难过;消除这些混乱,分清信仰中真理与真理间的确切关系,是我们在神学上达到准确的一个途径。所以,我将毫不犹豫地在读者眼前摆出从圣经而来的一系列关联的前提和论述,我想,这会对定义成圣的精确本质十分有益。

(1)成圣是与“基督活泼联合的”必然“结果”,是基督徒真信心所产生的。「常在我里面的,我也常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约15:5)不结果子的枝子不是葡萄树上的活枝子。与基督联合,却没有心灵和生命的改变,这不过是形式上的联合,在神面前是无用的。不能在人的品性上产生成圣的信心,无异于鬼魔的信心。「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这种信心不是神赐的,不是神选民的信心。简言之,哪里没有生命的成圣,哪里就没有对基督真正的信心。真信心使人生发仁爱。它激励人出于对救赎的深深感恩而愿意为主而活。它使人觉得,无论为替他而死的主做什么,都不嫌多。一个人得到的赦免丰富,他的爱也就丰富。被主宝血洗净的人行在光明中。对基督有着真实活泼指望的人,就洁净自己,像祂洁净一样(雅2:17-20;多1:1;加5:6;约一1:7,3:3)。
(2)成圣是重生“不可分割的结果”。重生的人是新造的人,接受了新的性情和新的动力,并且总是过着一种新的生活。一个人重生了,还能在罪和世俗中无忧无虑地生活,这种重生只是那些没有被圣灵感动的神学家的发明,圣经根本没有提到。相反,约翰明白地说「从神生的不犯罪」(习惯性犯罪,中文译不出时态),「行公义」,「爱弟兄」,「保守自己」并「胜过世界」(约一2:29,3:9-14,5:4-18)。一句话,没有成圣,就表明没有重生;没有圣洁的生活,就表明没有重生。对许多人来说,这无疑太难接受了,但不管难不难,它都是简单的圣经真理。圣经上清楚地写着,从神生的,「神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神生的」(约一3:9)。  
(3)再者,成圣是圣灵内住的唯一肯定“证据”,而对于得救来说“圣灵的内住”是必不可少的。「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罗8:9)。圣灵住在人心中,绝不会沉沉睡去,或无所事事:祂总是要在人心中、品性上和生活中结出果子,以此来证实自己的同在。保罗说,「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溫柔、节制」诸如此类(加5:22)。哪里有这些果子,哪里就有圣灵;在缺乏这些果子的地方,人在神面前就是死的。圣灵被比作风,和风一样,祂是我们肉眼看不见的。但是,正如我们因看到风吹树动、风来浪涌和风起烟飞就知道风真的存在;同样,我们通过圣灵在人行为上的果效,也能认知祂住在那个人里面。有了圣灵,却不「靠圣灵行事」(加5:25),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没有圣洁的生活就没有圣灵,我们可以把这当作一个肯定的判断。圣灵印在那些属基督之人身上的印,就是成圣。凡是实际上「被神的灵引导的」,他们,而且也只有他们,才「是神的儿子」(罗8:14)。  

(4)另外,成圣是蒙“神拣选的唯一确实记号”。毫无疑问,蒙拣选者的名字和数目是一桩秘密,神智慧地将其保守在自己的主权中,并不启示于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能查看生命册的内容,看看我们的名字是否在其中。但是,假如关于拣选确有一件清晰展示的事,那么它就是——蒙拣选的人都将因圣洁的生活而与世人分别并被认出。圣经明白地写道,他们「被拣选,借着圣灵得成圣洁」;「成为圣洁,能以得救」;被「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们在他面前成为圣洁」。这样,当使徒保罗看到帖撒罗尼迦信徒因「信心」所做的工夫,因「爱心」所受的劳苦,因「盼望」所存的忍耐时,他说:「我知道你们是蒙拣选的」(彼前1:2;帖后2:13;罗8:29;弗1:4;帖前1:3-4)。一个人夸耀自己是神所拣选的,同时却有意习惯性地住在罪中,他只是在自欺,并恶劣地亵渎了神。当然,知道人的真实景况很不容易,好多人外表上展示出美好的信仰,而最终却是心灵败坏的伪君子。但是,哪里看不到哪怕一点点成圣的表现,我们就可以在那里确定这人是没有蒙拣选的。教会的要理问答正确而又明智地教导说,圣灵「使所有蒙神拣选的人成圣」。  
(5)还有,成圣“总是一件可以看得到的事”。成圣与教会的伟大元首一样是「不能隐藏的」(成圣是由教会的头而出)。「凡树木看果子,就可以认出它来」(路6:44)。一个真正成圣的人,可以是满披谦卑,以至于只能看到自己的软弱与不足,像摩西从山上下来一样,他可能不会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光。如同分别绵羊和山羊的比喻中的义人一样,他可能看不出自己做了什么,值得他的主注意和赏识:「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給你吃」(太25:37)。但不论他自己是否知道,别人总能看出他那与众不同的生活作风、爱好、性情及习惯。一个人「成圣」,却没在他的生命中显出圣洁,这简直是荒谬和用词不当。光线或许微弱,但漆黑的屋子里只要有一线光明,就会被人看到。生命或许脆弱,但只要有一丝脉搏在跳动,总能被人感觉到。一个成圣的人也是这样,尽管他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但别人能感到并看出他的成圣。假如人在一个「圣徒」身上只看到世俗和罪恶,这样的圣徒只能是圣经所不认可的怪物!  
(6)“每一个信徒都有责任成圣”。我这么说,希望人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坚信,地上的每一个人都要向神交账,到末日,所有失丧的人都将是无言以对、无可推诿的。每个人都有能力「赔上自己的生命」(太16:26)。在这一点上,我信念之坚定毫不逊于他人。虽然如此,我坚持认为,信徒特别有责任也特别有义务过圣洁的生活。与那些死的、瞎眼的和没有被更新的人不同,信徒向神是活的,是蒙光照和有知识的,他们里面有新的动力。如果他们不圣洁,除了自己还能怪谁呢?如果他们没有成圣,除了自己还能责备谁呢?神已经给他们赐下恩典、新心和新性情,如果他们活着不是为了使神得着称赞,那他们是没有任何借口的。人们往往忘记这一点。一个宣称是真基督徒的人,却静坐不动,满足于低标准的成圣(假如他真有点儿成圣的话),淡漠地说自己「无法改变现况」,那他真是个可悲可怜的人,也是个极其无知的人。让我们警醒,保守自己不落入这种谬妄之中。神常常将信徒作为有义务有责任的实体来发令。如果罪人的救主賜给我们更新变化的恩典,并借着祂的灵呼召我们,那么我们可以确定,祂要我们使用这恩典,而不是去睡觉。许多信徒因为忽略这一点而「让圣灵担忧」,也使自己变成非常无用,且内心缺少平安和安慰的基督徒。  

(7)成圣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会长进,且有程度之分”。一个人能在圣洁中从一步攀升到另一步,在生命的某一时期比另一时期更加圣洁。他不能比初信的时候更蒙赦免或更称义,尽管他感觉如此。然而,他肯定能够更加成圣,因为他新性情中的每一种美德都可以加强、增长和深化。这个意思在我们主为祂的门徒作的最后祷告中显而易见,祂说了「使他们成圣」这样的话;保罗为帖撒罗尼迦人祈祷「愿赐平安的神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时,也是这个意思(约17:17;帖前5:23)。这两个例子都明显地表明了更加成圣的可能性;相反,圣经一次也没有将「使他们称义」应用在信徒身上,因为人一旦称义,就不可能更加称义了。我在圣经中找不到「归与的成圣」这种教义的根据。在我看来,这种教义混淆了不同的事物,并导致非常邪恶的后果。还有,它是一种与所有最杰出基督徒的经历全然抵触的教义。如果有什么是神的最圣洁圣徒一致同意的,这就是:当他们的属灵生命进展时,根据他们与神同行的亲近程度,他们就会看到的更多、知道的更多、感到的更多、做的更多、悔改的更多、相信的更多。简言之,正如彼得勉励信徒去做的那样,他们「在恩典上有长进」,用保罗的话讲就星「更加勉励」(彼后3:18;帖前4:1)。  
(8)再者,成圣“极大地有赖于殷勤使用蒙恩之道”。说到「蒙恩之道」时,我指的是,读经、私下祷告、定时参加公众敬拜、听道和领受主餐。一个简单的事实是,任何无视这些事情的人,都不要指望在成圣上有多少长进。我找不到任何优秀圣徒忽略这些事的记录。这都是神所命定的渠道,圣灵借着它们将恩典的新鮮供应输送给人的灵魂,加强祂在人的内心已经开始的工作。就算有人想把这称为律法主义,我也绝不会退缩而不宣布我的信念:不存在任何「灵命上的不劳而获」。如果期望一个信徒不殷勤读经、祷告、用好主日就能变得很圣洁,那么就可以期望一个农夫只撒种而从不料理田地,就有很好的收成。我们的神是借着蒙恩之道做工的神,祂绝不会祝福那种自以为高深属灵,而不需要这些途径之人的灵魂。  
(9)成圣“不会止息一个人内心的许多属灵争战”。我所指的争战是,在心中新性情与旧性情、圣灵和情欲之间的争战,这争战在每个信徒身上都会存在(加5:17)。深切地感受到这种争战,并为之烦恼不安,这并不证明一个人没有成圣。相反,我相信,这正是我们健康的征兆,证明我们没有死,而是活着。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不但有良心的平安,还有内心的争战。人不但可以看出他们的平安,也可以看出他们的争战。这么说的时候,我并没有忘记,自己正与一些善意的基督徒的观点相抵触,因为他们持守一种叫做「不再犯罪的完全」的理论。我不能避免这种抵触。我相信,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中的话恰好印证了我所说的。我建议所有的读者都认真研读这一章圣经。我确信,这一章所描述的,并不是一个尚未归主的人,或是一个初信还不稳固的基督徒的经历,而是一个与神亲密联合的成熟圣徒的经历。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说:「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罗7:22)。另外,我相信自己所说的已被所有最优秀的基督仆人的经历所证实。在他们的日记、自传和生活中都可以看到这种明证。因着相信这些,我会毫不迟疑地告诉人们,内心的争战并不是一个人不圣洁的证据,他们也不应当因为还不能完全脱离内心的争战而认为自己还没有成圣。毫无疑问,我们将在天堂享有这种自由,但决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享有它。最好的基督徒在最好的状态下,他的心田里也会驻扎着两个敌对阵营。愿所有的教会成员都仔细思考第十三和十五款:「本性的传染病依然存在于已重生的人里面」。「我们虽在基督里受洗、重生了,却仍然做了许多冒犯的事;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与魔鬼争战胜过与牠和睦。要怀疑默不作声的圣洁。狗被关在门外,就会嚎叫着要进来……。两个矛盾体相遇,比如火与水,就会互相冲突。撒但找到一颗成圣的心时,牠总是要强烈地试探它。哪里神与基督被显为大,那里就受到强大的搅扰,有如从窗外抛掷的火把;结果,就连有些大有信心的人也受试探去怀疑」。(罗哲夫所著《信心的试炼与得胜》,403页)】 
 
(10)成圣“虽然不能使一个人称义,却令神喜说”。这看起来令人惊奇,但却是千真万确的。最圣洁圣徒的最圣洁行为都或多或少充满了缺陷和不完美,或是动机有误,或是行为有缺陷,其本身最多只不过是「辉煌的罪恶」,只配得到神的愤怒和定罪。认为这些行为能够承受得住神严格的审判,可以用来赎罪并使自己配进天堂,这真是可笑。「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罗3:20-28)唯一使我们可以站在神面前的义,是另一位的义——就是我们的替代者主耶稣基督完美的义。我们进入天堂的唯一凭证是祂的功劳,而不是我们的功劳。这是一个我们至死都当坚守的真理。尽管如此,圣经也明白地教导,一个成圣之人的圣洁行为,虽不完全,在神的眼中仍是蒙喜悦的。「这样的祭是神所喜悦的。」(来13:16)「要凡事听从父母,因为这是主所喜悦的。」(西3:20)「我们……行他所喜悦的事。」(约一3:22)千万不要忘记这个教义,因为它令人十分安慰,就像父母喜悦小孩子取悦爹娘的行为,哪怕是摘一小朵雏菊或是学步穿过屋子都令父母喜悦;同样,我们的天父也喜悦信祂的儿女不够完美的好行为。祂观察我们行为的动机、动力和意愿,并不仅仅只注意它们的数量和质量。祂将我们视为自己爱子的肢体,为了祂儿子的缘故,只要定睛仰望,祂就喜悦。对此有争议的教会成员,可以去看英格兰教会信纲的第十二款。
(11)“在审判的大日”,成圣是“证明我们品性的绝对必要的证据”。除非我们的信心在成圣上具有某种程度的果效,并在我们的生命中彰显出来,否则申辩说我们相信基督就是完全无用的。当白色大宝座显现,生命册打开,人从坟墓中出来,死人在神审判台前被提审时,只有一件事是必需的,那就是:证据,证据,证据。如果没有证据证明我们对基督的信心是真正确实的,我们的复活就只是为了被定罪。在那一天,除了成圣以外,我找不到任何其它可以被采纳的证据。问题将不在于我们在世上说了什么或宣信了什么,而在于我们是怎么生活的以及做了些什么。在这一点上,人都不要自欺。对于未来,如果有什么是确定的话,那就是一定有一个审判;对于审判,如果有什么是确定的话,那就是人的「行」和「做」将在其中受到判断与查究(約5:29;林后5:10;启20:13)。假如一个基督徒认为,行为不能使我们称义,所以不重要,他就是非常无知的。除非他睁开眼睛,否则,他会吃了苦头才发现,来到神的审判台前却没有一些美德的证据,那他还不如从来没有出生过。 
 
(12)最后,成圣“对于操练和预备我们进天堂是绝对必要的”。大多数人希望死后能上天堂,但是恐怕很少有人会劳神想一想,他们真的到了那儿是否会喜欢。天堂实在是一个圣洁的地方;那里所有的居民都是圣洁的;所做的事情也是圣洁的。要想在天堂中真正快乐,清楚明白的一点是,我们还在地上的时候,为天堂作一些操练和预备是必要的。死后有个炼狱将罪人变成圣徒的说法,是人虚谎的发明,圣经中无此教导。要想在死后的荣耀中作圣徒,就必须死前是圣徒。许多人喜爱的观点是,只要已经告解和赦罪,垂死的人就适合接受他们的大转变,这真是个极大的谬见。我们不但需要基督的工作,也需要圣灵的工作;不但需要赎罪的宝血,也需要心灵的更新;不但需要称义,也需要成圣。常常听到弥留之人躺在床上说:「我只希望主饶恕我的罪,将我带入安息。」但是,这样说的人却忘记了,如果我们没有心境去享受它,那么天堂的安息就是完全无用的!就算一个未成圣的人碰巧到了天堂,他又能做什么呢?让我们合理地面对这个问题,并合理地回答它。没有人会在一个不适合自己的地方欢欣鼓舞,因为那里的一切与他志不同、道不合,意气也不相投。假如一只鹰能在铁笼中欢快,一只羊能在水中愉悦,一只猫头鹰能在正午灼人的阳光下喜乐,一条鱼能在干地上开心——我就承认一个未成圣的人会在天堂中快乐【「认为今生没有被洁净、被圣化而变得圣洁的人,去世后会被带入以神为乐的有福状态中,这一段想法实乃愚昧至极,有害无比。其实,这样的人既不能以神为乐,也不会把神视为一种赏赐。……的确,圣洁是在天堂得以完全的,但它的开端无一例外地始于这个世界」。(约翰·欧文所著《圣灵论》,卷三,575页)】  
以上关于成圣的十二项主张,我坚信它们是真实可靠的,请所有读者都仔细思量。每一条都可以更加全面地展开,它们也都值得私下思考和推敲。其中有一些可能会遭到异议和反驳;但我不相信任何一条会被推翻或者被证明有误。我所求于读者的,只是一个公正、没有偏私的判断。我相信,它们将有助于人们得到清晰的成圣观。

二、成圣看得见的证据

现在,我将提出第二点以供考虑。这就是关于“成圣看得见的证据”。简言之,一个成圣之人的可见标记是什么?我们可以期望在他身上看见什么?  
这是有关我们主题的一个宽泛而又困难的部分。说它宽泛,是因为它涉及很多细节,而这些细节不可能在本文这样有限的篇幅中详尽论述。说它困难,是因为要处理它就不得不带来冒犯。但不管冒什么样的风险,总得说实话,而且在当今,有一些实话是特别需要说出来的。  
(1)真正的成圣不在于“谈论信仰”。这一点是永远不应该忘记的。当今,教导和讲道大量增加,使人们更需要受到警戒。人们听到了如此之多的福音真理,以至于对其用词和语句耳熟能详,有时谈起福音教义来非常熟练流畅,让你以为他们是真正的基督徒。事实上,许多人冷静轻率地大谈「归正」、「救主」、「福音」、「找到平安」、「白白的恩典」等等的同时,也在声名狼藉地服侍罪,或是为世界而活,听到这样的夸夸其谈真是令人作呕。这样的谈论在神眼中是可憎的,并不比咒骂、说脏话和妄称神的名好多少,对此我们能怀疑吗?基督没有吩咐我们说,舌头是唯一要服侍祂的部分。神不要属祂的人仅只是空的盆、鸣的锣、响的钹。我们必须成圣,不但「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约一3:18)。
(2)真正的成圣不在于暂时的“信仰感觉”。这一点也需要人们引以为戒。宣教聚会和复兴会在这块土地的每个角落都在吸引很多人的注意力,轰动一时。英国的教会似乎呈现出了新生,并展示出新的活力;我们应该为此感谢神。但这些事所带来的不但有益处,也有随之而来的害处。你在何处撤麦子,仇敌也必然在那里撒稗子。许多人在听人宣讲福音时显得感动和振奋,然而实际上,他们的心灵恐怕丝毫没有被改变。究其真正原因,这只是因为看到别人哭泣、高兴或感动而受到感染后的肉体刺激反应。他们所感到的伤痛十分肤浅,他们宣称所感到的平安也是如此。就像土浅石头地的听道者一样,听了道当下欢喜领受(太13:20),但很快就离去,回到世界,比以前更加刚硬更加糟糕。就像约拿的蓖麻,一夜生发,一夜枯死。请不要忘记这些事。要警惕,因为当今人们浮皮潦草地医治一下创伤,然后就喊着,「平安了,平安了」(耶6:14,8:11),其实没有平安。让我们劝勉那些对信仰表示出兴趣的人,除了圣灵深入、坚固、使人成圣的工作以外,不能满足于任何别的。在虚假的信仰激动之后回复原状,这是一种最最致命的灵魂疾病。当魔鬼在复兴的热度中暂时被赶出一个人的身体,而不久以后又回到了牠曾离开的屋子,那么,现在的景况就比以前更糟了。慢慢开始并稳固地「在道中继续」(约8:31),比不计代价匆忙开始,不久就和罗得的妻子一起回头返回世界要好一千倍。由于一些宗教情感体验而想象自己重生了,被圣灵成圣了,我从没见过比这更危险的灵魂状况。  
(3)真正的成圣不在于“表面的形式主义”和外在的虔诚。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觉,不幸的是,它却极为普遍。成千上万的人好像认为,真正的圣洁表现在大量的外在信仰上——譬如经常参加教会聚会、领主餐、禁食并遵守各个宗教节日;在公开的敬拜中多多地鞠躬、转身、摆姿势做动作;穿特别的衣裳,使用和基督教有关的图画和十字架。我坦率地承认,一些人做这些事的动机是好的,他们确实相信这些事对他们的灵魂有益。但是我恐怕,这种外在的“宗教”在很多情形下取代了内在的圣洁;而且我十分肯定,它完全缺少心灵的成圣。首要的是,当我看到许多人追随这种外在的、感觉上的、形式化的基督教且消融于世俗之中,毫不羞耻地一头扎进其中的浮华、虚空中,我认为有必要对这个主题加以阐明。在有大量「礼拜动作」的同时,可能没有半点真正的成圣。  
(4)成圣并不在于“从生活中的位置上退下来”,不履行我们的社会责任。每个时代都有一些人陷入这个网罗中,以此方式追求圣洁。数以百计的隐士把自己埋没在荒野,成千上万的男男女女把自己关在修道院的高墙内,幻想这样就可以逃离罪,变得无比圣洁。他们忘了,没有任何门闩和栅栏能挡住魔鬼,而且不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带着那万恶之根——我们自己的心。去做名修士或修女,或者加入一个「慈善之家」,并不是通往成圣的大道。真正的圣洁不是让基督徒逃避困难,而是面对并克服它们。基督要让属祂的人显示出,祂的恩典不仅只是温室里的植物,只有在保护下才能茂盛,祂的恩典乃是一种顽强有力,经得起风吹雨打的东西,能在生命中的每种情形下繁茂生长。神呼召我们时我们处于什么景况,就要在那种景况中恪尽本份,就如同止住腐烂的盐和照亮黑暗的光一样,这是成圣的首要组成部分。圣经所说的成圣的人,并不是那将自己藏身于山涧中的人,而是那无论做主人或仆人、父母或孩子、在家中或在街上,在生意上还是在业务上都荣耀神的人。我们的主在祂最后的祈祷中说道:「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约17:15)。  
(5)成圣不在于“偶然履行正确行为”。它是内里一个新的属天动力惯常的运作,贯穿于一个人所有大大小小的日常行为中。它的出发点是人心,并且就像心脏在身体里的作用一样,成圣对品徳的每一部分施加有规律的影响。它不像一个水泵,只有从外部做功时才能供水,而像一口永恒的源泉,活水从其中自然不断地涌出。就连希律在听见施洗约翰的讲论后,「就多照着行」,然而他的心在神的眼中仍是全然邪恶的(可6:20)。同样,如今有许多人似乎会在疾病、困苦、亲人过世、公共灾害或是一时良心不安的影响下,间歇性地发发所谓的「善心」,做些好事。然而,自始至终,任何聪明的观察者都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没有归正,并且对「成圣」一无所知。一个真正的圣徒,会像希西家一样全心全意,在所有的事上把神的诫命看为尽都公义,并且「恨一切假道」(代下31:21;诗119:104)。  
(6)真正的成圣体现在对“神律法惯常的敬畏”,并将其当作生命的准则,在生活中一贯地努力顺服。由于基督徒不能靠遵守律法和十诚称义,因此就认为他与律法和十诫毫无关系,那真是大错特错了。圣灵借着律法让信徒知罪,也将人带到基督面前得以称义,这位圣灵也总是在人追求成圣的过程中引领人以属灵的方式应用律法,把律法当作友好的向导。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从未轻看十条诫命;相反,祂在第一次公开讲道,即登山宝训中阐释了十诫,并展示出其鉴察人心的特性。保罗从未轻看律法,相反,他说:「律法原是好的,只要人用得合宜」,「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神的律」(提前1:8;罗7:22),一个人假装是圣徒,却嘲笑十诫,根本不在意撒谎、虚伪、欺骗、发脾气、毀谤、醉酒和奸淫,这样的人完全处在可怕的幻想和自欺中。到末日,他将发现,他很难证明自己是个「圣徒」!  
(7)真正的成圣显示在“惯常地努力遵行基督的旨意”,并以祂的训词来实际生活。这些训词通及四福音的各处,尤其是在登山宝训中。如果有人以为这些教训不是为了增进圣洁而讲的,基督徒也不必在日常生活中谨守它们,这样的人与疯子实在是半斤八两,至少是一个极为无知的人。听某些人的言论,读某些人的著作,会让人以为,我们可称颂的主在地上时除了“教义”以外没有教过别的,却把践行的本份留给别人去教!只要对四福音有一点点的认识,我们就足以明白这是完全错误的。我们的主不断地教训祂的门徒应当做什么样的人,行什么样的事。一个真正成圣的人是绝不会忘记这一点的。他所侍奉的主这样说:「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约15:14)。
 
(8)真正的成圣显示在惯常地渴望按照“保罗书信中为教会所立的标准而活”。这个标准几乎可以在他所有书信的篇末看到。人们普遍认为,保罗的书信无非是些有关教义的宣言和争议性的题目——称义、拣选、预定、预言,等等——这完全是个错觉,也是现今盛行的人们对圣经无知的又一可悲证明。保罗的书信清楚明白地包含了有关基督徒在生活中各个方面的本份、日常习惯、性情以及怎样彼此相待的实际指导,我不相信任何人仔细阅读保罗书信却看不到这些教导。我向所有人发出挑战,人不可能说阅读了保罗的书信,却没有看到有关基督徒在生活中各个方面的本份、日常习惯、性情以及怎样彼此相待的大量实际指导。这些指导是受神的默示而写的,为的是给所有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作永久的向导。不谨守它们的人,即使达到某一教堂或某一地方教会的成员要求,也绝不是圣经所说的那种「成圣」的人。 
(9)真正的成圣显示在惯常“注意”我们主美好地示范出的“主动美德”,特别是仁爱的美德。「我赐給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愛;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4-35)。一个成圣的人总是在这个世界上力图行善,减少周围人的痛苦,增加他们的欢乐。他会致力于效法他的主,对每一个人充满仁慈和爱心——这不仅仅是在言语上叫人「亲爱的」,而是一有机会就通过举动、行为和舍己表现出来。那些自称是基督徒而又自私的人,将自己包裹在拥有优越知识的自大中,似乎根本不管别人的浮沉死活,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只顾自己礼拜天穿着最好的服装去教会,并被叫做「忠心的成员」——这样的人其实对成圣一无所知。他可能自以为是地上的圣徒,但绝不是天上的圣徒。那些在效法基督方面一无所做的人,基督并不会被显明是他们的救主。使人得救的信心和真正使人归正的恩典,总会产生对耶穌样式的某种程度的效法(西3:10)【「福音所展现的基督是圣洁的典范和榜样。但是,以为祂的一生和受死的整个目的只是为了示范和印证祂所教导的圣洁教义,这种想法是该咒诅的。同样,忽略祂的榜样,不凭着信心思想我们的这位伟大榜样,没有为效法祂而努力,这也是邪恶有害的。为此,让我们多多思考,祂是什么样,祂做了些什么,祂在所有的本分和试炼中是如何行事为人的,直到祂完全圣洁的形象根植于我们的头脑中,从而使我们象祂」。(约翰·欧文所著《圣灵论》,卷三,513页)】。 
 
(10)最后,真正的成圣显示在“惯常注意”基督教信仰的“被动美德”。我所说的被动美德,指的尤其是那些在服从神的旨意和彼此宽容忍耐上显出的美德。不仔细查考,也许很少有人能看出新约圣经有多强调这些美德,以及它们占有怎样重要的位置。这也正是彼得叫我们注意主耶稣基督的榜样时心中特别想到的,他说: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他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他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彼前2:21-23)。  
这是主祷文要求我们做出的唯一宣认:「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債」,这也是主祷文末尾所阐述的一点。在保罗罗列的圣灵的果子中,这一点占了三分之一。列出来的果子有九种,而其中的三种“忍耐、恩慈、温柔”无疑都是被动的美德(加5:22-23),我必须坦白地讲,我认为基督徒对这一点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被动的美德比主动的美德更难实现,然而对这世界有最大影响的,正是这些美德。有一件事我非常肯定:除非我们遵行圣经所强调的温柔、恩慈、忍耐和饶恕,否则假装成圣是荒谬的。那些在日常生活中惯于烦躁易怒、脾气暴躁的人,对周围的人言语刻薄、极不和善的人——心存恶意的人,怀恨在心的人,心存报复的人,包藏祸心的人——哎!这样的人在这世界上何其多——这样的人对自己本该知道的成圣,知道得实在是太少了。  
以上是一个成圣之人身上可见的标记。我不是说它们在所有属神之人的身上都以同样程度显示出来。我坦率承认,即使在最好的人身上,它们也不会全部展现出来。但是我满有信心地说,以上我所讲的均是圣经所讲的成圣标记,如果有人一样都没有,他们真该怀疑自己身上是否有任何恩典。不管别人想怎么说,我要毫不讳言地宣告,真正的成圣是可见的。以上我所简述的,或多或少是一个成圣之人的标记。

三、称义和成圣的区别

最后,我提议读者考虑“称义和成圣之间的区别”。它们哪里相同,哪里不同?  
该主题的这一部分非常重要,然而恐怕不是所有的读者都这样认为。对此,我将予以简述,却不敢全然忽略。关于信仰,太多的人只喜欢看表面的东西,他们将神学上须慎重对待的差异看成没有多大价值的「言语和名目」问题。但我警告所有认真对待自己灵魂的人,由于没有在基督教教义中「分别是非」而引起的烦乱不安,实在非常严重;我尤其要建议,如果他们喜爱平安,就要仔细弄清摆在我们面前的这个问题。我们总须记住,称义和成圣是两件不同的事。然而,它们不但有“不同”的地方,也有“一致”的地方。让我们试着来看看这些异同是什么。  

称义和成圣的相同之处是什么?  
(a)两者都由神白白的恩典生发出。信徒的称义和成圣唯独出于神的恩惠。
(b)两者都是基督在其永约中为属祂的人所担保的伟大救赎之工的一部分。基督是生命的源头,从中涌出赦罪和圣洁。二者的根基都是基督。  
(c)在同一个人身上,既可以看到称义,又可以看到成圣。称义的人总会成圣,成圣的人也总是称义的。神使两者联合,它们不能分割。  
(d)两者同时开始。一个人开始成为称义之人的那一刻,也就开始成为一个成圣的人。他可能感觉不到,但这是事实。  
(e)对于得救而言,两者是同样必需的。所有进了天堂的人都是既蒙了饶恕,又有了新心,既蒙了基督的宝血,又有圣灵的恩典,既得了永远荣耀的名分,又预备好享受这荣耀的。二者同样是必需的。  
这些都是称义和成圣相同的地方。让我们转过来看一看它们的不同之处。  
(a)称义是因着主耶稣基督的缘故,将一个人看成并“算为”公义的,成圣则是使一个人的内心实实在在地“变得”公义,尽管其程度可能十分微弱。
(b)我们因称义而有的义并“不是自己的”,而是我们伟大的中保基督永恒完全的义归与我们,我们通过信心,使之成为我们的。我们因成圣而有的义“是自己的”,它存在于我们里面,是由圣灵赐给我们,且是在我们里面做成的,然而,这种义却含有许多的软弱和不完全之处。  
(c)在称义上,我们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位置,唯一需要的仅只是对基督的信心。在成圣上,我们的行为极为重要,神也吩咐我们要争战、警醒、祈祷、努力、劳苦、尽力。  
(d)称义是一件已经完成了的工作,一个人在相信的那一刻就完全称义了。相比之下,成圣是一项尚未完成的事工,在我们到达天堂之前,它永远不会完全。  
(e)称义不会増长或加添:一个人首次凭着信心来到基督面前时所得到的称义,其程度和此后直到永远时都是一样的。成圣则是一项显著的渐进工作,在人活在地上的日子里不断持续地增长和加添。  
(f)称义尤其关系到“我们的身分”,即我们在神眼中的地位和我们从罪责中得释放。成圣特别关系到我们的“性情”和内心的道德更新。  
(g)称义给了我们进天堂的名分,使我们可以无畏地进入。成圣使我们适于进入天堂,并为我们将来能够享受天堂做好预备。  
(h)称义是神“在我们之外”的宣告,不能轻易被人识别出来。成圣则是神“在”我们“里面”的作为,可以从它的外在表现上看出来。  
请读者注意这些区别,并仔细思量。我相信,在信仰这件事上有许多心怀好意的人感到晦暗与不安的一個原因在于,他们习惯于混淆称义和成圣,而不是区分它们。在我们的头脑中,怎样强调它们是两件不同的事情都不过分。毫无疑问,它们不能被分开,任何人只要有了其中之一,便两者兼有。但是,绝不能混淆它们,千万不要忘记它们之间的区别。  
现在,我要以几点运用来结束这个主题。成圣的本质和可见的标记已经摆在我们面前。那么,所有这些应在我们脑海中产生什么实际反映呢?  
(1)首先,让我们“认识到自称为基督徒之人的危险状况”。非圣洁无人能见主;没有成圣就没有救恩(来12:14)。这样,有多少所谓的信仰其实是完全无用的!在上教堂、去聚会的人中,有多少是行在引向灭亡的宽路上!想到这会令人害怕、悲哀和沉重。啊!愿传道人和教师睁开眼睛,认识到周围灵魂的状况!啊!愿人们听从劝说而「逃避那将来的忿怒」!如果没有成圣的灵魂可以得救并上天堂,那么圣经就是假的。然而,圣经是真理,从无虚谎!那么结局会是怎样啊!
(2)其次,让我们“务必努力确定自己的光景”,不感到并确知自己已经「成圣」就决不停息。我们的爱好、选择、喜好和倾向是什么?这就是那个检验性的问题。我们愿望、希冀和想要在死前成为什么并不重要。我们现在怎样?我们目前在做什么?我们是否成圣了?如果没有,那么这错全在我们。 
 
(3)另外,要想成圣,道路是明摆着的:“我们必須以基督为开始”。我们必须来到祂面前,承认自己是罪人,没有别的请求,只有—个极大的需要,凭着信心,将我们的灵魂交付于祂,以便与神和好。我们必须把自己交在祂手中,如同交在一个好医生的手中,并向祂呼求怜悯和恩典。我们不能指望和等待凭借我们所做的什么把自己举荐到神面前。迈向成圣的第一歩,和称义一样,是借着信心来到基督面前。我们必须先活过来,然后才有行为。  
(4)还有,要想在圣洁上增长,变得更加成圣,“我们必须像起初那样”,不断地向基督发出新的恳求。基督是头,各个肢体必须从祂获得供应(弗4:16)。过着每日信靠神儿子的生活,每天从祂的丰盛中支取祂所应许并为祂子民预备的恩典和力量——这就是渐进成圣的伟大秘決。那些看起来停滞不前的信徒,通常是忽略了与耶稣的亲密交通,从而使得圣灵担忧。在上十字架的前一晚祈祷说「使他们成圣」的基督,也完全愿意帮助任何凭信心向祂恳求帮助和愿意更加圣洁的人。  
(5)再者,让我们在地上对自己的心“不要期望得太多”。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发现自己每天都有谦卑下来的理由,而且时时都会发现我们是需要怜悯和恩典的欠债人。我们得到的亮光越多,就越能看见自己的不完美,我们起初就是罪人,我们会发现,自己在往后还是罪人;尽管被更新了、被饶恕了、被称义了,但是到了最后依然是罪人。我们的绝对完全还没有来到,对它的期待也就应该是我们盼望天堂的一个原因。  
(6)最后,让我们决不要以“重视成圣”,并致力于达到很高的圣洁标准为耻。有些人满足于可悲的低水平的圣洁成就,另一些人则毫无圣洁地活着,却不感到羞耻,满足于仅仅来往于教会、礼拜堂之间,而没有任何进步,就像是磨坊里的马。让我们坚守以前的老路,自己追求卓越的圣洁,并勇敢地鼓励别人追求。这是得到真正幸福的唯一途径。  
不要管别人怎么说,让我们坚信圣洁即幸福,生活得最安乐的人总是“成圣的人”。毋庸置疑,有些真基督徒由于疾病、家庭的试炼、或其它隐秘的原因,对安慰享受得很少,在奔向天堂的路上一生悲戚。但这些只是例外。作为总体原则,在长期的生活中,「成圣」的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这是千真万确的。他们所拥有的坚固的安慰,是这世界不能给予和夺去的。「智慧的路是安乐的路」。「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那位不能撒谎的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但同时圣经也写道:「恶人必不得平安」(箴3:17;诗119:165;太11:30;赛48:22)。

【成圣这个主题极为重要,这方面的错误又大又多;因此,我极力向那些想深入学习整个成圣教义的人推荐欧文所著的《圣灵论》,因为像本文这样的篇幅不可能详尽论述这个题目。
我知道,欧文的作品在当今并不受欢迎,许多人都因他是清教徒而忽视他,鄙视他。但是,这位在共和政体时代是牛津基督教堂学院教务长的伟大神学家,不应受到这样的对待。他对圣经的学识和纯正认识的一根小指,也比嘲笑他之人的整个身体所有的更多。我毫不犹豫地断言,想要研究实践神学的人,在这一主題上,再也找不到像欧文及其同时代的一些人那样完全、符合圣经和详尽的著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