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一个母亲的呼求

时间:2018-05-12 06:05:09    作者/供稿:任运生牧师    来源:生命季刊    浏览次数: 字号:TT

一名女性,无论是什么种族、肤色、年龄、文化背景、教育程度,一旦她成为母亲,就立刻变得让人肃然起敬。因为如果在人世间能够找到一种爱可以略微和神的爱相对比的话,那就只能是母爱——高尚、圣洁、无私、舍己的母爱。所以有人说,因为神不能分身与每一个家庭,于是祂创造了母亲。
 
马太福音15章21-28节,记载一个迦南妇人,一个普通得连名字都没有被记下来的外邦妇人,然而,因着她是一个慈爱的母亲,一个为女儿哭求的母亲,她那伟大的母性光辉便跃然呈现在我们眼前。
 
母亲与孩子有着天然的生命连结。从怀胎、出生到长大,孩子的每一声啼哭,每一个踉跄的脚步,每一次的牙牙学语,每一点微小的进步,都牵动着妈妈的心,也给妈妈带来无比的激动和幸福。也正因为这种生命连结,孩子哪怕些微的病痛疾苦,也会让母亲忧心如焚。因此,伴随着孩子的成长,许许多多的妈妈都曾经留下不知多少的眼泪。
 
这位迦南妇人像所有母亲一样,女儿是她的骨肉,是她的传承,是她生命的延续,是她生命的本身。她怀抱她,乳养她,教导她,她把全部心血倾注在女儿身上。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聪明、漂亮、可爱,她仿佛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像所有的母亲一样,她一次次憧憬着女儿光明的未来,也一次次编织着她自己美好的梦想。女儿是她的喜乐,女儿是她的满足,女儿是她的一切。
 
然而在某一刻,这一切都转瞬改变了。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女儿得了一种怪病,女儿的病时刻揪着她的心。在一次次心急如焚地四处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之后,这位迦南妇人终于痛苦地明白:女儿是被污鬼附身了。时间一天天过去,女儿的境况一天加重一天。所有的尝试都到了尽头,这位母亲那痛苦的心被彻底的绝望扯碎了。
 
但突然有一天,一个震动的消息在山庄村落不胫而走:拿撒勒的先知耶稣来了,大先知耶稣到我们这里来了。
 
耶稣?就是那个犹太人的先知,那个医病赶鬼的耶稣?她听说太多关于耶稣的传说,因祂的名声早已传遍了叙利亚,传遍了推罗西顿的四境。
 
她听说过耶稣触摸一个长大麻风的病人,那人立刻就洁净了;她听说过那个百夫长仆人病得医治的故事;她听说过耶稣曾吩咐一个瘫痪三十八年的瘫子站起来行走的故事;她听说过那个患了十二年血漏的女人,只是摸了耶稣身上的衣裳禭子就得痊愈的故事;她听说过睚鲁的女儿从死里复活的故事。更让她激动的是加大拉的两个被鬼附的人,鬼被赶出后进入猪群,那群猪闯下山崖掉进海里的故事…
 
她还听人说过,耶稣是大先知,是大卫的子孙,是犹太人经书上所记载的那位救主弥赛亚!
 
今天,耶稣竟然到这里来了,到她的村庄来了。
 
这位迦南妇人心里说:我要起身出去迎接祂,求告祂医治我的女儿,只有祂能医治我的女儿。
 
于是她起身,安顿好女儿,便慌忙向村外跑去。也许她心里有过短暂的踌躇:我一个女人,一个外邦女人,一个迦南女人,耶稣会在意我吗?耶稣会拒绝我吗?祂的门徒会羞辱我吗?但这些问题都只一闪而过,她已顾不上这许多,因为她深知道,只有耶稣能医治她的女儿。
 
于是她不顾一切地拼命往村外跑,远远地看见耶稣和祂的门徒一行人。于是她一边飞跑,一边用尽全力呼喊:
 
“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
 
“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
 
“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
 
“喊着说”的“喊,”是一个过去进行时态的动词,意为“不住地哭求。”
 
每当读到这里,闭上眼睛就仿佛看见那迦南妇人一边拼命飞跑,一边悲切呼喊的画面。
 
这个画面让我想起另一幅电影画面。
 
九十年代初,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在大陆引起轰动,一时间全国各地都在放映这部电影。当你坐在电影院,从头到尾都是持续不断的啜泣声。
 
电影讲述一对相爱的恋人,因男方家庭的门第观念被强行拆散,而彼时女方已有身孕。两人分手后女方没有再嫁,生下一个男孩单独抚养这个孩子。一次孩子发烧不醒,妈妈去一高山的寺庙里跪拜,祈求神明医治她的孩子。通往高山的寺庙是由一个个阶梯铺成,妈妈跪着爬那一个个的阶梯,一步一叩头,及至爬到山顶,额头早已磕破,满脸都是血迹。
 
这个画面让我也情不自禁地想起我自己的母亲。
 
母亲生养了六个孩子,我有三个哥哥,一个妹妹,一个弟弟。我排行老四,具有典型的mid-childsyndrome(中间儿症候群)。我妹妹比我小两岁,母亲在一连生了四个儿子之后,终于得到一个女儿,当然是宠爱有加。我从很小就感觉自己是被忽略的一个。大概我妹妹一两岁也就是我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次我睡醒了,躺在床上不起来,模仿我妹妹的声音假装在哭,想要得到母亲的attention(关心),期待母亲把我当做是妹妹,好过来娃儿啊乖儿呀叫我一声抱抱我。但一个三四岁孩子的诡计被轻而易举地识破,结果被母亲骂了一顿:“睡醒就起来,你吃掐啥呢吃掐?”“吃掐”是河南土话,意思是“令人讨厌的撒娇。”再大一点儿,到了反叛的年龄就学会了犟嘴,我就报复性地对母亲说,“等你老了,我不养活你。”但后来从我第一天工作挣工资起,就给父母寄钱,希望他们贫寒的生活能改善一点,直到今天一直没有间断。

去年(二零一四年)九月,我回去探望父母,顺便马不停蹄地四处走访教会和弟兄姐妹,也在各地讲道分享。总之辛苦劳累加上空气污染让我病倒了。感冒发烧,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心想这次大概回不去了。谁知因祸得福,这次生病,我得到了母亲完全的attention(关怀),终于弥补了儿时的缺欠。我躺在床上,八十六岁的母亲坐在我床边,用她那苍老粗糙的两只手,不停地磋磨着我的额头我的脸。我静静地躺在床上不动,贪婪地、足足地享受着这十分温暖的母爱。
 
床头圣经播放器里正好传出黄美廉姐妹《假如我能唱》那首感人的诗歌。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任凭眼泪不听话地流淌,不知是母亲双手的温暖,还是黄美廉那首诗歌的感动。
 
“主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我女儿被鬼附得甚苦……”可怜这位迦南母亲,她的哭喊令人揪心。
 
然而,“耶稣却一言不答。”(太15:23)
 
耶稣显然听见迦南妇人的哭喊,祂停下脚步,却是一言不答。
 
一边是忧心如焚的哭喊,一边是令人窒息的沉默:耶稣的反应是令人困惑的,听着一个凄苦女人的悲切呼喊,祂却是长长的沉默一言不答。
 
相对耶稣的沉默不语,祂的门徒却是明显地不耐烦了。犹太人讨厌外邦人,尤为痛恨迦南人。然而这个讨厌的迦南妇人却在他们的身后不停地喊叫。
 
“这妇人在我们后头喊叫,请打发她走吧。”(太15:23)
 
他们也许已经尝试赶走这个妇人却不能够,于是就求耶稣,意思是说,夫子,这妇人在我们身后喊个不停,让人心烦,赶她走吧。
 
“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5:24)

耶稣终于开口了,在长久的沉默之后现在终于开口说话了,但祂一旦开口说话,似乎将迦南妇人最后一道门也关闭了:“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15:24)
 
请看那是怎样的情景:迦南妇人悲切的呼喊,门徒心中的厌烦,耶稣长久的沉默,最后是冰冷的拒绝。
 
迦南妇人过来俯伏在耶稣脚前:“主啊,帮助我。”(太15:25)
 
妇人嘴里不住地说:主啊,可怜我;主啊,可怜我,救救我的女儿。
 
耶稣于是第二次开口说话:“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太15:26)
 
如果这个故事就停在这里,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人们敬拜的主耶稣吗?是那位满有怜悯、恩典、慈爱的主耶稣吗?是“祂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太9:36)的那位主耶稣吗?是在拿因城门口“看见那寡妇就怜悯她,对她说‘不要哭’”的那位主耶稣吗?是站在拉撒路的坟前默默流泪“耶稣哭了”(约11:35)的那位主耶稣吗?
 
圣经中有些难解经文的解释,让神学家和圣经学者颇感头痛,这节经文大概是最著名的难解经文之一。
 
试想,一个可怜的悲切呼求的女人,俯伏在耶稣脚前,不住的祈求祂的怜悯,但耶稣竟说,“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
 
如果你是那位迦南妇人,你的心情会是如何呢?
 
“狗”这个字,不单是指一种动物的名称,在中文的语境中是个贬义词,带有侮辱和谩骂性(中国文化与犹太文化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恶狗”、“疯狗”、“走狗”,还有墙倒众人推的“痛打落水狗”等等。
 
小时候家在农村,常常见到三三两两的瘦狗,这里扒扒,那里嗅嗅,想要找到一点吃的东西。当人们端起碗吃饭的时候,这些瘦狗就站在你面前,眼巴巴地看着你,祈求你施舍点食物给它,但常常招来同样饥饿的人们狠心的踢打,然后是凄惨地嚎叫着逃开。在贫困穷苦的地方,不但人活得没有尊严,连狗也活得没有尊严。
 
然而,耶稣在这里说的,不是那些可怜兮兮、人见人厌、无家可归的丧家犬!

耶稣在这里所说的,即希腊文中的“kunarion,”是非常美丽的一个字,相当于英文的“puppy,”“pet”——即被主人娇养在膝盖上的可爱的宠物,它们有自己的房间,有充足的食物,有慈爱的主人与它们一起嬉戏、玩耍,它们被主人宠爱和宝贝。总之,它们有慈祥可亲的主人(master).
 
“不好拿儿女的饼丢给狗吃。”也许你读到这节经文让你心寒,感觉受伤,但还是让我们看看迦南妇人的反应。她可一点儿也没有受伤害、被慢待的感觉,反而她从主的话语中听出了希望、听到了安慰,她那忐忑、愁苦的心反而安定下来,于是从她极度的哀痛、凄苦、悲切中迸发出一种无比的机智、聪明和灵巧:
 
“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太15:27)
 
何等灵巧、机智、美丽的应答。
 
因为耶稣的话明显是在问:“妇人,你愿意我做你的主人吗?”
 
“Woman, do you want Me to be your Master?”
 
主耶稣的话带着巨大的暖流,温暖了她那颗凄凉愁苦的心。
 
她完全听懂了主的话:主啊,是的,你指缝中掉下来的碎渣就足以满足俯伏在你脚前凄苦的女人。主啊,我愿意你永远做我的主人,因为你是我的盼望、我的拯救。
 
这是一位怎样聪明、机智的妇人,一位怎样细心、美丽的母亲。
 
迦南妇人的机智让我们想起另一个场景。
 
《路得记》第二章,波阿斯对路得说,“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祂的赏赐。”(得2:12)
 
《路得记》第三章,路得遵从婆婆拿俄米的吩咐,晚上来到波阿斯的麦场,躺卧在波阿斯的脚下。夜里波阿斯突然惊醒,不料有女子躺在他的脚下,便吃惊地问,“你是谁?”
 
回答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得3:9)
 
这里的“翅膀”和“衣襟”是同一个字。
 
路得用波阿斯的话回答波阿斯,她的灵巧和机智深深打动了波阿斯的心。
奇妙的是,波阿斯预表基督,路得预表外邦人;与马太福音十五章的主耶稣和迦南妇人正好呼应。在相隔至少一千年之后,这两幅动人的图画完美地契合在一起。
 
正如路得机巧的应答打动了波阿斯的心,这位迦南妇人的灵巧应答也深深地打动了主耶稣的心。
 
“主啊,不错。但是狗也吃它主人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儿。”妇人信心的回答,让主耶稣甚至惊讶不已,“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太15:28)
 
主耶稣何止是惊讶,甚至为之动容,情不自禁:“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

“Oh,Woman, great is your faith.”
 
主耶稣对迦南妇人信心情不自禁的赞叹:
 
主使用一个象声词,“哦,女人,”表达强烈的感情色彩(very emotional);

主把“大”(great)这个词放在前面明显强调的位置:“巨大啊,你的信心!”

所以,原文直译应该是:“哦!女人,巨大的,是你的信心!照你所要的,给你成全了吧。”
 
“从那时候,她女儿就好了。”(太15:28)
 
迦南妇人完全相信主耶稣的话,她飞速地往回跑,看见她的女儿完全好了,重又恢复了昔日的美丽和可爱!
 
到此为止,读者朋友也许不会再误解主耶稣对这位迦南妇人说话语气的生涩(harsh),实际上,主耶稣从加利利退到西顿的境内,圣经记载主唯一所做的就是这件事。你可以说,耶稣在创世之前就已经预定要做这件事:医治迦南妇人的女儿,凭借她那无与伦比的信心!
 
当然,马太福音十五章迦南妇人的美丽故事,还有它深切的神学价值:救恩要首先出于犹太人,然后惠及万邦,这对日后使徒彼得和使徒保罗的事奉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在以色列宗教领袖竭力抵挡主的时候,在十二门徒反应迟钝缺乏属灵悟性的时候,在外邦之地的这个迦南妇人却有着如此坚定又美丽的信心,主耶稣的心肠该得着何等的满足和喜悦。
 
在福音书的记载中,主时常责备门徒的不信和小信,甚至主复活后门徒仍然心里愚顽不信。但圣经却记载主两次夸赞人的信心,无独有偶,两次都是外邦人。
 
一次是一个罗马百夫长,求耶稣医治他的仆人。耶稣要到他家里去,百夫长打发人去见耶稣说,“主啊,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太8:8)
 
“耶稣听见就希奇,对跟从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太8:10)
 
但那一次,耶稣没有当面夸奖百夫长,而是对身边跟随祂的人讲论百夫长的信心。
 
而这一次,耶稣却是情不自禁当面对迦南妇人说,“妇人,你的信心是大的。”(太15:28)
 
因着信,这位迦南母亲得回了自己的女儿;因着信,这位迦南妇人也得着了她的救主!
 
这位迦南母亲配得主的称赞,因为她对女儿的爱如此深厚坚强奋不顾身;
 
这位迦南母亲配得主的称赞,因为她对救主的认信是如此准确笃定不移;
 
这位迦南母亲配得主的称赞,因为她的谦卑仰望是如此的真诚纯洁无暇;
 
这位迦南母亲配得主的称赞,因为她的祈求祷告如此恒切而又永不言弃;
 
这位迦南母亲配得主的称赞,因为她的信心如此巨大坚定而又美丽无比!
 
我们深信有一天在天堂里,这位迦南妇人再也不必吃桌子上掉下来的碎渣,而是分享主耶稣那喜庆丰盛的羔羊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