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何为全然败坏、属灵死亡、道德无能

时间:2018-03-25 00:53:14    作者/供稿:保罗·华许    来源:因信知道    浏览次数: 字号:TT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上帝的荣耀。(罗马书3:23)
 
本章我们将学习一个关键真理:人犯罪,因为人生来就是道德败坏的。神学家说,道德败坏是遗传的。“败坏”是神学家所使用的最重要术语。“败坏”一词(depravity)的前缀是“de-”,表示强调,词根是拉丁文”pravus”,意思是扭曲。说某个东西“败坏”,意味着它原本的状态已经彻底扭曲。说人类是败坏的,意思是人类犯罪之后,就堕落了,失去了原本好的状态。每个人生来就是道德败坏的,败坏是人的本性。为了描述人类道德多么败坏,神学家常使用不同的形容词,常见的有:全然败坏、属灵死亡、道德无能。
 

全然败坏

改革宗神学家和其他一些学者一直用“全然败坏”来描述人堕落的状况。尽管这个词加以妥善界定之后足以应付使用,但“弥漫的败坏”和“彻底的败坏”可能更合适。基督徒说每个人都是全然败坏的,这不意味着他坏到不能再坏,也不是说他每个行为都是完全邪恶的。其实,全然败坏的意思是:道德的败坏影响到全人一一身体、智力、意志。下面,我们要讨论全然败坏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不意味着什么。

第一,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人里面的上帝形象已经荡然无存。在一些经文里,圣经仍然说人是“按上帝的形象”造的。全然败坏意味着人里面的上帝形象被严重玷污和扭曲,道德的败坏已经污染了整个人一一包括身体、理性、情感和意志。

第二,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人毫无关于上帝位格或旨意的任何知识。圣经告诉我们,所有人都晓得有真神存在,也知道什么是上帝的旨意,所以,到审判的时候,每个人在上帝面前都是无可推诿的。全然败坏意味着,若不是上帝特殊的恩典,众人都只相信自己虚妄的想象,而不信从上帝的真理。他们仇视上帝的真理,想方设法阻挡真理,免得他们剩余的良知受到搅扰而感到不安。
人对上帝的认识,只够让人仇恨上帝;人对上帝旨意的了解,只够让人拒绝和抵挡上帝的旨意。

第三,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人没有良知,也不意味着他完全无法感知善恶。圣经说,每个人都有良知,这种良知可以让人羨慕美德和善行,除非良知被热铁烙惯了。全然败坏意味着:人不能真正顺服良知的指引,他们开口说自己有良心,但暗地里却昧着良心做事。人为义人不是因为他知道何为善或他嘴上谴责恶,而是因为他所行的义与他所知的相称。

第四,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人不能表现出任何德行。有些人爱家人,有些人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救别人,有些人努力尽民事责任,有些人以宗教的名义做好事。但全然败坏意味着人的这类德行不是因为他真爱上帝,也不是因为他真想顺服上帝的命令。

圣经说,没有一个人是爱上帝的,他们的爱都是廉价的,也没有一个人按照律法的要求来爱上帝。又说没有一个人每个思想、话语和行为都荣耀上帝。众人都爱自己胜过爱上帝,正是这种自爱或对他人的爱一一不是对上帝的爱一一驱动着各种利他行为、英勇牺牲的行为、尽民事责任和外在的宗教礼仪。

第五,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众人都道德沦丧到极点,不意味着所有人不道德的程度完全相同,也不是说每个人都沉溺于一切形式的邪恶行径。并非每个人都耍流氓、淫乱、杀人。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众人出生的时候都有同样程度的作恶倾向,也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干得出最恶劣的行径和最丢人显眼的变态行为。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倾向于越来越大的道德败坏,而且,若不是上帝用普遍恩典约束着人类,这种道德沦丧的总体趋势会比现在快不知多少倍。人类靠自己的行为,根本不可能摆脱这种堕落的漩涡。

最后,全然败坏不意味着人没有顺服上帝的必要能力。人并不是想顺服却因为自己无法控制某些因素而不能顺服。人并非无能为力的牺牲品。上帝已经给人足够的智力、意愿和选择的自由。因此,人在上帝面前是一个具有伦理责任的主体,需要向上帝负责。全然败坏确实意味着,人不能顺服上帝是因为不愿意顺服并且他不愿意顺服是因为他仇恨上帝。
 

属灵的死亡

神学家用来描述人道德败坏的另一个词是“属灵的死亡”。在伊甸园里,上帝警告亚当,那树上的果子不可吃,吃的日子必死。尽管亚当身体并没有立即死亡,苟延残喘了很久,但是,亚当确实立刻死了一一当他选择命运自决、选择不顺服上帝、选择得罪上帝的那一刻,他的灵魂立刻就死了。这个选择是致命的,亚当立刻与上帝隔绝,死胜过了他,他原本面对面认识造他的主,原本可以天天与上帝相交,如今这一切都死了。简而言之,他成了属灵的死人,行尸走肉。身体是活的,灵魂是死的。他变了。凡是邪恶的刺激,不管来自于人或魔鬼,他都感觉敏锐,趋之若鹜;凡是圣洁的事,不论是上帝自己还是上帝的旨意,他都没有反应,毫无兴趣。

圣经告诉我们,亚当不顺服造成的毁灭性后果并不限于他本人,而是蔓延到整个亚当种族的每个成员,他们每个人生下来都是属灵的死人。保罗对以弗所信徒说的话就是这个意思:“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我们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和别人一样。”在这段经文里,我们看到众人出生的时候都是属灵的死胎,没有真正属灵的生命,既不认识上帝,也不晓得上帝的旨意,他们麻木不仁,对属灵的事毫无反应。他们“与上帝所赐的生命隔绝了”,他们向着上帝是死人,上帝向他们也是死的。正因为如此,诗篇作者告诉告诉我们,堕落的人不寻求上帝,他一切所想的,都以为没有上帝。堕落的人不认为上帝真的存在,也不觉得自己必须按照上帝的命令而行。他生来就是无神论者。尽管他可能承认上帝存在,或有某种神灵存在,但这对他的生活没有真正的影响,他尽管活着,而且以自己是活人而自夸,但其实他是死人。他的心硬得像石头,是秋天没有果子的树,死而又死,连根被拔出来。他是行尸走肉,他的义不过是肮脏的破布条,他最敬虔的举动不过是“懊悔死行”。
 

道德无能

与“属灵死亡”这个教义密切相关的另一个词是“道德无能”,这个词常用来描述人道德多么败坏。这个教义告诉我们,堕落的人类不能爱上帝、不能顺服上帝、不能讨上帝喜悦。

人听到这个教义会问,“既然人不能遵行上帝的命令,那为什么人还要向上帝负责?”这个问题的答案非常重要。如果人不爱上帝不顺服上帝是因为人缺乏必要的智力或体能,那么上帝让人负责就显得不大公平一一人就成了牺牲者。然而,人并非没有思维能力和体力。人的无能是道德的无能,而这种无能来自于他仇恨上帝。人不能爱上帝是因为他恨恶上帝。他不能顺服上帝是因为他蔑视上帝的命令。他不能讨上帝喜欢是因为他不屑于荣耀上帝一一反正讨上帝喜悦自己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人不是牺牲者,而是加害者。他不能是因为他不愿意。他太败坏,太仇恨上帝,宁可在地狱里永远灭亡也不愿意承认上帝是上帝,宁死也不愿意顺服上帝的主权。

因此,“人道德无能”也可以说是“人故意恨上帝”。约瑟和哥哥们的关系说明了这个真理:“约瑟的哥哥们见父亲爱约瑟过于爱他们,就恨约瑟,不与他说和睦的话。”这节经文说,约瑟的哥哥们不能与他和睦相处。这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体力说和睦的话,而是因为他们恨他,所以他们不愿意对他好。同样,堕落的人仇恨上帝,这种仇视的情绪让人不能爱上帝,也不能顺服上帝的命令。
想象一个犯人因叛国罪被关在地牢里。有一天,公正又怜悯的国王来参观牢房,打开牢门放这个犯人出来。国王承诺说,他愿意完全赦免他,他可以重获自由,只要他承认自己犯了欺君之罪,从此以后愿意尊重国王,顺服国王的律法。谁知这个犯人一听这话,转身跑回牢房,砰地关上牢门,把自己重新关进阴暗的地牢,怒气冲冲地对国王咆哮:“我宁可把牢底坐穿也不会向你磕头!”这就是未重生的人的写照。人仇恨上帝,宁可烂在地狱里也不愿意把上帝所配得的尊重、荣耀、顺服归给上帝!

人的意志服从人的本性,这是合乎圣经的真理。假如人的本性是道德纯洁的,那人的意志就倾向于高尚纯洁的行为:他会爱一位圣洁公义的上帝,会尊重并顺服上帝的命令。然而,堕落之后人的本性是道德败坏的,所以他的意志就倾向于邪恶败坏的行为。因此,他恨恶圣洁公义的上帝,转离上帝的真理,悖逆上帝的命令。

堕落之人的本性和意志之间有密不可分的联系,正是这种联系让我们知道如何回答人们常问的一个问题:“人难道没有自由意志吗?”合乎圣经的回答是:人可以自由地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选择,但因为他是败坏的,所以他只喜爱选择作恶。他没有选择善的自由。换句话说,堕落的人确实有自由的意志,但没有行善的意志。他的意志是被私欲捆绑的,只能依从他败坏的本性。因此,他总是“自由地”选择敌对上帝,抵挡上帝的旨意。耶稣严厉斥责法利赛人,说明了这个真理:“毒蛇的种类!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

圣经关于人类道德无能的真理促使马丁路德写下著名论文《人的意志受捆绑》。这篇文章的标题说明,人不可能逃脱他的本性。他生来就是邪恶的,他也按照这种邪恶的本性,自由自愿地作恶。堕落的人结坏果子,因为他本来就是“坏树”。他的意志受制于败坏的本性,也就是意志受捆绑。下面我们将思考这个真理所导致的几个结果。
 
堕落的人不能认识上帝
因上帝的恩典和护佑,人类在许多领域取得了极大的成就,例如科学、技术、医学等领域。然而,堕落的人对上帝的认识却只是一团异端的迷雾,充满各种虚妄的猜想,睁眼说瞎话。这种无知不是来自于上帝隐藏自己,而是来自于人类躲避上帝。借着所造的天地万物、借着上帝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的预定和主权、借助圣经的记载以及最终借助道成肉身的神子,上帝已经清楚地向人启示他自己。然而,人对这伟大启示的回应就是闭上自己的眼睛,捂住自己的耳朵。人不能认识真理是因为他恨恶真理,竭力阻挡真理。叫他反对真理是因为这是上帝的真理,是对他不利的真理,因此绝对不能容忍。
 
堕落的人不能爱上帝
多数人,甚至那些不信宗教的人,都声称自己爱上帝、追求正义或渴慕真理,诸如此类。然而,圣经说,堕落的人不能爱上帝。实际上,圣经告诉我们,亚当的一切后裔全都恨恶上帝,是与上帝为仇的人,除非他们悔改信主。人心里充满对上帝的敌意,因为人是道德败坏的被造物,根本不能容忍一位圣洁公义上帝存在,更不用说顺服上帝的旨意。

需要注意,很多人说自己真爱上帝,但他们其实根本不认识圣经所启示的那位上帝。他们既不认识上帝的属性,也不知道上帝的作为。因此,他们所爱的,不过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某个东西。他们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神,然后热爱自己所造的这个神。而上帝借着诗篇作者的口说,“你想我恰和你一样。其实我要责备你。”多数人,甚至是那些自认为有宗教信仰的虔诚人,在认真研究圣经之后,就会发现圣经所启示的上帝与他们自称热爱的那个神是很不一样的。他们看到圣经所教导的上帝具有完美的属性, 诸如圣洁、公义、主权、忿怒,他们就觉得反感,说,“我的神才不像这样!”或说,“这样的上帝,我实在爱不起来!”这样,我们就知道,堕落的人遭遇圣经的上帝时,唯一的反应就是厌恶和拒绝。为什么人这么厌恶圣经所启示的上帝?为什么人会有这样的反应?答案还是人本性如此。假如人的本性是圣洁公义的,那他自然就会爱圣洁公义的上帝。然而,人的本性就是败坏的,因此他不能爱上帝。
 
堕落的人不能寻求上帝
我们活在一个充满自义者的世界,绝大多数人都自诩为追求真理的人,然而圣经只用一句话就灭绝了一切自夸:“没有寻求上帝的。”   我们经常听见年轻的初信者用这句话作见证的开场白: “多年来我一直寻求上帝”,可是圣经反复说,“没有一个寻求上帝的。”人是堕落的被造物。他因上帝圣洁而仇恨上帝,因真理暴露他的败坏和悖逆而抵挡真理。因此,他不愿接近上帝,反而想方设法逃避上帝,把良心里面残存的上帝律法统统清理干净。

一位古代传道人这样总结这个真理:“人寻求上帝的意愿,不会超过逃犯想找警官自首的冲动。”耶稣说:“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定他们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
 
堕落的人不能顺服上帝,不能讨上帝喜悦
基督教之外的一切宗教有一大共同点:它们全都相信人在上帝面前的地位是基于人的顺服、人行善积德、或人有某种能力讨上帝喜欢。然而,基督教在这点上,与它们全都不同。基督教宣布,若不是上帝恩典的特殊运行,人根本不可能顺服上帝,也不可能讨上帝喜欢。既然人真是不洁的,就不可能有任何功德可言。他最好的行为,在一位圣洁公义的上帝面前,也不过是污秽的衣服。这圣经的真理,它让人不得不谦卑一一这也是亚当族裔所最痛恨、最反对的真理。然而,这是福音必不可少的部分,必须灌输给人,直到他接受这个真理。人是失丧的,没有盼望,不能自救。只有上帝才能救人,人得救只能靠上帝的恩典。
 
堕落的人不能自己改邪归正
二十世纪初,人们普遍具有一种乐观情绪,觉得人能够进化成为更伟大、更高尚的动物。人们以为二十世纪的社会将变得更加美好,谁知道它却以空前的绝望和混乱告终。圣经清楚教导我们,人是属灵的死人,是道德败坏的。人别想靠自己来改良社会,任何乌托邦的尝试只能以彻底失败告终。先祖约伯感叹,“我必被你定为有罪,我何必徒然劳苦呢?我若用雪水洗身,用碱洁净我的手,你还要扔我在坑里,我的衣服都憎恶我。”上帝借先知耶利米的口说,“你虽用碱,多用肥皂洗灌,你罪孽的痕迹,仍然在我面前显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又说,“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人只有一个盼望,但是,人必须首先相信自己完全无能,承认自己身处绝境,他才看得见那唯一的盼望。而让人认识到这点,就是福音讲道最核心的工作。
 
堕落的人是撒旦的奴仆
起初,亚当可以自由顺服上帝,治理全地。因为悖逆上帝,他自己和人类全都败坏了,沦为奴仆。从那以后,每个人都生在罪里,受制于败坏的本性,作撒旦的奴仆。尽管没人真相信自己是魔鬼的门徒,但圣经却说众人“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魔鬼)”,又说它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不仅如此,圣经还说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世人都在它的权下,是被魔鬼任意掳去的。

尽管“奴役”这个词可以用来描述人与魔鬼的关系,但我们必须理解人不是被动的牺牲者。人自己拒绝上帝的统管,顺服撒旦的权势。被掳的人和掳人的魔鬼都是堕落的被造物,两者之间有亲属关系。它们都是道德败坏的,都对上帝心存敌意。尽管很多人不喜欢这个真理,但这是事实:堕落的人在侮改信主之前,和魔鬼在道德方面是相似的,所有人都可说是魔鬼的儿女。
 
我们真有那么坏吗?
我们活在一个绝对乐观主义的世代,但这种乐观不过是自欺,人自以为是宇宙的中心和万物的尺度。罔顾人类自己丑陋的历史、备受折磨的良心和圣经明确的教导,人公然宣称自己具有美德和功劳,还夸耀自己要走进光明的新时代。人改变道德规则,把一度公认为恶的说成是好,试图用这种方式掩盖自己数不胜数的邪恶和不断持续的退化。这种自欺非常严重,所以我们必须用圣经回应人的疑问:我们真有那么坏嘛?圣经的回答是,“是!我们真有那么坏!”

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挪亚的时代有一场大洪水。上帝用洪水审判人类,原因是人类不喜爱敬虔,只喜欢淫乱。圣经解释说:“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这段经文最引人瞩目的地方,不是人类的邪恶,而是人类邪恶的程度一一“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这是圣经里关于人类败坏的最铿锵有力的话,它证明人类的败坏是完全的、彻底的、弥漫的。乍看之下,这句话似乎过于极端,仅适用于历史上少数天良丧尽、臭名昭著的人物。然而,仔细思想,就会发现这句话适用于我们每个人。

想象我们有一种仪器,可以把我们心里的每个想法变成图像,然后把这些图像连成一部电影让每个人看。想象我们的家人、良友、同事都来看这部电影。我们岂不想方设法阻止他们看这部电影?假如他们看了这部电影,我们岂敢再抬眼看他们?然而,我们竟然违背一切理性,恬不知耻地宣称我们是好人一一这岂不证明我们要么是骗子、要么是傻子,要么良心被热铁烙惯了?连我们当中最好的,心里想的也都是恶,根本不愿将这些想法向最亲的朋友倾诉。这是事实。这一切都说明,我们人类本性就有问题。我们有一种作恶的倾向:我们的良知所反对和审查的东西,正是我们所爱的,也是我们所行的。这是人类一直面临的困境,人类思想史上,那些最智慧的哲学家、道德家和神学家,从不为此而苦恼。使徒保罗感叹人类的两难处境,“因为我所作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作。我所恨恶的,我倒去作。”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所描述的恶,不限于洪水前的人类。换句话说,大洪水并没有洗净人类爱恶行恶的倾向,诺亚也没有留下什么比亚当更好的遗产。洪水一退,上帝就命令诺亚离开方舟,上帝的话说明人心当中持续的败坏,并且这种败坏将成为未重生者的标志,直到世界的末了:“耶和华闻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的活物了。” 

大洪水之前,上帝说人心思想的尽都是恶。洪水过后,还是老样子。人心所想的不仅是恶,而且这恶的来源也显明了。人一生出来,恶就住在人心里。这是亚当的遗传。尽管圣经没有向我们解释其中的奧秘,但圣经说这是事实。人是在罪里怀的胎,在不义中生的;一出母胎,就与上帝疏远;一离母腹,便走错路,说谎话。因此,人不用教小孩自私,小孩也不用学诡诈。相反,父母和老师要费尽千辛万苦约束他们的私欲,教他们讲真话,顾及别人。若有人希望让儿童掌管世界,那他肯定还没见识过小孩子中间常见的残忍次序,没见识过小孩子嫉妒别人玩具的时候能干出什么事来。若有人不赞同这话,我不需要多说什么,人类历史和每日新闻自会反驳他!

圣经说,人作恶是因为恶住在他心里。内住的恶弥漫在他整个生命中,影响他的每个思想、话语和行为。先知以赛亚哀叹:“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以赛亚所说“污秽的衣服”有许多解释,多数人认为这是指碰过死人、污血、麻风而变得不洁、不能用于祭祀礼仪的衣服。我们绝对不想碰这些东西。在历史上,麻风病一直被认为是最可怕的疾病,所以这个比喻很形象地让人看到罪的丑恶。麻风会长满全身,让人的身体变成一堆腐烂的臭肉。长麻风的人自己痛苦不堪,周围的人连看都不敢看。我们可以设想,一个乐观主义倶乐部的人决定接收一位麻风病人入会,让他变得体面起来。他们仔细给他洗澡,用最贵的香水掩盖他身上的恶臭。最后,给他穿上最高级的纯白绸衣,打扮漂亮了拿出来炫耀。尽管这番周章对这个麻风病人暂时有用,也为这些人臝得赞赏,但好景不长,外表的假象终究不能持久。麻风病人身上的烂肉很快会出血,污血从衣服渗出来,恶臭很快会压过香水味。过不了多久,这个人、他身上的衣服、还有他碰到的所有东西都会腐烂,染上大麻风。

人也是如此。尽管人可以进行表面的宗教或道德改良,但他心里还是老样子。耶稣说人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污秽;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麻风病人的污秽沾在衣服上,让衣服和他一样脏;人心的败坏和本性的邪恶也渗透到他每个思想、话语和行为,让这一切都变为不洁。因此,未重生的人不能靠自己的行为或功德在上帝面前成为义。他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在上帝眼里不过是一件肮脏污秽的褴褛!我们必须首先认识人的本性,在此基础上,我们才能认识福音和传福音的工作。如果人性本善,或者说人性中仍然残存着一丝良善的火星,那么传道人就有能力使人信主,人也有能力回应上帝的恩典。但是,如果人是彻底败坏的,那么只有上帝超自然的能力才能打幵人的心门,启迪人的思想,让人认罪悔改,给人得救的信心。     
我们是基督徒,也是福音工人,我们蒙召不仅要宣扬上帝的伟大和他丰富的恩典,而且要靠上帝话语和圣灵大能的光照,揭露人心的真实景况。只有让人看到自己道德败坏,他才能在耶稣基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自夸。人道德的阴暗好像是漆黑的夜空,而上帝的恩典和怜悯则是夜空中闪耀的两颗明亮恒星。 【选自《福音的大能与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