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家园】网站,欢迎弟兄姊妹及各界朋友光临!
您的位置:首页 > 牧者讲章 > 证坛讲章>正文

灵性的医治

时间:2017-12-02 05:37:50    作者/供稿:    来源:回归伊甸博客    浏览次数: 字号:TT

 

   “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

  来求耶稣医治的人,有许多都是自取之病;但是他还是医好他们,并不加以拒绝。而且主的能力一进入他们的心,他们就觉悟了自己的罪孽,以致有许多人不但得了肉体的医治,连灵性的疾患也就痊愈了。

  迦百农的瘫子,便是其中的一个。象那患麻疯的人一样,他已失去了一切复原的盼望。他的疾病是一生犯罪的结果,又因为心里懊悔,所以他的痛苦就愈觉深切了。他曾去向法利赛人和一般医士求治,但是结果非但不得医治,反被他们斥为罪人,说他永远不会痊愈,必死在上帝的怒气之下。

  瘫子几乎完全失望了,乃又听见耶稣的作为。他听说有许多像他一样痛苦犯罪的人,都被耶稣医好了,于是他的希望之心,便油然而生,觉得自己只要可以到救主面前,一定也可以得着医好。然而再想到自己疾病的根由,他希望之心却就顿时减退了。不过,他总不要放弃治愈的可能。

  他最大的心愿便是要从罪的重担之下脱身。他很急切地想要去见耶稣,要接受赦罪及与天庭复和的保证。然后照着上帝的旨意,不论是死是活,他都甘心了。

  他那“无用的肉”已呈死亡之象,急不容缓,他就央求朋友把他用床抬到耶稣面前,蒙他们慨然应诺。但是救主所在之处的房屋四围,是这样地拥满了人,以致这位病人和抬他的朋友,莫说不能接近耶稣,就是连耶稣的声音也无法走近听清。那时耶稣在彼得家里讲道。照着他们的规矩,门徒贴近耶稣坐着,还有“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在旁坐着,他们是从加利利各乡村和犹太并耶路撒冷来的。”(路5:17)其中有些人是来做探子的,要寻找把柄控告耶稣。此外还有各国的人。社会上的各等阶级混杂一起,有的是好奇的,有的是来看热闹的,有的是不相信的,也有的是真正热烈虔诚来听教训的。

  “主的能力与耶稣同在,使他能医治病人。”(路5:17)生命的灵充溢于群众之间,只是法利赛人和教法师不能察觉。他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缺少,所以耶稣的医治与他们是无分的。正如《圣经》上说:他“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1:53)

  抬着瘫子的人,一再努力想从人丛中挤将进去,总是徒劳无功。那病人也左顾右盼地表示一种难言的痛苦。现在所盼望的帮助已经近了,他怎肯放弃呢?末后,他便设法叫他的朋友把自己抬上房顶,拆开屋瓦,从上面缒到耶稣面前。

  救主的讲论被打断了。他俯视他忧伤的面貌,看着他眼中一种吁求的神情。他很明白这位被罪压害之人心中有什么热望。他还在家里的时候,基督已感动了他的良心。当他悔悟自己的罪愆,并且相信耶稣的能力足以使他痊愈,救主的慈爱就惠及了他的心灵。

  耶稣看见他第一点信心的火星如何发长起来,以至于接受自己为罪人唯一的救主;也看见他每一次努力想要到自己面前来,他的信心就起发坚强一次。现在吸引他来的,也正是耶稣自己。于是他就用音乐般的声音对他说:“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太9:2)罪的重担从病人心灵上滚落了。他不能疑惑。基督的话证明他有鉴察人心的能力。谁能否认他赦罪的权柄呢?绝望变为希望,逼紧的黑暗变为光明的喜乐。那人肉体的痛苦消失了,全身都起了变化。他也不再要求什么,只是默然地静躺着,因为太快活了,反开不出口来。

  当这奇怪的事一一演出之时,有许多人都是屏息注目地留心看着。许多人觉得耶稣这话也是对他们说的。他们的灵性岂不也生了罪的疾病吗?他们岂不也急欲脱离这种重担吗?

  唯有法利赛人恐怕失了自己在民间的势力,就在心里说,“他说僭妄的话了;除了上帝以外,谁能赦罪呢?”(可2:7)

  耶稣注视他们,以致他们感到了畏惧而退缩,耶稣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太9:4,5)

  于是那被人用床抬来的人,就立刻生气勃勃地站了起来,“拿着褥子,当众人面前出去了;以致众人都惊奇,归荣耀与上帝说,‘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可12:12)

  要使那腐败的身体恢复康健,非创造的力量不为功。现在对那将死的瘫子说话使他重得生命的,就是从前将生命赐给泥土造成之人的造物主。他既使那人的身体恢复生气,也就用同样的能力去重建他的心。那位创造世界:“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33:9)的主,也将生命赐给了死在过犯罪愆之中的人。肉体的治愈,不过治愈内心之力的一个表示而已。基督吩咐瘫子起来行走,他说,“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

  瘫子从耶稣那里得了肉体和灵体双方面的医治。他必须先有健全的灵体,才能享受肉体的健康。基督也必须先使他得着思想的解放,洁净他心灵的罪孽,才可以医治他肉体的疾患。这一层教训是不可忽视的。在现今的世界上,受肉体疾病痛苦的人,真不知有几千几万。他们都像那瘫子一样企望听见“你的罪赦免了”这种的消息。他们的病根,无非都是罪的重担,以及其良心上的不安和亏缺。所以除非他们去就那位治心灵的医士就不会得到解放。只有他一人所给的平安,才足以恢复身心双方的精力和健康。

  耶稣治愈瘫子一事在民众身上的影响,似乎是使他们看见天开了门,显出了那更美之世的光辉来。那受着医治的人,从人丛中毫不费力地拿着褥子,步步称颂上帝地走回去时,一般人就大家退后让路,惊骇万状地望着他,彼此暗自低声说:“我们今日看见非常的事了。”(路5:26)

  在瘫子的家里,也满庭欢呼。不久之前,全家的人都看见他很慢地被人抬了出去。现在却又见他挟着自己的被褥,毫不费力地回来,就快乐得流出眼泪,几乎不相信真有这一回事了。他元气十足地站在他们面前。他那本来不能动的手腕,现在居然可以伸缩如意了。他那毫无生气的死灰色的肌肉,现在居然红润白嫩了。他的举步也很自在稳定。他的脸上每一条纹路之中,都显出快乐的态度;本来罪恶痛苦的神色,一变而为纯洁快乐的笑容了。感谢的声音便从这个家庭里上达于天,上帝便从他的儿子得了荣耀,因基督已使绝望的人有生路,使颓废的人重得精力。这人和他的全家,就完全情愿为主舍身,没有疑云遮蔽他们的信心,没有猜疑足以破坏他们对于救主的忠诚,因为主已使他们暗淡的家庭重得光明。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

  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他的圣名。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

  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

  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

  医治你的一切疾病。

  他救你的命脱离死亡,

  ……以至你如鹰返老还童。

  耶和华施行公义,

  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

  他没有照我们的罪过待我们,

  也没有按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

  天离地何等的高,

  他的慈爱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

  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

  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诗103:1-14)

    “你要痊愈吗?”“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

  “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等候水动。”(约5:2,3)

  池里的水,有的时节是会动的。当时的人,大概都相信水会动,是一种神力的作用,凡在水动以后第一个跳入水中的人,无论有什么疾病,就会痊愈的。所以当时到池边去求痊愈的人,真是千百成群地拥挤不堪。一等到水动,大家就奋不顾身地向前拥去,互相践踏,以致一般较为软弱的人和一般妇女小孩,有的连池子的旁边也不能到,有的虽然达到了池边,乃竟死在岸上。池的四周,筑有廊子,借以遮挡日间的热气和夜间的冷风。有许多人虽整天整夜地守在那里,时时爬到池边去看看水动,但无非是徒然希望而已。

  那时耶稣正在耶路撒冷。他独自行走,仿佛心里在祷告默想。他来到池边,便看见这一般狼狈不堪的患病者,那样急切地守候着要得到他们心目中所以为唯一痊愈的机会。他急望使出他那医治的能力,使这些患病的人个个得着痊愈。只是那天恰是安息日,圣殿中来往礼拜的人很多。他知道这种医治的行为,会引起犹太人的偏见,未免反缩短了自己的工作。

  但是救主后来又看见一个非常可怜的人,就是那瘸腿三十八年的人。他的病大部分原因是自己不良的习惯所致,且也被人视为上帝的刑罚。年去年来,他是无亲无朋地独自一人度着那痛苦沉长的岁月,也不想再可以得着上帝的慈怜了。在大家以为水将要动的时候,有些哀怜他的人,便把他抬来放在廊子旁边。然而到了那“紧要关头,”却没有人帮助他下水。眼见水是在那里搅动,只是他自己总未能离岸一步。前面还有许多拥挤的群众,个个都想谋自己的好处,哪容你这个毫无能力的人沾益呢!他的一点余剩的精力,因为这样屡次的失望和心中的忧虑,竟日消一日了。

  瘸腿的人躺在自己的褥子上,时时伸首引领望着池里的水。忽然有一个慈祥怜爱的脸望着他,对他说:“你要痊愈吗?”他心中有了盼望。他觉得多少总能得着一点帮助。然而转想到每次水动时的情况,他的希望心就冷下去了。他转过头去,没精打彩地答道,“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约5:6,7)

  耶稣就吩咐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约5:8)病人听了这话,心中就生出了新的希望。他注视着耶稣,觉得他的面容,他的声调,确有异乎常人之概。他的身上似乎确有慈爱和能力发出。瘸腿的人,就绝对信靠耶稣的话,毫不迟疑地站身起来了。他的全身,也竟应手得心,一致地如意活动了。

  每根筋肉,每一根脉络,都有了新生命的洋溢,残废的肢体,恢复了健全的活动。他跳起身来,大踏步地回家去了,一路颂赞上帝,庆贺自己所新得的能力不止。

  耶稣并没有一定应许给那瘸腿的人什么神圣的帮助。那人或者也可以说:“主啊,你若能使我痊愈,我就听从你的吩咐。”他或者也会因犹豫迟疑而失落痊愈的唯一机会。然而他并不疑惑。他完全相信耶稣的话,完全相信自己已经得了痊愈,所以他就立刻起来,上帝也就立刻给他力量起来。他既肯走,就真的走了。因为服从基督的话,他便得了痊愈。

  我们的罪,已使我们远离了属上帝的生活。我们的灵性已疯瘫了。就自身讲来,我们实在没有力量做一个圣洁的人,正如那残废的人无力行走一样。有许多人已觉悟了自己无能为力的状态,并且竭力地希望着要得一种属灵的生命,使自己可以与上帝和合。可是他们的希望,终属徒然无益。于是他们就在失望之中呼喊说:“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这种在苦海中奋斗挣扎行将失望的人,应当向上看去。救主以说不出的仁爱慈怜,正俯视着他自己宝血所取赎的人说:“你要痊愈吗?”他吩咐你起来,做一个强健安泰的人。相信主的话吧!不要等到你自己觉得痊愈,却要定主意事奉他,依着他的吩咐而行,那么你就必得着力量,无论你有什么不良的习惯,有什么根深蒂固束缚身灵的情欲,基督都能够,也极愿意帮助你一概摆脱。他能把生命赐给“死在过犯之中”的人。(弗2:1)他必解放那软弱不幸而被罪的铁链所捆缚的囚犯。

  罪的知觉,毒化了人的生命之源。但是基督说:“我来担当你的罪,我必给你们平安。我已用我的血救赎了你。你是属我的。我的恩惠,必强固你薄弱的意志。我必消除你对于罪恶的忏悔和隐痛。”在各种试探侵袭你,忧虑烦恼环攻你,四面的压迫和失望的事围绕你,紧逼你,使你几乎灰心的时候,只要仰望基督,那么你四周的一切黑影就必都被他在场的荣光驱散净尽了。在罪恶与你奋斗,要辖制你的灵性,压住你的良心之时,你要仰望基督。他的恩慈,足以制服一切罪恶。要将你那颤弱无定的感激之心,转向基督。把住前面的希望。基督等着要收留你做他一家的人。他的能力,必辅助你的懦弱。他必一步一步地引导你。你只要假手于他,听他领你的路就是了。

  总不要以为基督离你很远。须知他是常在你的身旁。他的慈颜,偎护着你。寻求他吧,他是极愿意被你找到的。他非但要你摸他的衣裳,还希望你与他同行同走,时刻相通。

   “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

  住棚节才过,耶路撒冷的祭司和拉比们在谋害耶稣的计划上已经失败了。当晚“各人都回家去了;耶稣却往橄榄山去。”(约8:1)

  耶稣离开了喧嚷扰乱的城市和热望的民众以及狡猾多计的拉比们,走向幽静的橄榄丛中,好独自亲近上帝。到了第二天清晨,他仍到圣殿里去,民众围住他,他就坐下教训他们。

  不久他就受着打扰了。有一群法利赛人和文士来找他,拉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妇人,粗声暴气地说她犯了第七条诫命。他们把她推到耶稣面前,用一种虚伪的恭敬之状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约8:4,5)

  他们这种虚伪做作的恭敬之下,深深地隐伏着谋害耶稣的奸计。要是耶稣说,释放那妇人,他们就可加以蔑视摩西律法的罪。要是说她该死,那么他们就可以在罗马人面前控告耶稣擅夺了罗马的权限。

  耶稣看着他们──看见那羞愧无地而惊恐万状的可怜女子,又看见那些狰狞可怖而毫无恻隐之心的“大人物”。他那纯洁无疵的心神,不忍再看这种景象了。他只做没有听见他们的询问,俯身上来,眼望着地,在灰尘中写起字来。

  那些控告的人,见耶稣这种迟延而似冷淡的样子,就不耐烦起来了,于是他们就走上几步,催促耶稣注意这件事。但是他们的目光跟着耶稣的视线移到他脚前的地上之时,他们的声音就沉寂了。原来,那地上写的正是他们自己秘密的罪。

  耶稣直起身来,望着这些满腹阴谋的长老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8:7)说着又弯下腰来,尽自用指头在地上写字。

  耶稣并未丢开摩西的律法,也没有侵夺罗马的权限。那些控告的人已败诉了。现在他们外面所披的虚伪的圣洁已是破裂了。他们站在那位圣洁无比的主面前,是有罪而且已被定罪了。因怕自己的秘罪将要扬开在大众面前,他们就抱头俯首一个一个地溜开了,只剩下他们欺弄的女子与慈悲的救主在一起。

  耶稣站起来,对那妇人说:“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8:10,11)

  先是那妇人哆哆嗦嗦地站在耶稣面前。“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这句话进入她耳鼓时,无异是死刑的宣判。她不敢抬头看救主的脸,只是闭目屏息等着自己的死期来到。可是出其不意,她却看见那些控告她的人,个个都是神色怆惶默然地走开了;然后又听见这含有无限生机的话道:“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她的心溶化了,就俯到耶稣脚前,她心中说不出的感激之爱,在痛哭声中表示了出来。她流着悲酸的眼泪,承认了自己的罪愆。

  此时她的生命便开辟了一个新纪元;她开始了一种纯洁、和平、一心皈依上帝的新生活。在提拔这个堕落的生灵一举上,耶稣是行了一件比较医治肉体最险恶之症更大的神迹;他治好了足以致人永死的灵性之病。这忏悔的妇人成了耶稣的一个最忠实的门徒。她死心塌地地牺牲一切,热心事主,表示她对于主的宽宏慈仁的感戴之心。世人对于这误入歧途的妇人,只是辱骂讥笑而已。然而那“无罪的一位,”却怜恤她的弱点,对她伸出一只帮助的手。当时那些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都侮辱她,诽谤她,唯耶稣吩咐她说:“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耶稣知道每一个人的灵性状况。罪人的过犯越大,就越需要救主。人在仇敌的罗网之中越被缠得紧,主的神圣之爱和慈怜的同情,也就越发向他伸得近。他已用自己的血,签了人类的赦罪书。

  用这种重价赎来的人,耶稣岂愿他们成为仇敌引诱的狩猎品。他决不愿意我们被克服死亡。那在狮子洞中封住狮子的口,又在烈火的窑中与他的忠仆同走的一位,也未尝不照样愿意为我们宣劳,降伏我们品性上一切的过失。今天他还站在那赐恩的坛前,把凡需要他帮助之人的祈祷转呈上帝。他不拒绝痛哭悔过的人。凡到他面前来求赦免和恢复的人,他必定很慷慨地予以饶恕。他并不把自己所要显示的事,完全告诉什么人,但是他吩咐每一个惊慌恐怖的人,壮胆努力。凡愿意的人,都可以依靠上帝的能力与他复和;他就必与罪人复和。

  凡到耶稣面前去求躲藏的人,耶稣就会把他提拔起来高出一切控告和舌头的攻击。无论什么人或什么恶灵都不能指摘这种人。基督把他们合在自己人形神性的品格一起。他们就站在那位伟大的担罪者之旁,站在上帝宝座那里照出的光明之中。

            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

  “谁能控告上帝所拣选的人呢?有上帝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而且从死里复活,现今在上帝的右边,也替我们代求。”(罗8:33,34)
 
 “强暴人所抢的也可以解救。”

  对于风,对于浪,对于被鬼附着的人,基督都表示他有统治的全权。他使风浪止息,使翻腾的海平静,也慰藉凡被撒但搅扰压迫的人。

  那天,在迦百农的会堂里,耶稣正对众人讲着自己释放罪奴的使命。忽然有一阵可怕的呼叫声打断了他的话头。一个疯子从人丛中直冲出来,喊着说:“拿撒勒人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来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乃是上帝的圣者。”

  耶稣责备那鬼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来吧;鬼把那人摔倒在众人中间,就出来了,却也没有害他。”(路4:35)

  那疯人的痛苦的原因,也是在他自己的生活之中。他已蛊惑于罪的乐趣之中,以为此生可以尽情地作乐了。因为没有节制,专事浮躁嬉戏,他们的高尚的个性便受了斫伤,于是撒但就得统辖了他的全身。等他悔改,已是太迟了。等到他愿意牺牲一切财宝和快乐,以恢复他的人性之时,他已在那恶者的掌握之中无能为力了。

  在救主的面前,他又受激动而生出了解放的希望;只是那恶鬼仍在他里面抵抗基督的能力。那人正想求耶稣救助的时候,鬼就用他的嘴说自己的话,使他发出一种惨痛可怕的吼声。那被鬼所附的人,也多少有些明白自己已到了一位能够解放自己的主面前;然而他正想走进去攀援那大能之手的时候,他的身子却被身外的一种势力所支配,他的口里,却说出了鬼魔的话。

  那人自己求释放的欲望和撒但的能力所起的一种争斗,实在是剧烈极了。这受尽痛苦的人,在此次与那毁坏他人性的仇敌争斗上,似乎已有难免丧失性命的趋势了。但是救主使出他的权柄发令释放了这个罪奴。那被鬼附过的人,就在惊奇的众人面前得了自主的自由。

  他发出快乐的声音,颂赞上帝的拯救。方才闪炫着疯狂之火的红光的眼睛,现在映现着钟灵之气,溢流着感激的热泪。众人都惊呆了。等到他们再能开口的时候,就彼此对问说:“这是什么事?是个新道理啊!他用权柄吩咐污鬼,连污鬼也听从了他。”(可1:27)

  如今有许多的人,也如迦百农附鬼的人一样处在恶灵的管辖之下。凡故意违离上帝律法的人,就是向撒但的权力之下投身。有许多人以罪恶为儿戏,以为无论何时要离开就可以离开的;岂知他的诱惑就必越受越深,到末后他才觉得自己已被一种甚于本身的能力所管住,以致身不由主,没法摆脱那神秘的能力了。秘密的罪恶,或奇伟的欲心,也足以征服他,使他向迦百农附鬼的人一样做无能为力的俘虏。

  然而他的境况不是无望的。除非我们自己答应,上帝是不来钳制我们的脑筋的;然而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自由,可以拣选自己欢喜受哪一种权力的管束。堕落的人,无论如何堕落,恶劣的人,无论如何恶劣,决没有不能到基督面前来求得拯救的。那被鬼附的人,不能祷告,只能说撒但的话;然而他心里的祈求,主已听见了。凡需要帮助之人的呼声,虽不能从口中发出,但上帝也必垂听。凡愿意与上帝立约的人,决不会落在撒但的手里,或被自己的劣性所征服。

  “勇士抢去的岂能夺回,该掳掠的岂能解救吗?但耶和华如此说:就是勇士所掳掠的,也可以夺回,强暴人所抢的,也可以解救,与你相争的我必与他相争,我要拯救你的儿女。”(赛49:24,25)

  人若抱着相信的心,敞开心门迎接救主,那么他身上所要起的变化,实在是惊奇的。


   “我已经给你们权柄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耶稣所差出去的七十个门徒,也像十二使徒一样受了出乎寻常的能力,这种能力,就是他们使命的印证。到工夫作成以后,他们就欢欢喜喜地回来说:“主啊,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耶稣回答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象闪电一样。”(路10:17,18)

  从此以后,跟从基督的人,应把撒但看为已被征服过的仇敌。耶稣在十字架上,就是要为他们取得胜利;这种胜利,他要他们接受为他们自己的胜利。他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路10:19)凡属性灵痛悔的人,就有圣灵的全能之力作他们的后盾。

  凡抱着忍耐和信服的心求主保护的人,基督决不让他在仇敌的势力之下经过。撒但固然是有力的,但是,感谢上帝,我们却有一位大能的救主,他曾把那恶者从天上摔下来。我们如果夸张撒但的能力,撒但就快乐。为什么不讲耶稣?为什么不夸张他的能力和慈爱呢?

  围绕天上宝座的虹就是一个永久的凭据,“证明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这虹向全宇宙证明上帝永不丢弃他那些与罪恶奋斗的儿女;也对我们保证,上帝的宝座存在一日,我们就必得到一日的能力和保护。